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漫台词

终于刺破了最后一层障碍,走一步故意深深地撞咬合

时间:2022-06-16人气:作者:
过了两天,估摸着黎言已经恢复过来,许星才给她打了个电话。

“最近怎么样啊黎三小姐?”许星装得无知无觉。

他心里的魔鬼在拼命催促他开口让黎言去跟柏总和好,柏总已经持续这样生人勿近的状态很久了,上上下下的人都熬不住了。

人生本来没多少概率经历这样的地狱模式,但他上辈子一定是欠了这两位老板许多,所以这辈子才给两位当牛做马来还债。

黎言满不在乎道:“还能怎么样,混呗。”

“你就没出去惹点事?这不像你啊。”许星明知故问。

果然,黎言沉默了一阵,说道:“你想错我了,我从来没主动去惹过什么事。”

这是在生他这话的气呢。

许星能屈能伸,赶紧道歉:“好好好,是我问得不对,你倒也不是真心想惹事,反正最后这事啊它不知道怎么的就长了腿跟着来了。”

黎言像只炸毛的猫,“发什么神经啊,专门打电话来拐着弯的骂我,我最近招你了吗!”

“最近是没招,之前招的。”招了之后留下一地的烂摊子,连个收场的人都抓不到。

黎言没好气道:“我跟柏占渊都掰了,以前招你的那些你把账算他头上,别来烦我。”

“你单方面宣布是不算数的,得他亲自说你们掰了之后,你们才真的掰了,他可是柏占渊。”

许星有时候也很想把没良心的黎言抓起来打一顿出出气,或者把她扔到柏总跟前,让柏总好好修理她。

黎言没说话,许星隔着电话看不到她的表情,倒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过了会儿又苦口婆心道:“黎言,老板他其实很关心你的,之前你遇到麻烦,哪次不是他一个电话打给我,让我快点去救你啊。你就收收你那小孩心性,别跟他闹,好不好?”

黎言果然生起气来,“我跟他闹?你怎么不问问他去,在他心里我到底算个什么啊?我黎言是烂泥扶不上墙,但也不意味着谁都能来踩我几脚,任他捏扁搓圆都不知道痛的!”

许星一直以为是黎言跟柏占渊闹了脾气,倒不成想是黎言慢慢在长大,突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柏占渊到底拿她当什么。

许星扪心自问,柏总到底拿黎言当什么?

炮友?绝不是,没有这么不堪。女朋友?也不是,也没到这个地步。

是什么?

他想不出答案,黎言想不出答案,连柏占渊也想不出。

柏占渊一直以为黎言耍脾气他是绝对不会姑息的,她要走他也不会拦她,他每天要操心很多的事,没有多余的时间叫黎言牵绊住心弦。

可是这些天来,他却每每在脑子高负荷运转的时候分神来想起她。

尤其是在他发现黎言跟别的男人亲密后,他更是进入了一种陌生的,难以控制的状态。

意识到这个问题后,他变得更为暴躁不安,原本一开始只有一豪米的失控,现在已然是豁开了一个大口子。

黎言挂断许星的电话,整个人有些颓丧,她有意识的把那些脆弱藏起来。

可最近这些天,每每都在深夜梦醒之后,蜷缩着哭一场鼻子,她好无助,好孤独。

这些掩盖在黑夜里的情绪无处诉说。

又是一个人,在外漫无目的地滑着滑板,滑到哪儿就算哪儿。

本来想去学校街后那条逼仄的巷子里一路滑出来,享受那份绝无仅有刺激。

可想起林辞不让她扰民,她就停在巷子入口处发呆。

夜深了,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公路上不断有快速掠过的车。

黎言发了很久的呆,都没注意到身后什么时候来了人。

一股重力,黎言被推进了巷子,心里一惊。昏暗的灯光下,黎言看到了出现在眼前的人。

往日那张斯文清俊的脸上布满戾气,眼神里充溢着怒意。

他抽了一口指间夹着烟,朝黎言脸上吐出一个眼圈道,“看你的表情,似乎不怎么意外。”

黎言靠着墙,表情轻蔑地望着他,“有什么好意外的,周乘风,你装得再好我也早就知道你是个狗东西。”

周乘风闻言被他气得不轻,扔掉烟猛地上前掐住她的下颌把她摁在墙上,咬牙切齿:“还真是好笑,狗东西居然骂别人是狗东西。”

黎言并不为他的威胁所惧,定定地对上他的眼睛,轻描淡写嘲笑:“你急了?”

