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漫台词

别墅里的肉奴不准穿衣服,疯狂少妇2做爰

时间:2022-06-18人气:作者:
霍建波率先打破沉默:“霍姝,难得有个富二代有求于你,还不嫌弃你的两个孩子,愿意娶你为妻,你就乖乖的嫁过去,把你外婆乡下的庄园过户给我们,就当是报答我们对你的养育之恩吧。”

呵!

霍姝心中冷笑,果然是为了乡下的庄园。

宁安县虽然是个县城,却是著名的4A级景区,外婆所居住的庄园,更是有近两百年的历史。

别看那只是一个四合院式。

却是纵深三进,以正门、前厅、堂屋为中轴线向两翼展开,围墙和四角碉楼为石砌,建造的固若金汤,堪比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建筑。

曾有人出资两亿要购买,被外婆果断拒绝,因为外婆说这是要留给她当嫁妆的,旁人出再多的钱,她也不会卖。

霍欣欣也心急如焚的开口:“姐,你先是未婚先孕连累我们一家被人嘲讽了这么多年,今天又害的我未婚夫当众出糗,我公公和他,肯定恨死你了,你就爽快点,把四合院过户给我,就当做是给朱家赔礼道歉的诚意吧!”

邱淑云直接将准备好的过户书摆在她面前:“过户协议我们都拟好了,你只需要签个字就可以了。”

霍姝眸中寒光乍现。

当初邱淑云嫁给霍建波的时候,把外婆早年间开的工厂和家里值钱的古董都拿去当嫁妆了,如今连外婆唯一的栖身之所也要拿去变卖?

贪如虎狼之人,欲壑难填,着实令人生厌。

“我不签。”霍姝把协议书给邱淑云推了回去,声音凉凉的,脸上除了冷酷,没有第二种情绪。

邱淑云宛如被人搧了脸,脸上火辣辣的:“霍姝,你什么意思?我可是你妈!你连自己亲妈的话都不听了吗?!”

霍姝低头看了眼表,直截了当的起身:“你们要给霍欣欣筹备嫁妆我没意见,但乡下的四合院,休想染指!”

“霍姝,你给我站住!”霍建波怒不可遏的呵斥,霍姝恍若未闻,继续昂首阔步走她的。

走廊里,母亲气急败坏的追出来,拦住了她的去路:“霍姝,你不能走,我们已经答应朱家,要把乡下的四合院过户给欣欣当嫁妆了,你走了,欣欣的嫁妆怎么办?”

“这是你们的事,与我无关。”

“你这个不孝女!为什么如此铁石心肠?我当初就不该生下你!”邱淑云气得高高的抬起手,作势就要朝霍姝的脸上招呼过来。

霍姝伸手,狠狠攥着她手腕:“生而不养枉为人,就你这种从小就把我抛弃在乡下外婆家不闻不问的,也好意思为人母?你不配!”

邱淑云试图挣扎:“霍姝你放开我!”

霍姝漆黑的瞳仁,闪烁着浓烈的的憎恨:“我都怀疑自己非你亲生,只有霍欣欣才是你亲闺女,所以你和父亲才会如此尖酸刻薄的对待我!”

邱淑云错愕的睁大的双目,一时间,凝视她背影的眼睛写满了难以置信,这小贱人居然开始怀疑身世了,是知道那件事了吗?

——

酒店外,一辆黑色豪车中,陆霆桀拿着一张字条,仔细端详。

【本少爷出去玩了,别来找我,玩累了本少爷自己知道回来】

桀爷都盯着这张纸条看了五分钟了,云霄觉得他一言不发的样子有点瘆人:“爷,纸条有问题?”

“有点怪。”

陆霆桀这几年因为逼不得已的原因,不能和陆小胤长期生活在一起,但凭他对陆小胤的了解,能高冷地用‘别找我’三个字来表达的事情,就绝对不会写这么大一长串。

还有,陆小胤从来不会自称本少爷。

而且,字迹也不大像。

虽然上次见陆小胤写的字是在半年前,但陆霆桀记得很清楚,陆小胤的字很工整,不是狂草派。

总之,感觉怪怪的。

“桀爷,发现小少爷踪迹了!”云霄派出去的人发了视频过来,“人在东城区天圣网咖!”

