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漫台词

两对夫妇在野外帐篷交换,梁医生不可以(限)系列

时间:2022-06-21人气:作者:
俞夏顿时愣住了,养父母的电话同时关机,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尤其是在她昨晚一夜未归的情况下,他们应该更担心自己才对。

“左浩云轩,我家里可能出事了,你现在送我回去好吗?”俞夏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这几年养父的身体不太好,她担心很可能出了什么意外。

看着那张紧张的小脸,他沉声开口:“说地址。”

“云城路上的向阳花园。”

“秦严。”

“是。”

车外骄阳似火,车内凉爽清新。

可是俞夏的心情却跟这外面的骄阳一样燥热不安,养父母的电话同时关机,这是从来没有的事情。

黑色的豪车在城市里急驰,很快便到了俞夏口中的目的地。

车子在路边缓缓停下来的一刻,俞夏一脸茫然的看着窗外的一切,还以为自己来错了地方。

诺大的废墟上,到处是残垣断壁,尘土飞扬。

十几辆挖掘机正在轰隆隆的工作着,运石料的沙土车一辆跟着一辆……

整个向阳花园的小区被夷为平地。

俞夏快速的下了车,怕自己记错了位置。她特意转过脸去盯着马路对面的居民楼和商铺看了好久,又把小区前后左右的建筑物仔仔细细的确认了一遍,最终的最终……她确定眼前这片废墟,就是自己曾经住过的地方。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房子怎么会没有了?那我爸妈呢……”

俞夏脸色惨白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整个人完全懵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只离开了三四天的时间而已,再回到这里,等待她的居然是一片废墟。

崩溃的看着眼前的情景,想到养父母的电话又打不通,俞夏只感觉胸口有什么东西闷的厉害,一股热血直冲头顶,她的眼前蓦地一黑……

一只长臂及时的伸过来,稳稳的接住了她。

看着倒在怀里的女人,男人的脸色阴沉的有些厉害。他第一时间掐了俞夏的人中,又按了她的内关穴,不一会儿时间怀里的女人便缓缓睁开了眼睛。

“左浩云轩,我爸妈一定是出事了……一定是出事了……”一睁开眼睛,俞夏的眼泪就哗哗的往下掉,整个人情绪有些激动:“我爸身体不好,一定是我爸出事了,他们从来没有一起关过机……一定是出事了……左浩云轩,求你带我去医院好吗?求你了……”

怀里的女人哭的泪如雨下,眼眶通红,一双眼睛楚楚可怜的看着自己,那眼神没有几个男人能抵挡的住。

“哪个医院?”

“市中心医院,我爸以前身体不好的时候都会去那里……”俞夏哽咽的回答。

“好,那就去医院。”

车子在马路上急驰着,俞夏的心被紧紧的揪成了一团。养父母的电话同时关机,让她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一定是出事了!

不然怎么会这么巧?

左浩云轩意味深长的看着她,这个女人,从今天早上醒来到现在,一遍遍的刷新他的认知。如果说在这之前她是在演戏,那现在呢?看她哽咽落泪,蹙眉担忧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装出来的。

市中心医院离的不是很远,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到了。

车子在门诊前一停下,俞夏就迫不及待的跳下车跑进了大堂。她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先是跑到了导医台,又跑到了急诊室。可急诊室里的医生忙的脚不沾地,根本顾不上她这种事情。

从急诊室里出来,俞夏准备去住院部问问,刚一出门一道身影便把她笼罩,俞夏抬头看到了左浩云轩的俊脸。

“你确定是在这家医院?”男人半眯着眸子问她。

“是的,我爸以前生病都是来这里看病的,我得去住院部看看,他说不定是办了住院手续。”

俞夏边说边着急的往电梯的方向走,从小到大养父母都很疼爱自己,除非是遇到了特殊情况,否则同时关机这种事是绝对不会出现的。

“俞文生以前确实在这里住过院,不过最近没有他的住院信息。柳云慧也是如此。”护士看完了住院病人的资料,很确定的告诉俞夏。

“谢谢。”听着护士的回答,俞夏顿时松了一口气。

查不到他们的住院信息,就说明他们的身体没有问题。

房子拆迁,养父母可能忙着搬家,顾不上给手机充电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这样一想,俞夏的心情顿时宽慰了一些。

