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聊一聊老公是怎么弄自己的,你跟对象都在哪做过

时间:2022-06-23人气:作者:
厉景闫也没有说话,就这样默默的看着她。

盛晚打了个哆嗦,双手仿佛不受控制,乖乖的将手机拿了过来,输入了自己的手机号码,然后递给了他。

厉景闫按了一下拨打,很快,盛晚放在桌上的包包,里面的手机响了起来。

厉景闫这才满意的扬起唇,将手机放回口袋。

盛晚发现自己已经满头大汗了,“厉先生,我要去看看孩子怎么样了,你坐一会儿吧。”

说完,盛晚小心翼翼的弯下身子,从男人的怀中溜了出去。

厉景闫目光顺着她的身影,并没有阻拦她,不知是不是因为被男人咚在墙角太久了,盛晚浑身上下每一块肌肉都是紧绷的,她两条腿都在发麻,仿佛不是自己的,刚脱离男人的怀抱,突然脚下一歪,往前扑了过去。

就在盛晚以为自己的鼻子会在地板上撞出血的时候,下一秒,一身力道自腰间传来,将她往反方向拽了过去。

一阵天旋地转后,是已经落在男人的怀抱之中。

她单薄的背景贴的人健硕的胸膛,耳边传来男人炙热的呼吸,“盛小姐,想让我抱可以直接说,不用跌倒的这么刻意。”

盛晚的脸瞬间红到耳根,“我没有,我只是不小心,放开我。”

“别动。”男人的语调突然变得严肃,眉头紧了起来。

“……”

盛晚就像一个被军长训斥的小士兵一样,整个身子都是紧绷的,因为她惊愕的发现了男人的身体变化。

天哪,有没有搞错?

她的身子绷得更加紧了,背挺得很直,紧张道,“厉先生,我觉得你应该坐着休息一会儿。”

她的身子尝试着再一次挪动,男人的大手紧紧箍着她的腰,“再乱动,我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

盛晚欲哭无泪。

天哪,这个男人太可怕了吧。

他会把她当场生吞活剥了呀?

不是她妄自菲薄,如果厉景闫真的这么做了,也没人会相信她,更没人会同情了的,曝光出去,所有人肯定都觉得是她故意勾引厉景闫。

因为厉景闫这样的男人,根本就不需要强迫女人,女人们都前赴后继的向他扑来。

耳边传来男人压低的声音,“跟我去洗手间。”

盛晚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大。

这男人知道他在说什么吗?

赤裸裸的性.骚扰啊!

可要命的是自己怎么没有力气拒绝。

正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笑嘻嘻的声音。

“小希哥哥,这个好好看,我好喜欢,我也要让妈咪看。”

两个大人听到孩子的声音,脸色不同程度的难看,盛晚担心他们两个人这样亲密,被孩子看到了很尴尬。

而厉景闫是讨厌两个小灯泡。

虽然有些懊恼,但是,他还是在门被推开的前几秒松开了盛晚,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挂在手臂上,挡住了自己的腰部以下。

两个小家伙将门推开,走了进来。

“妈咪。”盛甜手里拿着一只百合花,来到盛晚面前举起了手里的花朵,“妈咪,你看这朵花好不好看呀?”

盛晚收起尴尬的神色,温柔一笑,“好看,从哪弄的呀?”

“是小希哥哥送给我的。盛甜看了小希一眼。

厉知希红了脸,就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少年一样,然而他才5岁。

看到这一幕,厉景闫微微皱眉,冷冷的瞥了一眼厉知希,给他一个警告的眼神。

接收到爹地的目光,厉知希心中一颤,然后不高兴地撇了撇嘴,低下头。

似乎为了躲厉景闫,厉知希立刻跑到盛晚面前,拉住了她的手,“阿姨,我想去纪念馆店买点东西好不好?”

盛晚笑了笑,“不用买,你想要什么东西?阿姨送给你,算是感谢你今天做的事情。”

“真的吗?太好了,不过阿姨你放心,我不会跳很多的,我就想要一个。”

“你想要什么呀?”

