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漫台词

翁公厨房媛媛掀起短裙,暴露项圈爬露出乳蒂环调教

时间:2022-06-18人气:作者:
温喻锦小心翼翼的端着杯子,抿了一口,认知却十分具有颠覆性。

一个叫儿子程继萧,一个叫母亲程太太,看来两个人的关系,倒不怎么融洽,可就在她心中默默作想的时候,手掌忽然被一抹温暖包裹,紧接着,她就听到了程继萧掷地有声的话:

“这位,是我的太太,也是程家的夫人,以后谁要是想欺负她,先来问问我的意见,更不要擅作主张把她撵走,否则你们知道后果!”

程继萧说完,目光有意无意的看向了赵管家,赵管家的脸色瞬间白了一度,低着头不敢作声。

“程继萧!”

程母忽然大喝一声,高贵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这庄园可是你父亲留下来的!她可是那温家的养女,我至今也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同意拿出那一亿的聘礼去救温家,更要娶了这个温家假千金!”

“我父亲怎么死的,大家心理都心知肚明吧。”

忽然,程继萧意味深长的开口说道,目光直勾勾的看向了程母。

程母脸色一顿,有些恼羞成怒:“程继萧你这话什么意思?当年就是温原擅自拿了钱去做投资,然后赔了个精光,你父亲才有的心脏病。”

“哦?”

“你哦什么哦?我告诉你别在这里跟我阴阳怪气的说话,你堂而皇之的娶了温家养女,你父亲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在天上气死的!”

程母似乎被气得不清,不停的深吸一口气又吐出,赵管家见状,连忙拍着程母的后背,又给她倒了一杯水。

程继萧眯了眯眼睛,嘴边勾着一抹冷笑:“程太太,你可千万别太生气,要是你气坏了,谁来照顾我亲爱的弟弟?”

“你……”

程母似乎还想在反驳着什么,可还没等她说完,程继萧拉着温喻锦就走到了二楼。

温喻锦可是被这一场家庭战争吓得不轻,可她却听出了另外的味道,温父拿着两人共同的钱拿去投资夕阳产业,似乎只是程父去世的一部分,并不是全部原因。

至于深层次的原因……

温喻锦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身边的程继萧,想要开口询问,可目光所及到他冰冷的脸上时,连忙识时务的将话咽了回去。

“你就住在这里,要是有谁为难你,跟我说。”程继萧声音低沉的开口说道。

温喻锦看了看周围的房间陈设,明显,这就是程继萧的房间,她垂着眸子,声音有些执拗:“可是我已经跟你离婚……唔……你干什么?”

还没等她说完,程继萧忽然将她扑到再床,姿态有些暧昧:“我说过,我可没同意我们离婚。”

温喻锦被他压得有点喘不过气,下意识的想要推开他,可她的微弱力气对于他来讲,就跟挠痒痒似的,程继萧低头看着不停推搡自己的白嫩手掌,目光略带深沉。

“温喻锦,别乱动了。”她耳畔传来了他低沉却带几分警告的声线,温喻锦顿住,看向了面前的男人,他眸子中的侵略性目光,她懂她脸色瞬间一红,手也下意识的放软,老老实实如同奶猫一样乖巧。

良久,程继萧才放开了她,恢复了矜持高贵的模样,随后,他转身大步离开。

一连几天,温喻锦都再也没有见过程继萧,好似跟四年前一样消失,但身边却明显有着不同的变化。

那天争吵后,程母就搬走了庄园,而赵管家也不知什么原因直接告老还乡,庄园内的仆人似乎都换了一批,新上任的管家姓李,是个年过半百却容光焕发的老头,管理庄园是威严赫立,面对温喻锦时却笑容满满。

庄园住的舒适了许多,可温喻锦却心中默默做了打算,离开程继萧。

在这里,程母不喜欢她,程继萧对她更是没什么感情,如果她能靠自己把那一个亿彩礼还掉,或许她才能理所应当的跟他谈离婚。

虽然一个亿对于她讲,是天方夜谭,可多赚点钱总是好的,不至于像上次被赶出去一样穷困潦倒。

想到这里,她带着画板走了出去。

依旧是老地点,人潮涌动。

温喻锦坐在那里画画,一画就是好几个小时,她神情专注,却没注意到远处停了一辆白色的越野。

一个穿着长裙身材火辣长相甜美的女孩缓缓摇下车窗,摘掉墨镜后仔细端详这远处的温喻锦,随后问着旁边的人:“那个温喻锦?嫁给继萧哥哥的女人?”

