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漫台词

黑人肉大捧进出全过程动态 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

时间:2022-06-16人气:作者:
长发随意挽在脑后,她小心翼翼却又十分大胆的进到浴缸里坐下来,因着这番大胆的行为,她的脸蛋红扑扑,带着些羞怯,隔着一点水雾,显得愈发动人。

柏占渊面无表情地望着眼前这具年轻而富有吸引力的身体,看着她大着胆子朝自己靠近。

柏占渊伸出手掐住她的下颌,黎言发出了小猫似的叫声。

“我看你太累了……”

柏占渊感受着黎言抱住他手臂的那双柔软的手,像根藤蔓似的,稍不注意就要缠进人心里,缠得人丧命。

“我为你准备那些惊喜,是为了让你开心嘛,谁知道世界上还有人不喜欢惊喜的……你不喜欢,那下次我不弄了,或者提前告诉你我要给你准备生日惊喜?”

黎言试探着他的反应,但等了许久,柏占渊似乎没什么反应。

她摸了摸他的手臂,疑惑道:“你的手怎么这么凉。”男人手上的温度向来炽热。

柏占渊松开她的下颌,算是默许了她的行为。

黎言抱住他的身体,脸在他胸口蹭了蹭,疑惑道:“你的身体有些发烫,是发烧了吗?”

她伸手摸了摸他的脸,继而又摸摸他的额头,柏占渊就那样望着她。

黎言丝毫没有注意到她无意识的动作,看在他眼里是怎样骀荡摇曳的极致美景。

丢盔弃甲的远不止她一个。

“别……你发烧了……”

“你的身体——”

一开始,黎言的理智和担忧尚存,但三巡过后,更不知今夕何夕。

这趟生日惊喜发展到后面,也说不上谁伺候了谁,双双都不计后果,誓要拉着彼此共沉沦。

第二天一早,黎言难得强忍不适爬起来,身边还有个烫得不行的柏占渊,她出去买了药,又熬了粥来喂他。

柏占渊靠在床头,看着她笨拙地忙前忙后,心里的不快被冲散。

喂水喂药喂粥,尽管粗糙,但也在尽量粗中有细。

“你……看什么?”黎言发现柏占渊这么望着自己的时候,透着点病娇疯批美人的邪性。

她果然好吃他的颜,这副完美的皮囊不论什么时候,从什么角度看来都完美无瑕。用时髦的话来说,就是一张“建模脸”,每一寸肌肤,每一处细节都按照黄金比例来进行过调试和雕琢。

“你长得可真好看啊柏叔叔,连生病了也这么好看,我都没有见过你有不好看的时候。”黎言向来不介意当面对他发花痴,或许这是她与生俱来的调情天分。

柏占渊盯着她颈肩露出的一连串“红梅”,抿着唇笑得戏谑:“是吗,那你觉得什么时候最好看?”

黎言想了想,“你笑着摸我头的时候最好看。”

“哦?我倒不这么认为。”他眼神微眯,意有所指。

黎言好奇道,“那你说是什么时候?”

柏占渊眼神示意她过来,黎言懵懂单纯地照做。

只听他薄唇开合,嗓音带着发烧的嘶哑,在她耳边吐出几个字来。

“哎呀!”黎言猛地弹开来,面红耳赤,粥都洒了一身,“柏占渊,你能不能正经一点,还生着病呢!我不敢再靠近你了,为了你好!”

想着昨晚胡来的一宿,黎言觉得自己耳朵烫得厉害。

出房间时转身看了他一眼,始作俑者脸上还带着坦然自如的微笑,一点也没有觉得羞耻。

过分!黎言收拾着换了身衣服。

柏占渊生病了,倒是如许星的愿,请了两天假好好休息。

看着公司一把手也这么兢兢业业,认真履行请假手续,许星忍不住摇头,这怎么得了。

转念一想,柏总身体素质一向很好,稍有个头疼脑热轻易不会被打倒,这都到了请假休息的地步了,是不是挺严重?

身为柏总的头号心腹,是不是得买点鲜花水果前去探望?

许星给黎言打来电话问情况时,柏占渊正穿着家居服坐在沙发上,目光灼灼,十分享受地看着黎言为他鞍前马后的服务。

惬意间,他想起上次黎言那个为他一辈子做饭洗碗的提议,真要像现在这样倒也还不赖。

柏占渊坐在沙发上看电脑,黎言乖乖坐在他手边,像只黏人的小狗,只要柏占渊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她马上上前端茶递水。

许星电话进来,黎言痴汉般的眼神才从柏占渊V领下的胸膛上移开,起身的时候顺便替他扯了扯衣领,不可以这么不守男德。

“许星打电话找我什么事?”她望着柏占渊奇怪的问,他老板可是沙发上坐着这位。

柏占渊回道:“总不会是工作的事。”

黎言疑惑地接通,“喂?”说着,转头看见刚刚才拉上的柏占渊的胸膛又露了出来,她又尽职尽责的伸手替他拽了一下领口,柏叔叔的胸口由她来守护。

柏占渊见她老跟自己胸口过不去,就着她伸过来的手把人拽到她腿上。

“哦,我就是想问问柏总……”许星话还没说完,就听电话那头黎言哼了一声,紧接着就传出黎言的声音:“你身体还没好呢,我不坐。”黎言知道柏占渊哪怕是生病也很轻易就被她点着。

许星感觉脑壳嗡了一声,不做?

柏占渊回:“我好没好,刚才你不是试过?”柏占渊指的是刚刚她才用温度计给他量过体温,基本退烧了。

许星紧接着又受了一闷拳,刚刚才试过?