网咖?

家里的电脑不够他造吗?

“抓他回来!”

“是!”

霍小烨跑去网咖上网,倒不是陆霆桀家没有电脑,而是因为他发现陆霆桀家里的防火墙系统,比国安局还厉害。

无论他陆霆桀的电脑上做什么,都会留下难以抹杀的痕迹。

距离他在QQ上留言告诉妈咪,有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男生叫陆小胤的事,已过去三十几个小时。

而妈咪还没有任何表示。

他担心妈咪没有看QQ消息,所以来网吧决定再用QQ联系一次妈咪。

几分钟后,霍姝回了酒店房间。

“霍小烨,短命鬼派人给你和妹妹安排晚饭了吗?”她担心陆霆桀的人疏忽孩子,饿到了她的宝贝儿子和女儿。

“回妈咪的话,叔叔安排了哟,还是萌萌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可贴心可贴心了。”

霍萌萌活波开朗,会主动抢先回答霍姝的问题,给陆小胤这个高冷话少的主解决了很多麻烦事。

“那你们洗香香了吗?”

“哥哥已经洗过了,但是我还没有,因为我想等妈咪回来一起洗。”

“小懒猪,我看你是不想洗吧。”霍姝走过去一把抱住霍萌萌用力的闻,然后一脸嫌弃,“咦,臭死了,你这是和哥哥打拳击了吗,流了这么多汗,臭死了。”

下一秒,她松开霍萌萌,就紧紧抱着陆小胤吧唧了一口,“香,真香,还是哥哥听话懂事,让妈咪省心。”

陆小胤缩着脖子,被霍姝这一口吓的不轻。

从小到大,他就很讨厌别人亲他,尤其是长得漂亮的同时又想当他妈咪的成年女人。

可他不讨厌霍姝。

甚至还有一点受宠若惊。

“走吧霍萌萌,妈咪带你去洗臭臭。”

“妈咪讨厌,人家才不臭呢,哼!”

“拿来吧你。”霍姝直接把霍萌萌抱去洗手间,临进去时叮嘱了陆小胤一句,“儿子,帮妈咪看着点手机,有电话你就接。”

“好。”

随后,陆小胤把霍姝手机紧攥在手心里,仿佛握着的东西不是手机,而是比生命都还要贵重的绝世珍宝。

霍姝完全没有发现他的异常,更不晓得她抱着霍萌萌刚走进浴室,霍小烨的QQ视频电话,就打到她手机上,并被陆小胤接了起来!陆小胤看了一眼霍小烨的QQ头像。

怎么回事?

他诧异地睁大眼睛。

这人居然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见接视频的人是他不是妈咪,霍小烨只是短暂的愣了一下,便举手:“嗨,brother,我叫霍小烨,是你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兄弟哟。”

陆小胤:“……”

双胞胎兄弟?

霍小烨和霍萌萌不是龙凤胎么,霍姝阿姨一胎生了几个?

陆小胤有点懵了,好几十秒,他看视频中活波开朗的霍小烨,都没眨过一下眼睛。

“兄弟?你怎么不说话啊?傻啦?哎哟,不要这样,哥哥没骗你,我们真的是拥有同一个妈咪的真双胞胎亲兄弟!”

“所以呢?”

陆小胤最终只高冷的回了他三个字,然后就没了下文。

霍小烨看愣了眼,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吐槽:“你就不能多说两个字吗?惜字如金、沉默寡言,和你交流真费劲!”