“是。”身旁的姐妹周妍连忙回答着,然后对着远处的温喻锦拍了几张照片。

“长得果真好看,难怪继萧哥哥喜欢她。”林采薇缓慢的点了点头,漂亮的凤眸中涌现了几分嫉妒之色。

“再漂亮也没有你漂亮啊,你可是京都的首席名媛,京都所有的公子哥都对你有好感。”周妍见状,连忙拍着马屁,可这马屁,却有几分真实。

林采薇是林家千金,十七岁时上门提亲的公子哥就踏破了门槛,之前去H国留学,也是最近才回到了京都。

“可是这里面,可没有继萧哥哥。”

林采薇颇为失落的开口说道,周妍闻言,摇了摇林采薇的胳膊,目光浮现出了一抹算计:“采薇,你别伤心,就那个女人,她争不过你的,况且,她不是喜欢画画吗?”

林采薇一听,眼神一亮,开口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肯定会让你出了这口气就是了。”

周妍神秘一笑,随后起身,利落的下了车。

温喻锦正在专注的画画,可面前却忽然多了一个身影,抬眼,一个穿着白色纱裙的女孩坐在面前,递给了她一张红色钞票。

“帮我画一张呗!”

温喻锦见状,也没在意,收了钱之后就安静作画,一小时后,才把画作交给了周妍。

“你这画的什么玩意?!”

周妍接过画作,压根没有仔细看,直接大吼了起来,话音之大引来了周围的路人。

温喻锦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解释着:“你要是不满意的话,可以把这一百块钱拿回去……”

“我缺你这一百块?你让我白白坐了一个小时不说,还画的这么丑?来人,把她的画摊给我砸了!”周妍话音刚落,人群中便走出了几个身着黑衣的彪形大汉,不由分说便把支起的画架砸的稀碎,纸张和画笔也一同被砸落在地。

饶是温喻锦躲避的够快,也还是不免被弹起的木架碎片划伤了小腿。

“周妍,差不多得了。”

林采薇把刚才的一切尽收眼底,虽然她还想多看一会儿站在对面那个女人的难堪样,不过周围群众已经有开始掏出手机录像的了,为了避免这件事闹大,她这才适时出了声。

小腿被划坏的伤口此刻丝丝拉拉的漫起疼痛,但温喻锦没时间去查看腿上的伤口,只是站在原地,注视对面从人群中走出来的人。

女孩长裙勾勒出了那人火辣的身材,尽管面容被墨镜遮住了大半,但却依旧能看出这是个相貌不落的美人。

“温喻锦?”

对方摘下了脸上的墨镜,上挑的桃花眼里充斥着嘲讽和打量,这种似乎要扒光自己的目光令温喻锦感受一阵不适。

“长得的确有几分姿色,不过也就如此,真不知道继萧哥哥看上你了哪里。”

林采薇环手打量着站在一片狼藉中心处的人。

周妍看林采薇来了,马上又巴结的贴过去,她倒是没什么大家闺秀的风范,指着温喻锦就介绍起身旁的人来。

“喂,你看见没有,这是林家千金,是真正的千金,也是程公子的青梅竹马,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敢和我们采薇抢男人。”

温喻锦不是第一次听说“林小姐”这个名号,从前还是赵管家在的时候,“林小姐”被提起过无数次,都是为了提醒她要认清自己的身份。

如今见了本人,温喻锦心里倒是没什么太大的波动,她知道对方早晚会找上来的。

毕竟人家的未婚夫无缘无故被自己占了去,人家找过来也没什么好惊讶的。

温喻锦拢了下有些凌乱的发丝。

“林小姐,很抱歉占了你的未婚夫,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我确实已经提出了离婚申请书,是程继萧他不愿意放我走,你与其在我这里浪费精力,你不如去劝一劝他。”

“你这贱人几个意思?难不成是程公子上赶着求的你……”

“周妍,够了!”

温喻锦的事情她早在H国就有耳闻,本以为这个四年都没有找过继萧哥哥的女人应该很好打发。

现在看来却不是如此。

“你这张嘴生的倒是伶俐,就是不知道在继萧哥哥面前是不是也这么能说会道。”

林采薇一步一步的向温喻锦走过去,随后扬起手往温喻锦的脸上扇过去,刚做好的指甲在阳光下闪着光,这一巴掌若是真的打到人的脸上,不难想象会落下怎样一片痕迹。

温喻锦从来不是个任人摆布的性子,对方的手要落到脸上时,便抬手挡了回去,力气大的推着林采薇向后走了几步。

林采薇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她眸光一眯,顺着被推开的力道倒在地上,露出来的肌肤被马路的沙石蹭出了好几处血痕。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