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漫台词

绳子打结向上拉了再缝里比赛 绝色尤物校花闺蜜的呻吟

时间:2022-07-13人气:作者:

天有些晚,喻色直接打车去了启美一中。

正是晚自习的时间点,校园里静悄悄的,喻色拿着自己所有的家当打开宿舍的门就走了进去。

整理好东西刷起了手机,才发现现在整个T市都在狂欢墨靖尧活过来这件事。

只不过,他还没有苏醒。

但是这并不影响T市万千少女的花痴心。

论坛里到处都是这条消息,再配一张墨靖尧以前帅帅的照片,后面跟贴盖楼的可以说是秒增。

喻色只看了几个贴子就关了。

她不是墨靖尧的粉儿。

不过,她很清楚,她点穴的手法算是初学,墨靖尧虽然活过来了,但是距离苏醒还有段距离。

除非是她学成了九经八脉法,或者遇到一个比她更厉害的高手,才有可能。

下晚自习了,三个舍友冲了进来,杨安安一把抱起喻色,“你可吓死我了,你爸说给你休学,我还以为你生病了呢,快让姐看看你是不是哪里不对?”

喻色乖乖的下了床,任凭杨安安围着她转了三圈,然后直接搂着杨安安倒在了床上,使劲的呵她的痒。

这一刻,她终于活过来了,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第二天,下了早间操就进入了教室。

班主任张老师一看到喻色就把她叫了出去。

“昨天休学是怎么回事?”

听着张老师严肃的质问,喻色明白张老师是不想她休学,毕竟,她的成绩在年级排名一向都在前十,眼看着再过两个月就要高考了,这个时候休学那就是毁了一辈子。

喻色想起昨天这个时候喻景安打电话让她请一天假专门给她过生日,她就真的信了真的请了。

反正,她觉得高考考的好不好,不是一天的学习就可以决定的。

结果,她被她爸配了阴婚。

“没事了,我爸以为我生病了,结果是医院那边闹了乌龙。”喻色随便的给了一个理由,配阴婚这种事情,喻景安不嫌丢人,她嫌瘆得慌。

张老师松了口气,这才又道:“昨天墨氏集团的洛董也打电话过来找你,我说你不在学校,后来她联系上你了吗?”

“她是找我爸的,已经找到了。”

“哦,真奇怪找你爸怎么找到你的头上来了。”张老师自言自语的说到,不过也没深究,就放行喻色了。

再回学校,喻色很珍惜。

昨天以为再也回不来的地方,再回,就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放学了,杨安安拉着喻色冲向校门外的砂锅店,“快走,不然去晚了我最爱的鱼丸就没有了。”

两人气喘吁吁的才坐下来,隔壁班一个女生就坐到了喻色对面,“喻色,喻沫是不是你姐?”

“不是。”

“切,明明就是,她可是咱们启美一中出去的美女校花,你不承认是不想自己被你姐给比下去吧。”

“想说什么,直接说完,别影响我吃砂锅。”喻色不想听喻沫的名字,不是因为她怕被喻沫给比下去,而是因为喻沫的冷漠,被配阴婚的这个阴影,她想绝对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过去的,要很久很久。

她不喜欢穿寿衣的感觉。

女学生一点也没被她的冷漠影响到,继续八卦着新闻,“你没看新闻吗,墨靖尧有未婚妻了,是你姐喻沫。”

“真的吗?”杨安安也不吃砂锅了,拿过手机开刷,然后兴奋的扯过喻色的手。

“喻色,真的是你姐呢,这样你是不是就能见到即将成为你姐夫的墨靖尧了?帮我要一张他的签名照吧,哈佛商学院的博士生,墨氏集团的总裁,我一辈子想都不敢想的成就。”

喻色直接拍掉她的手,“想要自己去要。”

“呃,我连他的人都见不到,最多就能看看照片,他真好看,你姐真是捡到宝了。”

喻色低头吃砂锅,原谅她,对于墨靖尧她最清楚的直观感受就是他穿寿衣的样子。

周末了,正常回家的日子,不过喻色还是留在了学校。

几天了,喻家一家子应该都沉浸在喻沫即将成为墨靖尧的未婚妻的喜事上.

