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他的手挤进我胸罩里揉搓,写的超细的开车片段推荐

时间:2022-06-23人气:作者:

司寒御看到林星苑的动作,就知道她想歪了。

她把他当成了恶霸似的,而她就是被调戏良家妇女?

他毒舌道:“你以为我会让你脱光?想得美。我让你脱下外套。”

“我……”她在不做模特白羽的时候,在平时都是习惯性的穿得很多,将能够包裹的皮肤都包裹住。

“你又忘记了,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你只有服从命令。”司寒御冷酷道。

他不喜欢顶嘴,不听话的女人,不乖。

林星苑只好脱下外套,而脱下外套的她,就算只是穿着简单的黑色t袖,也完美的勾勒出她的身材。

林星苑也嫌弃头发披着,妨碍跳舞,干脆用橡皮筋将头发扎起来,露出修长的脖子。

她没有管司寒御的神色,继续跳舞。

而司寒御看到她就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褪去了土气的黑色框眼镜,厚重的外套,她像是雨蝶破茧一般重获新生,她的动作轻盈又幽美。

司寒御看她跳了一支又一支舞蹈,目光不曾离开她的身上。

这个女人有时候会突然焕发不一样的光彩,没有平时的朴实土气。

这个女人是故意散发出这种魅力吗?想要让他着迷,以为他能够落网?

天真!他是那么容易被诱惑到的吗?任由她跳,他都不会心软。

他让她跳舞,就是为了她直播跳性感火辣舞给别人看,而现在她只能跳给他看,他现在还是她名义上的丈夫!

林星苑跳到腿软了,这个男人才喊停。

她瘫软在地上,气喘吁吁。

司寒御盯着她,似笑非笑道:“累了?”

“嗯嗯。”他肯让她休息了?

司寒御继续说道:“我饿了,伺候我吃饭后,你继续跳。”

这个男人果然还是不肯放过自己。

小气鬼!他果然还在记恨她之前生气怼他的话语。

林星苑瞪着男人的背影好几眼。

呵呵!只要一年后,他们就没有任何关系。

晚上,林星苑筋疲力尽的躺着床上了,准备好好休息。

那个男人不是人!她就像是陀螺似的被他不停使唤着,脚也跳酸了。

突然的,当房门被打开时,林星苑警惕的睁开了眼眸。

只见司寒御冷着脸,走到了床边。

“你……少爷,你还有什么吩咐?”她真的已经累成狗了。他再这样折腾下去,她宁愿和他同归于尽好了。

司寒御躺在床上,熟练的拿出丝巾,捉住她的手腕,将她绑在床柱上,“今晚和昨晚一样,睡觉老实一点。”

“你又要和我睡?可是你不是说了,一个月就几次吗?”

“我想要睡几次就睡几次,你有意见?不要以为我进你的房间就是看上你,对你感兴趣了,少做梦了。”

林星苑心中一口老血……

混蛋!

“我当然不会误会。”因为她也是同样嫌弃的态度,“少爷,请您真的放心,我不会纠缠你,勾引你的。”

司寒御捏着她的下巴,“别一副欲情故纵的样子。我调查过你过去的事情,你过去可是很想做豪门太太,勾引男人的手段层出不穷。”

过去,林星苏这个女人为了嫁入豪门,无所不用其极,现在她已经是嫁给他,如她所愿,怎么可能会放开他。

林星苑哑口无言了,她总算明白这个男人为何时时刻刻将她当贼似的提防着,始终不相信自己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她总不能告诉他,她不是林星苏吧。

她想起了林星苏,心中一片苦涩。

林星苑的沉默被司寒御当成了被揭穿目的后的默认。

司寒御闭上眼眸,藏起眼眸里的冷光,“不要再说话了。抱枕不应该说话,也不能乱动,打扰我休息。”

抱枕?她是抱枕!

林星苑被他抱在怀里时,气得恨不得咬他好几口。

司寒御很快就睡着了,他之所以再进来和她在一起睡觉,就是看中了他上次抱着她睡,舒舒服服的,没有再失眠的功能。

不用白不用!


