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欲妇荡岳丰满少妇岳 每晚都被他添的流好多水

时间:2022-06-23人气:作者:

宋雅星和她拥抱,“真的要走吗?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你可以住我那里,孩子我可以找人帮忙照顾,工作你也不用担心,我可以跟我哥哥说,你去我哥哥的公司上班。”

“谢谢你,可是我已经决定要走了,而且我现在没有资格去工作,我的资历太浅了,大学都还没有毕业。”

“不是的,小晚,你很有天分,之前你拍的短片获得了最佳短片奖,当导演是你的梦想,你应该继续。”

盛晚的眸色黯淡无光,此刻宋雅星仿佛看不到曾经那个光彩照人,充满干劲的盛晚了。

“前往美国纽约机场的乘客请注意,您乘坐的g2035航班。很快就要起飞了,还没有登机的乘客,请马上由5号登机,谢谢您的配合。”

广播的声音,打断了二人的思绪。

盛晚沙哑地开口,“我走了。”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宋雅星不舍的问。

“我……”盛晚看了一眼怀中的女儿,然后抬起头坚定地说,“等我有足够的能力,我会回来。”

回来报仇!

“……”

宋雅星站在原地,看着好友离开,然后朝她挥了挥手,“小晚,你一定要回来,你永远都是我的好朋友。”

盛晚听到声音,停下脚步,转过头,朝她微微一笑。

这是宋雅星最后一次看到盛晚的脸上有这样清纯的微笑。

……

盛晚坐在飞机上,俯视这座繁华的城市,她在这里出生,但仿佛也在这里死去。

再见了,宁城,我会回来的。

……

五年后。

宁城机场。

一名身材高挑,穿着蓝色时尚套装的靓丽女子来到了服务台前,摘下脸上的墨镜,一脸严肃道,“我跟我女儿走散了,麻烦广播一下。”

工作人员看到眼前这位年轻漂亮的小姐,先是微微一愣,然后立刻点点头,询问她女儿的特征。

机场的另一处。

“厉总,飞机还有半个小时才起飞,你要不要到休息室休息一会儿?”

叶凉恭敬的目光望着眼前西装笔挺的高大男人。

厉景闫没有回应,大步往前走。

突然,前面冲过来一个小东西,一下子撞到了厉景闫的腿。

由于冲撞的力道,小东西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头上的帽子都掉了。

厉景闫微微皱眉垂下眸,看到地上是一个约莫只有5岁的小女孩。

“哎呦,小丫头,走路应该小心点。”叶凉赶紧上前将她,扶了起来。

如果是个成年人撞到厉景闫,叶凉肯定是要训斥对方,可偏偏是一个几岁的小丫头,那么可爱,所以他直接无视自家老板。

叶凉左右看了看,发现只有她一个人,“你家长呢?”

盛甜脸上带着粉色的口罩,不知是不是因为遮住半张脸,所以显得她的眼睛格外的夺目,她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像扇子一样扇动,她抬起头好奇的抬头盯着眼前阴沉的厉景闫,明明是在跟叶凉说话,可是她的视线却在望着厉景闫,“人太多,我跟我妈咪走散了。叔叔,要不你帮人家找找妈咪吧。”

盛甜的声音像黄鹂一样在唱歌,软萌又好听,叶凉听得都有些酥了,忍不住心软,不过却有一些诧异,“你就直接跟我们说实话,难道你妈咪没教过你,不要跟陌生人说话吗?”

盛甜的视线再一次落在厉景闫身上,笑嘻嘻地说道,“妈咪是说过,不过这里人多,还有警察叔叔,我不怕,更何况叔叔穿的那么帅,怎么会是坏人呢?”

“你个小丫头,胆子挺大的。”叶凉赞许道。

小小年纪跟妈咪走丢了,居然也不哭不闹不害怕,遇到厉总居然一点都不怯场,也不知道是谁的孩子这么有胆量。

这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吗?