“哦。”陆小胤的回应依旧很高冷。

霍小烨:“……”

就是这个瞬间,他真的就不想认这个兄弟,想关视频了,可一想到妈咪为了找到他,甘愿平庸,在宁安县那种小地方当了五年的扫地僧,他就心疼。

“算了,我是哥哥,我大人不计小人过,我让着你,我不和你计较!我长话短说……”于是,他把霍姝五年前一胎四宝并被人贩子偷走了两个的事情告诉给陆小胤听。

“明白了。”陆小胤那双漂亮的黑曜石眼睛,如死海一般,平静无波。

霍小烨不可思议的瞠大双目:“你明白什么了就明白了?你这像是明白的样子吗?你这么淡定!”

“淡定犯法吗?”陆小胤问。

“不犯。”

“很好,可以挂电话了。”

“什么就很好可以挂电话了?我话还没说完!”霍小烨气得咆哮。

“你不用说完我也知道你接下来要做什么,无非就是以我的身份在陆家查明我五年前是怎么落到他们手里的真相,你放心,在这期间,我会扮演好你的角色,替你照顾和妈咪和妹妹。”

“啊?”

霍小烨被陆小胤的聪明睿智震惊到了,漆黑的眼珠盯着视频屏幕,好半天人都是懵的。

“不用惊讶,你不是说我们双胞胎吗?很多双胞胎都有心灵感应。”

霍小烨:“……”

他竟无言反驳。

“最后一个问题,那个陆霆桀,是我们的亲生爹地吗?”

“不知道,他说我是捡到的。”

陆小胤到希望自己是陆霆桀亲生的,可长得也不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霍小烨教训他:“笨蛋啊你,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他们说你不是亲生的就不是亲生的啊,这种事我们要相信科学,要做亲子鉴定!”

陆小胤面无表情:“做过了,不是。”

“啊?”

这下轮到霍小烨懵圈了。

小高冷和那个男人做过亲子鉴定已经确定没有血缘关系了吗?

还以为找到小高冷,就找到了亲爹,结果又是空欢喜一场,霎时,他的小脸沉了下去。

“不是就算了,总会找到的。”

“烨宝,你在和谁通电话呢?”

霍姝的声音从盥洗室传了出来。

霎时,霍小烨漂亮的眼睛睁了睁:“是妈咪欸,她在叫我,她怎么这么笨呐,居然还没有认出你不是我。”

“……”

一丝莫名的气恼涌上心头,陆小胤‘啪’一下挂断电话,这一幕,正好刚好被给霍萌萌洗完澡出来的霍姝看到了。

“咦,谁的电话,已经挂了吗?”

陆小胤阴沉着一张脸,删掉了霍小烨:“广告推销!”

广告推销?

霍姝最近的确经常接到此类电话,没有多想,就去给萌萌吹头发去了。

天圣网咖。

霍小烨盯着对话框上那句‘该好友已不是你好友,无法发送’,气得七窍生烟。

“万恶的陆小胤!居然敢删我!”

霍小烨正要登陆另一个小号找陆小胤理论,可就在这时,十余名身穿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壮汉,浩浩荡荡的进入网吧,来到他身侧。

还没有等四周的人反应过来,十几个黑衣人就整齐的站成一排,鞠躬行礼。

“恭迎小少爷回家!”

看这阵仗,霍小烨一眼认出全是陆霆桀的人。

他顿时暴躁不已。

“烦不烦?本少爷都说了,玩累了知道自己回去!你们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

随后,在万众瞩目之下,一个贵气逼人的男人优雅地走了过来。

霍小烨看清了他漆黑冷沉的表情后,整个人都惊呆了,陆霆桀竟然亲自来了!

只因他一次离家出走,脸就臭成了这样,陆小胤确定他和陆霆桀做的那份亲子鉴定没有被人动过手脚吗?

“回家,别让我说第二次!”陆霆桀冷酷的命令着。

“回家就回家,这么凶干嘛……”

霍小烨嘟嚷着关掉电脑,心想难怪陆小胤脾气那么臭,都是照葫芦画样,跟陆霆桀这个大冰块学的,哼!

漆黑的苍穹,乌云密布,即将迎来狂风暴雨,护送霍小烨的车队,在街道上浩浩荡荡的行驶着。

忽然间,陆霆桀收到一条消息。

霍姝:【还想见医圣001吗?】

看完信息,陆霆桀下意识的偏头看着和陆小胤长得一模一样的霍小烨,忽然间,他觉得自己有点自私。

“小胤,你想要妈咪吗?”