“阿姨,我们到那里你就知道了。”

“那好吧,阿姨带你去。”

盛晚仿佛无视厉景闫的存在,完全不跟他沟通,直接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了这里。

厉景闫心里有些不爽,但也没多说什么,冷着一张脸跟了上去。

颂歌纪念品馆。

很多来这里游玩的客人,都会从店里买一些纪念品回去,这些纪念品,是乐园的一些周边。

乐园有很多可爱的形象,是来源于动物,更多的是设计师自己创造出来的。

而且这些形象,都有自己的故事背景,整个颂歌乐园所有的故事都是联系在一起的。

还有有各种各样的益智游戏,这些周边在外面都卖的很火,这里就像一个新世界,是颂歌世界。

纪念品馆很大,对厉知希来说这里就像一个宝藏库一样。

他很喜欢这里,每一次偷偷溜出来,他都会来纪念品馆。

纪念品馆的中心,有一个玻璃展柜,柜子里放着一个木头雕刻的人物形象,这个人物形象很卡通,是一个小男孩形象,带着蓝色的帽子,非常的可爱,乐园的标志上面就有这个卡通图案。

他的名字叫小奥利。

小奥利在每个颂歌乐园的专属纪念馆出现,而小奥利的并不售卖,每个纪念馆只有一个,被封在玻璃的柜子里。

“阿姨,我想要这个。”小希指着玻璃柜里的小奥利。

盛晚往他指的方向看去,看到厉知希指的小奥利,她愣了愣,然后说道,“小希,这是非卖品,是不卖的,你挑点其他的好不好?”

“阿姨,可我就想要。小奥利为什么不卖呢?”

盛晚说,“阿姨也不知道,这是公司的规定,听说小利奥是创始人亲手做的,并不是为了商业赚钱,所以这个是不卖的,并且禁止一小奥利的形象被复制售卖。”

“阿姨,我爹地很有钱的,让他给很多钱,请你卖给我一个好不好?我真的很喜欢小奥利,我来了好几次了,每次都会来看他,真的特别喜欢。”

小希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玻璃柜里面的小奥利,两只手放在上面,就像见到了初恋一样,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喜欢小奥利小希从小就与众不同,再加上他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他从来都没有这样喜欢过一样玩具,这还是第一次。

厉景闫走上前说道,“盛小姐,你开个价吧。”

他第一次看到小希这么想要一样东西。

这种想要,不是孩子气的耍赖,一时的新鲜,而是从眼神里透露出的真心。

盛晚说,“不好意思,我只是一个小员工而已,没有资格做决定,而且想要买小奥利的,不止你们,还有很多有钱人想买给他们的孩子,可是公司都拒绝售卖。小奥利是颂歌乐园的特殊吉祥物,是专属于颂歌乐园,欢迎大家来看他,但是他不属于任何一个人。”

厉景闫淡淡的扬起唇,“那我就把颂歌乐园全部买下。”

厉知希心头一颤,第一次感觉爹地好棒棒!

这样的爹地真是太帅了!

盛晚蹲下身,牵住了小希的小手,“小希,小奥利永远都在这里,所有孩子都能看到他,如果你把他带走了,那别的孩子就看不到他了,别的孩子也很喜欢他。他不属于任何一个孩子,但他同时又能给所有的孩子带来快乐,难道你要把所有孩子的快乐都带走吗?”

盛晚说完之后,目光认真的盯着他,等待他的答案。

“那我把他带走了之后,再做一个小奥利放在这里不行吗?”

盛晚温柔又耐心的回答他,“小奥利之所以珍贵,就是因为每个乐园只有一个,如果把他批量复制,那他就会失去他本身的意义,如果他和别的周边一样,你还会这样喜欢他吗?”

厉景闫抱着怀站在一旁,默默的盯着盛晚,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容。

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哪里来的耐心。

他肯定会被这个臭小子缠的连渣都不剩。

厉知希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小奥利,然后说道,“阿姨,那我就不要了。”

厉景闫:“……”

他不要了

这还是那个不给他,他就翻天覆地,上蹿下跳的厉知希吗?

