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漫台词

山沟夜晚炕上的呻吟肉版小说,开小箩莉嫩苞h

时间:2022-06-18人气:作者:
“……不可能!”

陆小胤冷沉着眼眸看着霍小烨。

箱子里只有一个药瓶,是蓝色,他不会拿错的。

霍小烨信不过他,蹬蹬瞪跑去隔壁把药瓶拿过来和他对峙:“还说自己没拿错,这分明就是红色药瓶!”

陆小胤睁大了眼睛:“什么?”

“我说你是色盲,连红色和蓝色都分不清!”

陆小胤:“……”

他好像,是真色盲,在他的认知中,就没有红色这种色彩。

“热……!”

躺在床上的男人,正在备受煎熬的低叫着,从脸到脖子到胸肌,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绯红。

陆小胤眉头一秒皱紧:“他吃错什么药?”

“那个……”霍小烨低头轻咳了一声,有点难为情,“是男的吃了以后,很容易让女人怀上宝宝的药,简称那种药。”

“那种药是哪种药?”陆小胤一脸茫然,这已经超出了他的学识认知。

“哎呀,不重要拉。”

霍小烨从小跟着霍姝学医,他懂的比较多,随即拿起Ipad,就要打电话。

“你干嘛?”

“不干嘛,让kingking阿姨送个女人过来给你爹地解毒。”

“不可以!”

陆小胤生气的一把夺走了霍小烨的Ipad。

自打知道霍姝是亲妈以后,他就把霍姝当成了陆霆桀的官配,就算要用女人来给爹地解毒,也该去找隔壁的妈咪。

同他心有灵犀的霍小烨瞬间瞠目结舌:“你该不会是想……疯了吧你?那可是我们亲妈!怎么可以随随便便的就往陌生男人的床上送呢?”

“爹地不是陌生男人!”陆小胤说。

“那也不行!”

“那就让他一直这样。”陆小胤说什么也不肯让除了霍姝以外的女人上桀爷的床。

“……”

再这么下去,大冰山会暴毙的!

愁死了。

霍小烨沉沉的叹了口气,他不想牺牲妈咪,陆小胤又不同意让其他女人,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解决眼前的难题啊?

这时,隔壁响起了一道声音。

“烨宝……”

“烨宝你去哪了?”

“糟糕,妈咪醒来发现你不见了。”霍小烨着急忙慌拉着陆小胤跑出陆霆桀的房间,就把陆小胤送进了对面的空房间。

其实,他有宾至如归酒店的万能房卡。

本来就是隐藏的大股东。

“你别走。”

陆小胤怕黑,紧拽着霍小烨的手不放,霍小烨一个手指一个手指的扒他的手:“我不能留下来,你闯了祸,我还得去给你收拾烂摊子!”

出乎意料的是,他话刚说完,还没有来得及开门出去,霍姝就进了陆霆桀的房间。

“烨宝?”

因为房间门口,散落着一只儿童拖鞋,霍姝认得上面的图案,是她家宝贝儿子的没错。

霍小烨回眸瞪了陆小胤一眼:“都怪你,妈咪羊入虎口了!”

陆小胤紧紧抱着他,依旧不撒手:“爹地挺好的,比世上99.9%的男人都优秀。”

霍小烨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买卖不是这么做的陆小胤!你这是不孝子,坑妈!”

陆小胤静默不语。

与此同时,正对面总统套房。

“水……”

陆霆桀?

霍姝一怔。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还又开了一间房,烨宝是知道他住这间,所以半夜偷偷跑过来了吗?

可烨宝人呢?

霍姝环顾四周,没有发现孩子的踪迹,迫不得已上前拍打陆霆桀的脸:“醒醒!”

却没想到,他的体温烫的惊人。

“什么情况?”

她惊得缩手,但是此刻,床上的陆霆桀却突然醒了过来,以为是坏人入侵,一把抓住霍姝手腕,腾一下就把她拽过来压在身下。

嘶——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霍姝被他扼住喉咙,疼的嘶了一声后,陆霆桀才发现身下的人儿是她:“怎么是你?”

