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漫台词

情欲戏第一场滑进去h_在没人的教学楼走廊里做

时间:2022-06-16人气:作者:
柏占渊接到母亲柏宁打来的电话,口气神秘,说要介绍一位美丽的小姐给他认识。

尽管他对美丽的小姐没有丝毫兴趣,但还是对母亲的行为感到些无奈。

“亚伯拉罕最近没在身边陪着您?”柏占渊不接母亲的话,而是问了个毫不相干的问题。

柏宁笑道:“是啊,他最近回德忙他的生意去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柏占渊笑了笑,果然,否则她怎么会有心思来管他这事。

“您不跟着他回去一趟?男人说忙的时候并不一定是真的在忙。”他的话耐人寻味,十分亲切地向母亲透露了男人之间一些心照不宣的秘密。

尽管亚伯拉罕是无辜的,但不替母亲找点事情供她琢磨,那她就会一直关注着自己。

果然,柏宁疑惑道:“你是说……”

柏占渊摊手,笑得大方:“我什么都没说。”

柏宁狐疑地轻声嘀咕几句,在柏占渊挂断电话之前,她还是没忘初心:“可是那位小姐真的很不错,占渊,你确定不……”

“先忙了,空了回给您。”柏占渊挂断电话,静默了一瞬,没来由的突然想看看黎言在做什么。

点开她的聊天对话框,意外地发现顶上也显示她着正在输入,柏占渊等了等,想等她先说话。

等待间,顺手又点进她的朋友圈里,看到了她发的那张照片。

柏占渊的脸色沉了下来。

与此同时,黎言的消息终于发送过来,正好也是她发在朋友圈的那张,不同的是这张上有她P上去的文字,看起来是年轻人追捧的一句网络流行语。

柏占渊不是很懂,也不想懂,只是面无表情挥动手指,打出两个字:删了。

黎言猝不及防,没有想到他会是这种态度。

“为什么啊?”

柏占渊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再补充了几个字:朋友圈,删了。

黎言全部的兴致被瞬间败坏,不情愿地撤回照片,“朋友圈的我已经转成仅对周乘风可见了,就想要气气他而已。”

柏占渊似乎觉得发消息太慢,直接打了电话过来,语气里带着一丝似有似无的警告,“黎言,别再做这种幼稚的事。”

黎言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只是发个照片就被他用这种态度打上幼稚的标签,而且他所说的幼稚包含着他真实的想法,而不像是玩笑。

黎言甚至能想象到他此刻的表情,眸光中一片淡漠。

她强撑着笑了笑反问道:“你指的哪件事?是气周乘风还是发了我们俩牵手照片?”

“都有。”他从未想过把对她的纵容猝不及防的曝光于大庭广众之下。

这些日子,他似乎不小心给了她可以过线的错觉。

“是吗。我以为我们的关系,是可以发这种照片的。毕竟没有露脸,谁也不能单从一只手就认出您柏总来。”黎言笑容渐渐失去温度。

“我们什么关系?”柏占渊似乎很急切的想把两人失控的关系拉回轨道上来,他确确实实太讨厌不受控的意外。

什么关系?

不就床上那点关系?

黎言被逼问到这份上,忽然就觉得先前那些都是自己想多了而已,偶尔的温情确实容易让人产生错误的判断。

毕竟是那个手眼通天,消遣众多的柏占渊嘛。

谁能玩得过他,谁又能真的打动他。

自己不过是在他身边待得久一点而已,跟她牵手又怎么样,这能说明什么。

还不是个上不了台面的消遣。

黎言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有把那句已经到了嘴边的话问出口,何必自找难堪。耳边嗡的一声,心里那个盛放她所有情绪的牢笼被打开,情绪们躁动不安,争先恐后想从这个口子钻出来,她却用尽全力一头扎进去,关上门。

任由自己被它们拷问,侵蚀。

柏占渊晚间回到住处,开门的一瞬间,迎接他的不是明亮温馨的的氛围和少女柔软的怀抱,取而代之的是漆黑和一片冷寂。

他若无其事打开灯,桌上没有热腾腾的饭菜,厨房亦没有笨拙忙碌的身影。

客厅里原本那些随处可见属于她的物品和痕迹悄然消失。

他随手将外套搭在沙发上,松开领口,倒了杯水。

黎言走了。

柏占渊很清楚这一点,但他并不在意,既然不想住了大可以搬走,他一向不喜欢强迫人,也不会由得她耍这种性子。

黎言在秘密小窝里消沉了一天,一个人闷头到中央公园那里玩了半宿的滑板,直到公园管理巡夜的人提醒她该回家了。

回家?

哪里算她的家?又有哪里欢迎她回去?

许星终究还是发现了两人的问题。

要知道这一周来,柏总整天阴着脸,动辄就要发脾气骂人。

伴君如伴虎,他近水楼台先得月,被骂得尤其多,进去送个文件也是夹紧了尾巴。

柏占渊在办公室里,脸色森冷望着母亲柏宁发过来的照片,这就是她想让柏占渊认识的那个美丽的小姐,姓盛,叫盛霖,美耀科技的首席财务官。

他没有多看一眼,毫不犹豫删掉了照片连同母亲的信息。

正当时,总办新进的一个秘书敲门来送文件,她年轻美丽,正当妙龄,脸上洋溢着让人愉悦的笑容。

柏占渊甩开手机,让人进来。

许星也在上来总裁办的电梯里,他怎么也想不通柏总怎么心情这么差,难道家里小情儿又给他惹事了?之前不还甜甜蜜蜜的,发照片秀恩爱吗?