厉景闫不禁回想,他跟小希的“完美”相处。

“爹地,我想出去玩儿。”

“不行。”

“为什么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没有为什么。”

“我就要出去玩儿。”

“管家,把他带回房间,再乱叫不准他吃晚饭。”

“爹地,爹地,我好喜欢这个,你给我买。”

“不行。”

“为什么?”

“不行就是不行,没有为什么。”

“我就要,我就要!”

“管家,把他关进房间里,再乱叫不准他吃午饭。”

他们父子几乎是这样的相处模式。

这才是真男人之间的相处方式

“小希真聪明,喜欢一样东西不一定非要占有,让他安静的待在这里,才是真的对他好,真的喜欢他。”盛晚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

厉景闫不屑一笑,再夸下去,这个臭小子就要上房揭瓦了。

“小希哥哥你好棒啊。”小甜甜忍不住上前夸奖道。

得到小甜甜的夸奖,小希笑了,“小甜甜,那以后我们两个还可以来这里看小奥利吗?”

“当然可以啦。”小甜甜笑着说。

她不光名字甜,笑起来也非常的甜,柔软得让人心化成水,即便是厉景闫也被小甜甜这样甜美的笑容,触动的温柔如水。

多可爱的孩子,如果是自己的女儿该多好。

说真的,他都已经看够了小希这个臭小子,要是有个可爱的女儿,该多好。

他会把她当成公主一样疼。

“厉先生。”盛晚开口,“既然你的儿子都已经主动放弃了,那你也就不要为难我这个小员工了吧。”

“盛小姐在乐园兼职多久了?”

盛晚说,“有空就会来,也没算过,陆陆续续大概一年吧。主要是我女儿喜欢这里,所以我才来的。”

盛晚想要快点离开这,又说,“我还有点事情,就先回去了,你们也早点回去吧。”

“阿姨,让我爹地送你们回去吧。”小希开口,他不想跟小甜甜分开的这么快,还想和她多相处一会儿呢。

厉景闫微紧的眉头微微松懈了一些。

很早就看这个臭小子不顺眼,可是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这小子顺眼很多。

“盛小姐,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们坐地铁很方便的,不劳烦你们。”

“走吧。”盛晚拉着女儿的手离开。

厉景闫也没拦着。

她们母女走之后,厉景闫的眸子看向厉知希,冷冷道,“行了,现在我们俩的帐该算一算了。”

厉知希打了个哆嗦,拔腿要跑。

厉景闫长臂一伸,轻而易举的将不老实小东西抓了回来,“往哪跑?”

“爹地你放开我,我错了。”

“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他提着手里的小东西,离开了纪念馆。

……

盛晚带盛甜回到了家里。

“妈咪,你的脸好红,是不是生病了?”小家伙乖巧的伸出手,摸了摸盛晚的脸。

盛晚用手背在自己的脸上轻轻贴了贴,有些尴尬,“没有,只是觉得有点热,没事的。”

“妈咪,今天厉叔叔感觉好奇怪的样子。”

“为什么?”盛晚问道。

盛甜歪了歪脑袋,想了想之后,说道,“感觉到好熟悉呢,好亲切。”

亲切……

听到这两个字,盛晚怔了怔,忽然想到5年前,如果不是厉景闫,或许女儿就找不回来了。

的确,那个男人对她有恩,可是今天也不知怎么了,面对那个男人,却说不出什么感谢的话,反倒是对他态度很差,总是觉得心里在生闷气。

可是厉景闫也没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呀,他们俩根本就没什么交集,自己心里这股气到底是从哪来的呢?

可能是因为她跟厉景闫气场不合吧,有些人就是这样,天生气场不合,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就是看彼此不顺眼。

“甜甜,你在这里看会电视,妈咪去打个电话。”

盛甜乖乖的点点头,盛晚起身拿起手机回到房间里拨通了一个号码,接通后她开口道,“查一下乐园一个叫王友刚的员工,他今天刚刚被辞退。”LK集团。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怎么就被辞退了?要你有什么用?”李明儿将一叠文件扔在了王友刚的头上。

王友刚鞠了一躬,“对不起李总监,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居然被一个小孩子给破坏了。”

“你连个小孩子都搞不定,还找借口!”李明儿猛地一拍桌。

“也不光是那个小孩子,还有那个叫盛晚的女人,她是总部的员工。”

“你说什么?盛晚?”李明儿听到这两个字,有些吃惊。

“是呀,我看她的工作证上面写的是盛晚,是总部派来的检查员。”

李明儿脸色有些僵,盛晚,难道是那个盛晚?