他下意识松开了她脖子。

“不是我你以为是谁?”

语毕,霍姝狠狠剜了他一眼,内心发出了冲锋枪不停突突突的声音。

【卢卡斯诚不欺我!男人单身久了就会变成狗!见到女人就生猛硬扑,这也就算了,关键这狗男人还给自己用药!是有多肾虚?】

陆霆桀:“……”

何时给自己用的药?为什么他本人不知道?

不过身体状况,这会儿的确是滚烫狂躁的有些异常。

眼前的女人,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栀子花香,触感还冰冰凉凉的,情不自禁的想靠近。

霍姝眯了眯眼睛。

【瞧瞧这如狼似虎一看到女人就垂涎三尺的老色胚样,跟人渣中的战斗机有什么两样?还好老娘有先见之明,第一次见面就看出看出这狗男人不是个好东西,要和他退婚】

【不过,这狗男人蠢蠢欲动的样子,倒是有几分男人味,看着有点野,还挺能激发人的食欲,可惜是个病秧子,即便是用了药,估计也坚持不住几分钟,可惜了,痿哥。】

痿哥?

陆霆桀脸色一沉。

是时候让这个女人见识一下他的厉害了。

“啊!你为什么亲我?!”

啪一声,灯熄灭了。

黑暗中,霍姝被男人抱了一个满怀。

她抬手抵抗。

男主低低的笑:“为什么亲你?因为你是我未婚妻,我的准老婆,我想提前行驶做你老公的特权,不行吗?”

“当然不行!”

桀爷的体温就像火炉一般烫的惊人,烫的霍姝的脸都红透了。

“别忘了陆霆桀你已同意了退婚请求,而已我是唯一可以带你找医圣001治病的人,你给我起开!”

桀爷却像被药物操控彻底失去了理智一般。

此刻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向她证明自己很行、很厉害!

霍姝可不是吃素的。

被弃养在乡下这18年里,她挑水劈柴练功夫,连国际King这个世界第一女大佬都不是她对手。

几乎是桀爷吻上来的刹那间,一个屈膝就差点废了他。

桀爷眸中划过一抹惊讶:“没看出来,你居然还会功夫。”

“你没看出来的事情还多着了!”

“那我拭目以待!”

桀爷直接和霍姝纠缠在一起了,严丝合缝的那种纠缠。

“啊!!畜生啊!”力气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大?不是痨病鬼吗?

桀爷因为药效发作,已然失去了理智,但尚且还有一丝人性在,大手摸摸霍姝脑袋:“别哭,我会负责。”一整夜,霍姝的小命差点没交代给陆霆桀。

“陆霆桀,我要杀了你!”

“谁稀罕你的负责了?我要和你退婚!我要嫁给别人!我不喜欢你!”

“你是听不懂人话吗?”

“明明知道我从未想过要和你结婚,还对我做这样的事情!我要告你!”

陆霆桀从浴室出来,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确定要告我吗?”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必须告!”

“如果你有证据,那就尽管去告。”桀爷掷飞擦头发的毛巾,在床边坐下扣衬衫纽扣。

他扣的很优雅,也很尊贵。

“……”

床上,霍姝憋屈的咬唇。

禽兽!

睡完就把她扛进浴室,从里到外洗的那叫一个干净!

现在没有证据的她,难受,想哭。

门外,霍小烨顶着一双哭肿的眼睛,站在门口万分心痛。

昨晚,陆小胤拦着不让他拯救妈咪,他知道,妈咪多半已经被欺负了。

他很生气。

气自己好心办坏事,更气陆小胤鬼迷心窍,想把妈咪和大冰山凑成一对,从而坑了妈咪。

“叩叩……

现在是八点四十五,凭他对妈咪的了解,已经起床了。

“谁?”

“我!霍小烨!”