他狐疑地给黎言发了个消息去询问状况,结果发现消息前出现一个红色的感叹号,他还不是她的好友!

许星心里咯噔一下,皱起眉头。

他拿着文件走到门口,正打算敲门,里面却快步走出一个靓丽的身影,低着头似乎在哭。

这是……又骂人了?柏总突然开始不绅士地骂起了女士?

许星走进去,还没来得及张口说话就迎上柏占渊的勃然大怒:“人事部招的什么人,这里是公司还是卖场,搔首弄姿献什么殷勤!”

许星一惊,他记得这个新进的秘书名校毕业,颇为优秀。没想到年纪轻轻,前途光明,心思倒没用在正道上。

不,是没用对人。

柏总怎么可能喜欢矫揉造作主动献媚这一挂,更何况还是在工作场合,再说他家里也还有个活泼能闹的小祖宗呢。

虽然以他的直觉来看,他跟黎言肯定是吵架了,掰倒不至于掰,柏总看起来不像是腻味了黎言。

不过黎言这丫头,是有那么一身让人生气的本事。

得了空,许星还是给黎言打了个电话试探一下,黎言接了电话,但却听不出来任何异样。

“什么?你说什么?我这边有点吵,听不清!”黎言正一个人在热闹的店里吃饭。

许星真是服了她,人吵了架坐在办公室发了几天脾气,她倒像是个没良心的,还有心情聚会呢,遂没好气道,“删我好友做什么!”

这句她倒是听见了,淡定地吃了一颗牛肉丸道:“哦,你就为了这个啊,那天跟柏占渊吵架,我连带着看你也烦,就把你删了。”

许星没想到她倒是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并且情绪一反常态的比柏占渊稳定得多。“怎么回事?”他拧着眉头。

“什么怎么回事?吵架不就为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吗,你还真打电话来问,真把自己当我老妈子了啊?”黎言满不在乎。

“什么老妈子,我才懒得管你这些破事……”

黎言不愿说,他也不好继续追问,琢磨了片刻低声道:“行,你有本事吵,有本事就别跟他和好,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又不是我的错,你啰嗦什么,神经!”挂断电话,黎言望着沸腾的锅里,眸光暗淡下来。

她吸了吸鼻子,轻声嘀咕:“有什么了不起。”

她一个人还不是可以过得很好,只要找个热闹的地方吃饭,不就没那么孤独了吗。

店里的人三三两两,渐渐吃完离开。

只有她一个人坐在那里,锅中沸反盈天。

一连两周,黎言和柏占渊,谁也没有联系谁。

公司又接了个合作的案子,紧张的谈判持续了好几天,许星忙得连喝口水的空隙都没有,熬得是油尽灯枯。

柏占渊更是身体力行,有时候甚至直接在办公室过夜,连家都不回。

黎言在的时候,他好歹还回家呢,黎言一走,他就守着他们熬。

柏占渊额角隐隐作痛,他揉了揉眉心,点了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心神才稳下来。

他又想起了黎言。

一言不发从他那里搬走,至今为止再也没联系过他。

这很不符合她的秉性。

当然,她要是在期待着他去把人哄回来,那她就是想错了他。

柏占渊吐出最后一口烟雾,摁灭烟蒂。

手机突然响起,他扫了一眼屏幕,上面跳动的名字是黎言。

柏占渊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还以为她黎三小姐有骨气,能再坚持几天的。

柏占渊深谙欲擒故纵,玩弄人心的手段,尽管以黎言单纯的心性,他很难对她用上。

但非常时期,他不介意用点手段好好给她些教训,只要事后再给颗甜枣,她会乖乖的回到他身边,甚至会记住不再试探一些他不喜的底线。

柏占渊静静地看着,直到铃声响到结束。

他不接电话这在黎言的预料之中,黎言不想多联想什么,直奔柏占渊的住处。

她还有些零碎的东西放在那边没带走,既然两人掰了,她也不好直接用指纹进去了,想着打个电话告诉他。

黎言到了柏占渊的住处,尝试着又给他打了一个,仍然没接。

这下子,黎言也懒得再等下去,直接按了指纹进去。

里面跟她离开时的样子一般无二,甚至没有了她的那些东西还变得更整洁了些。

她一边收拾一边想,自己搬出来对他能有什么影响呢?大概就是让他的生活回归正常吧,毕竟自己太能闹腾了。

出门前坐上车后,她给柏占渊发了条信息:“你电话打不通,之前落下的东西我已经清走了。”

此时,柏占渊正从工作的千头万绪中挤出一点时间来看着黎言打来的第二个未接记录发愣,所以当她的信息发过来时,他未有察觉,直接点进去了。

柏占渊看完,眸光愈发幽深。

很好。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