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漫台词

双乳奶水饱满少妇呻吟,老公吃咪挺真的能丰胸

时间:2022-06-18人气:作者:
沈烟然的洞察能力倒是让霍煜寒有些意外。

霍煜寒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嘴角轻撇,“我刚才见了你姐姐,和她说了些话。”

沈烟然的眉头登时皱了起来,以往处变不惊的双眼此刻忽然变得犀利起来。

“你都知道了?”

他知道了多少,知道身后房间的孩子是他的吗?

沈烟然根本不敢让霍煜寒进屋。

大宝那张脸,那双深沉的眼睛,完全是和霍煜寒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霍煜寒看一眼就知道怎么回事。

所以此时她只能等霍煜寒开口,看看他究竟知道了多少。

霍煜寒见她的反应就知道沈心柔的话还是有几分可信。

至少沈烟然就是她的妹妹,而且和沈家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往。

“为什么要回来?”

回国入职霍氏,出现在他身边,这些都在沈烟然的计划之中。

那么有没有什么是她计划之外的,或者没预料到的,比如和他的关系。

走廊吹来一阵穿堂风,也不知谁把窗户打开了。

沈烟然只穿了一条真丝睡裙,还是吊带,晚风打在皮肤上着实有几分寒意。

她下意识地搓了搓手臂。

下一瞬,一件温暖的带着清新须后水味道的外套便披在了她身上。

霍煜寒已经是一副冷漠的表情,好像披外套的不是他。

沈烟然忍不住轻笑,拢了拢外套,让那股味道贴自己更近。

“霍总在商界这么多年,不会没见过我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吧?”

沈烟然说这话时,指尖拨弄着吊带。

一直划向胸前的蕾丝抹边,胸前沟壑起伏全随着她的动作展现无遗。

她就像一直狡黠的狐狸,已经落尽猎人的捕兽网,却还在施展魅惑争取一线生机。

只是这种魅惑又是若隐若现的,让人忍不住探究,忍不住陷进去。

霍煜寒抓住她作弄的指尖,将人拽进怀中,“所以你承认你是在勾引姐姐的未婚夫了?”

沈烟然并没有挣脱他的桎梏,反而还靠了过去,将上半身重心依托在霍煜寒身上。

那副慵懒的样子,哪有一点被戳穿的窘迫。

“对啊,我姐姐找了这么好的金龟婿,我当然要回国祝贺了。”

说着,沈烟然的手指轻轻点在霍煜寒胸膛,又一点一点的顺着衬衫扣子往上移动。

“可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霍总这么优秀,我被吸引也是人之常情吧?”

那作弄的指尖不等人反应便摸索到领口。

触到霍煜寒的皮肤,仔细抚摸他颈肩温热的跳动的脉搏。

就像是一点火苗,刹那间点燃了霍煜寒身上流通奔腾的血液。

“你还真是不要脸。”

霍煜寒磨着后槽牙,他几乎无法拒绝怀里的女人,“所以沈心柔说的都是真的?”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沈烟然冷静又妖冶的目光早就出现裂痕,天知道她心里有多紧张。

她不知道沈心柔到底是怎么和霍煜寒说的。

如果她的解释和沈心柔的说法出现偏差,霍煜寒会信谁?

如果霍煜寒去查,那她需要在哪里做手脚抹平痕迹?

这些都是沈烟然无法知晓无法控制的。沈烟然只能狠狠心,使劲浑身本领勾引霍煜寒。

天下乌鸦一般黑,男人在用下半身思考时哪里还会考虑眼前人是人是鬼。

但愿霍煜寒也能着了道。

霍煜寒握住她不听话的手,突然感觉怀里有个冰冰凉凉的东西在硌着他。

“你拿的什么?”

霍煜寒抽身一看,沈烟然另一只手紧紧攥着一把美工刀。

她刚才太紧张,开门时都忘了放下刀。

霍煜寒瞬间了然,嘴角带上一抹笑意,“原来是只张牙舞爪的纸老虎啊。”

霍煜寒捉住她手里的“证据”,沈烟然的耳根唰一下就红了。

“放开我!”沈烟然挣着,可手腕还是在男人掌心无法移动分毫。

霍煜寒的力道掌握的非常好,既不能让她挣脱掉,也不会被捏的手腕疼。

沈烟然一下子被霍煜寒戳穿她的防备。

刚才的所谓勾引显得像是笨拙的逐客令一般,以为男人会因为她的诱惑而忘记此行目的。

“还以为多经验老道。”霍煜寒卸掉她手里的武器,眼睛带着笑意。

“以为是坏人所以拿着它保护自己?以为我来兴师问罪所以勾引我让我知难而退?”

霍煜寒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在复述沈烟然的心中的小算盘,一点出入都没有。

沈烟然的睫毛扑闪几下,闪躲道。

“那又怎样?你大半夜来敲门难不成我要和你硬刚?没听过有个词叫以柔克刚?”