为了惩罚陆小胤,霍小烨决定做回霍小烨,既然陆小胤那么喜欢大冰块,就让他和大冰块永远在一起好了。

“我儿子来了。”

霍姝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声音怎么怪怪的,好像哭过了。

“混蛋,快把手上的领带给我解开!”

烨宝很少哭的,肯定是受了欺负。

片刻后,她冲出去跪在地上,一把抱住了霍小烨:“烨宝,你怎么了烨宝?别哭啊烨宝,你看你声音都哭哑了,快告诉妈咪,是谁欺负的你,妈咪帮你报仇。”

一个不管自己刚刚经历了什么苦痛,依旧把孩子放在第一位的妈咪,是最好的妈咪。

霍小烨扁了扁嘴,替霍姝委屈巴巴:“没有人欺负我,是我对不起妈咪,我昨晚偷偷给桀爷治病,拿错了药,害得妈咪和他……”

陆霆桀居然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对自己……

霍姝眉头微微的皱了皱,她本来还想告陆霆桀的,如今得知给陆霆桀下药的人是烨宝,她还怎么告?

顿时,抱着烨宝的双手下意识的就松了开。

霍小烨以为霍姝对他失望透顶了,顿时嚎啕大哭:“呜呜呜,我错了妈咪,对不起……你不要生烨宝的气好不好?”

对面房间里的陆小胤,踩着凳子,从猫眼里看着他们,见霍小烨哭的声泪俱下,他摸了摸嘴角的淤青。

下一秒,他打开了房门。

“不是他。”

看到他,霍姝瞳孔地震。

一个和烨宝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

儿子!

这是她另外一个儿子!

失散了整整五年那两个儿子中的一个!

苍天有眼啊,终于让她找回了一个孩子。

霍姝激动的就要抱住他了。

可这时,烨宝忽然横插一脚:“陆小胤你干什么!我都说了这件事我来解决,你不准出来,你为什么不听话!”

“……陆小胤,原来你叫陆小胤,真好……”霍姝双手颤颤巍巍的,把陆小胤紧紧的抱在怀中,激动的心情难以平复。

好半晌后,才哆哆嗦嗦的对陆小胤说,“我是你妈咪,你知道吗?”

陆小胤点头:“知道。”

“哦,是吗?小胤是怎么知道的,可以告诉妈咪吗?”其实也不难猜,有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霍小烨站跟前呢。

“烨宝告诉我的。”

“烨宝你真棒!”霍姝开心的把烨宝也拉来一起抱着,还亲了一下烨宝说,“妈咪为你感到骄傲和自傲,作为家中长子,你始终没有忘记要帮妈咪找回两个弟弟的约定,妈咪太开心了!”

看到这一幕,陆霆桀也为霍姝感到高兴,可当目光触及到陆小胤唇边的淤青,顿时眸光一凛。

“小胤,嘴怎么回事?”

“不小心摔的。”

陆小胤也是个非常护短的人,他才不会告诉爹地是霍小烨打的。

除此之外,他还和霍小烨一样,同样有担当,他要告诉陆霆桀,昨晚的药是他拿错的,不是霍烨一个人的错。

“爹地……”

“爹地?”

霍姝震惊的打断了他,“宝贝,你刚才叫他什么?”

她吓到了。

“爹地啊,他是我养父。”

“……”

早该想到的。

两个都姓陆。

但是,小胤是怎么变成陆霆桀养子的?难道当年偷孩子的人是陆霆桀派来的?

霍姝冷眸一眯。

“烨宝,带小胤回房!”

完了。

霍小烨听到她说话的语气,忍不住用同情的眼神瞥了陆霆桀一眼。

大冰山,你自求多福吧。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陆小胤,我们走。”

霍姝和陆霆桀又杠上了。

一个目光冷厉似刀,一个漆黑深邃,像宇宙里的黑洞,寂静而悠远,深不可测。

“不是我。”

陆霆桀刀削薄唇轻掀,率先打破僵局。

“呵……”

霍姝凉凉一笑,将他一把推进房间,砰一声把门踢过去关上的同时,食指戒指咻一下冒出针头,抵在陆霆桀喉咙上。

“说,我另一个儿子在哪里?不然我就杀了你!”

