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两个男用舌头到我的蕊花 SAO货辱骂调教玩弄小说H

时间:2022-06-23人气:作者:
周婷不忍看这残忍的画面,将头转过一边。

这个男婴,是她从另一个医院抱过来的,有先天性疾病,所以产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没气了。

周婷心里很痛苦,但却不后悔。

女儿,对不起,我骗了你,可是我必须要这么做,我也是为你好。

虽然你现在恨我,可是等再过几年,你会感谢我的!

盛晚哭了很久,直到哭不出声了,眼泪也流干了,她还在哭,嘶哑地呼喊着,“孩子,我的孩子,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她完全被击溃了,已经魔怔了。

“别哭了小晚,你还有个女儿,我们把她接回来好不好?”周婷咬咬牙,下了莫大的决心才说出这句话,她现在别无选择,为了让自己的女儿活下去,她只能联系那个帮她带走孩子的人。

听到女儿两个字,盛晚稍稍回过神来,哭肿的眼睛牢牢得盯着周婷打电话,却见周婷气急败坏地朝着电话那边咆哮,“你说什么?转手了,转给谁了?快点把她找回来!”

听到母亲的话,盛晚冲了上去,“你什么意思?你到底把我的孩子给谁了?怎么还会转手?”

周婷挂了手机,焦急的说,“你冷静一点,妈一定会帮你把孩子找到的,你别担心!”

“你……你把我的女儿给卖了?我恨你,我恨你!”

盛晚身形不稳地晃了一下,然后发了疯似的冲出了门外,怀里还紧紧抱着男婴。

不可以,不可以这么残忍,她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了,不可以带走她的孩子!

她那么单薄和虚弱,几乎是靠着意念在苦苦支撑,才能全力奔跑。

妖魔鬼怪也好!牛鬼蛇神也好!谁都不可以带走她的孩子!

周婷连忙追了上去,“小晚,求求你停下来,你别这样!”

盛晚跑出了医院外,所有的人都在看她,不知发生了什么。

可是盛晚的哭声,她的眼泪却让每个人都觉得心头发颤。

“孩子,我的孩子……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她明明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她听到了的!

一辆车朝着她迎面开来,盛晚仿佛在车窗上看到了孩子的脸,那是她的女儿啊,正张着小小的嘴巴对她笑呢……

“孩子!妈妈来了……”盛晚朝前跑去。

嘶——

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巨响,车子险险停在了盛晚身边。

扑通一声,盛晚倒在地上。

驾驶位上下来一个男人,来到盛晚身边,“小姐,你怎么样了?”

这时,后排的门也被打开,一个西装笔挺的英俊男人走了下来,“怎么回事?”

“厉总,这个女人突然出现在车前,好像撞到她了。”

厉景闫盯着地上狼狈的女人,忽然觉得她有些面熟,这女人不是之前他在母婴店看到的那个吗?

她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时间真快,她已经生产了啊。

厉景闫蹲下身来,检查了一下她额头上的伤,血迹有点干,不像是刚撞的,又摸了一下孩子的小脸,孩子是冰凉的。

这个孩子已经死了有一段时间了,厉景闫眉头深蹙。

忽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盛晚睁开了眼睛,眼前一片模糊,等她看清眼前的男人时,她挣扎着想从地上起来,“厉……你是厉景闫……”

盛晚紧紧握着他的手臂不放,酸涩的眼角又蓄满了泪水。

旁边保镖连忙说道,“你干什么?你放开我们厉总!”

“闭嘴!”厉景闫将她扶起来,“你认得我?”

保镖立刻低下头,不敢再多说话。

盛晚此刻完全就像一个疯子,狼狈不堪,眼睛又红又肿,声音沙哑得不像话,“我在电视上见过你,厉先生求求你,求求你帮我找孩子好不好?你有权有势,求求你,求求你……”

盛晚声嘶力竭地哭求着,甚至说不出完整的话来,虚弱的身子软软地直往下掉。

厉景闫立刻抱住了她,将她搂在怀里。

他有洁癖,一向不喜欢被别人触碰的,此刻却将一个浑身狼狈的陌生女子紧搂在怀中。

他看了一眼她怀里的孩子,再看看这个女人此刻的样子,似乎明白了什么,因为她的孩子死了,所以她疯了吗?

为什么?他忽然心口有些闷痛。

“求求你,女儿,我的女儿不见了……”

厉景闫也分辨不清她怀里的孩子是男是女,于是他掀开了孩子身上的包裹,发现这是一个男婴。

“你怀里这个是男婴,还有一个女儿吗?”

