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漫台词

醉花阴1V2酌青栀 雪臀肉枪玩遍武林美妇 女侠肉浪大屁股泄精求饶

时间:2022-06-16人气:作者:
黎言老老实实在学校待了一阵,和元羽等人倒是见了几次面,但都没有再跟着一起鬼混。

偶尔上课,百无聊赖的时候倒是跟元羽猛发微信。

这些什么金融之类的课哪里是她的兴趣所在,她早就知道家里对自己没什么期待的,当初就不该跟着那群被家里寄予厚望的狐朋狗友们选这个专业。

就算到时候又糊里糊涂去读个研究生出来,又有什么用,能证明什么呢?

这么一想,黎言上课就开始混日子,睡觉,玩手机。

姜漓倒是向来坐在靠前的位置,上课专心,成绩非常优秀。

偶尔黎言也会不坐后头,而是坐到姜漓身边的空位去。

除了坐下时打个招呼外,两人没什么别的交流。

黎言坐下就开始玩手机,之后就困得睡好了。

再醒来,姜漓递上来一张纸巾,黎言晕乎乎地接过来但不明所以。

姜漓指了指嘴角,黎言才反应过来自己流口水了。

丢人,好丢人。

黎言边擦边脸红。

教授在台上讲得非常激动,姜漓边抬头看黑板边记笔记,忽然开口问道:“你和周乘风……”

黎言一听这个名字这个语气,知道她是听到了元羽的话,遂解释道:“我跟周乘风没什么关系,我朋友专门说出来气他的,我知道他对你有意思,如果你觉得他也还不错的话……嗯,不用顾虑我。”

姜漓没有太大的反应,淡淡道:“他是很好。”

黎言能听懂姜漓没说出口的那半句,他是很好,可是她也没那个意思,但她不会直接拒绝。

黎言想,姜漓身上透着一股别样的味道,是个让人忍不住想靠近,想深入探究一番的清冷美人。

“中午一起吃饭吧。”黎言邀请她。

姜漓笑笑:“谢谢,但我要去中央公园的国际会议中心做兼职,中午就得过去。”

“哦。什么兼职?”黎言随口一问。

姜漓大方回答:“接待礼仪,为签到来宾发放资料袋。”

“那,能赚多少呢?”黎言想了想,如果要她最终都要去自力更生,那这样的工作她能做下来吗?

“半天两百块。”

黎言点点头,没再说话。

但下了课,黎言却拉住她,想跟她一起过去,帮她做。

姜漓看了她好一会儿,没问她为什么,竟然同意了。

“你不问我为什么?”黎言好奇地问她。

姜漓十分坦率地笑:“多个人帮我,我为什么要拒绝,这样我会轻松很多。”

黎言点点头:“也是。”得学习她这种为己的态度。

国际会议中心这边举办了一个国内企业合作高峰论坛,许多知名的企业家都会出席,因此需要大量的接待人员。

黎言在嘉宾名单上看到柏占渊的名字时,心里忍不住猛地跳了一下。

她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心绪,告诉自己不能这么没出息。

黎言跟着姜漓站在接待处为每一位进来的嘉宾发放会议资料。

黎隽之进来时,黎言抖了抖,姜漓却仍旧带着得体的微笑,柔声道:“先生,这是您的会议资料,请拿好。”

黎隽之看了姜漓一眼,接了过来,这一眼带着不同寻常的味道。

黎言只顾着躲他,没注意到这个小插曲。

但事实上她多虑了,黎隽之没有递给她一个眼神。

她觉得自己不该一时兴起跟过来。

姜漓注意到黎言往后退了些,转过身去看她。

黎言冲她笑笑,怕她误会自己想偷懒,又抬步回来。

姜漓显然是这样以为的,但她很温柔:“累了的话坐下休息指引人员要黎言拿一份会议资料来,姜漓见她没有要发资料给柏占渊的意思,主动递了一份上去,“这是今天的会议资料请您收好。”

柏占渊脸色沉下来,点了点头伸手接过,脚下未停,在指引人员的带领下径直离开。

签到进入尾声,姜漓整理了一下剩余的几个资料袋。

签到处的人笑着开玩笑说没剩几个了,再等一会儿就好。

黎言从刚才起就很不在状态,看起来有些心事。

姜漓给她递上一瓶水,顺势在她身边坐下,“这种工作好像不太适合你,当然,如果你是来体验生活的话就另当别论。”

黎言一怔,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饿吗,我带了饼干。”姜漓拿过包来,从里面拿了一袋饼干递给她。

黎言表情复杂地接过来,似乎被她当做了有钱人家出来体验平凡生活的任性小孩。

门口似乎又来人了,姜漓起身,带着她美丽的微笑上前去主动问候。

黎言撕开饼干吃了一块,最简单最原始的饼干味道,没有市面上那些流行款丰富的滋味。

简单却经典。

黎言沉浸在对饼干的享受之中,没有注意到姜漓那边的状况,直到争执声传来,大家纷纷望去。

只见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正拉着姜漓的手腕,露骨的眼神从她脸上逡巡至白皙的颈下以及那包裹在衬衫之下令人遐想的部分。

“散会后联系。”中年男人耐人寻味的笑着,让随行的秘书递上名片。

姜漓冷着脸挣脱他的手,那人却拽着不放,紧盯她的脸,似乎在欣赏美人蹙眉时的韵味。

“先生,会议快要开始了。”姜漓挣扎不过,索性心平气和。

今天来的多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他应当还是没想闹大,给自己留些脸面的。

“名片收下。”男人见她不为所动,迫使她伸手。

姜漓为了尽快摆脱他,伸手接过,中年男人满意地松开手,本还想继续说句什么,但他还未张口,猛的就挨上了一巴掌!