“你居然还有一个儿子?”陆霆桀无愧于心,他直接带偏了话题,被霍姝惊人的生育能力给震撼到了。

一胎四宝,命中率高的令人咂舌,想到霍姝经常在心里吐槽他不行,陆霆桀瞬间又黑了脸,阴沉的目光更似要把四个宝宝的亲生父亲碎尸万段!

连眼角那一颗小小的泪痣,都在散发着浓烈的杀气。

到底是哪个杀千刀的王八蛋让这个女人体会到了神一般的能力。

竟然一胎就生了四个!

然后——

他想起了一件事,问道:“那个让你怀孕的狗男人了?死了还是怎么了?居然让你未婚生子,一个人养孩子,他还是个人吗?”

“是啊,他不是人,他是畜生!莫名其妙就让我怀了孕,还不负责,简直畜生不如!”

陆霆桀看着霍姝的眼神,眸光幽深。

这个女人目眦尽裂,痛恨一个人的模样,让他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然后,他心疼了,抬手拨开霍姝唇边凌乱的发:“把他的名字告诉我,我去帮你宰了他。”【狗男人怎么回事?爱上我了吗?】

霍姝眼神像怪物似的盯着他。

【不就是睡过一晚么,这就把我当心肝宝贝疙瘩来疼了?现在这个年代,像这种睡过一次就要负责到底的纯情枇,居然还没有死绝,也是个奇迹。】

陆霆桀:“……”

纯情的男人怎么了?用情专一,富有责任心,这种男人才是好男人,不比播种不负责渣男强?

“阿嚏~阿嚏~阿嚏!”

突然,他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霍姝心想:【狗男人这是怎么了?又没感冒,打什么喷嚏,肯定是做了亏心事,被人咒骂遭报应了,嗯,一定是的。】

陆霆桀被气的面色铁青,他不懂打喷嚏和被咒骂有什么关系,除了昨晚一时冲动睡了她,他自认没有做过任何亏心事。

询问让她怀上一胎四宝的人渣是谁,只是想帮她出口恶气而已,结果却把他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见她如此不知好歹,脑袋都跟着头疼欲裂了起来。

他揉着额头,心情低落的低声道:“不愿意透露姓名就算了,就当我刚刚的话没有讲。”

霍姝霎时间看他的眼神更怪异了。

【啧啧啧,瞧瞧这小可怜见的,偷了我儿子不出气,自己还委屈上了,典型的猪八戒败阵,倒打一耙,不要脸!】

【这操作真他妈恶心人,以为这样我就会被你的‘纯情’感动,然后不追究你偷我儿子的责任了吗,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霍姝眸地迸射出凛冽寒芒,指间可以见血封喉武器嵌入他的颈脖:“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把五年前你是怎么潜入宁安县,怎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偷走我孩子的所有细节,一字不差的告诉我。”

陆霆桀顿时一阵火大:“我也最后再说一次,小胤是我捡的,不是偷的,请你不要再侮辱我的人格!”

身为陆家嫡系长孙,他下下辈子不可能沦落到当孩子的父亲,需要去偷的地步。

霍姝半信半疑的看着他:“真的?”

“陆家办过正规收养手续,相关部门可以查。”

陆霆桀目光沉沉的盯着她。

如果这丫头再不信,就把她的头盖骨敲碎。

他倒要看看,这本该聪明绝顶的脑袋里,到底装着多少愚蠢的浆糊。

霍姝无奈的放下武器:“那就这样吧。”

陆霆桀:?

他望着霍姝,一头雾水。

霍姝细说道:“念你替我养育了五年儿子的恩情,昨晚你那个了我的那件事,就当是补偿了,从此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各不相干,但是,陆小胤必须归我。”

“……”

陆霆桀狠狠攥紧拳头。

目光骇人!

