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漫台词

把筷子放屁眼里不能掉的故事 楼梯上做运动

时间:2022-06-16人气:作者:
见她垂着脸不说话,林辞叹了口气安慰道:“不过也还不用太悲观,还有几个在场的人正在问话,也许他们看到了。”

黎言冷笑,不用问她也知道结果了。

“姜漓呢?”突然想起姜漓,她问道。

“她的话已经问完了,毕竟没有动手打人,已经让她走了。”林辞起身叹了口气。

黎言也松了口气,动手的是自己,别连累她才好。

“可她坚持要等你。”林辞又补上一句。

黎言怔住。

“你呀,很勇敢。”林辞早就知道她不可小瞧,很多女孩子面对这种情况都不敢吭声,“但是,过分冲动了。给家里人打个电话吧。”这事已经超出了他林辞能给她兜住的能力范围。

一听要通知家属,黎言整个人都蔫了下去,像只泄了气的气球。

上次她已经把话说得够绝了,要是爷爷和叔叔知道了她为了这事被带回来问话……

她激烈地摇头,目光里透着点可怜巴巴的恳求:“林辞哥哥,可以不联系家属吗,我也是成年人了,可以自己解决的。是要律师吗,那我也自己花钱请一个吧。”

林辞看了她半天,“你以为这里是哪里,这里是警局!别给我嬉皮笑脸的,叫我林警官,严肃点。”

“嘁!”黎言不以为然。

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她能怎么办,以前遇到麻烦,她头一个给柏占渊打电话,他再不高兴也会安排许星过来替她出面解决。

可现在呢,跟家里人闹翻,跟柏占渊闹翻,连跟许星也是闹翻了的。

黎言忍不住想,自己总是有这样的本事,走到哪儿都叫人生气。

除了元羽……

对,元羽!她怎么把他给忘了,元羽跟她的关系够铁,也半点都不掺杂其他!

元羽接到陌生电话,来电自动显示是某某警局,他愣了愣,接通:“喂,是小叔叔吗,我是黎言啊!”

元羽把手机拿下来看了半天,“你说你是谁?”

林辞知道黎言是没有父母的,说是监护人是爷爷和叔叔。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黎言的叔叔竟然长得这么年轻,甚至于说是黎言的弟弟他也信。

林辞沉下脸来,“你确定你是她叔叔?”

元羽抬了抬眉,“是啊,她是我大侄女呢。”

黎言面无表情,她知道元羽一开口这事多半就露馅了,林辞是谁?那可是局里连续得了好几届优秀刑警的人,能骗过他?

“这么说,你小时候还在吃奶的时候就开始给同样还在吃奶的她当监护人了?”

元羽是个胆子大的,差点就要点头了,可林辞却拍了一声桌子,“我没时间跟你在这儿胡闹!身份证拿出来我看看,小王,查一下他的信息给他家属打电话!”

元羽一惊,“不好,大侄女,他这是要葫芦娃救爷爷,一个套一个啊!”

林辞逮着元羽臭骂了一顿,可没管他是哪家的公子少爷。

元羽不敢吭声,认错态度十分良好,这事他哪里敢叫他家里人知道。

他家老爷子再三叮嘱他,在外面再怎么胡闹也不能踩高压线,尤其是公家那几个单位,只要碰一下那随时都有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

今天他好歹出了个人,虽然结果不好,但总算也是为了好兄弟尽了力了黎言坐在椅子上笑,元羽离开前皱着眉头劝她,“这事你还是跟家里说吧,没办法解决的,我……我也帮不了你什么。”

黎言慢慢弯下身子,抱蜷缩作一团。

“你们可不能欺负她!”元少爷看她这样,临走还十分担心地叮嘱林辞。

黎言不想让黎家人知道,否则也不会给自己打电话了,元羽着急的想,实在不行的话,他还是得替黎言通知黎家。

元羽走后,黎言在椅子上蜷缩了许久,女警察拍拍她让她起身,林辞这才发现她起身偷偷抹了抹眼泪。

转身看到林辞这么望着自己,黎言索性也就放开了抹,嘴上不在乎的说道:“我这是被我小叔叔给笑得,不是在哭。”

二十四小时快要结束,中年男人验完伤,派了律师过来,说要见黎言,跟她协商一下私了的可能性。

林辞亲自问了一遍那些证人,得到的证词虽然没有颠倒事实,但确实对黎言动手的原因起不到充分的证明作用。

无奈之下,他也跟黎言提了一下对方想私了的意思。

“还是不能证明他先动手骚扰吗?”黎言呆呆地望着自己的指尖。

“我会再去调查一遍。”林辞对她的状态于心不忍,到底只是个小女孩儿。

而且,他相信黎言的话。

林辞找了件自己的便服外套给她披上,和同事一起把她带到调解室。

中年男人没有出席,只有一个律师在。

律师是个戴着眼睛的男人,一丝不苟,看起来十分专业。

见黎言坐下,他也没有多说一句废话,表示他的当事人委托他向黎言提出私了。

黎言望着他问:“他想怎么私了?”

律师侃侃而谈:“黎小姐年轻气盛,涉世未深,遇到问题想帮朋友出头,我当事人表示非常理解,尽管这是一个令大家都十分受伤的误会。不过好在我当事人伤势不算严重,他也不想为难两个小姑娘,所以决定对黎小姐撤诉。”

黎言眸光波动,“条件呢?”

律师从容地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张名片放到桌上,一边推向她一边看着她的脸笑:“这是我当事人的名片,届时你联系他本人,当面道个歉就好。”

黎言望着对方推过来的名片,脸上缓缓扯出个冷笑。

在场的其他人不知道,但她和中年人心里都很清楚,他这一张名片递出来是什么意思。

黎言慢慢站起身来,倾身向前看着对方律师斯文的脸,突然抄起面前的水朝他兜头泼去!