走出门诊大堂,看着不远处秦严把车子缓缓开了过来,外面骄阳似火,让俞夏的心也跟着躁动起来。折腾了整整一上午,也没有一个人能证明她就是俞夏。从这里离开,她自己都不知道要去找谁来证明自己的身份。

郁闷的上了车,在座椅里缩了缩身体俞夏有点儿无奈的看着车窗外,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

左浩云轩看看旁边的女人,之前还一直精神抖擞的小脸现在变得有点儿无精打采,幽深的眸光微微闪了闪,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放到了耳边:“查一下云城路上的拆迁小区向阳花园,小区里有个叫俞文生的住户的下落。越快越好。”

俞夏怎么也没想到,身边这个男人会主动帮自己查养父母的下落,她有些惊讶的转身看着他,她还以为自己越是证明不了自己的身份他就越在一旁看笑话呢。

“左浩云轩,谢谢你。”

这个男人出手,让她又看到了一线希望。

看着那双如水潋滟的眸子里又亮起了光,他淡声道:“别抱太大希望,估计只能查到手机号。”

俞夏明白的点点头,这种事情她还是了解一些的。

大约十分钟左右的时间,电话就打了过来,俞夏紧紧的盯着左浩云轩,希望自己能听到想要的答案。

“开发商那里没有登记俞文生的住宿信息,只查到了两个手机号码。”左浩云轩说着点开了手机短信,递到了她面前。

俞夏紧张的拿过来仔仔细细看了一遍,跟自己知道的手机号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这条线索也断了。看着车子一路向着左氏山庄的方向驶去,俞夏的心情说不出的复杂。养父母下落不明,她想证明身份的事再一次落了空。左浩云轩跟她约定的时间只到晚饭之前,她现在只能祈求在那之前养父母的电话能打通……

车子很快开进了左氏山庄,俞夏心不在焉的跟着左浩云轩下了车,向客厅走去。

两人刚一进门,管家泽叔就迎过来说要吃午饭了。

“左浩云轩,我想上楼先冲个澡。”昨天折腾了一夜,今天早上走的急又没顾上洗漱,她觉得全身都脏死了。

最主要的,她想趁这个时间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

左浩云轩看了看她凌乱的长发并没有阻止,看着她淡声道:“换洗的衣服在床上,洗完下楼吃午饭。”

“好。”

俞夏快速的上了楼,走进卧室时看到床上放着几个手提袋,她走过去看了看,有裙子和内衣,还有一双漂亮的高跟凉鞋,确实都是自己的尺码。俞夏把包放在床头,拿出手机准备再给养父母打一遍,刚拿起来,手机便响了。

以为是养父母打来的,俞夏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放到了耳边。

“爸,你们去哪儿了?你和我妈的手机怎么都关机了?”

“夏夏,是我。”电话那端突然响起一个沉闷的男人声音。

俞夏愣了一下,接着回过神来,这个电话是亲生父亲白世才打来的。

“您现在想起我是谁了?”虽然肚子里窝了一肚子的火,可他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就算有火她也不能发泄出来。

白世才沉声道:“当初跟左浩云轩订下这门亲事,左浩云轩给了一千万。我和你妈原本是想着给你姐找个好人家,让她以后能过上好日子。你姐从头到尾都答应的很痛快。谁知道她突然离家出走,弄了我们个措手不及。你也是我们的女儿,这么好的机会自然不能让给别人。所以今天上午你来的时候我和你妈假装没有认出你,就是希望你能有这个福气嫁进左家,成为左家少奶奶。俞夏,你可不能辜负我和你妈的一片心意,这门婚事说什么你也要答应下来。知道吗?”

俞夏听的气不打一处来,可她还是努力压着心里的火冷声道:“他有没有钱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不会嫁给一个我不爱的男人,更不可能顶着白美琪的名字过一辈子。我姐离家出走了,那你们就把那一千万还回去这门婚事一刀两断。”

白世才皱眉的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左家那是什么人家?多少女孩子挤破脑袋都恨不得嫁给他,你现在机会就摆在眼前你说你是不是傻?爱情能当饭吃吗?名字能当饭吃吗?”

