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对象带我去没人的地方做了 穿书成了禁文女主后免费阅读

时间:2022-06-23人气:作者:
林海涛一听到自家未来的独苗被这个丑陋女儿要打坏了,愤怒的他抓起林星苑的手臂,给了她一巴掌。

“你这个白眼狼,不知好歹的畜生!你怎么能去伤害你的妈妈,她对你那么好,还来看你的疯子亲生母亲,但是你却是这样对她!”

林星苑捂住脸,脸上火辣辣的疼,但是她脸上疼痛抵不过心脏的疼痛。

她心里涌出愤怒,愤怒的解释道:“不是我,我没有推她,是林楚楚推倒了她。”

梅芳委屈又柔弱对林星苑说道:“小星啊,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你也不能污蔑我和你妹妹啊,还要打掉我肚子里的孩子啊,那可是你弟弟啊。”

林楚楚和梅芳一唱一和,“就是!姐姐你这回太恶毒了。”

他气得咒骂着林星苑:“你和你妈妈一样都疯了!你不配做我的女儿!我以为你只是长得丑,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长得丑,但是你的心更加恶毒。你当初害死了你姐姐林星苑,逼疯了你的亲生母亲,你还偷东西,如今你竟然还想要害死你阿姨肚子里弟弟,你就是无可救药,你生来就是来克死林家的,你就是天煞孤星!我只恨当初死的人为什么不是你这恶毒的人,而不是你姐姐林星苑。”

此时林星苑看到他们三个人,觉得愤怒又恶心!

尤其是当他提起当年的事情更像是一把刀狠狠的扎进她的心脏。

她绝望看着林海涛,如果他知道站在她面前的人不是林星苏,而是林星苑,他又会如何?

他应该会和两年前一样吧,还是会盘算着要将她卖给老头做老婆,只因为那个时候她长得极其漂亮,如果不是她无意间听到他和继母的嘀咕,她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的父亲会盘算她的婚姻,而继母还说了让林楚楚嫁给周修晨。

她恶心得想吐!

后来,妹妹林星苏离开后,一方面因为母亲的病情,母亲无法接受妹妹离开的事实,一方面就是因为她想要避开林海涛和继母将她出卖给老头富商做妻子,她宁愿扮演脸上有红色胎记的妹妹林星苏!

之后她被继母和林楚楚诬陷是小偷,被赶出林家,也就更没有人发现她才是林星苑。

此时此刻,林星苑再也不想忍,决绝的怒斥道:“你也不配做我的父亲,你偏心,宁愿相信她们的谎言,也不愿意听我辩解。真正恶毒的人从来都不是我,而是你们。你们才让我觉得恶心!你们都给我滚出去,不要再打扰我和我的母亲。不然我就报警。”

“你这个不孝女!”林海涛着急梅芳肚子里的孩子会有什么闪失,还是先将梅芳送去看医生。

临走前,林楚楚和梅芳怨毒目光盯着林星苑。

她们不会放过她的!

林星苑安抚着受到惊吓的母亲,温柔哄着她,“没事了,妈妈,他们不会再欺负你了。”

母亲睡着后,林星苑为了防止他们这些人再来找麻烦,给母亲办理了转院手续。

离开新的医院后,疲惫的林星苑才回到了别墅。

在深夜,林星苑在浴缸里泡着,久而久之就睡着了。

她不知道的是,浴室门被推开了。

男人进来,一眼就看到泡在浴缸里的女人,当他皱眉准备离开时,目光不经意落在了她的皮肤上,他的目光瞬间被点燃了。

T台上这个女人的身材就像是妖精一般勾人,而现在她躺在浴缸里,身体泡在水里,像是美人鱼一般的躺着,头发垂落,像是海藻一般的美,即使她脸上的红色胎记如此刺眼。林星苑感觉好似有水泼在自己脸上,迷迷糊糊睡着的她才缓缓睁开眼眸,结果她就看到了惊悚画面,只见男人的胸膛映入眼帘,他竟也泡在浴缸里,还在她的对面。

林星苑下意识的就手捂住了自己,脸通红,耳根子也红了。

“你……你怎么进来了!我正在洗澡!”林星苑羞耻又震惊道,自从他们两人结婚后,他晚上就没有回来过,怎么这次他回来了啊,而且他还跑到了浴室里了!

司寒御的眼眸里露出厉色,霸道的说道:“我看你是忘记了,这里是谁的地盘!我想进来就进来,怎么了?”

林星苑羞耻不已,她闭着眼去捞浴巾,想要立刻离开这里。

她语气慌乱说道:“你洗澡吧,我已经洗完了,我就先出去了。”

但是还没有等到她跨出浴缸,她的手就突然被男人用力的抓住了。

“我有让你出去吗?过来,给我擦背。”司寒御强势命令道。

林星苑刚想要拒绝,就对上了司寒御的一双冷漠眼眸。

“我……我没有做过,我怕我做不好,不如我去叫其他人给你服务?”林星苑“好心”建议道。

司寒御冷哼,“我要的是你给自己擦背部,而不是其他人!快点,我不希望再重复第三遍,还是你想要让我……给你擦?”

