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漫台词

我被室友们强了h

时间:2022-06-16人气:作者:
这个圈子真是太小了,黎言心里翻了翻白眼。

黎言认识周晚停不奇怪,奇怪的是许星居然也跟她认识。

“你不是……小叔叔的助理?”周晚停微微有些诧异。

许星心里暗道这也太巧了不是,他唯有起身,冲对方笑得客气:“周小姐。”

黎言心里一忖,对啊,柏占渊也是她的叔叔啊!

这么一想,黎言心理上也把她当成个小辈对待。

周晚停上前来,疑惑地看着两人,“你们这是……在逛街?”

许星还没来得及回答,黎言就挑眉道:“管这么宽做什么,你喜欢他啊?”

许星又开始犯头疼。

周晚停被黎言呛了一下,果然露出嫌恶的神色:“黎家教女儿的本事还真是独一份儿,一个卖弄风情,一个不懂教养,不是亲姐妹更胜似亲姐妹!”

黎言嚷起来:“说什么呢你周晚停!嘴巴给我放干净点,骂黎镜可以,骂我不行!”

眼看事态变得严重,许星赶紧拉住黎言,好声好气给周晚停道歉。

黎言气道:“你干什么给她道歉!平时骂我这么狠,在外面却这么容易服软,柏占渊就是这么教你的?”

听到黎言这么直呼柏占渊的名字,周晚停果然露出奇怪的神色。

许星瞪了黎言一眼,板起脸训她:“家丑不可外扬,你在外面留我点面子,少说两句行不行?”

“你们俩到底什么关系?黎言,你可是要嫁入我们家的,我劝你最好在外面收敛点,少给黎家丢人连累我们周家名声!”

黎言本就对周乘风积累了一肚子气,没想到周晚停说话比周乘风还要恶毒难听,许星要是不拦着点,她很可能要冲上去跟周晚停打一架。

“早晚当你小婶婶!”看着周晚停离去的背影,黎言气呼呼地放狠话。

许星把她买的东西提上,“好了好了黎大小姐,再不快点逛天都黑了。”

经过周晚停这个插曲,黎言也没什么心思再逛了,越逛越觉得自己有选择困难症。

最后选定了一套西服,款式比柏占渊的一贯风格稍显休闲一些。

选了个精美的礼盒包装,黎言抱着盒子笑得开心。

许星跟在身后哭笑不得直摇头,真是个傻孩子。

柏占渊对发生的一切无知无觉,看着刚出炉的上季度财报,脸色缓和了不少。

许星推门进来,又送来许多材料。

柏占渊合上电脑,喝了一口咖啡,手机却响起来,屏幕上跳跃的是他大哥的名字。

周家现在的家主,长延集团董事会主席周鸣声。

柏占渊眸光淡漠地看着手机屏幕,过了许久才接通。

“占渊。”周鸣声年长柏占渊二十岁,尽管他向来以大哥的身份对柏占渊加以关心和管教,但柏占渊似乎从未领过他的情。

“有何贵干?”柏占渊开口是公事公办的客套语气。

周鸣声没有计较他冷硬的语气,自如地同他寒暄。

但不管他是热络的关心还是心寒地指责,柏占渊的情绪从未被他挑起过一丝波动。

久而久之,周家人都知道了,柏占渊油盐不进,软硬不吃,虽然骨子里也流着周家的血,但他心里早就跟周家人划清了界限。

话过三巡,柏占渊忽然从他嘴里听到了黎言的名字,不由得眸光一振。

“前段时间,我们跟黎家谈了桩生意,正巧黎家小丫头跟乘风年纪相仿,还在一个学校,就想着结个亲事。昨晚我听晚停回来说,碰到黎家那小丫头跟你的助理在外面拉拉扯扯,像是在逛街买东西。”

说到这儿,柏占渊不由得抬眸看了许星一眼,薄唇抿着,瞧不出喜怒。

周鸣声继续说道:“你那个助理是什么背景底细你摸清楚没有?胆敢做出这种事,趁周家还没宣布跟黎家的婚事之前把他处理了吧。”许星还不知道自己差点被处理了,又推门进来送了一堆材料,向柏占渊做了个OK的手势。

柏占渊听完周鸣声的诉求,扯着嘴角笑了一声,他放松身体靠在椅背上,冷冷道:“周家未来儿媳妇还没过门就要累及周家的名声,你不处理她却要来处理我的助理,你不觉得你周家的手伸得未免也太远了些么。”

许星眼皮猛地一跳,这叫什么事!

周鸣声沉寂了一瞬,无奈道:“占渊,不管你如何不承认,你骨子里始终流的是周家的血,怎么说你都是周家的子孙。”

“这些话早在我和母亲还在周家时你们怎么不说?时过境迁啊,我们之间早就没有打亲情牌的必要了。”柏占渊起身看了看窗外繁华。

时过境迁,当年他和母亲无力报复,现在他却不屑报复了。

“另外,我助理想跟谁家儿媳妇逛街是他的自由,我不会管,也没道理管。你有本事处理他,我也乐得给大家都找点事情做,就当提前为黎家和周家联姻热热场。”柏占渊说完,挂断电话。

许星叹了口气,无奈地想开口解释,柏占渊却打开他刚才拿进来的资料,出声制止他,“你不用解释,有这闲工夫不如多替我卖点命。”

还好还好,英明的柏总自然把这些事拎得清楚。

再说他和黎言能有什么关系,非要说就是保姆和小姐,妈妈和女儿之类的吧,毕竟黎言老说他是老妈子。

下次可得注意着点,黎言再浑也是背靠着黎家好乘凉,再不济也还有柏总护着,他可确确实实只是个没什么出身和背景的打工仔罢了。

柏占渊心里到底是对今天这出有所不满的。不是针对许星和黎言逛街这事,而是为着黎言的身份和她带来的麻烦。

许星今天要是跟别家儿媳妇逛街,事也不会由周鸣声亲自把电话打来,那他更不会管。

可偏偏是黎言,偏偏是周家。

之后,柏占渊去外地出差了三天,这倒方便了黎言在家里精心布置和准备给他的惊喜。

柏叔叔到时会是什么表情呢?

