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子宫放东西肉文|浓稠的白灼花口

时间:2022-12-09人气:作者:

猛地落入坚实有力的怀抱,脸颊都贴在了傅行舟的胸口处,连他强劲的心跳,都能“砰砰砰”地听得一清二楚,耳边还是他急切的关心,言祯心头也猛地颤了下。她懵懵地抬起头,对上男人深邃又灼热的视线,不禁问道:“我没事啊!你……你吓我一跳。”

言祯只当心头那股猛然出现的心悸,是被傅行舟“突袭”的关系。她推了推他的胸口,发现推不动,不得不把脑袋从他怀里离开几分,扭头看向已经从蹲姿,变成跪姿的戏精鬼,“我在向他打听关于结界出现裂痕的事。”

傅行舟心口发慌,那股被言祯出事带来的恐慌,还将他的心压着,有些喘不过气,恨不得将她狠狠禁锢在怀里。不过,言祯的话,也让傅行舟冷静了几分。“问话?”

他顺着视线看向地上跪趴的小鬼,“你不是被众鬼围攻了?”

“不是啊!”

傅行舟蹙眉,扭头看向身旁那只嘴角上翘,浑身散发着漫不经心的六尾狐狸。他瞬间明白,他是被扈俢给诓了。傅行舟后牙槽紧绷了下,这才顺着言祯挣脱他怀抱的力道,将人松开。压下心头那股因她离开怀抱的失落,傅行舟转过身,看向扈俢,“很好玩儿?”

 文学

“我没玩啊,我感应到结界开裂,小九的气息在众鬼中间,酆都大门外鬼气凌乱,这分析下来的结果就是如此。”

扈俢耸耸肩,一副“跟我没关系”的表情,还继续说道:“我只说出事了,又没说小九受伤或者斗不过,都不知道你在紧张什么。”

傅行舟:“???”

你这闷骚狐狸,你故意玩儿文字游戏你还有理了?傅行舟无语,心口涌起无名火,下一秒就听到扈俢又说,“你刚刚还跟我说你和我家小九是假夫妻,你没追她对她也没好感呢?怎么听到她有事,吓得魂都差点没了?”

“……”这话,跟直接把傅行舟钉在耻辱钉上没什么区别。他心头顿时犹如大鼓在敲击,重重地砸在心上,下意识就看向言祯……言祯反倒是有些意外,她一本正经地点头,“对啊!傅行舟说得没错啊!我跟他就是假结婚,真领证的合作关系嘛,他对我有没有好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彼此愿意当对方的工具人就好喽!”

说罢,她还笑呵呵地拍了拍傅行舟的胸口,“你担心我有事,肯定也是怕没我你的死煞没人能替你破除对吧?不过你放心,就算我有什么意外发生,我也会安排好后事的!”

傅行舟:“……”你这把话都给我圆好了,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的贴心?还有,什么叫发生意外安排后事?能不能想点好的!一时间,傅行舟的心绪很复杂。他早就明白言祯对感情,更确切地说,她是缺少爱情这根弦的。否则,也不会下来渡劫。她虽然没有明着说她是来渡情劫的,但他又不傻,她都说她渡劫是来摘她的桃花,还期盼未来遇到他的真命天子后跟自己离婚,他还能猜不出?没爱情这根弦,加上渡劫,这都猜不到她是来历情劫,那是得有多蠢?这么蠢,他还活什么活,干脆别挣扎了!他那死煞也别破了,酆都就在这儿,他直接回炉重造投胎吧!傅行舟心里百转千回,言祯却已经走到扈俢跟前,安排后事了……“阿修哥哥,我要是真渡劫失败,被召回天庭,你可得替我帮帮傅行舟呀!他可是万年难遇的超级大功德体,浑身都冒金光呢!你帮了他,你也有功德呀,你当初不愿意度雷劫,导致没晋升上去,但咱们晋升又不只是渡劫一个法子,雷公电母太不仅人情,那功德却是造不了假的嘛!”