“嗯?”

霍小烨学着陆小胤的样子,高冷式拧眉。

“我是说,假设我找到了生你的妈咪,你是想回到她的身边去,还是继续留在爹地身边生活?”

这还用想吗?

肯定是立刻、马上圆润的滚回妈咪身边去呀,当然,这只是自己的答案,也许陆小胤会有不一样的选择。

“非要二选一,就不能两个都要吗?”

陆霆桀:“云霄,掉头,去宾至如归。”

霍小烨顿时一脸懵逼。

去宾至如归做什么?这不是KingKing阿姨的盘丝洞吗?大冰块活的不耐烦想被妖精吃掉了吗?

与此同时,霍姝趁着陆小胤和霍萌萌都睡着了,拨了一个电话出去:“King,我要陆霆桀全家上下所有人的资料。”

kingking女士此刻的歌声有点让人想入非非:“来啊,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啊,不对啊!医圣小姐姐,上次办完那件事后,咱们不是两清了吗?怎么又来使唤我了,还是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我世界第一女王不要面子的吗“king,你觉得面子重要还是命重要?”

“……”

听筒那边的沉默,让霍姝唇角微勾。

她继续恐吓国际第一女大佬:“继KO3后,我又研制了一种毒药,叫KO4,是ko3的升级版,想试试吗?”

“……”

国际King抽搐着嘴角:“算你狠!”

医圣001,人称华佗在世,除了有起死回生肉白骨的医术,制毒之术也是业界翘楚。

就拿KO3来举例,中毒之人如果没有霍姝秘制的独家解药,就会五脏六腑衰竭而亡。

据国际King所知,有个倒霉的富家子弟,前不久就中了KO3,正在满世界找医圣001。

她可不想落得和那个倒霉蛋一样的下场。

于是,三分钟,所有能查到和陆霆桀家人相关的资料,都发到了霍姝的手机上。

“三分钟?这么快!”

霍姝对国际King的效率震惊不已,结果,她打开资料以后,上面只有简单的:【父不详,母不详,唯一查到的家人,陆玉兰】

这一行字看的霍姝眉头紧皱心惊肉跳,King是国际上非常有名的黑客,很少有她查不出的家庭背景。

【狗男人到底什么来路?】

外面的走廊里,本该即刻敲响霍姝房门的陆霆桀,听到了她的心声,下意识的就停下了敲门的动作。

【该不会是个顶级大佬吧?很有可能哟,朱长生是锦城现金王,却不敢在狗男人跟前放肆,狗男人如果不是顶级大佬,解释不通……】

听言,陆霆桀唇角微勾,不错,还算有点眼力见。

【可是,狗男人是不是顶级大佬,和我有什么关系了?他一个短命鬼,都要死了,我好奇他做什么?等他回来一拍两散各自安好,去找我那个电动马达准老公过日子它不香吗?】

顷刻间,陆霆桀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啧,我可太聪明了,远离短命鬼,终身性福!】

霍姝瞬间就想通了:【不好奇不纠结,等狗男人回来写好了同意退婚书,明天就带他去治病。】

【有什么好烦恼的?】

【斩断一段注定不会有好结果的烂桃花,是再明智不过的事情了!】

陆霆桀听到她这么说,太阳穴青筋直蹦。

暴怒的情绪油然而生,眼神一秒发生改变,拉着霍小烨,转身就走。

霍小烨皱起眉头。

怎么了这是?谜一样的操作!不说带他见妈咪来的吗?

为什么连门都没进,就气成了这样?

妈咪怎么他了?

一副要杀人的样子,有病吧这是,神经病!

打电话又开了一个房,还点名要妈咪旁边的。

霍小烨仰望着陆霆桀漆黑如炭的脸,没救了啊,这是病入膏肓的症状。

啧啧,真可怜。

不过,看在他收养了陆小胤五年的份上,他就慈悲为怀,怜悯入世,出手帮他把个脉吧。

咦,这脉相,怎么像是中了妈咪研制的ko3的症状呢?