林星苑只能硬着头皮,用浴巾裹着身体,泡在浴缸里为他开始擦背。

她看着这个足以容得下好几个的大浴缸,第一次她觉得浴缸太大也不是一件好事。

半个小时后,林星苑终于擦完了,“我擦完了,我现在就出去。”

她还不等男人开口说话,就逃似的离开了浴缸,但是她的脚刚刚踩在板上,奈何脚上有水,她一不小心滑了一下,身体往后仰,再次落在了浴缸里。她感觉自己撞入了男人的怀抱里,手臂也抓到了他的肩膀。

司寒御看到这个女人扑倒到他怀里,出乎意料的是,她的身体竟然又软又娇,触碰他身体时,就像是豆腐似滑滑的。

司寒御原本冰冷的眼眸点了一团火,“投怀送抱?又想要勾引我?”

林星苑尴尬得想要起身,“不是!我刚才一不小心滑倒了,我不是故意的。”

司寒御冷嘲讽道:“不是故意的?我看你就是故意的。我只是让你擦背,你就得寸进尺,想要让我在这里要你?”他的手指勾着林星苑的下巴。

林星苑心里吐槽着,当然不是!他还真的是多想了。

林星苑绝对不想让那天酒店里发生的事情重演。

“司少,我真的不是。我不打扰你了,我现在就离开。”林星苑只想急着离开。

司寒御冷哼,警道:“我让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但是我没有让你做什么,你就不要痴心妄想,想要勾引我。你不会得逞的。出去!”

林星苑立刻裹着浴巾,如同兔子似的快速逃离浴室。她忍不住冲着洗浴室的门做了一个鬼脸,鬼才勾引他!少自作多情了!

下一次,她一定要反锁浴室门,再也不要让这个男人进来了。

而林星苑不知的是,司寒御在她离开后,心火不但没有褪去,反而越来越旺盛。

他打开了冷水,冲洗了好几遍才压制住身体的火焰。

该死的!

他怎么觉得,她的身体和那天在酒店里消失的神秘女人有些相似,软软的,娇娇的,让他一碰就好似上瘾一般,不愿意放手!林星苑从浴室里逃出来后,就回到了卧室床上。

她的脸上还泛着红晕,一想到刚才那个男人和她还躺在浴缸里时,她就觉得羞耻和无奈。

下一次她再洗澡的时候一定要反锁洗浴室门!

林星苑躺在床上,打算早点睡,养足精神明天去工作。

但她还没有躺一会儿,就听到了脚步声音。

她立刻警惕的睁开眼眸,发现穿着睡衣的司寒御出现在她面前。

她警惕又惊讶看着司寒御,“你……你怎么来了?”

司寒御面无表情躺在床上,中间和她隔着一段距离,冷冰冰说道:“这张床也是属于我的。”言外之意,他想睡到哪里,就睡在哪里。

“可是……”林星苑差点脱口儿出不是他巴不得要自己远离他吗?“您不是不想看见我吗?”林星苑努力露出微笑来压制着自己的咬牙切齿。

司寒御薄唇轻启,“所以我会闭着眼睛。我会隔段时间来你的房间休息,老爷子已经知道我娶了你,规定了我要每个月至少去你的房间两次。”在这个别墅里也有老爷子的眼线。

林星苑的脸色顿时就垮了,她在心里求他离开!

司寒御警告道:“晚上睡觉老实一点,别做梦想要勾引我,我不会碰你。”

林星苑心里嘀咕着,当她愿意和他睡觉吗?

司寒御还是不放心,这个女人万一又想要勾引他呢!

司寒御直接拿了丝绸,抓住了林星苑的手腕。

林星苑看见他的动作,立刻警惕的说道:“你要干什么!”

司寒御动作快速的将林星苑的两个手腕都全部捆绑了起来,还都绑在了床柱子上。

“绑住你,你就不会在晚上碰到我。”司寒御霸道道。

林星苑都气炸了,这个男人真的是太自恋了,竟然用捆绑她的方式来提防她!

林星苑气愤道:“你快放开我!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碰你!死也不会!”

司寒御的目光凉凉看着她,满是不信任。

“闭嘴,再吵的话,我将你的嘴也堵上。”

说完他就闭上了眼睛。

林星苑恨不得踹他下床!

混蛋!

他嫌弃她,她更加嫌弃他!

林星苑又不能翻身,动弹不得,再狠狠的瞪了他好几眼后,只好闭上眼睛睡觉。

她明天还有工作,她得好好的养精蓄锐。

罢了,她就只当旁边躺着一只猪好了!

唯一庆幸的是,这个男人如此嫌弃自己,应该不会碰她,她还是安全的。

半夜。

林星苑睡得迷迷糊糊时,感觉喘不过气来,好似有一座大山重重压在他身上似的,让她喘不过气来。

林星苑终于醒了,但是她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个男人裸露的胸膛,目光继续往上移动,还看见这个男人正用手臂紧紧的抱着自己。

原本他和她之间还隔着一段距离,但现在她还在原来的位置,而这个男人竟先越境了!

林星馨气得挣扎着,但奈何她的双手被丝绸捆绑住,只能被人为所欲为,“司寒御,你放开我……现在可不是我碰你,而是你强行过来抱我!”混蛋!

司寒御不但没有松开,而是抱紧了。

他眼睛没有睁开,他正睡得舒服,只觉得怀里软绵绵的,让他抱得十分舒服,不想放开。

“闭嘴!睡觉……”他继续睡着,任由林星苑如何叫,就是没有醒了。

林星苑自己折腾得气喘吁吁的,不得不放弃了。

“混蛋!”

她也担心自己万一再继续挣扎,让他醒来了,他真的对自己做出什么就不好了。

第二天,清晨。

司寒御睁开了眼眸,看到怀里抱着一个娇小的女人,她像是一直小猫似的,依偎在他的怀里睡得正香,他的眼眸里露出一丝诧异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