“谁他妈急……”啪,话音还未落下,黎言就赏了他一个巴掌。

即便才吃了一趟亏她也仍旧奉行先下手为强。

周乘风气得揪住她的衣领往外一提,“你他妈找死!”

黎言被他一阵猛力摔在地上,一声没吭站起来,这才发现巷子口外面又走进来两个人,一个抽着烟,一个双手插在口袋里,嘴里吹着个口香糖泡泡。

黎言紧了紧手上抱着的滑板,大声嘲讽:“周乘风,你就那么怕我啊,居然还带着两个打手来!就不敢像个男人一样跟我正面单挑?”

两个打手在他身后停下来,等周乘风的反应。

周乘风笑得邪肆,“你是这么以为的吗黎三,嗯?那我可就要让你失望了,我比你想得还要卑鄙一点。”

“什么意思?”黎言警惕起来。

周乘风示意她看向他左右两人,“我当然不跟你单挑,向来品学兼优的我又怎么会打女人呢,还是让他们陪你玩玩吧黎言。”

左右两人动了动手腕,先后上前,黎言咬着牙往后退着。

周乘风笑,“咱俩的婚约总要想个办法解开不是。你喜欢什么程度的伤,你说说看,我酌情考虑一下,断手断脚还是毁容失身?”

“周乘风,你真够卑鄙的,你以为黎家会放过你?你也太小瞧黎家对家门面子的看重了,我爷爷更不容任何人挑衅到他眼皮子底下来。我要是断手断脚,你下半辈子也休想离开轮椅过活!”

周乘风表情滞了滞,黎言在黎家虽不受宠,但好歹还是姓黎,想想倒是挺麻烦的。

黎言趁他愣神之际,甩开滑板就踩上去加速滑走。

周乘风恼羞成怒,“给我逮住她!”

黎言拼命地跨过巷子里那些往常让她觉得很有挑战性的障碍物,也从来没觉得这条巷子有那么长过。

在一个下水道井盖处,黎言还是滑倒了,身后的人立刻追上来揪住她的头发,痛得她叫了一声。

周乘风追上来正要开口骂她,黎言却一手护住自己被扯住的头发,猛地一脚向他踹去,周乘风躲闪不及差点被她踹中腿心。

“你他妈想让老子断子绝孙是不是!”周乘风表情阴戾,拖过她的滑板朝她腿上一抡,黎言登时就膝盖一软,朝地上软下去。

“我警告过你不准你动姜漓,你就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今天这顿是你自找的!”

黎言疼得直冒冷汗,话都说不出,原来他是为了姜漓。

为了姜漓他都愿意把他费尽心思藏了这么久的真面目揭下来,看来是用情颇深啊。

连这么个狗东西都会为喜欢的人真心付出,柏占渊对她还真是……唉。

“吭声啊,装什么死。”周乘风蹲下来踹了黎言一脚。

黎言忍着痛笑起来,扬着脸冲着夜深人静的居民楼张开嘴:“啊啊啊啊啊——杀人啦——”

寂静的夜里,黎言的声音太过有穿透力。

很快就有人打开窗骂骂咧咧,往下泼水扔东西!

