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在办公室被经理添我下面 男朋友喜欢让我叫

时间:2022-06-23人气:作者:
林星苑快速冷静下来,质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我的肾可以给我父亲?手术之前应该做一系列检查,等待结果也需要时间。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我的肾是适合的?”

梅芳的眼眸里露出一丝慌乱,“现在是问这个的时候吗?你还不快点签字!有什么事情,等手术做完了再说!你爸可是快要死了啊!”

梅芳的一只手狠狠的抓住她的手,恨不得要代替她去签字。

这时,林星苑的手机响了。

她甩开了梅芳的手,“让我考虑考虑。如果你再闹的话,我就不答应了。放手!”

梅芳只好先松开手,生怕林星苑会不答应。

林星苑接通了电话,来电的是私家侦探。

“小姐,您调查的事情已经有结果了。当初将您送到精神病院的人就是您的继母梅芳和同父异母的妹妹林楚楚。林楚楚患有严重的肾部,而你和她配型成功。她们应该是想要将你送到精神病院里,就去取你的肾。”

林星苑听到这个消息时,如同被雷击劈了,全身发麻。

原来,她一直找到的幕后凶手就是她们!

当初就是她们将她关进精神病院,还想要取她的肾,要关她一辈子!

与此同时,司寒御吃了最后一块梅花糕点,眼眸里露出一丝愉悦目光。

沐雨澈看着司寒御的神色,他很少看见少爷吃食物如此愉悦。

少爷一向是食物极其挑剔和严苛,如果不喜欢,就绝对不会吃第二口,而且还会情绪暴躁。

“调查结果让她知道了?”司寒御面无表情道。

“是,少爷。”

司寒御冷哼,“笨蛋。就看在她便当不错的份上,给她的奖励。”

沐雨澈说道:“是。”

只是沐雨澈却觉得少爷这次出手也许不仅仅是因为一份便当。

少爷可从来都不是好心的人。在商界,谁不知道少爷手段冷酷,杀伐果断。少爷从来都不会去做多此一举事情,不会有所谓的善举。

少爷对于旁人的事情,只会冷眼旁观一切,就当是在看戏。

“这件事不要让她知道,免得她以为她的那些勾引人,他讨好的手段真的有用!以为我能够帮她办成任何事情,想要依赖我。”司寒御高冷道,他才不让那个女人自以为她得逞了,而且还是用一份简单便当。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他本来没有打算帮她,只是冷眼旁观,但是他今天看在这份便当份上再破例一次,最后一次!

……

林星苑挂断了电话,眼眸泛着冰冷盯着梅芳。

梅芳第一次看到林星苑露出如此冷酷的目光。

“你快点签字啊!别耽误时间了!”梅芳还不忘记催促道。“那可是你亲生父亲的!你可不能见死不救。”

林星苑突然笑了出来,“真的是我那亲生父亲需要换肾?而不是你的女儿林楚楚要我的肾!”

梅芳脸色大变,“你……你胡说什么啊!”

“梅芳,我都知道了。原来是你和林楚楚将我强行关到精神病院里梅芳让保镖们将林星苑强行拖走,也抢走了林星苑的手机。

林星苑剧烈挣扎着,“你们放开我,你们这是违法的!”

林海涛带着林楚楚赶到了现场。

林海涛看到混乱场景,疑惑道:“到底怎么回事!”

梅芳噗通一下跪在地上,脸上满是泪水,看上去楚楚可怜,“星苏,我求求你,你可怜可怜你妹妹楚楚吧,她是你亲妹妹!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你妹妹就只是要你一颗肾,她就能够活。你不能因为嫉妒你妹妹,就不给你妹妹肾,狠心看着你妹妹去死吧!”

林星苑看到梅芳变脸如此之快,又在装可怜,冷眼旁观。

林楚楚也说哭就哭,哀怨道:“姐姐,你救救我吧。我妈都跪下来求你了!你就将肾给我吧。”

林海涛顿时就明白了,他拉着梅芳,让梅芳快起来,要知道她肚子里可是还怀着他的儿子呢。

“芳儿,她的肾能够救楚楚?”

“是的,她和楚楚配型成功了,但是她不愿救楚楚,怎么办啊?海涛,你让星苏救救我们的女儿吧!我们的女儿太可怜了!”梅芳扑在林海涛怀里,梨花带泪道。

林海涛听了,立刻就对林星苑说道:“你还在等什么!你还不赶紧做手术,将你的肾捐给你妹妹!楚楚可是你亲妹妹!你妈刚才都向你跪下了。”

林星苑只觉得讽刺,“我为什么要救她?当初是她们母女两人将我强行送到精神病院里,不仅仅要关我一辈子,还要强行取我的肾!她们如此恶毒,有拿我当人看吗?我为何要去救她们?肾是我的!我就是不捐!你们别想用道德绑架我!”

梅芳立刻哭着说道:“我没有!星苏,你真的误会我们了!我们怎么可能将你关到精神病院里去呢?你不能因为不想捐肾给你妹妹,而故意编造如此恶毒的谎言来污蔑我们啊!”

林楚楚也委屈道:“是啊,姐姐!我们没有将你送到精神病院里。你不能好如此狠心看着我去死吧!”

