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快板台词

巧劫狱

时间:2020-03-30人气:作者: 台叔叔
一九四七年乌云滚滚满天空,国民党垂死挣扎还逞凶。单说浙江杭州市,乌烟瘴气民不聊生。在这时候我们地下工作人员秘密在活动,就好象黑夜里明亮的大星星,为了人民为了党,他们暗地和敌人作斗争。这一天一场秋雨刚下过,就在晚上八点钟,伪政府礼堂开大会,门前一阵乱哄哄,小汽车一辆接一辆.下车的人都腆着个肚子挺着胸,有的人穿着袍子和马褂,也有的身穿西服大摇大摆地往前行。到会的都是一些“大人物”,屁股后头都跟着勤务兵。这会堂好象是一座衙门口,四周围八百公尺之内就不准再通行;蒋匪军横眉立目门前站,来回巡逻还有宪兵。
左边是一片停车场,小汽车全在那里停。忽然间在东南角上出现一个人影,他一会儿出现—会儿影无踪。这个人,看样子好象看守车场,他的穿着打扮象个宪兵,身量不高很强壮,两只眼灼灼放光象雄鹰,他对开过来的汽车很注意,一辆一辆的全看清;他的心中好象有要事,可是脸上镇静又轻松。这个人是咱们地下党的侦察员,姓魏名叫魏国忠,他年纪就在三十岁,机智勇敢又聪明。搞地下工作非常有经验,人送他外号叫“智多星”。他曾经枪杀过特务队长朱光定,炸毁过弹药库,蒋匪个个都心惊。敌人们恨他都入了骨啦,只气得警察局长都要疯!国民党跟踪追查到处在搜捕,一心想抓住“智多星”。
特务们的主意算打错啦,想要抓住“智多星”,那是“钻冰取火”、“压沙求油”根本就不可能!“智多星”机智过人行动敏捷又迅速,他的手中枪百发百中从不空,流血牺牲全不怕,对人民对党最忠诚。今天他接受了新任务,要他火速去完成。
只因力咱们地下党的市委书记被逮捕,在警察局里受苦刑,到明天书记的性命就难保啦,今夜晚必须得把书记教出火坑。地下党已经计划好,又派了一名能干的同志协助“智多星”,这位同志的代号“三十二”,在暗中帮助把任务来完成。
“智多星”他把行动计划考虑好,又化装成一个伪宪兵,来到停车场这儿仔细看,决定把警察局长的汽车弄到手中,再到警察局去救书记,他查汽车查了足有半点钟,可就是没有伪局长的专用车,他心里着急暗叮咛:“没声他的汽车怎么办呢?用别的汽车行不行哪?这三十二号同志是哪一位,是不是他认识我魏国忠?”正沉思,忽听汽车喇叭响,嘀嘀!汽车的灯光照眼明,拐过弯停在了东南角,天蓝色的小汽车本是个流线型。“智多星”一见心高兴,正是伪局长的小汽车——他迈开大步快如风,几步来到车门口,这司机坐在里边正唱“柳叶青又青”哪!“智多星”拉开车门一翻眼:(白),“哎!是警察局的汽车吗?”“是啊,有事吗?”嗬!这小子慢慢腾腾地答了一声。“智多星”一皱眉头把眼瞪,“快开走!这地点不准你把车停!”这司机闻听一撇嘴:“谁说的!这地方不能把车停?”“智多星”没容他说完这句话,啪!一巴掌给他来了个乌眼青。(白)“哎哟!你打人!”
“赶紧给我开走少废话,晚走一会儿连你们局长都得挨熊!”这小子捂着眼睛害了怕:“好好!你叫我开走我就开走还不行吗?(白)打人干吗?往哪开?”“跟我来!”“智多星”上车来指道,不多时这汽车开到一片黑暗中。这小子心里一动觉着不对劲儿:为什么单叫我开到这里把车停?舵轮一转就要往回开,猛然见一把雪亮的尖刀面前横。(白)“啊?”“不许动!一动我就要你的命!”(白)“唉!我不嚷。”这小子当时吓得睑色苍白嘴唇青。他停住汽车扬起手;“饶命!你叫我怎么样儿我都应。”这时候忽听车外有人在叫好:“好!干得漂亮,真不愧人称‘智多星’。
”(白)“谁?”“我!我是三月二号来的。”“智多星”一听心高兴:“好!请问今天夜里下雨还是晴?”“现在阴天没下雨,要是下雨大概得天明。”(白)“好,请上车吧。”暗语说完,三十二号把车上,有一个皮包提手中,到车上放下皮包就动手,把司机捆好用布卷塞进他的口中,搭下来放在行李箱内忙盖好,他二人急速上车一秒也不停。三十二号把化妆衣服拿出来,急忙交绐“智多星”,他自己把警察制服也换好:“请吩咐今天的任务怎么执行?”“奔警察局赶快开车走。”“是!”说着话这汽车跑起来快如凤。“智多星”把行动计划讲一遍,又把注意的事项交代清:“同志,现在是八点零三刻,在十点以前必须得把书记救出城。”“是!”说着话汽车来到警察局的大门口,“智多星”说了一声:“往里冲!”汽车的速度一点没减低,四个门警谁也没看清,“噌”的一声进了大门,四个门警冲着汽车立正把礼行。他们光看见是局长的小汽车,可没有看见里边坐着是“智多星”。
