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漫台词

我的变态室友(H) 双腿大开被手指性调教小说

时间:2022-07-13人气:作者:

沈晚星将自己保护得很好,手肘有些擦伤,片刻后她挪了挪脚,脚踝一阵刺痛。

她双手撑着地想要站起来,眼前却落下了一片阴影。

她抬眸缓缓看了一眼,男人冷峻的下颌线,嘴角紧紧抿成了一条直线,生人勿进。

他怎么来了?

看她笑话?

商厦十层有那么一瞬间的寂静,随后便爆发了。

“贺先生!”

“贺总您怎么亲自来了!”

“那真的是贺西洲,本人比财经杂志上更俊美。”

贺西洲微微弯腰,深邃的眸子看着她,他的手指微动,最后却什么都没有做。

“对我行这么大的礼?”男人语气里面带着讽刺,低头看着沈晚星。

沈晚星沉默着扶着一旁的扶梯站了起来,不过就是脚崴了。

忍忍就过去了。

监狱里面从来都没有安慰,她总不至于出狱几天就养得娇气了吧。

“贺总,贺总您怎么来了?”舒经理真的慌了,这点小事就惊动了贺西洲亲自过来,万一他觉得他能力不够直接换人管理,那该怎么办呢。舒经理连忙从扶梯上快步走下来,一个踉跄差点就摔倒了。

“谁在这里闹事?”

贺西洲淬着碎冰的目光往人群中扫过,最后落在沈明月和苏音音的身上,沈明月连忙避开目光,假装这事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沈晚星芊芊素手指着苏音音,“她推我。”

随后她亲热地挽住贺西洲的胳膊,半笑不笑道,“贺总,我们就不要闹矛盾了吧,要是我今天在这里受了欺负,以后别人就要说贺家的闲话了。”

贺西洲低头,看了一眼她的手,倒是越来越大胆,会狐假虎威了。

私下,她被怎么欺辱都不要紧。

但是大庭广众之下,她身为贺家人,不能丢脸。要是以后贺承泽醒了,他们便是夫妻,一起出席宴会的机会还有很多。届时,大家都会知道她的身份了。

苏音音气恼,也沉不住气。

“我才没有推你,是你碰瓷!明月姐,你说是不是?”苏音音连忙拉着沈明月证明,刚才那么慌乱,她隐约觉得自己推到人了,可是听到其他人说碰瓷,她也就坚定认为是这贱女人碰瓷了!

“这……”

沈明月不敢给苏音音出头。

“贺总,您给我个说法啊!”

沈晚星死死扯着他的西装袖子,抬头和他对视,这事就是贺西洲引起的。而且,她要借着贺家的势将沈明月的狗腿子给废了!

“调监控。”

“是,贺总。”

苏音音慌了,“明月姐。”

可是沈明月躲开了她,她连忙走到贺西洲的面前解释道:“贺总,这是意外。刚才那么多人,也没看清到底是怎么回事。主要是沈晚星拿着您的卡到了十层,音音也只是想要验证她的身份。都是音音不懂事,您要怎么处罚都行。”

“你……沈明月!”苏音音没想到沈明月居然还落井下石!

“贺总,监控调出来了,请您过目。”

舒经理的效率非常高,他绝对不能让贺西洲不满。

这商厦到处都是监控,也很清晰地能看到苏音音用力推了沈晚星一把,致使她滚落下扶梯。

“你想怎么做?”

贺西洲只觉得小臂微热,她身上的温度传到了他的手臂上,酥酥麻麻,总是要勾起他心里那只野兽。他表面淡淡的,眉目如雪一般清冷,心里却藏着不为人知的念头。

“我想报警。”

故意伤人罪可大可小,凭着贺西洲和苏音音的举动,让她拘留半年也不成问题。

“不行!不能报警!”

苏音音尖叫道,“不可以!”

“好,那就报警。”

贺西洲话落,林原便打通了警局电话。

“明月姐,你帮帮我,帮我说几句话。你不是说贺总对你刮目相看么?”苏音音握住了沈明月的手,“沈明月!”

沈明月的眼神闪躲,掰开了苏音音的手指。

“刮目相看?”

沈晚星冷笑出声,她冷着脸清冷至极,可是一笑便如桃花盛开,眼尾都带着韫色。

沈明月当众被落了面子,“贺总,您别多想。”

“我没多想。”

贺西洲不解风情。

“林原,取消她们两个人的贵宾资格,永远不能进贺氏旗下任何一座商厦消费,后续的事情交给你处理。”贺西洲转过头,“能松开了么?”