霍小烨顿时看他的眼睛,连眼睫毛都在笑的花枝乱颤:【大冰山,你也太幸运了吧,ko3只有一剂,上个月被人偷走了,全球75亿人口,这75亿分之一的概率都被你遇上了,这么好的运气,怎么不去买彩票?保你输的血本无归!】

只可惜,陆霆桀听不见他的心声。

心里满腔怒火,加快了脚步,既然霍姝今晚就想拿到退婚书,那他就拖到明天。

看在她尽心尽力想要气死他的份上,也必须礼尚往来,让她多受一晚煎熬!

不料,霍姝吐完那几句心声后,就睡的像猪了,一秒钟也没煎熬着。

反倒是他自己,因为想听霍姝夜里备受煎熬的心声,熬鹰熬到凌晨三点半才睡着。

这时,霍小烨腾地一下睁开了眼睛。

就像训练有素的小特工。

掀被子下床穿鞋拿作案工具,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他拿着Ipad,来到隔壁妈咪门前,迈出了拯救陆霆桀的第一步!

陆霆桀中了ko3,妈咪随身携带的药箱里就有解药,为了报答陆霆桀对陆小胤的养育之恩,所以他要偷解药给大冰山解毒。

霍小烨豪气万丈,义薄云天,正准备用Ipad上的万能破译软件,破译电子锁密码时,突然房间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紧接着他就看到了陆小胤。

那小子站在门口,目光森冷,对他说话的语气很不友好。

“你干嘛?”

“别这样啦,我们是亲兄弟嘛,这么凶干嘛啦,吓死哥哥了,来,抱一个!”

霍小烨上前抱住了陆小胤,自我感动式落泪,“我可怜的弟弟,到底是哪个杀千刀的偷走了你,害我们兄弟二人骨肉分离一点都不亲近,以后我们一定要相亲相爱,你可不能再凶哥哥了。”

“放开我!”陆小胤扭动着身子,不断呵斥着,“霍小烨你快离开,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

“嘘,小声点,别把大人们吵醒了,还有,我半夜回来,不是为了和你交换身份,我是来找药,帮大冰块治病的。”

“大冰块是谁?”陆小胤终于安静了下来。

霍小烨:“就是你的爹地陆霆桀拉,成天板着一张脸,对谁都冷冰冰的,简直不要太讨厌!”

“讨厌你还救他?”

“嘿嘿嘿……”霍小烨看着陆小胤一阵傻笑,“莫办法拉,谁让他是我弟弟养父,对你有养育之恩呢,妈咪说过的,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如果不救他,以后怎么好意思开口让他把你还给妈咪呢?”

陆小胤:“……”

生了一通气后,反倒是冷静了下来。

“你要的药叫什么名字?我帮你取,你不许进来。”陆小胤冷沉着脸,奶凶奶凶的命令霍小烨。

他才刚刚回到妈咪身边,不想这么快就和霍小烨换回去,所以不管做什么,都对霍小烨充满了戒备之心。

霍小烨目光定定的凝视着陆小胤,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

他不断诉自己,冷静,冷静,一定要冷静,万恶的陆小胤是你亲弟弟,还和妈咪分开五年,这五年他没有妈咪爱,就是个小可怜。

一旦和他计较,就会显得自己小家子气,没有长兄为父的担当。

如此再三劝诫,他才能心平气和的保持微笑。

“好,哥不进去,兄弟,你去妈咪药箱找一个蓝色玉瓶,从中取出一粒黑色药丸,那个就能治爹地的病。”

把药给陆霆桀服下后没一会儿,霍小烨忽然发现陆霆桀的状态有点不对劲。

“热……”

很热。

如同被火蒸烤着一般热!

陆霆桀不停地拽扯着睡衣,像极了那种症状。

“糟糕,出大事了!”霍小烨急忙问陆小胤,“你是不是拿错药了?”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