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坐在上面摇是一种什么体验?异地恋一进门就做

时间:2022-05-24人气:作者:

  风清染!

 

  这不就是代替风清湄嫁给萧宸的风家那个常年带着面纱,性格阴晴不定,不受宠的二姑娘吗?

 

  原来,她不但有手段,可以从萧宸手里死里逃生,而且还长得这么美。

 

  他自诩见过无数美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像她这么美的美人。

 

  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答应让风清染代替风清湄嫁给萧宸了,不然,现在这个美人就是他的了。

 

  想想就觉得后悔。

 

  “原来是七弟妹啊,真是没想到,七弟妹居然如此国色天香,七弟真的是好福气。”

 

  风清染扬唇一笑。

 

  “太子殿下说笑了,东宫美人无数,妾身这点蒲柳之姿怎么能入太子殿下的法眼呢?”

 

  萧源呵呵一笑。

 

  风清染这就过于谦虚了,她这样的美人要是还算是蒲柳之姿的话,那全天下估计也没有几个美人了。

 

  这样的美人,配了萧宸那个阴晴不定,满身煞气的人,着实可惜了。

 

  要是,他能得到这个美人儿就好了。

 

  萧源虽然极力控制了自己的表情,但女人的第六感总是很灵敏。

 

  风清湄一眼就看到萧源眼底的惊艳还有一抹想要得到风清染的渴望,心也开始沉了起来。

 

  “太子殿下,三妹妹现在这个样子,得马上回府休养,你能不能陪我们回去?”

 

  萧源偏头看了一眼风清湄,然后点了点头。

 

  “行,那我就先陪你们回去吧。”

 

  “柒儿,华清,你们玩够了就早点回去,不要让府上的人担心。”

 

  “还有,七弟妹,改日再会。”

 

  “恭送太子殿下。”

 

  目送萧源带着风清湄和风清蕾离开了,华清郡主才扑到风清染身上,抱着她撒娇。

 

  “清染,我终于见到你了。”

 

  “你知不知道,我那天看到出现在喜堂的人是你的时候,心差点就从嗓子眼里面跳了出来。”

 

  “我真的害怕你就这么离开我们,所以我一晚上都没有睡觉,一直熬到第二天早上,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等我醒来以后,府上的丫鬟告诉我,说你没事,而且看起来跟七表哥琴瑟和鸣,我这才彻底放下心来,然后带着柒柒来找你。”

 

  饶是风清染身手再怎么好,也只是一个不到九十斤的女子,被两百多斤的华清郡主这么一抱,差点就晕过去了。

 

  “华,华清,松,松开,你这是要勒死我吗?”

 

  被风清染这么一说,华清郡主瞬间就记起来自己的体重了,赶紧悻悻地松开风清染,跟她道歉。

 

  “对不起,清染,我,我见到你实在是太高兴了,所以就忘记我的体重了。”

 

  “好了,没事的。”

 

  风清染摸了一下华清郡主的头,轻笑一声。

 

  “别担心,我会帮你变瘦的。”

 

  “所有的胖子都是潜力股,等你瘦下来以后,我一定要让全京城的人好好看看我们家华清有多美。”

 

  华清郡主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

 

  “清染,你真的能帮我变瘦吗?”

 

  “那当然了。”

 

  风清染扬唇一笑,意气风发地说道。

 

  “我不仅可以帮你变瘦,还可以帮柒柒消除脸上还有身上所有的疤痕。”

 

  此话一出,不光是华清郡主的眼睛亮了起来,就连一向十分淡漠的萧柒的情绪也有了一丝丝的波动,那双露在外面的眸子里面浮现出一丝丝的期待。

 

  “清染,你说的是真的吗?”