真是想不明白,这世上怎么还有跟钱过不去的人。

“爸,我理解您和我妈的苦心。可我不管别人怎么想嫁给他,我就是做不到。那一千万您还是还回去吧,这门婚事我不能答应您。”

她不能因为一千万就把自己的幸福和人生都给断送了。

嫁给一个丝毫没有感情的陌生男人,她是真的做不到。

手机里突然传来池妙芳的抽泣声:“夏夏呀,我们但凡有一丁点儿的办法也不会把你送过去,你爸把那一千万拿去做生意了,没个一年半载根本就回不来。我们是现在要钱没钱,要人没人,我和你爸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呀……”说到这里池妙芳呜呜的哭出了声。

俞夏愣了一下,心跟着沉了下去,她没想到那一千万居然已经没有了。

手机里再次传来池妙芳的哭泣声:“夏夏,我们是真的没活路了。你就行行好嫁给他好吗?要不然爸爸妈妈真的活不下去了呀……妈妈给你跪下了……”

白世才愤恨不满的在手机里声讨:“俞夏,你妈现在可是给你跪下了,你还不答应吗?左家又不是什么火坑,你嫁过去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你是不是非要逼着我们两个去跳楼你才甘心?”池妙芳撕心裂肺的哭声再次传来:“夏夏呀……爸妈再怎么错也是把你生下的人……你就这么狠心看着我们死吗?呜呜……”

俞夏一脸凝重的坐在床边,内心说不出的纠结。她不是冷血无情的人,池妙芳歇斯底里的哭声不停撞击着她的心房,让她左右为难。

一边是自己的人生和幸福,一边是亲生父母的生命……

如果亲生父母真因为这件事出了什么意外,她肯定不会原谅自己。

思虑再三,俞夏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妥协了:“好吧,那我考虑一下。”

“好好好,那我们等你电话。”电话那端的池妙芳顿时破涕为笑。

俞夏坐在床边沉默了片刻,拿起床头的衣服先进了浴室。

此时的她并不知道,电话那端的夫妻俩一挂断电话就立刻换了另一副表情。

池妙芳端起茶几上的水咕咚喝了几口,这才长长的喘了口气,看着前方恨恨的道:“我喊的嗓子都哑了,这个死丫头居然说还要考虑一下。老公,你说她到底会不会同意呀?”

白世才一脸的阴沉:“放心吧,她没那个本事翻身。只要我们说她是白美琪,她就一辈子都是白美琪。”

……

俞夏很快洗完了澡,吹干头发又换好了左浩云轩给她准备的衣服,这才下了楼。

从楼梯上走下去的时候,左浩云轩正双手插袋的站在楼梯前,挺拔的身材配上那张黄金分割的脸,浑身上下散发着让人窒息的帅气。此时的他正表情慵懒的看着她,可眼底深处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炽热,俞夏有些不自然的走下楼梯,这样被他盯着她有种说不出的尴尬。

“很漂亮。”

简洁大方的纯白色连衣裙穿在她身上,干净清爽中透着一股优雅美丽。

俞夏刚下楼梯就被人伸手直接搂住了腰,她下意识的往旁边躲,那只宽厚的大掌却直接收紧了。男人霸道的气息扑面而来。

“左浩云轩,我们还不是夫妻,你能不能先放开我?”

她还不适应跟这个男人以这么亲密的方式相处。

男人眯了眯狭长的魅眸,微微俯身到她的耳边热气呼在她的耳畔:“不是夫妻吗?我可是记得昨天晚上我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那不是我自愿的,别人不清楚你左浩云轩也不清楚吗?还是说……左先生觉得在我清醒的状态下没有自信所以就用强迫的?”俞夏抬眼对上那泓深邃如潭的眸子,眼底深处带着一点挑衅。

看着她那双压抑着火气的水眸,他淡淡的勾了勾唇:“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实力,而且从今天上午的结果来看,你已经是左家少夫人了,所以我们之间不存在强迫两个字。”

俞夏郁闷的道:“只要我没在那份文件上签字,我就不是什么少夫人,更不是你的妻子。”

男人的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没关系,我们约定的时间是在晚饭之前,几个小时的耐心我还是有的。”

“就算时间到了,那我也是被逼的。如果你能尊重我,让我心甘情愿在上面签字那才是最厉害的。”

这话果然有用,左浩云轩眸色微沉,揽着她的肩膀向餐厅走过去:“尊重是相互的,首先你要在没有欺骗我的基础上才能得到尊重。”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