吓一跳?他好像不会对任何事情感到惊吓。

惊喜?他好像也很少把喜怒哀乐外放出来,喜也不会表现得那么的喜。

啧,真是个难以捉摸的男人。

柏占渊出差回来后没有马上回去休息,而是又马不停蹄到公司开了个会,处理这三天堆积的文件。

许星是知道今天黎言在家给他准备了惊喜的,还没下班的时候就发微信来问了他好几遍柏占渊什么时候下班了。

眼看下班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柏占渊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许星打算趁着送最后一份文件的机会敲门进去,旁敲侧击提醒一下柏总,不要让家里年轻的小伴侣等得太久。

“进。”

许星敲了门,听到柏占渊言简意赅的一个字。

他推门进去,柏占渊果然不出他所料,埋首一堆文件里,室内空调温度低得他不禁打了个冷战。

柏占渊听他进来连头也没抬一下,许星把文件送上前,“柏总,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嗯。”柏占渊往后一靠,伸手揉了揉眉心。

“您这几天来来回回连轴转,也没休息个什么,为了公司您还是得保重身体啊。”许星觉得自己说的这番话很有帝王心腹的感觉,成熟、稳重,考虑又周到。

柏占渊闻言,点了支烟深吸一口,恣意吐出烟雾,抬眸看望他:“说人话。”

许星苦笑,“祝您生日快乐。”

柏占渊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才嗤笑一声:“你什么时候学会了溜须拍马献殷勤这套?”

“这……大概是跟黎言一块待久了,被她传染的。”许星悻悻地解释,却仍然没忘记不着痕迹地提上黎言一嘴。

听到这个解释,柏占渊未置可否,眼中意味不明。

前两天周鸣声的电话还压在他心头,时至今天心里仍有些不快,甚至于说是烦躁。

等空了,他得好好理一理和黎言的事。许星这么一说,柏占渊倒真觉得累得不行。

手机上积累了一天的短信没看,周家人的,柏家人的,还有一些来往的朋友和生意伙伴。

要说他过个生日,旁的人倒比他本人还上心。

黎言安安静静,这三天没有发过一点消息来“打扰”他。

倒在朋友圈里发了张图片,看样子又是跟朋友出去玩了一趟。

柏占渊眸光淡漠地盯着她发的照片看了一会儿,接连抽完两支烟后把手机倒扣着扔在一边,继续看手边的文件。

黎言在家左等右等,就差亲自打电话去查柏占渊的岗了。

许星回她:“工作堆了三天,事挺多的,要不你再等等?”

“算了,就指望不上你,没用的星星。”黎言郁闷地趴在沙发上。

难得她精心准备了这么多惊喜,人却呆在公司不回来,这算什么事。

晚上十点,黎言听到车库的动静,柏占渊回来了。

打开门,望着里面一片漆黑,柏占渊在门口立了一会儿。

黎言还没有回来,这么晚了居然还在外面跟那些狐朋狗友混在一起。

他按着隐隐作痛的眉心,这就是找个比他小十岁情人的坏处,活泼,充满朝气,但就是难以控制。

也不指望她像别家小情儿那样做一朵知冷知热,知情识趣的解语花,但至少得乖巧听话。

啪一声,他打开客厅的灯,随之而来的是一连串啪啪啪的声响,彩带条像漫天飞舞的雪花一样飘洒,落在地上花花绿绿,满地狼藉。

“柏叔叔,生日快乐!”黎言眉开眼笑地站在一旁,手里举着花里胡哨的彩带筒。

她今天穿了一身比较淑女的小礼服,暗自猜测是柏占渊喜欢的那一款。为了给柏占渊一个仪式感,她还精心打扮了一番,打算跟他吹完蜡烛后吃个烛光晚餐。

他这种人肯定吃这套。

意外的是,柏占渊没有露出任何欣喜的神色,只是面无表情地望着她。

“怎么了?被我吓傻了?”她笑着凑过来挽他的手臂,“你快来看看,为了你的生日我准备了好多礼物!还拉着许星陪我跑了好几个商场才定了下来。”

“黎言,我不喜欢计划外的事。”柏占渊挣开她的手,松了松领带,抬步走开。

他不知道自己所说的计划外是指周鸣声的那个电话还是指今天这个所谓的惊喜。

黎言脸上的笑容凝固住,“什么嘛,你不喜欢这样的惊喜吗?惊喜对本人来说不都是意外的吗?”

黎言觉得自己真是小瞧了他的控制欲,这场精心策划的生日惊喜里恐怕只有她一个人在傻乎乎的期待着。

望着柏占渊头也没回上楼的背影,她拧了拧眉头。

他看起来似乎很疲倦,嗓子也有些轻微的沙哑,许星说他这三天堆了很多工作没处理,加上才出完差回来,一口气没歇就又投入工作。

难道是太累了,所以才对惊喜提不起兴致?

想到这儿,黎言不禁又开始同情起他来。

他们这类所谓的聪明人虽然事业有成,张口闭口谈的都是几个亿几十亿的生意,但这整天早出晚归的,连过个生日都没得一口气喘,这就是大家认同的成功?

比起来,还是她来得轻松自在,脑子笨点就笨点。

柏占渊躺在浴缸里,那双洞穿一切的双眼因疲惫而合着。

浴室门轻响,柏占渊睁开眼,黎言进来了。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