 

  “你真的,可以将我脸上和身上所有的伤疤都治好。”

 

  “当然是真的了。”

 

  不懂医术的特工不是一个好厨子,前世,她为了执行任务,可是花了很多心血,学习了很多东西,医术已经到达炉火纯青的地步。

 

  别说是治好萧柒的伤疤了,就算是从阎王爷手里面抢人,也是十抢九赢。

 

  认识了风清染这么长时间,虽然萧柒一直觉得这个丫头十分神秘,但对于她的能力还是十分信任的。

 

  听到她这么一说,萧柒瞬间就松了一口气。

 

  “好啊,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先不着急,等逛完街以后再说。”

 

  “行,都听你的。”

 

  不管是什么时代的女子,都热衷于逛街,而作为全京城最有名气,集布料、成衣、珠钗首饰、鞋子以及胭脂水粉等于一体的云岚阁门口每天都迎来送往,络绎不绝。

 

  “哟,几位姑娘,你们想看点什么?”

 

  “你们店里最近有没有新的成衣和珠钗首饰?”

 

  “诶,这位姑娘,你来得太及时了,我们店里刚刚收到了一批新制成的成衣还有最新打造出来的珠钗首饰,小的带三位上二楼看看?”

 

  风清染微微点头。

 

  “那就有劳了。”

 

  “这位姑娘客气了,这边请。”

 

  事实证明,云岚阁能吸引这么多人,还是有它的优势的。

 

  一方面,你可以在这里买到很多你想用的,不用再去成衣店和卖珠钗首饰等的铺子里了。

 

  二来,云岚阁的每一件衣服,每一款珠钗首饰都是独一无二的,符合京城大部分达官显贵家的夫人和姑娘的审美,让人一看到就忍不住搬全部回自己府上。

 

  要不是因为风清染今天出来只支取了一千两银子,还要留着以后花,她真的想多买几件自己喜欢的衣裳和珠钗首饰。

 

  看到她依依不舍地将目光从那些眼花缭乱的衣裳和珠钗首饰上挪开,萧柒和华清郡主很是心疼。

 

  “清染,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就挑两套衣裳和珠钗首饰,我和华清一人付一套,看到你这个样子,我们心里很难受。”

 

  “啊!”

 

  “不用,没事,我就随便看看。”

 

  风清染看了一眼萧柒和华清郡主,轻笑一声。

 

  “这世上的好东西数不胜数,我们不可能全部都拥有的,看看就好。”

 

  “再说了,我也不缺衣裳和首饰,就不要浪费银子了。”

 

  “好吧。”

 

  见风清染已经这么说了,华清郡主和萧柒只好就此作罢。

 

  不过,风清染不打算买,她们两个人却想挑几件自己喜欢的。

 

  只是,就在萧柒伸手去拿自己看中的一件衣裙的时候,旁边伸出来一只手,抢先一步拿走了。

 

  萧柒的眼神瞬间地暗沉了下来。

 

  “向若,把衣服还给我。”

“还给你?”

 

  那个叫向若的女子面带嘲讽地笑了一声。

 

  “萧柒,你浑身上下都是疤,就算是穿上这件衣裳,也展现不出来这件衣裳应有的风采。”

 

  “与其让你白白糟蹋了这件衣裳,还不如让给我呢,婉儿,你说对吗?”

 

  余婉迅速地点头笑了笑。

 

  “萧柒,从我们认识你以来,你每次出门的时候都喜欢穿一件黑色的斗篷,戴一个黑色的面具,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就怕别人看到你本来的样子。”

 

  “这样的你,怎么配得上这么好看的衣裳呢?”

 

  “所以,你以后就乖乖地穿你的斗篷,戴你的面具,别再糟蹋这些好看的衣裳了。”

 

  “哈哈哈。”

 

  向若都笑出眼泪了。

 

  “婉儿,你说得对极了,有些人啊,明明就是一只黑不溜秋的小麻雀,就别指望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都说相由心生,你们两个未出阁的姑娘说话如此不知轻重,难怪长得不怎么样,有句话说得好,丑人多作怪,说得就是你们。”

 

  “风清染,你再说一遍!”

 

  “我说,你们两个人哪儿凉快就待哪儿,别在这里作妖了,省得丢人现眼。”

 

  余婉当时就被气得浑身发抖,而向若更是直接扬手想要掌掴风清染,萧柒见状,眼神中浮现出一抹冷笑。

 

  “啪!”