她说到这里,看向傅行舟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什么香饽饽,“他这种功德体,简直就是送上门的工具人,我不能独享,嘿嘿嘿!阿修哥哥你多帮帮他,你会得到福报的!”

傅行舟:“???”

所以,他从她的专属工具人,变成了公共工具人?我谢谢你啊言祯!喜欢上你真的是我的福气!我真的服气了!扈俢嘴角抽了好几次,最终还是没忍住,“噗哧”笑了出来。他看向脸色已经绷不住,沉了又沉的傅行舟,“我倒是想,但人家大功德金身未必肯让我蹭功德,对不对啊傅总。”

傅行舟:“……”你看好戏的嘴脸,还能更嚣张一些吗?傅行舟拒绝的话到嘴边,就被言祯瞪了回去。他鼓动了下腮帮,看向言祯,道:“跟我达成合作协议的是你,你随随便便就把我送出去给人当工具人,祯祯,这不礼貌吧?”

“哎呀!我这是说万一,万一嘛!”

她转过头,使劲朝傅行舟眨眼,“我肯定不会轻易就让自己出事啊!我答应了你要护你,肯定就要护到底,阿修哥哥不随便出手帮人的……”你个榆木脑袋!你赶紧说几句好听的,抱阿修哥哥的大腿啊!他可是酆都判官!有机会在他这里做个记录,你也可以多免去几次“意外横死”啊!傅行舟跟没接收到讯号似的,道:“既然如此,就更不该劳烦判官大人,我还是努力靠自己活吧!”

言祯:“……”啊啊啊啊啊啊啊!气死我了!傅行舟,你是根木头吗?这么好的机会你都放他溜走了!心口疼……被这短命老公给气的!扈俢自然明白,傅行舟为何会拒绝这么好的大饼。不过是想跟小九单独绑定而已。他笑而不语,摸了摸下巴,腹黑地说道:“小九,不是哥哥不帮你啊!是人傅总看不起。”

“没有没有,他不是看不起,他是……”“祯祯。”

言祯回头,瞪着他的眼睛犹如铜铃。他指了指地上已经吃瓜吃得津津有味,都忘记维持跪趴姿势的戏精鬼,问道:“你不是在刺探情况吗?问完了?”

戏精鬼:“???”

你不要把话题引到我身上啊!不远处那些之前围在一起八卦议论的鬼鬼们,自然是继续跪趴在地上,都在瑟瑟发抖。判官大人带来的威压,那可不是一般的。它们就算想八卦,想看,也不敢抬头。最关键的是,他们被扈俢制造的结界给隔开,只能感受到来自绝对的压力,却看不见听不见任何。一个个的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能跪在地上,听候发落。至于戏精鬼,自然是因为言祯在审它,而且跟言祯他们待得很近,这才被扈俢放在了结界内。吃瓜群众又不止是戏精鬼一只,还有旁边沉默不语的姜妗。她那淡然的气质,将她心头的震撼掩盖了很多。原来……言祯和傅总是假结婚啊!傅总有死煞,他还短命……好家伙,她都听到了什么致命的八卦!戏精鬼被傅行舟点名,还感受到了判官大人看过来的视线,他瞬间头皮发麻,连忙重新趴下去,瑟瑟发抖地说道:“小人、哦不,小鬼拜见判官大人。”

扈俢知道傅行舟是故意岔开话题,倒也点到为止,不再折腾他这未来的妹夫。毕竟,来日方长嘛!后面有的是机会,现在正事为主。他抬手轻轻点了点,那只小鬼便起了身。小鬼立刻作揖,“谢大人恩典!”

这鬼说话怎么文绉绉的,难道是只古代鬼?但古代鬼不可能现在才来排队。扈俢用灵识扫了他一下,发现他就是只现代鬼,才死半个月。他蹙眉问道,“你说话怎么古腔古调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