他的眼神锋利,如同锐利的刀子要将她的手片成一片片的,沈晚星缓缓缩回了手。

“跟上。”

“哦。”

她跛着脚深一步浅一步地跟在贺西洲的身后。

“贺总!”

“你们放开我,都是那贱女人的错,为什么要抓我!”

苏音音挣扎着,可是被林原指使人给控制起来了。

“你帮帮我啊,沈明月你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

“音音,那是贺家,我……我回去会让浩澜想想办法的,你别慌。”沈明月才不想扯入这样的事情呢,是苏音音自作主张,和她没关系。她一点都不会受到影响。

只是,沈晚星和贺西洲到底是什么关系!

她真的是贺西洲的新宠么?

可是看不出贺西洲有多宠爱她,也没听说贺西洲的身边出现什么女人,她入沈氏的原因指不定就是为了贺西洲呢,想要在那一天和贺西洲来个偶遇,一步登天!

沈明月越想越离谱,但偏偏她还觉得很对!最不可能的可能,就会发生!

因为贺氏的门槛太高了,沈晚星选择曲线救国,两家合作她有更多机会接触到贺西洲,还不会让贺西洲觉得突兀和目的性。

这贱人!

……

沈晚星可不知道沈明月的思绪已经拐到外太空了。

沈晚星拎着购物袋亦步亦趋地跟在贺西洲的身后,走到了贺家专用停车场那辆幻影劳斯莱斯的边上,脚踝肿胀得几乎是挪动不了了。

她斟酌着开口,“小叔,刚刚谢谢你。”

贺西洲半垂着眼眸看沈晚星,她俏丽的面容上没有一丝笑意,那双琉璃似的眼睛也在看他,里面带着几分柔弱。

呵,这女人惯用的伎俩。

她低眉顺眼道:“要不是小叔的话,我就被她们欺负了。”

看着倒是纯良温顺,言语讨好。

贺西洲看着她的脸眼眸微闪,随即又阴沉着脸。

“我维护的是贺家的脸面,就算是贺家一条狗我也会护着,打狗也要看主人。别把你装模作样那套用在我身上。”

言辞之间多有厌烦和嫌恶。

沈晚星抬头看着他,那双眼睛眼尾微微上挑,黝黑的瞳仁带着雾蒙蒙的水汽。

她涂了正红色的口红,衬着皮肤透光,她轻扯了扯嘴角,压下心中的薄怒,风情万种道:“那就承蒙小叔看重,把我当成贺家的狗

她不知道自己此刻有多妩媚性感,那份倔强混杂着矛盾,对男人来说有些致命。

贺西洲见过那么多女人,没有人的眼睛比她更亮,这让他不经意便想起了三年那一晚,但看到她光洁的脸颊,他身周的温度就降了好几度。

“沈晚星,不要勾引我。”

沈晚星眼中闪过讶然,她没想到贺西洲居然以为她是在勾引他。

她不喜欢被人冤枉,上一场冤情已经让她吃够了苦头。既然他觉得她是在勾引他的话,那不如便将罪名坐实了。

本来,她也就有这么一个任务。

她猛然撞到了他的怀里,抱住了他精壮的腰,接触他的皮肤。

他是她法律关系上的老公,怎么能算是勾引呢。

“小叔,不刺激么?”

这两天的交锋,让她明白在贺西洲的眼中,掐死她如同掐死一只蚂蚁。可是贺西洲也有软肋,身体上的软肋,还有心理上的软肋。他是厌恶她的接近,可是他却没有及时推开。

还有……贺承泽是她的保命符。

“沈晚星!”

男人一字一顿地喊道。

“小叔,要是爷爷和福伯看到我们这样,你猜他们会怎么想?我可是唯一一个和承泽八字相合的女人,你总不可能拿承泽的命和我赌吧?”沈晚星脚踝刺痛,她几乎将整个人都靠在贺西洲的怀里。

“小叔总是威胁我,还要我向沈明月道歉。如果小叔再这么针对我,那我只能离开贺家了,也不知道冲喜是不是真的,要是我走了贺承泽不会死了吧。”她必须要和贺西洲达成一致,至少要保证贺西洲是中立的,他不能帮着沈明月对付她。

她沙沙软软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贺西洲双手箍住她的肩膀,将她从怀里扯开,森寒的声音响起:“沈晚星,记得你自己的身份,别露出马脚。”

沈晚星心一跳,她稳住声线道:“我一直都记得自己的身份,只要小叔别过分关注我,按照我们之前达成的协议走。我会交出让您满意的设计图,只请您别公报私仇。我们各做各的,互不干涉。”