可是她都已经消失5年了,在外面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或许只是同名同姓吧。

“这个盛晚长什么样子?”李明儿问。

王友刚想了想,说道,“她长得倒是很漂亮,头发很长,卷发,对了,还带一个女儿,她女儿大概5岁左右。”

“什么?”李明儿脸色更加难看,带个女儿,难不成真的是那个盛晚?

5年前,盛晚离开之后就音讯全无,现在她怎么成了颂歌乐园总部的员工?

好啊,盛晚肯定是因为她抢了邵铭,所以怀恨在心,才会颂歌乐园工作,以此来对抗她。

盛晚肯定调查了她管理LK集团旗下欢树乐园。

邵铭是LK集团的总经理,LK集团旗下有很多产业,欢树乐园也是其中之一,而李明儿因为跟邵铭结婚,所以才得到了总监这个位置,专门管理换树乐园的业务。

欢树乐园乐园一开始生意很好,可没想到自从颂歌乐园在宁城建成,欢树乐园生意差了一大截,人流量全都被颂歌乐园吸引走。

所以李明儿为了挽回这样的局面,才派了王友刚潜入颂歌乐园当员工,故意破坏乐园的设备,想要弄出事故来,让颂歌乐园陷入危机,可没想到这个王友刚这么没用,还被辞退了。

正在这时,王友刚的手机铃声响了。

“李总,我接个电话。”

王友刚手机接通,“喂。”

手机那头说了些什么,王友刚脸色一惊,“什么?我知道了。”

他将手机挂断,立刻对李明儿说道,“李总监,颂歌乐园的总部好像在查我,糟了,要是查到我是为您做事的,那就完了,你可得帮帮我。”

“没用的东西,自己办不好事情还让我帮你!”

“可是我真的已经尽力了。”

李明儿抱着怀,冷冷一笑,“如果查到你了,那就是你的问题,跟我有什么关系?除非颂歌乐园万一陷入负面新闻,自顾不暇,他们哪有空去查你。”

王友刚一听,恍然大悟,“李总监,你放心,我会把这件事情办成的。”

“那你还不快去办?如果办成了,你还有点用,如果办不成的话,那你就自认倒霉吧。”

王友刚点点头,“那我先下去了。”

他离开了公司。

李明儿咬了咬牙。

“这个盛晚,走都走了,干嘛还要回来?”

“反正现在,邵铭是我的男人了,她想抢也抢不走了。”

……

别墅。

“我的小希你终于回来了,妈咪担心死你了,快点让妈咪抱抱。”盛央儿扑上前,用力的抱住了怀里的小东西。

好在这个死孩子找回来了,他是真的没了,那她本就摇摇欲坠的地位,就更加完了。

盛央儿松了一口气。

小希撇了撇嘴,被她抱得有些喘不过气,小手用力推她。

“小希,你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事?”盛央儿关切地询问。

“你走吧。”厉景闫走了过来,站在他们二人面前。

盛央儿转过头,“闫哥,这个是我儿子,刚刚找回来,我们母子应该聚聚。”

“……”

厉景闫冷冷的盯着她,沉默不语。

盛明儿打了个哆嗦,于是乖乖的站起身,依依不舍的对小希说道,“那妈咪就走了,你要是想妈咪,就给妈咪打电话,妈咪立刻来陪你好不好?”