“你以为你是谁?一个晚上就想换走小胤,他可是我陆霆桀的儿子!你知道我们爷俩的身价有多高吗?!”

霍姝为之一惊,急忙问道:“你什么意思,觉得养育了小胤五年,劳苦功高,只睡我一个晚上没有睡回本去,还想多睡我几次?”

“陆小胤不是橱窗里明码标价的商品,他对我来说是无价之宝,你陪我睡再多次,我也不会把你卖给你,懂?”

男人的眼神凌厉吓人,释放着不会轻易让步的坚决。

霍姝佩戴着毒针戒指的手,又是狠狠地一攥。

“陆霆桀,你到底想干什么?陆小胤是我的儿子!你又不是他亲生父亲,你凭什么霸占着他不还给我?就你这样,还想我带你去找医圣治病?我看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白日做梦!如果你不把陆小胤还给我,我就算和你同归于尽,我也不会找医圣给你治病!”

岂料,陆霆桀有铁骨铮铮,不惧威胁,还非常不屑的冷嗤了一声:“我就不信,这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医圣的下落!”

“不好意思陆先生,这世界上,还真的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医圣001的下落。”

“那我宁肯不治这病,我也不会把小胤的抚养权给你!”

霍姝:“……”

【玛德,狗男人又不做人了,一直这样争吵不休,也不是个办法】

极致的愤怒过后,霍姝反倒是冷静了下来。

“成,那我们各退一步,你说三个心愿,我帮你完成,你再把陆小胤的抚养权还给我,然后我向你保证,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大恩公,我会把你当成亲哥一样来爱戴。”

“谁要做你亲哥了?谁家的亲哥会和自己的妹妹滚床单?你是气死我然后去继承我家的亿万家产吗?!

最后一句灵魂的拷问,这个男人的愤怒值已经飙升到了顶峰。

他盯着她。

眸光幽冷又吓人的盯着她,就像随时都会扑上来把她撕碎的阎罗王,盯得霍姝头皮微微有一小许的发麻。

“那你到底想怎样?”

霍姝眉头紧蹙,心态快崩了。

“嫁给我。”

“什么?”霍姝为之感到惊吓。

“我说,嫁给我。”

霍姝脸上的肌肉抽了抽。

接着,下一刻陆霆桀就听到她的内心发出了一阵歇斯底里类似崩溃的尖叫。

【啊啊啊啊谁来管管这该死的狗男人呐!】

【一言不合就叫我嫁给他,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

【他以为自己是谁呀?一个活不过五十天的短命鬼,真以为昨晚睡了老娘,老娘就会爱上他的腰腹力量吗?】

【别做梦了!】

【比起锦城最有名的电动小马达,差的不要太远!】

【哎哟,我这个暴脾气,怎么办,我真的快要忍不住了,现在就想打碎他的天灵感,送他去见阎王爷。】

【死了才好呢,死了我不仅能要回小胤的抚养权,还能继承他家的亿万家产】

【可惜这是一个杀人要偿命的社会,不然我现在就宰了他!】

霍姝心里这一串咆哮,一字不漏传进了陆霆桀脑海。

就像点着鞭炮似的,噼里啪啦,在他脑子里不停的狂轰乱炸。

炸的他头疼欲裂。

垂放在裤腿两边的手,狠狠的攥成拳头,淡定,深呼吸。

他得控制自己的脾气,不然他立刻马上就会掐死这个天天诅咒他活不长的臭丫头。

而且,还会暴露他有读心术的特异功能。

“霍小姐为什么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难道你活了二十三年,第一次见男人向你表白和求婚,感动到不行了?”

陆霆桀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她。

似在嘲笑,她母胎单身了23年,都没有被人追求过,想想都可怜。

【你才不行了,你全家都不行了!】

霍姝狠狠的剜了他一眼,想着一直这样僵持也不是办法,便朝着门外喊了一嗓子:“陆小胤,以后跟着爹地,还是妈咪,你自己进来选!”

门外,正用耳朵紧贴着房门偷听的陆小胤,吓得浑身一抖。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