 

  风清染用左手手臂格挡住向若的巴掌,然后用右手狠狠地给了她一巴掌。

 

  她这一巴掌可是将从那天到今天积攒的怒气全部都发泄出去了,力道之大,史无前例。

 

  向若半张脸瞬间肿了起来,就像是一个发好的馒头一样,特别地好笑。

 

  “啊!”

 

  向若被风清染这一巴掌给打懵了,整个人瞬间就愣住了,缓了一会儿,她才放声尖叫起来。

 

  “风清染,你居然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嘭!”

 

  风清染直接一脚将她踢出去了,然后将目光落在余婉身上,冷笑一声。

 

  “余婉,向若,我不管你们两个人之前是如何对待柒柒和华清的,但是,请你们记好了。”

 

  “从今天开始,你们最好给我放尊重一点,不然,也许有一天,你们可能就看不到第二天早上的太阳了。”

 

  “还有,回去以后顺便将我的话带给你们的人,免得让她们受伤。”

 

  余婉盯着风清染看了一会儿,慢慢地开口说道。

 

  “风清染,你这么做,难道就不怕得罪征远将军和我父亲吗?”

 

  这余婉正是太子少师之女,只因和向若玩的好,平时也没少跟着向若作威作福。

 

  “余婉,你这么跟本妃说话,难道不怕得罪宸王殿下吗?”

 

  余婉瞬间就败下阵来。

 

  “好,风清染,算你狠。”

 

  “我们走。”

 

  余婉带着向若离开以后,风清染才将目光落在萧柒和华清郡主身上,轻笑一声。

 

  “好了,坏人赶跑了,我们可以拿着看中的东西去结账了。”

 

  “好。”

 

  华清郡主刚刚激动地点了点头,然后就突然弯腰干呕,干呕持续的时间不长,很快她就直起身子,摸摸肚子,嘿嘿一笑。

 

  看到华清没什么事,风清柒这才没说什么。

 

  “柒柒,我们赶紧去结账,结完账以后我们就去吃东西,我饿了。”

 

  这么快又饿了?

 

  风清染微微皱了皱眉,盯着华清郡主的肚子陷入沉思。

 

  这一路上,华清郡主的嘴压根就没有停,没道理这么快就饿了。

 

  她的身体一定有问题。

 

  一定有问题!

 

  “小二,小二!”

 

  想到这里,风清染冲外面喊了一声,小二很快就进来了。

 

  “这位姑娘,你找小的来有什么吩咐?”

 

  “你家掌柜的在店里吗?”

 

  “回姑娘的话,我家掌柜的这段时间正在外面寻找新的货源,暂时不在店里,不知你找我家掌柜的有什么事情?”

 

  “其实也没什么。”

 

  风清染看了一眼华清郡主,想了一下,开口说道。

 

  “这样吧,你帮忙把那位姑娘扶到一个暂时没人住的房间,让她先休息一会儿,我顺便跟她说点事情。”

 

  “这,……”

 

  小二刚刚准备拒绝风清染,就看到她塞给自己一锭银子,他的脸上瞬间就堆满了笑容。

 

  “好的,小的马上带各位姑娘去一个暂时没有人的房间。”

 

  “这位姑娘,请跟我来。”

 

  被安置在软榻上以后,华清郡主看向风清染,微微皱了皱眉。

 

  “清染,我明明饿了,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别说话,我先给你把把脉,看看你发胖的原因,然后再想一下应对的策略。”

 

  “好。”

 

  一听到风清染要给她把脉寻找发胖的原因,华清郡主瞬间就安静下来了,乖乖地将手伸过去,让风清染给她把脉。

 

  整个过程中,萧柒都一直盯着风清染,当看到她微微皱了皱眉,萧柒心里也有点担心。

 

  “怎么样,清染,你找到华清发胖的原因了吗?”

 

  “找到了。”

 

  “是什么原因啊?”

