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裸体穿婚纱调教H yin荡小性奴斗罗大陆

时间:2022-06-23人气:作者:
周修晨要去触碰林星苑时,林星苑立刻避开了,她嫌弃他的触碰,会让她觉得恶心。

林星苑冷漠看着来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气质,但是周修晨不但没有退缩,反而觉得她就像是高岭之花一般,气质出众,身材如同尤物一般性感,让他的心更痒了。

“楚楚刚才有些冒昧了,还请你见谅。我代替她向你道歉。”周修晨温文尔雅说道。

林星苑心中冷笑,如果不是她那天亲眼看到脱了衣服的周修晨和林楚楚厮混,露出的真正丑陋面目,她还真的会以为他是温文尔雅礼貌的绅士,但他不过是斯文败类罢了。

林星苑不想要理会,继续离开,但是周修晨直接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她。

“林小姐,如果你有空,需要我来和你聊聊的话,我们可以在酒店里聊聊,我是非常欣赏你的,非常崇敬佩你。”

林星苑怎么会听不出其中的暗示!

她的眼眸里露出嘲讽目光,很好,周修晨这是你自己撞到枪口的。

林星苑接过了名片。

周修晨大喜过望,以为自己的暗示得到了回应,他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林星苑转身离开,而他还闻了闻空气中还残存的女人香水,真香啊,也不知道到时候他近距离的触碰这个尤物,会不会更香!

而这边的林星苑一回头,就感觉了一双锐利目光在盯着自己,她看过去,只见是……她名义上的老公正走了进来。

他怎么来了?不过不关她的事情。

林星苑正打算无视地方时,突然的,她听到了周围人纷纷向男人殷勤又恭敬的弯腰行礼,“司少好。”

“司少。”

林星苑顿时头皮发麻,背后冷汗都要冒出来了,司少?

能够被人们称为司少的男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司寒御!大名鼎鼎司家唯一继承人。

传说,司少冷酷无情,杀伐果断,得罪他的人没有好下场。

还有人说,他不近女色!任何想要投怀送抱,哪怕只是触碰他身体的女人都不会有好下场。有人说凡是爬过他的床的女人都会“消失”

更有人说他不好女色,怀疑他只好男色,例如南少也是他的绯闻对象。

林星苑只觉得麻烦了,她的老公竟然是司寒御!这是她万万没想到的!

这个男人哪里是不近女色!那天晚上她和他在床上发生的事情,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林星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绝对不能让司寒御知道自己就是那天在酒店里主动扑倒他的人,不然的话,说不定消失的人就是她自己。

林星苑打算继续装傻好了,反正谁也不知道自己就是司少名义上的妻子,司少应该更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她正打算吃草莓蛋糕时,走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眼眸里露出色眯眯目光,“白羽小姐,你好。我是开元大珠宝公司的老板,我叫元金!”

“你好,元总,希望您能玩得开心。”林星苑客气道,就打算离开了。

但是突然的,她感觉自己身后的部位被人碰了三下。

林星苑的脸都气红了,恶心不已。

她回头后毫不犹豫的,一巴掌狠狠打在了男人的脸上。“请你放尊重一点!你在骚扰我,我现在就报警。”

元金气得脸都扭曲了,扬起手就要去打林星苑,但林星苑退后了好几步。

他看到四周围人目光都看着她时,“你胡说八道,我怎么骚扰你了!白羽,我看你是被捧得不知道天高地厚吧,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他还低声威胁道:“你知不知道得罪了我,会有什么下场?”

但林星苑的眼眸没有露出任何畏惧,“我不知道我会有什么下场,但是我知道性骚扰会被拘留。据我所知,这里有监控摄像头。你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

元金这下就慌了,而旁边的人们都议论纷纷的,让他无光。

他再低声说道:“白羽,我……我给你五万块,这件事私了。”

林星苑冷笑,就算是给她五百万也不行,她还是坚决拿出手机。

元金恼羞成怒,随意拿起旁边的酒杯就朝着林星苑泼了红酒,“你不过是卖肉的模特!你装什么清高啊!”说完元金就快速离开,他更像是逃跑。

林星苑看到衣服和脸上的面具都被红酒弄脏了,她看着离开的男人,正打算追出去时,只见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们将元金“请”走了

她的目光看着司寒御方向,却只看到男人面目表情喝着红酒,并没有看她。

看来是她自作多情了,他根本就不关注她这边发生什么事情,那些人是宴会举办方请来的保镖们,和他无关。

这时,一位服务生连忙带领她去衣物整理室去重新换衣服。

林星苑离开了,她并没有看到男人在拿着酒杯时,眼眸里露出的无比冰冷寒意,他身上的气势更加冰冷了。

那个男人死定了!

在衣物整理间里,林星苑正准备随便换上一套衣服时,房门被敲响了。

林星苑看到了服务生手里拿着一袋衣服”白羽小姐,这是我们上司为您准备的衣服,是赔礼。这一次让您不开心了,是我们的失误,请您一定要收下。而且他让我告诉您,请您放心,那个骚扰您的人就交给我们吧,我们会给您一个合理答复,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

“谢谢你们。”

当林星苑接过衣服,关上门后,她才看到了袋子里竟装着镶嵌金丝裙子,她做模特穿过不少衣服,知道这衣服价值不菲。

她还看到了一个白色面具,以及……一个她在t台秀场戴过的星星项链,那是赞助商的珠宝。

她换好了衣服后,离开衣物间就将项链还给服务生,并且承诺衣服之后也会寄过来,随后她就离开了宴会。

她想,那个非礼自己都人应该会受到惩罚,会被拘留,但是林星苑不会知道元金此时此刻冷汗都滴下来,他的腿都在发软了,因为他面前站的人是……司少!