柏总啊,让你在家休息你就这么个休息法?工作拼命就算了,怎么连那方面都这么要强呢?这大白天的,旁若无人的白日宣淫啊?

黎言和柏占渊你来我往说了几句,这才空下来问许星:“你刚才说什么?”

许星想,他已经没必要再问了,柏总的身体很好,也不需要他这个心腹来探望了。

“没事,我就是想提醒提醒柏总,注意身体啊。”许星说得意味深长。

黎言表情懵逼,如实对柏占渊转达:“他说让你注意身体。”

柏占渊眼睛一下就眯起来,把手机接了过去,开口带着十分危险的气息:“许星啊,你是不是太闲了。”

那口气仿佛在说,许星啊你是不是在玩火。

许星摸着鼻子苦笑:“柏总开玩笑呢吧,我要是勤快着点,文件就得送您家里来了,这不太好嘛。”打扰您二位了不是。

柏占渊冷哼了一声,“电子件发我。”

挂了电话,黎言倒没真的像她自己说的那样,从他身上起来。

柏占渊捏了捏她,黎言痒得胡乱蹭了一下,对他升腾的异样毫无察觉。

她专心对抗他这件动辄就袒胸露那啥的V领家居服。

柏占渊抓住她胡乱抓的手,两人不小心十指相扣。

黎言愣了一下,她和柏占渊的肢体接触向来都是直奔主题,从来没有小清新的牵过手。

比起床上那些亲密无间的厮缠,黎言却觉得这个偶然的牵手更让她心跳加速。

柏占渊任她牵着,静默享受片刻的温情。他的手掌干燥温暖,包裹着她柔嫩的小手。

黎言认真观察起他的手来,指节修长富有骨感,怎么看都是一双完美的手。

这双手不管是用来摸她的头,捏她的脸,还是扯着他的领带在商场中搅弄风云,是只消看一遍就让人欲罢不能的存在。

当然,用在解她的扣子和作弄她的时候除外。

柏占渊打算把手抽出来,好对她干点别的什么事。

但黎言却握住说:“别动。”接着就探身拿过手机,把两人交握的手变化着各种角度照了下来。

柏占渊耐着性子由她,盘算着等她照完后怎么收点利息。

但黎言在对付他这方面的事有着丰富的经验,灵巧地挣脱他的桎梏起身走开了。

黎言捧着手机对他笑,眉眼中都是狡黠:“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啊,好好养病吧!年纪也不小了,纵欲过度会虚的。”

“你是担心我还是担心你自己?”柏占渊笑起来,大大方方没有一丝猥琐。

黎言强忍住脸红大肆吹嘘:“你虚不虚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是你什么人啊,怎么可能一辈子守着你,又不是不能换个年轻力壮的男人!哼,才不会一辈子吊你这颗老树上。”

柏占渊望着走远的身影,不由地想在某些方面她倒是出人意料的清醒。

休息了两天,柏占渊回到公司,黎言也回学校上课。

黎言一整天都心不在焉,老在想和柏占渊的那个牵手,他当时那个表情也显然是有些诧异的。

说不定柏叔叔长这么大,从来都没牵过女孩子的手也说不定。

想了半天,黎言把那张两人食指相扣的照片处理了一下,晒到了朋友圈里,分组只有几个贴心好友可见。

许星看到她这条秀恩爱的朋友圈时已经快到午休时间了,心里暗暗吃惊,给她发了条微信。

“老板竟然会陪你拍这种照片!”这种非主流的角度,这种矫情的小女孩作态,许星真的很难想象柏占渊当时的想法。

怕是被黎言下了迷魂药吧。

“怎么,你嫉妒啊!”黎言明白许星话里的震惊和不可思议,同时也对柏占渊这种纵容的态度感到心情大好。

许星嗤道:“你就当我嫉妒吧。”

黎言眉开眼笑道:“我知道你的意思,虽然我不知道柏占渊长这么大谈过几次恋爱,但他肯定没有像对我一样对谁好过吧。”

许星很难给以肯定的回答,柏占渊的情史他不太清楚,不过至少在他进公司跟在柏占渊身边之后他是没发现柏占渊身边有过什么人的。

觊觎他的人很多,但他很难瞧上谁,从这个层面来说,黎言的话的确也有几分道理。

“嘻嘻,老柏心里肯定爱惨了我,他只是不在嘴上提这些情情爱爱的事。”黎言话里有些得意。

情情爱爱?

许星暗自咂摸了一下嘴,最近黎言对柏总的态度很是热络。

但他非常清楚,柏总心里恐怕还没到动情动爱的地步。

他顿了顿说道:“瞧你那点出息,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的黎家三小姐吗!”人家给颗枣她就眼巴巴地跟着追出二里地。

黎言哼道:“我当然是我,你想,连柏占渊这样的男人都为我折腰了,这都还不算我出息?我看以后谁还敢说我没用。”

许星是没想到她完全另辟蹊径,换了个方式答题。

这样的话,看来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想想,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他有什么立场去管,人家自己开心就好。

他一个单身狗,什么都不懂。

元羽很快给她私发消息:“可以啊老黎,前段时间我就说你是不是谈恋爱了,你还瞒我,对方是哪家的啊这么不长眼?”

黎言回:“网上扒的图,专门发来气周乘风的。”

“卧槽,还是你牛笔!你每发一张这种照片周乘风的头上就多绿一点,加把劲气死他,但记得发的时候仅对他可见,我不想被辣眼睛。”

“谁要你看啦。”黎言发了个翻白眼的表情。

黎言的这份心情持续到了午后,也终结在了午后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