厉景闫情不自禁的紧紧握住她的手,赫然发现她的手是冰凉的。

瞬间,他的心底仿佛被扎了一根刺。

“我女儿被人带走了,求求你帮我找找她,求求你,求求你……”

“小晚……”周婷跑了过来,一看到眼前的场面,她吓了一跳,“厉先生,怎么是你?“对不起,我女儿情绪不稳定,打扰到你了,把她交给我吧。”回过神来,周婷连忙伸手要去接过盛晚。

她可不能让女儿跟这个人多待。

厉景闫打量了她一眼,却没有松开怀抱。

周婷以为他不信,连忙说道,“我是盛云政的妻子,这是盛晚,我的女儿。”

盛云政,听到这个名字,厉景闫有些耳熟。

长天集团的董事长,是盛央儿的父亲。

“盛晚……”厉景闫呢喃着她的名字,看了一眼怀中的女人,眼底闪过一丝怜惜。

“对,她是我的女儿,是盛家的二小姐。”二小姐这三个字咬字极重,内心更是有些心虚。

“你女儿怎么会这样?”厉景闫问,语调之中有些隐忍的怒火。

周婷有些难以启齿,正要开口,盛晚悠悠转醒。

看到追上来的周婷,盛晚又怕又怒,在厉景闫怀里惊颤着,“让她走!她不是我妈妈!是她把我的女儿扔给别人了,我女儿找不到了……我女儿被人贩子转手了……”

厉景闫眉心一紧,眼底闪过一丝厉色,质问道,“这是真的吗?”

“……”

周婷吓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厉景闫懒得跟她多说一个字,冷声对保镖道,“去找个医生过来。”然后,抱着盛晚直接走进了医院。

保镖赶忙跟了上去,“厉总,还去看盛大小姐的吗?”

“五分钟,医生不来你也不用留了。”

保镖吓了一跳,赶紧离开。

……

病房里。

输着液的盛晚安静地躺在病床上。

哪怕睡着了,她的眉头还是紧紧皱着的,厉景闫下意识地伸手想要为她抚平,刚要触及她的眉间,听到她的呓语,又收回了手。

保镖候在病房外,有些无奈,盛央儿那边已经来催了八百次了,可厉总不去那边,他有什么办法?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厉总对这个陌生的女人这么关心。

而他自己的女人,也刚生了孩子,他居然都没有去看,反倒来关心别的女人,和别的男人的孩子。

而且,居然还动用自己的势力帮盛晚找女儿。

很快,厉景闫的手机响了,他接通,“怎么样了?”

手机里头说,“厉总,我们捣毁了一个拐卖团伙,发现几十个孩子,已经找到盛小姐的女儿,现在已经在去医院的路上,孩子一切良好。”

厉景闫将手机挂断,放入口袋中,他目光冷冷的睨了一眼周婷。

周婷将头深深的低了下去,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不久之后,迟迟等不到厉景闫的李梅主动找了过来,抹了把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忧心忡忡地说,“厉先生,我女儿她给您生了一个儿子,您能不能去看看,她现在状态不太好,孩子的身体也挺虚弱的。”

李梅知道厉景闫去了盛晚的病房后,她都吓坏了。

可她不能露怯,她女儿现在有儿子了,早晚都会是厉家的少奶奶,她还怕什么?

闻言,厉景闫微微拧着眉头。

虽然他不喜欢盛央儿,可那的确是他的孩子。

自己的孩子还在其他病房,他为什么要担心这个陌生的女人?

这又不是他的孩子,他的女人。

可为什么,心里有一种不舍。

可哪怕再不舍,他也总是要离开的。

离开之前,厉景闫冷冷的看了一眼周婷,沉沉的开口道,“你不配当一个母亲,好好反省吧。”

他的语调没有任何愤怒,却压得人喘不过气。

说完,他转身离开。

李梅和周婷松了一口气。

虽然担心的不是一回事儿,但她们都怕这件事情被捅穿了。

一个怕美梦破碎,鸡飞蛋打。

一个却是怕盛云政要找借口和她离婚。

病房里只剩下她们母女的时候,周婷看了看病床上虚弱的女儿,暗暗下了决心,等那孩子送到医院来,就替盛晚转院。盛央儿这头,孩子足月生产,很健康,护士将他清理干净后就将他放在小床上。

厉景闫进病房的第一时间,便先去看了孩子。

“厉先生,您太太刚睡着了,只是有些虚弱,没有什么大碍,快看看您的儿子,他真可爱。”护工诚心地恭维了一句,的确,这个男宝宝是她见过的最漂亮的新生儿了。

听到“太太”这两个字,厉景闫眉心微微一紧,但看在盛央儿刚生产的份上,没多说什么。

盛央儿躺在病床上,她听到动静,知道厉景闫来了,内心非常激动,但她现在可不敢让厉景闫觉察出什么,只能闭着眼睛假寐。

她手上还挂着吊瓶,其实只是在输营养液。

厉景闫看了一眼病床上的盛央儿,缓步走到了小床边。

那里面躺着一个男婴,身子蜷缩着,小小的嘴巴一张一张,吐着小泡泡,十分可爱。

看到这孩子,男人冷硬的心底瞬间变得柔软。

他有儿子了,原来这就是当父亲的感觉。

他的手轻轻触上孩子的小脸,这么柔软。

忽然,那个女人悲恸大哭的模样又出现在他脑海里,她也是今天生产,却失去了她的儿子,差点连女儿也没保住,她当时的模样,是那么的绝望……

仿佛又一块大石头重重地堵在他的心口,厉景闫觉得有些喘不过气。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看孩子,交代护工好好照顾,便匆匆离开了病房。