所以,早就忘了她的存在。

喻色早就习惯了。

杨安安几个舍友都被父母接回了家里各种滋补。

她买了几包泡面便回了宿舍。

那一亿,就当是她还了喻景安和陈美淑生养的恩情。

从此,能没有瓜葛就没有瓜葛吧。

吃完了泡面喻色练习了两个小时的九经八脉法修复身体,这才拿着学习资料去了图书馆温习功课。

超多的作业,书写的,背诵的,时间一晃就过了两个多小时。

安静的图书馆突然间嘈杂了起来。

“快看,迈凯伦GT,要是够接我的多好,太壕了。”

“呃,才两百多万的车你就兴奋成这样,咱T市,我就喜欢墨少的那辆布加迪威航,要是能让我上去坐一分钟,我死而无憾了。”

“做你的千秋美梦吧,人家墨少已经圈定了喻色的姐姐喻沫了,你想都甭想。”

这说起喻色,便有人朝着喻色的方向看过去。

她依然安静的看书,对身外事不闻不问。

图书馆的门开,才下车的男子走了进来。

一身黑色的西服,帅的让女生们就差没流口水了,全都追随着他的视线,连眼睛都舍不得眨。

男子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的看向喻色。

就见男子恭敬的打了一个立正,随即道:“喻小姐,我们洛董有请。”

喻色眼尾都没给一个,继续温书。

“咳……”男子低咳了一声,只得继续:“洛董有请,还请喻小姐随我走一趟。”

喻色依然低头温书,那云淡风清凡事都与她无关的样子,很酷。

“喻小姐,需要我做什么你才能答应?”

“少来烦我就好。”

“……”不来烦她她就能去了?

男子是深深怀疑的眼神。

随即,他走出图书馆拨通了洛婉仪的电话……

迈凯伦GT很快驶离了启美一中。

半个小时后,又一辆更壕的布加迪威航停在了启美一中的图书馆楼下。

图书馆里原本在温习功课的学生再一次的沸腾了。

那车是墨靖尧的专属座驾,整个T市仅有一辆。

车门开。

喻沫一身月牙白的小洋装优雅的步下了车。

看到喻沫,一个女同学羡慕的冲到喻色面前,推了推她,“喻色,你姐坐着你姐夫的车来看你了……”

姐夫’两个字让喻色怔了怔,不得不说,喻沫下手真快。

脸皮也够厚。

“快看,咱们启美从前最美的校花来了。”

“能被墨家选中做墨靖尧的未婚妻,果然人美还是有资本的。”

“以后咱们可以找喻色弄到她姐夫的签名照了。”

……

图书馆的门再次打开,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喻沫和喻色的身上。

周遭的窃窃私语声喻沫早就听到了,果然,她才是众人眼中最适合墨靖尧的未婚妻。

如果不是墨靖尧一直昏迷不醒,一点起色都没有,如果不是墨家命令她来接喻色,她才不来。

“喻色,我来接你回家。”喻沫迟疑了一下,不过还是违心的开了口。

全天下的人都认定了她是墨靖尧的未婚妻,她才不怕喻色。

她且先忍一忍,只要喻色把墨靖尧弄醒了,就再也甭想靠近墨靖尧。

喻色转头,淡淡笑开,“说吧,什么威胁手段?”

喻色太了解喻沫了,既然喻沫敢来,肯定会在来之前就想好威胁她的手段。

“妹妹真懂规矩。”说着,一张照片就丢到了喻色面前,喻沫微微俯首,用低的只有她们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到,“你敢不去,就等着欣赏小荣被轮的视频吧,到时候,后悔的是你。”

“你……”喻色早就猜到喻沫会威胁她,只是没想到居然是这样卑劣的手段,有点被恶心到了。

段荣荣是小姨的女儿。

她一出生,陈美淑就恨不得掐死她,是小姨陈美娇把她抱走,没有奶水就买奶粉喂她,没有人疼陈美娇就疼她宠她。

如果不是后来小姨结了婚生了子,陈美淑和喻景安还不肯把她接回家去。

所以,她跟小姨陈美娇特别亲。

可以说,比亲妈更亲妈。

而喻沫就因为知道她和小姨的关系,居然拿小姨的女儿段荣荣来威胁她,真的刷新了她所有的底限。

“妹妹,走吧。”喻沫说着,伸出手就姐俩好的要挽她的手臂一起离开。

喻色不着痕迹的起身避过,抱着自己的学习资料往图书馆的大门走去,同时淡淡笑道:“这世上有些东西,是你的你不争不抢也是你的,不是你的,你怎么抢也不是你的。”