第二天,林星苑的手上丝巾被解开了,身边已不见男人的踪影。

林星苑起床后,到厨房里制作了一份便当,准备工作休息期间吃。

林星苑将便当拿出去时,正好撞见了司寒御出门。

她本来打算转身离开,但是司寒御发话了,“过来。”

林星苑无奈,只好微笑走到他面前。

司寒御看着她手里的便当,“给我做的?”这个女人又想花心思讨好他。

林星苑很想说“当然不是”,但芳姐立刻说道:“是的,少奶奶精心为您准备的,少奶奶很关心您。”

说完,芳姐还冲着林星苑眨了眨眼眸。

林星苑瞬间秒懂,芳姐是想要为她说话,让她讨好司寒御,拉近他们之间的关系。

林星苑心中叫苦,她知芳姐也是好心,但是真的不用了啊!

司寒御给助理沐雨澈使了眼神,头都不回离开。

沐雨澈笑着伸出手,“夫人,请您放心,我会给少爷的。”

林星苑觉得肉疼,但不得不给沐雨澈,早知道这便当会被抢走,她还不如在里面放辣椒酱。

林星苑匆忙离开别墅,去拍摄新的广告。

她戴着白色羽毛面具刚来到了广告片场,就看到林楚楚跑到了她面前,安妮也和林楚楚在一起。

林楚楚愤怒道:“白羽!是你故意害我老公!”

林楚楚扬起手掌,就想要打在林星苑的脸上,但是林星苑灵活的躲过了。

“你做什么!”林星苑警告道,“如果你再袭击,我立刻报警。”

林星苑让新来的助理师紫去叫保安过来。

林楚楚的眼眸盯着“白羽”,就像是萃毒似的,“你这个贱人,你还在装!昨天是你故意叫了一群不男不女的东西到我老公房间里,还叫了一群记者们故意去拍照,诬陷我老公。你勾引我老公不成,我老公拒绝了你,你就如此报复我老公,让他和我的颜面丢尽。”

林星苑听到林楚楚如此颠倒黑白的污蔑,都被气笑了,果然周修晨在事发后,借口将错都推给自己,林楚楚还真相信周修晨是清清白白,出淤泥而不染!

林星苑毫不客气怼道:“你老公是谁啊!你老公出事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老公就是周修晨。你少装蒜了!”

珍妮在一旁就当是看好戏了,她眼眸里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她还不忘记添一把火,“白羽,你昨天不是给和周少说话了啊?虽然说,你昨天对周少动手动脚,被周少拒绝,但是你也不能心怀恨意,用那么卑鄙方式去报复周少啊。”

林星苑顶着林楚楚要杀人的目光,不慌不忙,“我和周修晨说话,就是我和他有关系?但是我昨天怎么看到珍妮你抱着周修晨,亲亲我我的,那岂不是更亲密?还有,你们两个自以为的香饽饽对于我来说,是臭的,我看都不会看。你们要抢就抢好了。”

珍妮的脸上露出惊慌神色。

林楚楚怀疑目光立刻盯着珍妮,这个女人平时没少巴结她,“你和我老公是什么关系!”如果是真的话,她一定要将珍妮撕碎!

“她血口喷人!”珍妮斥责道,“楚楚,我是你的好朋友,我怎么可能会和周少有关系呢?”

林星苑看着珍妮,如果不是珍妮煽风点火,她和周修晨那档子事,她才懒得管。

“哦,可是昨天你的男朋友来探班,可是人尽皆知啊。那个人不就是周修晨吗?对了,珍妮,你脖子上戴的项链不错呀,听你炫耀了一下,是你男朋友送你的!但是,怎么和这位女士脖子的项链如此相似啊,不知情的话,我还以为你们姐妹情深,品味相同,看中了同一款项链。”

林楚楚强行将珍妮脖子上的项链扯下来了,果然和她的是一模一样的项链,当初修晨说了,送给她的项链是独一无二的。

珍妮的眼眸里心虚和害怕神色掩藏不住,“楚楚,这是我看见你的项链好看,我自己买的。你不要被这个女人挑拨了。”

林星苑干脆拿出雷神之锤好了,“我建议你可以去看看她的ins,会有许多惊喜。”

她也有账号,平时会随便看看,有一次她偶然发现了珍妮的宝藏之地,没有想到这次会被派上用场。

珍妮彻底的慌了,眼眸怨恨的瞪着林星苑,她来不及去删除那些信息了。

林楚楚立刻拿出了手机,通过某些途径,看到了珍妮的ins,她发布了许多和男朋友的亲密照片,其中有牵手,背影,亲吻,虽然没有露出正面,但是林楚楚一看就认出了是周修晨,因为手背上的痣一模一样,而且还有相同的衣服,手表。

此时的林楚楚气得脸上表情都扭曲了,用力抓住了珍妮的头发,“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敢勾引我老公!”