黎言松了松扇痛的手,扯过姜漓手中的名片随意扔到男人震惊的脸上:“什么脏东西到处乱扔,垃圾分类了吗?”

当众被这么一个小姑娘朝脸上甩了一巴掌,中年男人觉得颜面扫地,怒不可遏,“你他妈敢打我!”

黎言知道对面两个男人动起手来自己讨不到便宜,于是贯彻了先下手为强,一旦下手就要把对方打到没有还手之力的原则,一脚踢在男人两腿中间的位置!

男人的冷汗瞬间冒了出来,弓着腰颤抖着指向黎言,浑浊的眼睛含着怨毒。

黎言笑了笑:“我知道你的意思,想打击报复是吧,尽管来啊,大家都来看看,这里有个骚扰女性的猥琐男被我一脚踹倒了诶,来看来看!”

说着,黎言竟然真的招呼起大家来。

姜漓望着挡在自己面前黎言的身影,拽住她的手想带她离开这里。

黎言猝不及防,“没事,他骚扰你在先,这里还有人证呢。我们在理,别怕!”

“愣着做什么,把人给我拦下来!”中年男人的秘书冲保安发怒。

没见过这种场面的保安被吼得一愣,也行动起来拦住黎言和姜漓,黎言从容不迫回头笑:“好啊,报警处理吧”。说完,黎言拿出手机,熟练地拨打了报警电话。场面一度很难收拾,好在头部企业的大佬们早就入了场,这里的事才没有闹得太难看,但麻烦的是黎言先一步报了警。

为着今天这个会议,附近有警察在巡逻,所以很快就过来了。

会议中心这边也出动了一个负责人来调节沟通。

黎言和姜漓坐在休息室里,一个女警察陪着她们,问了她们的身份和事情的由来。

不一会儿门打开,会议中心的负责人和警察走进来,黎言起身道:“人证监控都在,是他先骚扰我同学,我们是正当防卫。另外我们不接受调解,诉求就是按法律拘留他。当然,他额外想赔偿和道歉的话也行。”

“我们会把事情弄清楚的,先跟我们回去一趟配合调查吧。”警察点点头。

黎言和姜漓被带回警局,姜漓很紧张,路上一句话都没说。

比起她来,黎言就淡定得多,到了大厅还碰到一个熟人。

“诶,林警官,好久不见!”黎言兴奋地朝对方挥挥手。

对方看见黎言也是愣了一下,合上手里的卷宗迈着长腿走过来,拧着眉头问:“你怎么又进来了?不是跟我保证了不再半夜三更玩滑板唱歌扰民了吗!”

黎言眨了眨眼:“这次不是扰民,是见义勇为,惩恶扬善。”

林辞看了看她身后跟着的面色担忧的姜漓,就着手里的卷宗就在黎言头上敲了一下,“你会两个成语就乱用不是,少给人惹点麻烦人家就谢天谢地了。欺负人同学了?”林辞示意了一下身后的姜漓。

黎言正要张口解释,林辞一大帮同事路过,看到黎言这个老熟人,都指着林辞开玩笑:“哟林辞,你那个小丫头又来了啊!”

林辞对同事笑得如沐春风,转头对黎言眼神却像冬天一样残酷。

黎言以前心情不好了就老喜欢在半夜去疯,什么半夜在楼道里玩滑板,唱歌,在深夜的公路上飙车之类的出格事其实她也是略有涉猎,林辞没少处理她的事,一来二去,都老熟人了。

但自从跟了柏占渊,他不喜她出去惹麻烦,如今她都已经收敛了很多了。

“这次又是为了什么?”林辞正色道。

黎言正要开口说话,中年男人的律师就来了。

之后就是漫长的等待。

黎言在留置室里坐了很久,久到她神情疲惫,不知日夜。

门打开,林辞走进来,脸色不太好。

“林警官,你们还要问多少遍啊,我嘴巴都说干了,水也喝了好多杯了,事情的经过就是那样嘛,那个猥琐男呢?”黎言抬起有些苍白的小脸问他。

林辞坐下,又给她倒了杯水:“在验伤,他声称你莫名其妙就对他动了手,他躲闪不及,据说伤势很严重。”

“他活该!”黎言往椅子后一靠,身心疲惫。

林辞表情凝重道:“对方律师搜集了资料要起诉你。”

听到这里,黎言脸上总算露出了一丝慌张,“我还怕他,监控呢,去调啊!”

“没有监控,大厅的监控已经坏了几天了。”

黎言猛地直起身,“什么意思?那些人证呢,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还有假吗?”

林辞扣了扣桌面,示意她别激动,而后说出了一个让黎言心里一沉的情况:“大部分人都说只看到你动手打人,不清楚事情的具体起因。”

黎言听完愣了一会儿,扯开一个嘲讽的笑容,她算是明白过味来,那个男人铁了心要整她。

吧。”

黎言若无其事摇摇头,继续站到另一边去继续发。

今天的会柏占渊是一个人来的,会议中心这边显然安排了专人在这里等待他这位贵宾,见他进来随即上前为他服务和指引。

黎言看他穿了一身很符合他气质的西服,个高腿长,眸光幽深,不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十分逼人,叫人腿软。

果然,他还是适合他自己的风格,她送他那套花色年轻的西服,他可能看也不会看上一眼,扔在衣柜一角不让它生灰就算给足了她面子。

柏占渊显然也是看到了她,但表情没有一丝波澜。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