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隐婚后老公黑化了|尿急没掏出来就尿了

时间:2022-12-09人气:作者:

滕王和武敏之同乘一辆马车,车内微微晃悠,两人相谈甚欢。

在今日之前,滕王和武敏之其实并不太熟。

两人在各种场合见过面,当然,见面时也情深义重地引彼此为今生的至交好友。

可是两人都清楚,酒桌上说的话,含金量比放的屁还低。

严格说来,二人其实连酒肉朋友都算不上,因为在一起喝酒和吃肉的次数都不多。

不过武敏之今日提起斗鸡耍钱,不得不说,恰好挠中了滕王的痒处。

滕王殿下就好这一口儿。

于是滕王立马屁颠颠地跑了出来。

马车驶出城外一个时辰了,滕王此刻仍然毫无怀疑,反而兴致勃勃地盘算今日如何相中一只百战百胜的斗鸡,多赢些钱。

直到一个时辰后,滕王有些不耐烦了。

 文学

「敏之啊,那处斗鸡之所离长安城如此远吗?」滕王掀开车帘朝外面看了一眼。

武敏之也朝车外看了一眼,皱眉道:「按理说早该到了,这车夫太慢了,磨磨蹭蹭的,好不晓事!」

说着武敏之掀开车帘,拍了拍车夫的肩膀,道:「停下,滚下去,我亲自驾车!」

车夫不敢多说什么,停下马车后灰溜溜地滚了下去。

滕王有些惊讶,权贵子弟亲自驾马车很少见,这位武家的子弟似乎非同一般。

马车上只剩了滕王和武敏之两人,武敏之盘腿坐在车辕上,双手拉着缰绳,滕王也不好意思真让人家当车夫,于是也出了马车,与武敏之并肩坐在车辕上。

「敏之真是……呵呵,与众不同啊。」滕王开始没话找话尬聊。

缰绳操控在武敏之手中后,他的表情却变了,变得沉默且麻木,唯有眼神里不时闪过兴奋又疯狂的光芒,然而坐在身旁的滕王并未注意到。

相比滕王的尬聊,武敏之的话题明显正常多了。

「听说殿下的闺女金乡县主,最近要出嫁了?」武敏之突然问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