叶凉不禁对一个几岁的孩子有几分佩服。

厉景闫阴沉的目光,渐渐的柔和了不少,他摘下脸上的墨镜放入口袋之中,然后走上前,破天荒的蹲下了身子,捡起了地上的贝雷帽,大手轻轻的打落帽子上的灰尘,然后戴在小丫头的头顶上。

叶凉看着这一幕,十分惊奇。

这家老板可是有严重洁癖的,不会碰别人的东西,可是现在不光碰了,还帮忙拍灰尘。

厉景闫将盛甜头上的帽子扶正之后,开口道,“小东西,你叫……”

话还没说完,广播里突然传来一阵声音,“各位旅客请注意,现在发一条寻人启事,机场有一名五岁的女孩走失,身上穿着黑色皮衣,头上戴着灰色的贝雷帽,脸上带着粉色的口罩,如有看到,请联系我们的工作人员。”

“下面这则消息,请甜甜注意,甜甜,你的咪咪正在服务台这里等你,所以你不用担心,很快就可以见到你妈咪了。”

“哎呀,妈咪在找我呢。”小甜甜开心不已,“我得去找妈咪了,不过服务台在哪里呢?”小甜甜抓了抓脑袋,一脸的疑惑。

厉景闫站了起来,伸出了自己的大手,“我带你去。”

看到男人伸出了大手,盛甜觉得格外安心,她不觉得这个大叔是坏人,于是将自己的小手递给了他。

厉景闫的大手握住盛晚盛甜的小手,忽然之间,他的心头就像被一种柔软的东西击中,冷硬的心瞬间化成了水。

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女孩给了他这样大的触动。

他的眸子间,闪过一丝诧异,忽然想将小女孩脸上的口罩摘掉,想看看她长什么样子,她一定很可爱。

反正她都相信他,他直接把小丫头拐跑带回家当女儿养。

该死!

厉景闫在心里狠狠咒骂了自己一声。

自己在想些什么!

这小女孩居然让自己失控。

小丫头此刻也正在好奇的望着他,并没有发现厉景闫复杂的眼神,厉景闫掩饰的很好,表面还是一张冰山脸,实际上内心已经波涛汹涌。

厉景闫刚要带小丫头走,这时,一个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跑了过来,“你就是小甜甜吧。”

小甜甜点点头,“是的阿姨,你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吗?”“没错,我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你妈咪正在找你呢。哎呀,先生,你好。”工作人员见眼前的男人,好像有点眼熟,他的气场也很强大,她不敢盯着他看,所以也不确定。

厉景闫淡淡的开口,“我正要带她去服务台那里找她妈咪。”

“多谢先生,她的妈咪正在等她呢,我带她去吧。”

厉景闫刚要说不用,他要亲自带她去,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厉景闫微微皱眉,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工作人员又说道,“先生,她的妈咪真的很着急,我先带她过去了。”

厉景闫说,“那好吧。”

他只能松开盛甜的小手,目光有些依依不舍。

工作人员拉着盛甜离开了。

走了几步,盛甜回过头,伸出小手,朝厉景闫挥了挥手,“叔叔再见。”

厉景闫也破天荒的伸出手,和她挥手,“再……见。”

叶良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忽然觉得呼吸不畅。

完了,太阳要从西边出来了,世界要末日了,因为,因为厉总看样子是有点疯了。

小甜甜来到了服务台这里,盛晚正在等她,一看到女儿,她立刻冲上去抱住她,“宝贝,你没事吧?”

“嗯。”小甜甜摇摇头,“妈咪我没事。”

“没事就好,妈咪太笨了,居然把你弄丢了。”她没有想到,刚下飞机就和女儿就走散了,这一次她一定要紧紧牵着女儿的手。

小甜甜懂事的抬起手,为盛晚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妈咪,人家还遇到一个帅叔叔呢。”

“帅叔叔?”盛晚笑了笑,“有多帅呀?”

“啊,就是特别的帅,人家看到他,就觉得好开心呢。”小甜甜说的眉飞色舞。

“是吗?你这个小东西,才这么小,就知道看帅哥了。”

盛晚站了起来,跟工作人员道谢之后,然后牵着孩子的手离开了机场。

母女俩离开之后,周围的人有些好奇。

“这个小丫头是小甜甜吗?”

“是不是那个很火的小甜甜?”