“……”

小希没有说话,目光甚至也不敢多看厉景闫一眼。

盛央儿咬了咬牙,愤愤的离开。

这个死小希,真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如果不是她的话,这白眼狼怎么能长到五岁?现在居然跟自己这个母亲不亲,真是该死。

“哎呀,我的小希。”厉青青跑了过来,“你终于回来了。”

“滚!”厉景闫开口。

厉青青还没有到他们二人面前,脚步也没有停,就180度大转弯,匆匆的跑回楼上去。

客厅里只剩下了父子二人,一个光头小不点和一个高大的大魔王爹地。

“……”

厉景闫盯着他,半晌没有说话,而小东西低着头也不敢说话。

直到厉景闫抬起脚步靠近,小东西一转身,吓得拔腿就跑。

厉景闫一个长臂就将他捞了回来,将他举起搂在了怀里。

小东西吓得赶紧抱住了自家爹地,可怜兮兮的望着他,眼眶里含满了泪水。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以为我会心软?”

小东西的小嘴瘪得更加委屈,他忽然在厉景闫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厉景闫愣了愣,随后,眉头轻轻蹙了起来,“我厉景闫的儿子居然去钻狗洞,你把我的面子往哪放?说!”

小希挣扎之中,忽然从口袋里掉出一个东西。

厉景闫低头一看,是一个白色的小发卡,上面还有粉色的羽毛,一看就是小女生的东西。

厉知希刚想要捡起来,厉景闫已经快她一步,将发卡捡起,“这是哪里来的?”

厉知希撅着小嘴不说话。

“是不是你偷的?”

“才不是呢。”厉知希生气道,“人家才没有偷东西,这是小甜甜给我的礼物,还给我!”

厉景闫看着手里的发卡,微微皱眉,“你用来干什么?戴在头上?”

他拍了一下厉知希的小光头。

“不要你管!”厉知希小脾气倔的很。

厉景闫脸色一冷,“谁教你这么跟我说话的,那个女人?她护了你一次,你觉得你能上房揭瓦了?”

“还给我!”厉知希用小脚踢了他一下。

这下,火山彻底爆发。厉景闫捏着手里的发卡,并没有还给他,而是放入了自己的怀中,“没收了。”

小希的小手攥着男人的西装,激动道,“这是小甜甜给我的礼物,你还给我。”

厉景闫将小东西丢在了沙发上,居高临下的望着他,“变态才会把小女生的东西放在身上。”

小希拿起枕头,往厉景闫身上砸了一下,倔犟道,“我就要!”

“来人。”厉景闫对仆人吩咐道。

很快,仆人匆匆跑了过来,“厉先生,有什么吩咐吗?”

“带他上楼,从今天开始,24小时看着他。”

仆人点点头,“好的。”

她刚要上去,将小希抱起来,小希却从沙发上跳起来,抱住了厉景闫的腿,“你还给我,我不管,我要!”

他拼死都要拿回小甜甜送给她的礼物!

“不许胡闹。”厉景闫克制怒火,就差一脚把他踢出去了。

“爹地,求你了。”

“不行。”

“哇!”小希大哭了起来,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撒泼,“我就要,我要,我不管,不给我就不睡觉觉,我不管我不管!”

“再废话,我把你眉毛也剔了。”

“……”

小家伙已经立刻抱住了自己圆滚滚的头,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爹地好坏,姑姑,救我!姑姑,我要姑姑!”

厉青青听到孩子的哭声,立刻跑下楼,“哎呀,小希怎么了?”

“滚!”厉景闫不耐烦道。

厉青青180度转弯,立刻又跑回了楼上!

对不起啊,我的可爱崽儿,姑姑救不了你,我他妈自身难保啊!

厉景闫冷冷的盯着地下撒泼的小东西,就是不如他的愿,他惯着他太久了,这个小东西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底线。

正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怎么了?这么欺负我孙子。”

“哎呀,宝贝,你的头发呢?怎么一根都没有了?”

厉盈君走了过来,到小家伙身边,“来奶奶这里。”

小家伙立刻站起来扑进了她怀里,“奶奶,爹地奇虎我,他好坏。”

小家伙恨恨的瞪了一眼自家爹地,然后吐了吐舌头。

厉盈君抬起眸,“他要什么就给他,你跟一个小孩子计较干什么?”

“他想杀人我也让他去杀人吗?”