“司少,您……您有什么吩咐?”他不过是碰了碰那个女人而已,她又不会少一块肉啊,他又怎么就得罪了司少啊?

司寒御居高临下看着地上跪着的元金,薄唇说出来的话透着凉气,“你的哪只手碰了她。”

元金的额头上冒出的冷汗更多了,“啊……是……是那个模特?我不是故意的,司少饶命的。”

司寒御的眼眸更冷了,“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

元金不敢不回答,“左手……”

司寒御看了一眼元金的左手,又看了一眼身后的保镖们,他们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一分钟后,元金捂住左手,发出惨叫声音。

司寒御冰冷说道:“就凭你也配碰她?”就算他再对那个女人无感,她名义上是他的妻子,是他的女人。

司寒御离开后,助理沐雨澈紧跟其后。

“还是没有找到酒店里的那个女人?”司寒御眉头微皱沐雨澈恭敬向司寒御弯腰道歉,“抱歉,少爷,目前为止还是没有找到您要找的那位小姐,我根据您提供的画像,去通过大数据库匹配,没有找到结果。我也去发过悬赏令,目前接到的消息都不是。”

司寒御没有说话,眼眸里神色莫测。

在深夜里,司寒御看着纸上的女人模样,这是他亲手画的。

自从那个女人从酒店里逃出去,他一直在寻找她,但是那个女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一般,他始终找不到她的任何线索。

她到底在哪里?

此时的林星苑当然不知道自己正被某人惦记着,

夜晚,司寒御果然没有回来,她心里又松了一口气,这样也好,他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私底下其实谁也不干涉谁。

第二天,她去医院里看望生病的母亲。

但是她刚刚走进病房,就看到了病房里一片狼藉,病房里的摆设都被砸在地上。

而母亲的眼眸里满是惊恐目光。

她看到了继母梅芳和同父异母的妹妹林楚楚正嚣张的站在病床旁。

她的眼眸里露出警惕目光,她们怎么会来这里!自从她被赶出林家后,她就有两年没有见到她们来找自己。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出去!”

梅芳高傲的看着林星苑,满眼鄙视,林星苑穿着土死的衣服,脸上的红色胎记一如既往让人做呕,“林星苏,你最好对我客气点!你可别忘记了,我可是你的长辈。”

“你配吗?你不过是小三上位,德不配位,你配做我的长辈吗?滚出去,不要打扰我和我母亲的生活。”林星苑冷漠道。

梅芳脸色立刻变了,就像是被踩中了痛脚似的,“几年不见,你的嘴巴可是变利了不少!”

林楚楚不满说道:“林星苏,你可别脸不要脸!我们这次来可是好心邀请你和我们回去住。”

林星苑怀疑的看着她们母女两人,“你们会如此好心?当初是你们污蔑我偷东西,让父亲赶走了我。现在你们却想要我回去?不必了,我不回去,你们可以出去了。”两年前,她可忘不了当初她是如何狼狈的被赶出林家,背上小偷的污名。也就是从那天起,她为了生活和母亲医药费,宁愿化名白羽,戴着面具做t台模特,努力赚钱养活自己和母亲。

梅芳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你这个小贱人,太不识抬举了!这样好了,你不回去也可以,你得签一份文件,只要你签了,我们立刻离开。”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失败了,她至于现在要和这个丑丫头浪费时间吗?

“是什么!”

梅芳直接拿出了一份文件,只露出了签名的位置,不让林星苑看到文件其他部分,“哦,是你父亲要给你一点东西,还值一点钱,毕竟你也是他的女儿,他也是疼你的。你别管那么多,还是赶紧签了这份文件吧。”她眼眸里露出一抹焦急和阴狠目光,她将笔递林星苑恨不得自己替林星苑赶紧签了。

林星苑冷静道:“我没有看清楚这份文件的话,我是不会签的。”

梅芳顿时冷笑,也没有耐心,指着林星苑说道:“你今天必须签了它!不然的话,你就是辜负了你爸的一片好心!你就是不孝!林星苏,你不是最孝顺你爸爸,最听你爸爸的话吗?”

林楚楚挑嘴,不屑道:“快点签!别耽误我们的时间。”她一向是最瞧不起这外表丑陋的林星苏,又丑又懦弱,以前只要她说东,林星苏就像是一条狗一样,绝对不敢往西。“不然的话,我就让你好看!”

林星苑心中刺痛,如果她真的是妹妹林星苏,她的确会事事听从他们的话,从小到大林星苏因为脸上红色胎记自卑,一直想要得到爸爸的认可,处处讨好他们,但只可惜……

她不是!

她只是伪装成脸上有胎记的林星苏,但实际上她是林星苑!

尤其是她看到一向针对自己的母女两人今日如此反常要她签署文件,她就更觉得诡异了!

“不签就是不签,你们又能如何?”林星苑坚定道。

梅芳和林楚楚气炸了,她们原本以为按照她们以前拿捏林星苏的经验,只要她们提出要求,林星苏就一定会答应,却没有想到这个丑丫头竟然敢拒绝!

林楚楚要去狠狠的撕打林星苑,但是林星苑灵活躲开了,林楚楚的手就直接就打在了梅芳身上。

随后梅芳站不住,直接摔倒在了地上,捂住肚子喊疼。

这时,林星苑的父亲林海涛进入了病房。

梅芳立刻捂住自己的肚子,委屈大哭,“小星,我只是好心来看看你妈妈,也想要劝你回家,虽然你以前偷东西,说谎,但是我还是愿意相信你能改邪归正的,但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打我,还想要弄死我肚子里孩子啊。我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是男孩,是林家传宗接代的独苗啊!你打我不要紧,但是你怎么狠心伤害你的亲弟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