 

  风清染微微摆了摆手。

 

  “你们两个人先别着急,马上就会知道原因了。”

 

  “小二,麻烦你帮我准备一个水盆,一壶清水,外加一个茶盏,还有一条帕子,尽快给我送来。”

 

  “是,姑娘。”

 

  小二很快就将风清染要的东西准备好了,然后迅速地退了下去。

 

  风清染运功慢慢地帮华清郡主抚背,当她的手落在华清郡主背上最中间的时候,华清郡主脸色突变,瞬间就煞白煞白了。

 

  就是这里了。

 

  风清染将手收了回来,然后重重地拍过去,华清郡主瞬间弯腰呕出来一滩秽物,萧柒清清楚楚地看到最上面有一只肥大的青色虫子。

 

  饶是她一向认为自己自制力强,那一瞬间也没有崩住,差点就呕出来了。

 

  处理好以后,华清郡主稍微缓了一会儿,才慢慢地开口问道。

 

  “清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吐出来这么大的虫子,难不成,我之所以会变得这么胖,就是这条虫子导致的?”

 

  “没错,这条虫子叫饥饿虫。”

 

  “饥饿虫本来是一只很小很小的虫子,但是一旦进入人体,就会分泌出一种物质,然后让寄宿的人随时随地都感觉到饿,利用从寄宿的人体内吸取来的养分壮大自己。”

 

  “从那只虫子的大小来看,最起码已经是五年前的事情了。”

“所以,华清,回去以后你就跟华阳公主说一声,让她将你身边待了五年以上的人全部都调查一下,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害你?”

 

  华清郡主闻声瞬间就倒吸一口冷气。

 

  “好的,清染,我回去以后就让我母亲去调查这件事情。”

 

  “那,没有了这条虫子,我应该不会继续长胖了吧?”

 

  风清染扬唇轻笑一声。

 

  “放心,你以后只会越来越瘦,不会越来越胖了。”

 

  “小二,给我拿纸笔来。”

 

  “好的,姑娘。”

 

  风清染写好饮食方子以后,连同一瓶药一起递给华清郡主。

 

  “从今天开始,你就按照这上面的东西和份量进食,另外,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服用一颗药丸。”

 

  “十日过后,你再来找我,我给你重新把脉,制定下一步的计划。”

 

  这瓶药可是混合了灵泉水,虽然用量不足以洗经伐髓,但绝对可以将华清郡主体内的杂质全部排出来。

 

  十天时间,瘦个四五十斤是没有问题的。

 

  “好的,清染,我一定会按照你给我的方子乖乖用膳的。”

 

  风清染笑着点了点头。

 

  “对了,柒柒,这个是给你吃的药丸还要涂抹的药膏。”

 

  “白瓶子是涂抹在脸上的,黑瓶子是涂抹在身上的。”

 

  “还是跟华清一样,十日之后来找我,我再根据你恢复的情况,给你制作下一个阶段的药膏。”

 

  “好。”

 

  跟萧柒和华清郡主分开以后,风清染又一路逛着回去,买了很多东西,也算清楚了今天的得失。

 

  教训风清蕾和向若以及余婉一共获得了三百金币。

 

  帮华清郡主逼出来饥饿虫获得了五百金币。

 

  给萧柒和华清郡主的药丸和药膏花费了一万金币,目前仍旧是负债累累。

 

  一想到这里,风清染觉得怀里的东西都不香了。

 

  “哎,锦绣,你带着这么多人在这里做什么?”

 

  风清染抱着买来的东西垂头丧气地进了凌熙殿,一进去就看到锦绣带着一百多人站在院子里,她当时就被吓到了。

 

  “回王妃娘娘的话,奴婢奉王爷之命,让牙婆带了一百多人来让王妃娘娘挑选,你看一下你觉得哪个人顺眼,就让她留下来伺候你。”

 

  找人来伺候她啊!

 

  风清染赶紧摆了摆手。

 

  “我有手有脚的,为何要找人来伺候呢?”