就让喻沫先顶着墨靖尧未婚妻的身份高高在上,然后再让喻沫尝一尝从云端跌到泥泞的下场。

布加迪威航缓缓驶离启美一中。

喻色一上车就继续温书,见车里除了司机再无外人,喻沫也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看都不看喻色的刷起了手机。

半个小时后,布加迪威航停在了半山别墅区888号。

佣人恭敬的引着喻色走进了墨家别墅的大厅,“喻三小姐请跟我来。”

喻沫脸一黑,这样少奶奶级别的待遇明明之前都是她的,但是现在,墨家的佣人理都不理她。

全欧式风格的豪华装修,才一进了墨家大厅,就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十几道目光射在身上,喻色一一扫过众人,最后落在正中央的老太太身上,低眉顺目的道:“奶奶,洛董呢?听说她找我。

据说,墨家老太太最宠墨靖尧,喻色不动声色的抱上墨老太太这条大腿,以后在墨家哪怕不能横着走,也没人敢明目张胆的期负她。

“切……”一道冷嗤声传来,“就凭你,也配找我妈。”

“靖汐,怎么说话呢?”老太太瞪了女孩一眼,上前拉住喻色的手,“丫头,靖尧那孩子的事情我也是事后才知道,那天让你受委屈了。”

喻色鼻子一酸,虽然不确定老太太这话有几分真心,但至少是第一个安抚她的人,“他怎么样了?”

“不怎么好,那孩子打从出生起性格就孤僻,不喜欢的人一律不许靠近,没想到一遇到了你就有了新生,不过一直睡着也太孤单了,你去陪陪他,可以吗?”

老人家这样说,喻色自然是给面子的,点了点头,“好。”

“喻色,我陪你去。”喻沫上前,就要引着喻色去墨靖尧的卧室,墨靖尧是她的,她绝对不允许喻色一个人单独陪着墨靖尧。

那男人太好看,她第一眼见就喜欢上了,等他醒了,就是她的。

“站住。”老太太低喝了一声,随即道:“喻沫,医生说靖尧的卧室里不宜人多,有喻色一个人就够了,你过来坐下吃点水果,晚点就开饭了。”

喻沫看了一眼喻色,只得坐到了老太太的身边。

喻色随着佣人乘坐电梯到了顶楼。

推开门的时候,一股淡淡的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扑面而来,证明这卧室里的主人定是久病不愈的人。

“喻三小姐,有什么需要就摁铃,我们随叫随到。”

喻色的目光落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墨靖尧身上,只是几天不见而已,他瘦了很多,已经是淹淹一息了。

不过,哪怕漫身都是病态,也掩不去他骨子里所散发出来的尊贵气质。

“张嫂,我记得你的声音,那天,就是你挂断我打到家里请求去墓园接靖尧的电话的人吧。”刚老太太叫了一声‘张嫂’,让张嫂送她过来,她记住了这个称呼。

张嫂身子一抖,头重重的低了下去,“喻三小姐,那天我真没想到少爷没死,对不起,对不起。”

喻色微微一笑,“无妨,那天的事确实不怪你。”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她能弄活墨靖尧,“以后我在这里的起食饮居就劳烦张嫂了。”

“不劳烦不劳烦,喻三小姐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张嫂吓的腿都软了,要是被洛婉仪和老太太知道她那天挂过喻色的电话,延误了救治少爷的时间,她在墨家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下去吧。”喻色淡淡一声,张嫂就退下了。

张嫂现在还算不上是她的心腹,不过,她捏着张嫂的把柄,以后张嫂只会尽心尽力的侍候她,不敢造次。

卧室里清静了,喻色徐徐走到床前,坐下。

再见墨靖尧,她心底里是五味杂陈的。

从前明明是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两个人,如今,大低是想没有关系也不可能了。

指尖轻轻落下,落在肤若凝脂般的墨靖尧的脸上,虽然冰凉,但至少有了点人间烟火的气息。

“墨靖尧,既然喻沫已经是你的未婚妻了,我就是来给你诊病的而已,我可不想当小三,所以,我不管你是不是能听得见,以后都不许缠着我。”

只要是与他在一起,她脑子里第一个反射出来的画面就是穿着寿衣的墨靖尧。

再帅,都别扭。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