她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贺家会成为她的助力,但是贺西洲不会,他阴晴不定,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帮着外人了。

有时候觉得他好说话得很,有时又觉得他很古怪,他看着她这张脸的神情总是很复杂。

贺西洲冷嗤了一声。

“小叔,我腿疼,走不动了。”

她扯住他袖子,仿佛刚才和他谈条件的那个女人不是她,娇弱软媚。

这个女人真是有千张脸面。

“走不动就待在这里吧。”

贺西洲上了车,砰一声关上了车门。

沈晚星咬了咬牙,看了一眼肿得像是馒头一般的脚踝,还是拖着腿自己打开车门坐在了后车座上。一眼便看到了贺西洲在擦拭着修长的手指。

“小叔是有洁癖,还是对女人有洁癖?”

她知道贺西洲有病。

那种病若是控制不住自己,也有焦躁不安,脾气古怪。其实,以他这样的身份要找女人还不简单么?一个受不住,那就……那就多找几个。可是他偏偏选择了最苦的一条路,克制隐忍,迟早得忍出什么毛病。

难道他是为某个女人守身?

不可能,沈晚星第一反应便否决了。

这样一丝不苟的男人,若有一天为欲疯狂,也不知道会成什么样。

贺西洲默不作声,不搭理她。

沈晚星瘪了瘪嘴,转头看着车窗,从车窗玻璃上依稀能够看到她摸了摸自己的左脸颊。她无聊地哈了一口气,热气触及到窗户模糊一片,她的手指在车窗上缓缓地画着星星,皮肤和玻璃接触发出细细的摩擦声。

贺西洲侧过头,表情清冷。

他只觉得脑海中一晃而过的画面,与面前重叠,可若是细究便想不出来了。

“贺总!”

林原处理完商厦的事,很快就赶到了,他很自觉地坐在驾驶位。

“事情都处理完了。”

苏音音被带走了,贺氏的律师亲自出面,按照这情况她起码要在里面待半年,剩下的就是走程序了。苏家人应该已经听到风声了,肯定不敢得罪贺家人的,苏家向来欺软怕硬。

“回贺家。”

贺西洲揉了揉眉心,他最近的工作量不少,贺家积压许多年的账目理出来了一些蛀虫,贺氏内部也是动荡,新旧换血。

沈晚星偷看了他一眼,看到男人眼底泛青。

林原说的事情处理完,是不是代表苏音音已经倒霉了?

沈明月张牙舞爪的,终于也算是剪除了一个爪牙。

一路无话,车子开到了贺家。

贺西洲率先下车,也没理会沈晚星。沈晚星走得艰难,每走一步她都觉得这只脚要残了。

“哎呀,少夫人这是怎么了?”

福伯听到动静,出门一看便看到了她的脚肿得不像话。

“摔了一跤。”

“先生的手怎么了?”

“被狗咬了。”贺西洲冷冷地说道,“我去书房,林原和我来。”

“是,贺总。”

林原冲着福伯点了点头,便绕了过去。

沈晚星坐在沙发上,福伯给她倒了一杯水,无意间提问道:“少夫人和先生发生矛盾了?您的腿不是摔了那么简单吧。”

“被人推的,不过小叔已经让林原处理好了这件事。”

“苏家那姑娘确实不是个玩意儿,承泽没出事之前还想要嫁到我们贺家,承泽一出事跑得没影儿了。”老爷子拄着拐杖下楼,他也是收到了消息,“中济堂的陈师傅该到了,待会儿让他给你推推脚踝,明天便能下地了。”

“谢谢您。”

沈晚星没想到老爷子考虑得这么周到。

“老爷子您可真是神机妙算,我瞧见陈师傅了。”福伯笑呵呵地走到花厅将人给迎了进来,陈师傅是个女师傅,看上去十分和善,四五十岁的样子气质很沉静。

“老爷子安好,您的气色看上去好了不少。想必家里有喜事,这位就是少夫人了吧?”

“陈师傅好。”

沈晚星好奇地看着她,中济堂的名头她是听过的,不少达官显贵都在那调理身体,他们更信奉中医。

“麻烦你了。”

“老爷子客气了。”

陈师傅坐在沈晚星的身边,看了看她这脚踝,伸手摸了摸道,”没伤着骨头,推开就好了。少夫人有点疼,您忍忍。”

老爷子也没兴趣在这里待着,他最近都忙着给孙子找全球知名的医生,想要挨个试过去,头发都花白了不少。

“啊!”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