厉景闫走后,盛央儿倏然睁开了眼睛,没有输液的那只手,狠狠揪紧了床单。

她都生下孩子了,厉景闫都不肯多看她一眼,因为之前那件事情,他居然到现在都不肯原谅她,等她出院搬进厉家,一定要采取一些行动了!

厉景闫出了门,脚步有些不受控制地往一个方向走去,等他回过神来,已经到了盛晚的病房外。

然而,当他推门而入,盛晚已经不见了。

医护人员正在换床单。

“里面的病人呢?怎么不见了?”

“产妇她已经转院了,走得挺急的。”护士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幽幽叹了口气,“她们母女俩接到女娃娃后就办理手续离开了,哎,她也是个苦命的人,好在女儿找回来了。其实我们也理解,对她们来说,这里毕竟是个伤心地。”

她已经走了……

他们,不会再有交集了吧。

厉景闫盯着冰冷的病床,觉得心里空空的。

……

一段时间后。

娇小的女婴正在摇篮里睡得香,盛晚一边摇摇篮一边给孩子唱着摇篮曲。

确定女儿完全睡着了,盛晚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坐在床上。

她抱起了一旁的蓝色盒子,盒子比她的手掌要稍微大一些。

两滴泪,悄无声息地滴在了盒子上。

盛晚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但眼睛却是通红的,“宝贝,你怎么就离开妈咪了呢?”

外面,人们都在说,歌舞升平,盛世繁华,形势大好。

可为什么,这样的好地方,却容不下自己的儿子?

他还那么小,还没有睁开眼看这个世界。

她紧紧的抱着怀中的骨灰盒,就像她的孩子还在她身边,还活着。

她痛苦的闭上眼睛,喃喃自语,“我明明听到你的哭声了,你们两个都哭了,为什么你会离开妈咪?我不相信,你在我的肚子里很健康,你们两个经常踢我,你们是那么的有活力……”

盛晚的脸上无比哀伤,眼底是撕心裂肺的痛苦。

渐渐地,她眼里的痛苦,被一层汹涌的恨意所覆盖,她死死地咬着牙关,“我不相信你是在妈咪的肚子里憋死的,肯定是有人害死你,一定是他们,跟他们脱不了关系!他们见不得妈咪好,所以想让我痛苦!”

“对不起,是妈咪没有保护好你,你放心,妈咪会为你报仇的,不会让你死得不明不白,妈咪会为你讨公道。”

盛晚抬起头,看着旁边摇篮里的婴儿,嘴角勾起苦涩的笑容,“这是你的妹妹,她的名字叫盛甜,我叫她小甜甜。妈咪也给你起了一个名字,叫盛歌好不好?如果你不喜欢,你就托梦告诉妈咪。”

盛晚的手轻轻的抚摸着骨灰盒,她舍不得让她的孩子孤零零的待在墓地,她要将他带在身边,孩子应该有妈咪陪在身边才对。

“宝贝,虽然你已经不在了,可是妈咪会一直将你带在身边的,妈咪会陪着你,你不会孤单,如果有一天,妈咪再怀孕了,希望你可以再回到妈咪的肚子里,再做我的孩子,妈咪一定会好好保护你。”

盛晚对盒子自言自语了很久,直到门被敲响,盛晚这才抹了抹脸上的眼泪,将盒子小心翼翼地放在一旁,起身去开门。

门外是一个年轻的女子,看样子是个大学生,长得十分标致,气质上佳,她是盛晚的同学兼好友,宋雅星。

在她怀孕的期间,宋雅星帮了她很多。

“星星,你来了。”

“小晚,你准备好了吗?下午3:00的飞机。”

盛晚点点头,“准备好了,现在可以出发了。”

宋雅星点点头,她的脸色有些凝重,然后跟着盛晚走进了房间。

盛晚已经收拾好了,没有太多东西,只有一个黑色的箱子。

盛晚抱起了摇篮里的女儿,然后将骨灰盒放入自己的包里,背在肩上。

宋雅星望着她,难过道,“小晚,你真的要一直把他带在身边吗?”

“我不能丢下他一个人在这里,我是她的妈咪。”

看她这样坚持,宋雅星也不想多说,或许带着他,对于小晚来说,没那么绝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