“你胡说什么?他还这么小。再说了,你5岁的时候,非要我给你弄到放射性物质,我不给你,你去暗网买,结果被警察抓走了,要不是看你小,关你个10年8年!”

“我是在研究放射性指令,能一样吗?”

“你别吹牛了,在我面前装什么逼呀!”

厉盈君将可怜兮兮的小东西紧紧搂在怀里,“宝贝儿,告诉奶奶你想要什么,奶奶给你。”

“呜呜呜……”厉知希使劲的装可怜,“爹地……呜呜呜……把我的发卡抢走了,那是,是……是我的好朋友送给我的礼物,呜呜……”

陆盈君心疼地说,“我的小可怜,喘不过气了,慢慢说不要着急,你爹地把你朋友送给你的礼物,抢走了对不对?”

“嗯嗯嗯,对。”

厉盈君脸色一冷,立刻对厉景闫说,“你什么意思呀?你拿的东西干什么?还给他。”

“他是男孩,拿着一个女孩子的发卡像什么话?再说了,女孩要送礼物,也不会送他发卡,肯定是他偷拿的,我不能纵容他的行为。”

厉景闫可是深刻了解自己的儿子。

厉知希眼底闪过一丝心虚,紧紧的咬着唇瓣。

他先发制人,哭的更加凶了,“呜呜呜……爹地坏,人家那么乖,怎么会拿别人的东西呢?我可是厉家的小少爷,才不会偷东西呢,奶奶,爹地在骗你,呜呜,爹地怎么这么坏呀!”

看到孙子哭成这样,厉盈君也不管真相是什么了,“不就一个发卡?还给他,你看他哭成什么样了。”

“那就让他哭。”厉景闫一张冰山脸没有半点表情。

“你……他可是你亲生儿子。”

“那又怎么样?亲儿子就可以偷别人发卡?”厉景闫不冷不热的说。

“哇!”小希又大哭了起来,“奶奶,爹地太坏了!我没偷!”

他只是趁小甜甜不注意,偷偷的从她头上拿下来的。

为了补偿,他也送了一朵百合花给小甜甜。

“哎呀,我的宝贝儿别哭,奶奶帮你教训他。”厉盈君严肃的说,“你知不知道这样有多伤害孩子?他说没偷,你怎么就不能相信他?一个发卡而已,他的身份,想要金山银山都有,何必去偷发卡!”

“那就要问他了。”厉景闫转身要走。

“哇!呜呜呜……”小希又哭得更厉害了,“奶奶,爹地欺负我,我快要喘不过气了!呜呜呜……”

他捂着自己的胸口,忽然大口的喘息了起来,都要翻白眼了。

“哎呀,我的宝贝儿别哭,心疼死奶奶了。厉景闫,你再不还给他,我就家法伺候了!”

男人眉头紧皱,转过身。

厉盈君怒道,“我说话你听到没有?还有,我孙子的光头是你干的吧?我的宝贝那么浓密的头发被你剃光了!你到底安的什么居心?你要再废话,我就把你的头也剃了!”

“呜呜……奶奶,人家头上一根毛都没有了,人家的头冰凉冰凉的,他还说发卡是人家偷的,人家都没有毛,偷发卡干什么?呜呜呜……”

就是因为今天他的头发被剃光了,他气的钻狗洞跑出去,要给爹地一个下马威。

他不就是在家教老师的板凳上破了强力胶水,结果老师被粘在上面了,只能把老师的裤子和衣服剪了,趁老师剪裤子的时候,又把老师后脑勺的头发给剃了,然后爹地就让人把他的头发剃了。

厉景闫眉峰微动,眼底闪过一丝阴冷。

他迈动长腿来到小希的面前,从怀中掏出一个发卡,塞进了他的手里,“满意了?”

瞬间,厉知希止住了哭声,他抹了抹脸上的眼泪,吹了吹手里的发卡,然后狠狠的瞪了厉景闫一眼。

“奶奶,你可不可以陪人家上楼呆一会儿?人家好孤单的。”

只要奶奶在,他就有挡箭牌,爹地就不敢轻举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