 

  “你还是赶紧带着她们回去吧。”

 

  她一个人待在凌熙殿多自在啊,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要是多几个人的话,她还要担心有人随时随地盯着她,暗害她,影响她做一些事情,实在是太麻烦了。

 

  还是算了吧,敬谢不敏。

 

  锦绣看了一眼风清染,无奈地笑道。

 

  “奴婢只是奉王爷之命前来给王妃娘娘送人的,王妃娘娘要是有什么想法,就去书房找王爷商议,奴婢真的做不了主。”

 

  “好,我这就,……”

 

  风清染话音未落,就看到人群之中有一男一女给她使了眼色,她瞬间就改变了想法。

 

  “行吧,既然这样的话,那我这就挑选几个人,也好让你早点回去忙别的事情。”

 

  锦绣闻声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风清染装模作样地打量了一圈这些人,然后撑着脑袋想了一会儿,这才慢慢地开口说道。

 

  “那个,锦绣,你过来看看,我就要这两个人。”

 

  锦绣抬头看了一眼,微微皱了皱眉。

 

  “王妃娘娘,你身边就留一个侍卫和一个侍女,未免也太少了吧。”

 

  “那你再随便帮我挑选四五个侍女,不过,除了这个侍女以外,其他的人没有我的吩咐,均不得进入我的寝殿。”

 

  “是。”

 

  帮风清染挑完人以后,锦绣迅速地带着人离开了。

 

  风清染淡淡地扫了一眼站在她面前的七个人,慢慢地开口说道。

 

  “你们先跟我自我介绍一下。”

 

  “奴婢木兰,奴婢海棠,奴婢百合,奴婢芍药,奴婢牡丹见过王妃娘娘。”

 

  “奴婢青络,小的青冥见过王妃娘娘。”

 

  还真是五朵金花加两员大将啊!

 

  风清染微微挑了挑眉。

 

  “行了,都起来吧。”

 

  “谢王妃娘娘。”

 

  “我这个人比较懒散,除了帮我去厨房取每次三餐,清扫凌熙殿以外,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你们去做。”

 

  “所以你们剩下的时间就乖乖待在你们的屋子里,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近我的寝殿,违令者,一律杖责二十。”

 

  “虽然凌熙殿算上我一共只有八个人,但即便是八个人,也要有规矩。”

 

  “从今天开始,你们其余六个人就全部归青络管,小事一律由青络处理,大事的话由青络报给我,我来处理。”

 

  “我不允许你们借着我的名号出去招惹是非,但你们要是在外面被人欺负了,一定要记得告诉我。”

 

  “我的人,只能由我来欺负,别人,休想!”

 

  “是,王妃娘娘。”

 

  简单地训完话以后,风清染就给每人发了五两银子做赏钱,然后让青络她们下去安置了。

 

  而她回到寝殿以后,直接倒在床上跟小七连线。

 

  “小七,你之前跟我说的原来那个风清染和她母亲姜氏都没有死,是什么意思,她们两个人现在在哪里,要如何才能找到她们?”

 

  “姜氏在哪里,我是真的不知道,不过,原来的风清染现在在哪里,我倒是知道。”

 

  “那你倒是赶紧告诉我,原来的风清染到底在哪里啊?”

 

  “原来的风清染啊,……”

 

  不知道为何,风清染总觉得小七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丝的心虚。

 

  “她现在,正在代替你执行任务。”

 

  “什么!”

 

  风清染瞬间就炸了。

 

  “她一个古代人,不好好地在古代待着,跑到现代瞎搅和什么!”

 

  “这不是因为她在古代待腻了,想到现代尝试一下新生活吗。”

 

  “再说了,这原本就是你们两个人的宿命,她也给你留下了很多东西,所以,你就好好地待在这里完成你的使命吧。”

 

  “我真的,再也回不去了吗?”

 

  “主人,你就认命吧。”

 

  “好吧。”

 

  风清染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如今也只能这样了,不然,还能怎么办呢?”

 

  小七默默地消失了,只留下风清染一个人躺在床上慢慢地平复她的心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