霍煜寒轻笑,也不知是笑沈烟然的机敏可爱,还是笑她拙劣藏不住马脚的把戏。

“笑什么呢?”

沈烟然恼了,被他握着的手情不自禁晃动了几下,仿佛撒娇一般。

她当时便默了,眼神偷偷瞟着男人的反应,这一系列动作表情被霍煜寒尽收眼底。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人?

击碎她高冷的外壳,原来里面是只惊慌的小兔子。

霍煜寒松了手,后退两步站定,“所以你觉得你还能在霍氏待下去吗?”

“为什么不?”沈烟然反问道。

倏然离开温暖的热源,沈烟然还有些不习惯。

“这似乎和我的专业水平并没有什么冲突的地方吧?”

霍煜寒点头,示意她接着说。

沈烟然知道还是躲不过,于是便挑拣了些说了不会错的。

“沈心柔的确是我的继姐,我和沈家也的确有一些恩怨在,至于我的背景,只不过是不想让沈家知道我在国外的生活罢了。”

沈烟然靠着墙壁,大理石的冰冷通过后背直达心底,她的头脑变得愈发冷静。

“霍总,其实我有些不理解,我只是霍氏的一名员工,就算和你的未婚妻有些亲缘关系在,也不至于劳您大半夜来砸门吧?你在气什么?”

霍煜寒有些意外的挑眉。

他倒是没想到,沈烟然这女人的厚脸皮程度居然能不断刷新他的认知。

“你断了和沈家的情分如今又来抢姐姐的未婚夫,现在倒好意思问我为什么生气,你还真是不检点又不知悔改。”

霍煜寒说完又打量沈烟然堵着的那道门,眼里满是戏谑,沈烟然瞬间便反应过来。

“你看什么?你以为我撒谎这孩子身份,其实是我生的?”沈烟然明白,她既然主动勾引霍煜寒,那么她的品性势必会引起霍煜寒的怀疑。

就连她的两个孩子,甚至都要被霍煜寒打上身份不明的标签。

她突然觉得有些好些,孩子的亲生父亲就在门口,却还在怀疑这两个孩子来历不明。

天下还能有比这更滑稽的事吗?

霍煜寒勾起她的下巴,“我可没这么说,不过我劝你还是诚实点,如果这两个孩子是你和别人生的,那你还是赶紧找个接盘的人吧。”

他以为沈烟然拿他当接盘侠,谎称孩子是别人的。

等到沈烟然成功挤掉沈心柔的位置,便能堂而皇之的带着两个亲生骨肉入住霍家。

到时霍煜寒不想认这两个孩子都没办法,这种事情不管放在哪个家族,都是奇耻大辱。

沈烟然抬起下巴,靠近他几分。

“我可没这么无耻,我只是单纯的看上了姐姐的男人,霍总,您那套豪门恩怨别框在我身上。”

霍煜寒手上的力气重了一些,似乎想告诉沈烟然要想碾死她比碾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我不可能娶你,也不可能毁掉和心柔的婚约,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别做无用功了,不然我可能就不是只把你赶出霍氏这么简单了。”

沈烟然眼中闪着水光,也不知为何泪腺不争气的分泌液体。

心脏针扎似的疼了一下,“你就这么爱她吗?”

爱到大半夜去找另一个女人兴师问罪。

这话问愣了霍煜寒,他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并不爱沈心柔。

对她只是一种责任,可是沈烟然一幅这样的表情看着他,他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想让沈烟然死了这条心,可又不想违心的说爱沈心柔。

霍煜寒张了张嘴,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他好像有点怕,怕这个女人真的因为他的话而伤心的离开。

不可能,霍煜寒眉头一皱。

他怎么可能怕沈烟然伤心怕她离开,这种恶毒的女人当然是离他越远越好。

“我和她的事与你无关,你只需要知道,你根本没资格代替她的位置。”

霍煜寒语气越发冷冽。

沈烟然忽然觉得肩上的外套无比沉重。

好像是一个茧在慢慢收拢,她挣脱不出来,却又不甘心。

霍煜寒要走,他已经警告了沈烟然。

了解了来龙去脉,他认为自己没有再待在这里的必要。

“你等等!”

沈烟然忽然喊住了他,声音里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哭腔。

霍煜寒想转头看看,看看她是不是真的掉眼泪了。

只是还没等他反应,一个柔软的身体便扑进了怀里,鼻尖依旧是那股熟悉的味道。

沈烟然扣住男人的后脑勺,踮脚吻住那张咄咄逼人的嘴。

只有三五秒,她咬了一口男人的下唇便果断分开。

“不试试怎么知道,”沈烟然擦掉眼角的泪,已经被风吹得冰凉。

“反正我看上了你,我是不会放弃的!”

沈烟然一脸挑衅的表情,红透的耳根却出卖了主人真实的想法。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