周乘风三人从来没领教过这条巷子的“纯朴”民风,很快就被不知名的液体淋了满头。

黎言重新抓住机会朝巷子那头跑去,三人追上来,却被路边车辆猛的一声喇叭声吓得愣了一下。

黎言头也没回的跑了。

周乘风正待追,却发现降下的车窗内似乎坐着一位让他眼熟的人。

似乎是察觉到周乘风的目光,车内的人拉开车门,走下来。

周乘风看清来人的脸后,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柏……小叔叔……”周乘风对柏占渊的恐惧来源于天生的血脉压制柏占渊没有理会他这丧家犬似的一声,迈着长腿,慢条斯理走到他面前,周乘风甚至不敢抬头直视他森冷的脸。

柏占渊眸光冰冷地看着眼前这张酷肖周鸣声的脸,突然抬脚朝他膝盖一踹,周乘风控制不住地一个趔趄就对着他跪下!

柏占渊钳制住他的下颌,迫使他抬头直面他居高临下的怒意,“你叫我什么?”

周乘风心里一个咯噔,颤抖着改口,“柏……柏总。”

柏占渊松开他,突然又笑着把他扶起来,拍拍他的肩笑得像个长辈,“这么晚了,你刚才是在做什么?”

周乘风不敢撒谎,但也不敢把事情抖落出来,支吾道,“我……我跟同学躲在这儿抽烟呢,平时家里管得严。”

柏占渊点点头,“哦,那刚才那个女孩儿呢?”

“刚……刚才……”周乘风不自觉地却瞟他的脸色,“刚才那是我未婚妻,我们俩吵了几句就……就推了两下。”说到后面,周乘风的声音越来越小。

柏占渊笑道:“嗯,吵了几句就推起来了,就扯着人的头发,打人家的腿让她跪下。”

“不不,不是的,您不知道黎三……她害得我喜欢的一女孩进了局子,那么柔弱的一女孩进去了她……”

柏占渊斜睨着他,“冲冠一怒为红颜,想不到周家倒是出了你这么个情种。可是周乘风,打女人?周鸣声就是这么教你的?”

“她算什么女人!”自己脸上还火辣辣的疼,要是那一脚也让她踢中,他周乘风这辈子也算是完了,以后他还怎么给姜漓幸福。

“她最好这次回去乖乖跟我退婚,否则的话……”周乘风阴鸷地盘算着。

望着他脸上的巴掌印,柏占渊知道他没从黎言那儿讨到好,但心里怒意仍然没有消退。

“自己没本事退婚就来找到人家撒气,倒真是个硬气的男人,不愧是周家的长房长孙。”柏占渊笑着拍了拍手,笑容里满是讥讽。

周乘风叹了口气,今晚真是见了鬼了。

“您别告诉我爸。”

柏占渊没有答应,捻了捻刚刚碰过周乘风肩的手指,淡淡道,“你的那些破事我没兴趣管,再让我知道你找她撒气我就废了你。”

“我……知道了!”周乘风答应下来,看着他扬长而去的背影,心里后怕不已。

他一手捂着脸,一边弯腰捂着腿,为柏占渊这番愤怒过头的表现感到莫名其妙。

哪有为了别家不相干的女人下这么重的手打自己侄儿的。

黎言顾不上疼痛狂奔在路上,直到快跑到了学校门口她才松懈下来,小腿一颤抖摔在地上。

滑板掉了,被周乘风打过的那条腿也痛得要命,黎言,你还真是够狼狈的。

自我安慰了一会儿,黎言撑着爬起来,打算打车回自己公寓去。

黑色的车缓缓在她身后远远的跟着,柏占渊拧着眉头,看着她一瘸一拐地走在深夜的街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明明身体单薄不堪一握,但好似有着无限的倔强和勇气,在闹腾这件事上也有着得天得厚的优势。

车在公寓楼面前停下,黎言下了车,却没有直接进去。

柏占渊缓缓驱车上前,在她眼皮子底下停住。

车门打开,柏占渊面无表情出来。

黎言望着他那张仍旧动人却随时会说出让她难堪话语的脸,轻声问道:“看够了吗?”

柏占渊端详着被抓乱的头发和倔强的脸,沉声道:“上去说。”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