“不知道呀,戴着口罩没看清样子,我感觉眼睛挺像的,该不会真的是那个小甜甜吧?”

……

“哇噻,小甜甜好可爱呀,如果我有这样的女儿就好了。”

“是呀,实在是太萌了,好想捏她水灵灵的脸蛋呀,怎么这么可爱,就像个小天使一样。”

“也不知道小甜甜的父母是谁,怎么生出这么一个可爱的女儿呀?她父母肯定长得也好看,要不然生的女儿怎么这么软萌呢?”

大家都捧着手里的智能手机,在刷短视频。

现在最火的视频软件上,点击率最高,最红的,是一个5岁的女孩,叫小甜甜。

小甜甜从两岁的时候开始,就有视频上传,每周更新三个短片,短片非常日常,可是很有代入感,非常接地气。

短短三年的时间,小甜甜的订阅粉丝量高达1000万,每个视频的点击量都有上亿,甚至冲破了网红圈子,拿了很多儿童代言,所以有时候路上的大屏幕上都有小甜甜抱着奶粉的身影。

而且小甜甜无论是英文还是中文都说得很溜,5岁的娃儿还经常在视频里教英语,偶尔还秀教一下西班牙语。

总之,小甜甜现在是风靡国内外。

此时,正在刷视频兴奋地聊小甜甜的人,并没有发现,不远处有两道身影,一大一小。

大人身材修长笔直,一头乌黑的波浪卷发披散而下,脸上戴着黑色墨镜,身上穿着修身的蓝色职业风套装,气场全开。

而她正牵着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女孩编着一个麻花辫子,头上戴着白色的贝雷帽,身上穿着黑色的皮衣马甲,十分帅气。

“妈咪呀,刚才他们是不是在说我呀?”软萌萌的小丫头抬起头,睁大了乌溜溜的眼睛,疑惑的望着自家的妈咪。

女孩的脸上带着一个口罩,避免被别人认出来,要不然的话又要被别人围住了。

盛晚微微一笑,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宝贝,除了你,还有哪个小甜甜这么火?”

“那可千万别让他们认出人家了,要不然又像上次那样,堵了几个小时的路,人家都走不出去了。”

想到那件事,小甜甜还有点哀怨。

“好了宝贝儿,上次是妈咪不好,把你的口罩弄丢了,这次不会了。”

小甜甜环顾了一眼陌生的城市,“妈咪,这就是你的故乡吗?”

“是呀,这是妈咪的故乡,妈咪的家就在这里,当年也是在这里生了你,不过生完你和哥哥之后,妈咪就带你去了国外,现在才回来。”盛晚耐心的回答。

“哎呀,妈咪,那人家要好好呼吸妈咪故乡的空气。”盛甜闭上眼睛吸了一下。

“别。”盛晚阻止了她,“大马路上,空气不好,别吸那么用力,回家再说。”

小甜甜笑嘻嘻地点点头。

正在这时,一辆车停在他们身边。

车门打开,宋雅星激动的跳了下来,“卧槽,小晚,真的是你吗?”

盛晚看到宋雅星,先是微微怔了怔,等彻底确认是她时,故意皱眉,“喂,这位小姐,孩子面前,别说粗话,不礼貌。”

“我去,还真是你。”宋雅星要哭了,扑上前一把抱住了她。

盛晚被她抱得差点要喘不过气了,“好了,你放开我。”

宋雅星这才松开了她,仔细盯着盛晚,左看右看,然后将她脸上的墨镜摘了下来,“我去,小晚,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整容了?来吧,偷偷告诉我,我不会跟别人说的。”

宋雅星将耳朵贴在她嘴边。

盛晚哭笑不得,轻轻推开了她,“我没有整容。”

“没有?”宋雅星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她觉得盛晚不但整容了,而且还换了一个头。

她之所以认出盛晚,是因为盛晚在电话里说的,看到一个穿着蓝色套装的长发女人,拉着一个穿着皮衣的小姑娘,小姑娘头上还戴着一顶贝雷帽,脸上戴着口罩,那就是她们。

这样的装扮很有辨识度,所以宋雅星是凭着装扮认出她们的。

可如果平时走在路上让她认,她肯定是完全认不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