“黎言!”林辞后知后觉拉住她。

黎言甚至没放过倒完水的杯子,顺势也狠狠扔到男人头上!

“想玩我,去死!”黎言眼眶湿润,脸颊通红,嘴唇也因为过度的激动和愤怒而颤抖不已。

她抹去眼周的湿润,强忍着想哭的冲动,没向任何人示弱。

事情似乎一度陷入死局。

一天后,突然迎来转机,但黎言并不知道是为什么。

林辞松了口气,笑着告诉她,他在网上找到了一个视频,当时的大厅里有人在用手机直播,事情的起因经过全都录了下来了,只不过当事人没注意到而已。

黎言讷讷地问:“所以……我可以走了吗?”

“嗯。对方撤诉了,也签字了。你以后记得别那么冲动!”林辞笑着把她送到门口,转头叮嘱她。

黎言讷讷地望着他,林辞又解释道:“我不是说你勇敢地站出来反抗和制止做错了,但是,你得在保护好自己的情况下,毕竟事情还没有真的就到千钧一发的地步,你过激的反应也不能算正当防卫的,懂了吗?”

黎言感觉自己在这儿呆的两天像做梦一般。

留置室冰冷的椅子,沉闷的空气,猩红的数字时钟,这一切都让她觉得自己身陷一个荒诞的梦。林辞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露出他招牌式的阳光微笑,“怎么像个傻丫头?”

黎言回过味来,倍感委屈,嘴巴向下撇去。

林辞低头去看她的脸,伸手揉揉她的头发道:“别哭啊!自己长点记性,下次遇到麻烦给我打电话,我帮你解决好不好?”

“什么麻烦都可以找你吗?”黎言望着他眼睛下的乌青和唇周的冒出的一点胡渣,他这两天为了她,为了根本还算不上是朋友的她尽心尽力了。

林辞被她认真的态度逗笑,“你……你如果信我的话,倒是可以打,只要我能帮到你的一定帮。毕竟人民警察嘛,为人民服务是分内的事。”

黎言更想哭了,她好想哭。

如果她还有个哥哥的话,应该就是他这样的了。

黎言拉了拉他披在自己身上的衣服,眼眶和鼻头止不住的发酸。

林辞看她这副样子有些手足无措,站在她面前纠结了一会儿,说道:“那要不你再等我一下,反正我也快下班了,待会儿顺道送你回去吧。”

黎言迟疑了一下,柔顺的点点头。

此时,把警局前这温情一幕尽收眼底的黑色奔驰从路边低调转头开走。

许星捏着方向盘,根本不敢转头去看柏占渊的脸色。

那个姓林的警察为什么突然找到了视频证据,被打的中年男人怎么突然在调解书上签字表示不再追究……这一切的背后都是柏占渊的手笔。

可她居然穿着别的男人的衣服,在门口跟人卿卿我我!

许星无法想象柏占渊此刻心里聚着的是一场何种级别的滔天海啸!

他不敢问是回公司还是住处,只是漫无目的的开着。

没多久,他听到柏总开口,森冷刺骨:“调头回去。”

回去?

警局还是……

黎言在等林辞下班的这段时间里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先是给姜漓打了个电话,告知自己没事的消息,然后又同样告知了元羽。

元羽很担心她,听到她没事了,不顾黎老爷子的禁令也想出来见她一面。

黎言想了想道:“不用了,我没事,这就打算回家了。谢谢你,元羽。”

元羽有些惭愧,觉得自己没帮上她。

黎言倒觉得,有这个心她就很知足了。

林辞脱掉制服,换上自己的衣物出来。黎言看向他,这还是她第一次见他穿私服。

跟穿着制服的样子截然不同,高高帅帅,像别人学校阳光开朗的校草。

林辞晃了晃车钥匙道,“走吧。”

黎言作势要把身上穿着他的衣服脱下来还他,林辞挑眉,“穿着吧,反正都染上馊味了,记得洗了还我。”

黎言脸红,“我才没馊!”

林辞把黎言带到车前,黎言这才发现他的车竟然是一辆机车。

林辞递给她一个头盔,看她好奇的样子,“想开?”

黎言点头,“想。”

林辞却迈着长腿跨上去,发动车子挑眉看向她,“这是我的女朋友,不容别人染指。”

黎言心平气和的翻了个白眼。

许星觉得这是他这辈子最难熬的一次开车经历。

他亲眼看着黎言上了那个警察的车,两人去一个面馆吃了面,路过奶茶店两人还停下来去买了杯奶茶。

之后男人又把她送到一处公寓才离开。

男人离开后,他又看到黎言闻了闻男人的外套。

这个动作太过暧昧,要不是知道黎言心里多少对柏占渊有几分心思,许星甚至都要怀疑黎言在和那个警察谈恋爱。

别的不说,他从心里觉得那个警察或许比柏总更适合她,当然,他永远也不可能让柏总知道这个想法。

后座仍然一片死寂,许星觉得排山倒海的低气压让车内空间逼仄得让人喘不过气。

黎言啊黎言,自求多福吧。

黎言吸了口奶茶,又拉开外套,再次闻了闻自己里面的T恤,皱着眉头嘀咕:“明明没馊。”

许星看着黎言面前这栋公寓楼,跟黎言认识这么久,他都还不知道黎言在这儿竟然有个住处。

想来……柏总就更不可能知道了,他或许就从来没关心过黎言住在哪儿。

黎言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抬头望向远处。

黑色的奔驰车窗缓缓升起,打转离开。

黎言怔住,她好像,看到了柏占渊。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