虽然她和修晨还没有结婚,但是她已认定周修晨是自己老公了。

她和珍妮扭打在一起,暂时没空去理会林星苑。

林星苑看着这对塑料姐妹花,只觉得讽刺。

“你们继续。我要搞事业,懒得和你们去抢男人,还是不干不净的劈腿男。”

搞事业,难道不香吗?她才不要和她们一样,为渣男大打出手,浪费赚钱的大好时光。林星苑远离这两个正厮打的女人,去广告片场拍摄广告,认真完成工作。

小助理师紫给她递水时,对林星苑说八卦,“白羽姐,我听说珍妮被那个林小姐打得很惨,脸都被打肿了,脸上还被指甲刮花了。林小姐真的战斗力特别厉害,不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林小姐突然捂住胸腔位置,说疼!后来,林小姐就被送到医院去了,好像是什么旧疾犯了。”

林楚楚旧疾犯了?

林星苑的记忆中,林楚楚活蹦乱跳的,会有什么旧疾?

但她很快就不想这个问题了,因为和她没有关系。

林星苑结束完工作后,偷偷的在洗手间换回了平时的装扮,摘取下了脸上的面具,戴上黑框眼镜。

她想要去自己房子,打扫一下卫生,给花花浇水。

她刚刚回到老楼房子里,房门就被疯狂敲响了。

林星苑透过猫眼,看到是梅芳。

她开门的欲望顿时就消失了,梅芳找自己肯定没好事,她又为何要开门。

“星苏啊,乖女儿,我是你妈啊。我……我来是有要事找你的。”继母梅芳的温柔嗓音让林星苑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她还从来都没有听到过梅芳用如此温柔的声音对自己说话,事出反常必有妖。

再说了,她配做她妈吗?

林星苑懒得理会她,继续拖地。

虽然她现在住在司寒御的大别墅里,但这里才是她的家。

“星苏啊,你快开门。你……爸病了,病得很严重啊!你毕竟是他女儿,你不能不管啊。”

他病了?

林星苑眉头皱着,她迟疑了一会儿,“什么病!”

“很严重的病。星苏啊,你快点去医院看看你爸吧,要是去晚了,不然的话,你可是赶不上你爸最后一面啊!”

她的亲生父亲真的病得如此严重?如果他真的生了很严重的病,就算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也去见一见吧,说不定最后真的是永别。

“在哪个医院?”林星苑终还是松口了。

“爱华医院。你快开门啊,快点跟我去医院!”

林星苑并不开门,“你先离开,我随后去医院,看看情况。”

“你别拖延时间啊!快跟我走啊,十万火急。”

林星苑隔着门说道:“我不想和你一起去,不想多看见你的脸。”

梅芳气得快暴跳如雷,但还是强行忍住了,等这个贱人去了医院后,实现了她的目的,她会让这个贱人丫头好看!

“好,那我先走了,你快点来医院啊!”她咬牙切齿道。

十分钟后,林星苑叫了出租车赶往医院。

在医院里,她刚出现就被好几个穿着黑色西装,还有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医生围住了。

梅芳一见到她,就立刻抓住了林星苑的手,“她来了!快点动手术!”

林星苑的眼眸露出警惕和怀疑目光,“什么手术!”

医生说道:“她必须要签手术同意书,我们才能进行手术。”

梅芳的脸上露出焦急神色,对林星苑温柔说道:“星苏啊,你一定要救救你……爸。你爸患有很严重的肾部,需要换肾。你将你的肾给你爸,你爸就能得救了!你快点签字。”

林星苑震惊不已,换肾?

突然的,她得知亲生父亲要换肾,而她在这一分钟就被通知要做换肾手术。

梅芳以为林星苑是不想答应,声音顿时变得尖锐,“你不会不想救你爸吧!那可是你亲爸啊!你要是现在不做手术,那就是让你爸去死啊!那你就是大不孝!是畜生不如!你快点签字,马上做手术。”

林星苑的心有了松动,毕竟是一条人命,就算不是自己亲生父亲,只是陌生人,如果能够救命,她也会犹豫。

等等……

换肾!她不由自主想起了她被人强行关在精神病院里,还差点被人挖肾的事情,她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