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h文小说|火车上娇妻被别人玩

时间:2022-12-09人气:作者:

他救惜灵天尊也是心甘情愿的,当时并没有多想,火车上娇妻被别人玩哪怕是现在受伤了,他也不后悔。“这次多谢你。”

惜灵天尊还是说道。除了师父之外,云上道尊是唯一一个可以这般救她的人。师父和她本就是师徒,这般救她自是可以理解,但是云上道尊和她才认识,居然愿意这般救她,云上道尊虽然修为差了一点,但是人应该是极好的。“惜灵天尊真的不必客气,今日不管是谁涉险,我都会出手相救,更何况我现在服用了听月仙尊的极品丹药真的没事儿了。”

两人说话间,君月语这边又是一个【乾坤剑雨】落下。原本就被困在【怒意御符】之中的朱雀城城主,此刻被剑雨又一次的刺成了马蜂窝。剑气未消散,朱雀城城主已经被刺得趴在了地上,本就没有肌肤的身体流淌出更多的鲜血来。不过顷刻间,鲜血流淌了一地,若非亲眼所见,有谁会相信着这是真的血液,一个人的血液怎么可能这么多?血肉模糊的身体还在轻微地抽动,有的伤口鲜血还在狂喷是看着可怕极了。魔气和妖气从伤口快速地流失,朱雀城城主也变得更是虚弱。“你,居然还是阵法师!”

朱雀城城主艰难的抬头,黑眸之中是无尽的恨意。若不是君月语他怎么会失去肉身呢?虽然失去了肉身并不完全是一件坏事,但是到底得吃了苦丢脸连。本来想着这次出关之后定然要杀了这几个人,这次这几人送上门来本来也是好事,他还打算将自己人用来修炼,结果才只是一个简单的开始,就被这个年纪小小的修士给打得个半死。他敢肯定,若不是自己修为高,本事大,只怕是已经被打死了。这个人女娃娃明明骨龄这么小,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本事。怕是比那祭司还要厉害,为何之前从未听说过这号人物。君月语神色淡淡,“我是什么修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次之后,神域将少了一个祸害。”

上一次让他逃了,这一次是绝对不可能的了。朱雀城城主知道君月语的意思,可他不想死啊,谁又真的不想活了呢?像是朱雀城城主这种靠牺牲别人性命增加自己修为的人,真是舍不得死,更是想要获得更多。“你真的要杀我?”

 文学

他的这几句话差点把君月语惹笑了,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是不是要杀他难道他还不明白。“你觉得不是为了杀你而来,还能是什么呢?总不能是没事儿干,专门来找你玩吧?”

惜灵天尊紧盯着朱雀城城主,生怕他又要搞什么诡计。“听月仙尊,一定不能放过他,不然不知道还有多少修士会被他所害。”

“窝囊废,你住口,你自己失去了触手可得的圣女之位,也不想别人过得好,像是你这种心思不纯的人,活该失去圣女之位。”

朱雀城城主对惜灵天尊大吼道,转而又用温柔讨好的口吻对君月语说:“道友,我们都是修士,修炼之路不容易,你看我的都这把岁数了,如今连身体都没有了,我能不想点办法吗?我知道我这么做是不对的,请你看在我们同是修士的份上,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保证再也不敢了,我会慢慢的修炼出身体来,再也不去祸害其他的了,我保证……”他装得可怜巴巴的,不断地求着君月语饶了他,说他会改邪归正做个好人。从来都不是好人的人,又怎么做得了好人呢?他这般穷追不舍地求着,不但显得虚伪还将君月语想得很愚蠢。君月语年轻不假,可从来不是一个这么无脑的傻子。君月语一直看着他表演,在他实在是编不下去之后,这才开口,“保证?”

“对对对,我保证,保证再也不做坏事了,我一定洗心革面做个好人。”

朱雀城城主以为君月语真的相信了他的鬼话,心里兴奋得不得了。还想着自己若是逮到机会,一定要吸收君月语的修为,不不不,他应该占据君月语的身体,毕竟这天赋实在是罕见。虽然不想做个女人,但是能拥有这样天赋灵根的身体倒是也没有什么不好。惜灵天尊生怕君月语真的会答应放了朱雀城城主,她眉头紧锁的就要上前阻拦的时候,云上道尊突然隔着袖子抓住了她的手腕。她身体微微一颤,还没有谁这般抓过她的手腕。随着云上道尊的靠近,她又闻到了那一股清冷的气息。“你……为什么阻止我?难道真的让朱雀城城主再次逃走吗?”

惜灵天尊紧张得不得了,好不容易找到朱雀城城主,朱雀城城主害死了那么多的人。在九死一生之后不但没有改邪归正,反而变本加厉地做坏事。这样的人怎么可以相信啊,听月仙尊果然还是太年轻了,太容易相信人了。云上道尊朝着她轻摇头,“听月仙尊办事,惜灵天尊放心即可。”

放心?听月仙尊都在考虑要饶了朱雀城城主了,她怎么可能放心得下啊?云上道尊轻声说:“惜灵天尊继续看就知道了。”

虽然云上道尊和君月语接触是时间也不多,但是君月语办事从来就没有让人失望过。更可知朱雀城城主作恶多端,早就该死了。那边,君月语已经再次开口了,她略显为难地说:“我怎么半点诚意都没有看到呢?”

朱雀城城主一听有戏啊,他强压着内心的激动,心里暗骂君月语蠢蛋,语气却依然客气有讨好。“诚意?”

朱雀城城主开始思考,的确是要给君月语看点东西才有诚意。他有些肉疼的眨了眨眼,“道友年纪轻轻却如此的小心翼翼,真的是后生可畏啊。”

“诚意我当然是有啊,只是刚才忘记说了,只要道友答应饶了我,我愿意将毕生所得的宝贝全都献给道友。”

朱雀城城主趴在地上,身上的泥土都被学院而给染红了。他的样子狼狈又无助,眼底是不甘心。“宝贝?”

君月语也开始犯难起来,“哎,我这个人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我师父多,朋友也多,他们时常都会送我一些宝贝,所以宝贝什么的我根本就不缺。”

朱雀城城主咬了咬牙,他本来就舍不得那些宝贝,现在君月语居然还不想要。他又在心里骂君月语是蠢货,嘴上却说:“我的宝贝都是至宝,若非我瞧着道友人不错,又是个天才,还真的舍不得拿出来。”

嘴上这么说,他之所以愿意将那些东西交给君月语,不过就是放长线钓大鱼罢了。等到他想办法占据君月语的身体之后,那些东西还不是又回到了他的手上。这时候委屈一点,不过就是为了将来的美好。以他的智慧,配上君月语的天赋灵根,相信不久的将来必定会成为神域的第一修士,更有可能是渡劫飞升第一人。他心里这么想着,越想就觉得自己的未来越是美好。“道友,你我相见恨晚,是你指引我迷途知返,不说别的,就单说道友的牵引之恩我都当涌泉相报啊。”

“那些身外之位或许道友是瞧不上的,但是道友可以先收着啊,若是,我是说若是我将来有需要,也可以找道友要个一两样来用。”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