林海涛指着林星苑说道:“你怎么能如此污蔑你妈和你妹妹啊!你快点向她们道歉,然后你就去做手术,将肾捐给你妹妹,我们还是一家人!”

林星苑听到自己的亲生父亲再一次偏袒这对母女两人,宁愿相信她们的谎言,从未为她着想过!好似她捐肾是理所当然一般!她对他彻底死心了!

林星苑果决道:“谁和你们是一家人啊!你之前可是说过了,我不配做你女儿,还要和我断绝关系!怎么?不需要我的时候,就将我和母亲赶出家门,随意辱骂和欺负,需要我的时候,我就得听你们的话,乖乖将我自己的肾给你们?你们怎么想得那么美?我告诉你们,真正需要道歉的人不是我,而是你们!而我是绝对不会将肾给你们的,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好了!”

这些人如此欺她,辱她,将她送到精神病院里,要毁灭她,要她的肾,她又为何要以德报怨去救他们!他们不会感激,只会觉得理所当然!他们不配得到她的肾,

林海涛和梅芳的脸色都变了。林海涛气得咆哮道:“林星苏,你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恶毒!你害死了我的大女儿林星苑,你如今还想要害死我的小女儿楚楚!你今天不捐也得捐!你是我生的,你的身体就是属于我的,没有我,哪里来的你!我要你的肾是天经地义的!”

他主动对保镖们说道:“抓她去手术室!”

林星苑看到林海涛竟和梅芳一样要强行抓她去手术室里做挖肾手术,她愤怒挣扎着。

梅芳的眼眸里露出一丝得色。

林楚楚的嘴角处也勾起开心笑容。

“你们放开我!”

就在这时,十几个人冲了进来,将他们团团包围住,且快速的制服了抓住林星苑的几个保镖们。

林星苑被这些人护在身后。

林海涛和梅芳他们立刻傻眼了。

“你们是谁!”

林星苑冷漠道:“他们当然是我的人!我雇来保护我的!梅芳,你来我家叫我去医院的时候,我就已经打电话去联系了安保公司,雇佣了他们,让他们就守在医院门口,只要我半个小时过后还没有出来,他们无需要任何指令就会冲进来。”

在家里,她不肯和梅芳一起到医院,就是为了准备留后手,以防万一,毕竟她之前可是经历过被人绑架到精神病院里,她必须得小心!

只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梅芳和林楚楚会是当初绑架她到精神病院的幕后凶手,而且他们还要再一次强行挖她的肾,而这一次她的准备竟真的派上了用场。

梅芳气得脸上表情都扭曲了,她也没有想到这个丫头会叫人来帮忙。

林海涛愤怒道:“林星苏,你今天要是不捐肾给你妹妹,我就没有你这个女儿!”

林星苑心里再也没有任何的不舍得和心软,只有冰冷和决绝,“我谢谢你啊!我只当我自己早年丧父,我父亲早死了!”

林海涛气得瞪眼,“你竟然敢诅咒我!你这个不孝女!”

林星苑让保安公司的人将手机拿回来后,转身就要离开。

梅芳突然说道:“等等!林星苏,你要是不将你的肾给楚楚,你就还我们两百万!”

林星苑只觉得可笑,“两百万?我什么时候欠你两百万了!”

梅芳拿出了一张纸条,“这可是你在两年前的借条,你借了两百万!”

林星苑看到了借条下面写着“林星苏”的名字,的确是她双胞胎妹妹星苏的字迹。

梅芳还拿出了录音笔,录音笔传来了林星苏的声音,记录着林星苏主动坦诚借两百万的事情。

“怎么样?你别想要抵赖。”

林星苑的手紧紧握住,星苏怎么会借两百万?

现在她名义上是林星苏,代表着她必须要偿还这比债务。

梅芳的眼眸里透着精光,继续道:“你必须还我两百万,不然的话,你的房子就属于我,你还欠我一百万!不过,我毕竟是你母亲,你只需要将你的房子给我,然后将你的肾捐给你妹妹,这两百万就一笔勾销了。”

林海涛自然没有异议,“你快点同意你妈的提议!她对你已经够好了,你别不识抬举。”

林楚楚也柔弱道:“是啊,姐姐,你只要按照我妈妈的提议去做,一切皆大欢喜,我们就还是一家人。”

林星苑的心里涌出愤怒和倔强,她的房子是外公留给母亲的,她绝对不能将房子给他们。

她更不可能将肾给他们!

,不仅仅想要关我一辈子,还想要挖我的肾,是给林楚楚治病吧!现在你又骗我,说我亲生父亲生病了,要我的肾。想来,上次你们去我妈病房里闹,让我签什么文件,也是在打我的肾的主意吧。”

林星苑一想到当初被人强行关在精神病院里的绝望和痛苦,她就止不住心里的愤怒和恨意。

她当初发过誓,不会放过将她关进精神病院,还要强行挖走她肾的人!

“呵,梅芳,我可以告诉你,我不给!我的肾是我自己的!我就算是给一个陌生人,我也不会给你们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你们不配!”

梅芳见事情被揭穿了,脸上的哀求表情变成了阴狠,“林星苏!就算你知道了又如何?你今天来了就别想走了。你必须把肾给我的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