车子一直开进去,拐过楼房往里行,这里边的路线他们早摸熟啦,来到了看守所的门前把车停。三十二号把车下,举动真象个警卫兵。他忙到右边拉车门,从里边稳稳当当下来了“智多星”。只见他身穿米色中山服,两撇黑胡真是神气又威风,手里边拿着文明棍,走起道来眼珠向上挺着陶。登台阶故意往左右看了看,其实这地万他早就全摸清啦。这看守所是一处孤零零的平顶房,都是钢骨水泥建造成,大铁门分量特别重,门里边就有看守兵,窗户又高还又小,有大拇指粗的铁条窗户棱。周围院墙高有一丈五,在上边拉着电网挂着红灯,围墙四周有岗楼,日夜值班有哨兵;左边院里住着一个警卫连,匪军足有一百名,轻重机枪全都有,夜间巡逻不放松,这个地方真好比龙潭与虎穴,谁到这里都心惊。“智多星”哪管什么虎穴不虎穴,龙潭里也敢去擒龙。这时候忽听铁门一声响,从里边走出两个看守兵。这俩看守是一个胖来一个瘦,瘦子好象长脖鹿、胖子象个大狗熊。
“智多星”一晃肩膀往里走,三十二号就在他的后边紧跟行。俩看守一见发了愣,哪来的长官谁也摸不清。瘦子是个带班的,这小子有点鬼聪明,他紧走几步忙拦住,满脸带笑把礼行:“请问长官您有什么事啊?有事请先跟我说一声。”“智多星”准知他要问,一回头当时瞪眼睛:“你们局长没有下通知吗?没告诉你厅里来人视察这个事情?我看你们是故意找麻烦,真是混帐已极狗畜生!”(白)“是!是!是!”这瘦子挨骂不要紧,吓得胖子心口窝里直扑腾。心说:这位长官真叫横,冒犯了长官罪不轻。嗬,您看他又行礼来又立正,嘴里说:“请长官原谅不要把气生。
”这瘦子抬腿就一脚,把胖子踹了个侧不棱:“去!还不快给长官搬椅子,你那眼睛成了两个瞎窟窿啦?”这胖子挨他一脚心里真窝囊,嘴里不住胡嘟哝:(白)“你挨骂拿我撒气,真他妈倒霉。”“快点!”“唉。”这胖子进屋搬椅子,这瘦子转过身来仔细打量“智多星”,他面带奸笑忙开口,低声下气地说了一声:“请长官原谅别生气,有一件事情要说明。局长的通知我们没见到,局长的命令我们记得清,没有局长亲笔写的证明信,这看守所任何人进来都不行。”“智多星”心说:这小子真饺猾,两分钟以后叫你活不成,想到这他冲着三十二号一挥手:“去!把他们局长给我叫来,就说他的汽车不能做证明。叫他马上退席别开会啦,到这儿来最晚不能超过五分钟。”“是!”三十二号转身就要走,把这瘦子吓得可不轻。心里说:局于的汽车我怎么没注意哪!我真是—个糊涂虫。真要把局长叫到这儿,我这个看守可当不成啦。连忙说:“长官千万别生气,是小人过于多心,还得请您多宽容。我马上带您里边去视察,长官到这儿哪能要证明哪。在局长的面前还得请您多关照,话里话外还得请您多留情。大人不把小人怪,宰相肚里把船撑。长官您视察往里请吧。”嗬,你看他一个劲地把礼行。胖子在旁边打着立正,三十二号暗暗钦佩“智多星”。
说着话瘦小子摸摸钥匙前边走,“智多星”又把胖子叫了一声:“你在这门口守卫好,不论谁进来也不行。。(白)“是。”这胖子成了临时警卫员啦,您看他看守门口精神还很集中哪。“智多星”他们走进一条大走廊,这里边只有一盏小电灯,瘦子说:“长官,这里边押着个主要政治犯,明天早晨就活不成啦。”他这句话才刚说出口,就听鼻子眼里“嗯”了一声,“嗯”身子一歪倒在地,一动也不动吹了灯啦!在胸前有一把尖刀插进去,原来是三十二号把他给送了终。在他腰里搜出钥匙一大把,转身急速往里行,来到了二十五号门前站住脚,开门进去摁着手电看得清:靠北墙只有书记一人,衣服全破烂,遍体鳞伤叫人好心疼。只见他朝着他俩看了一眼,“智多星”忙用暗晤把自己的来历全说明。书记同志又难过来又高兴,颤巍巍勉强地站起来拉住了“智多星”:(白)“我谢谢同志!我谢谢党!我又看见同志啦。”书记他激动的心情真是难形容。“智号星”说:“书记同志,这里不是讲话之地,虎穴之中不能久停。(白)“我们赶快走吧。”“好,走吧!”说着话三十二号背看书记往外走,“智多星”拔出来尖刀往外冲,他首先来到大门口,杀胖子没用两分钟。他们刚要出门就听前边脚步响,原来是看守长带着两个看守兵,来提我们的市委书记,在今夜杀害再不等天明啦。
这看守长今天喝了点便宜酒,白兰地灌了两大瓶,嘴里说话舌头硬,叫喊着两个看守兵,“哎!你们俩人快叫胖子开门去,二十五号要记清啊!”两个看守连忙答应:“是!是!是!”“智多星”和三十二号全听清,他们急忙侧身隐蔽好,贴在门旁瞪着眼睛。这俩小子一进门,在门旁窜出“智多星”,他拉住一个小子脖儿颈,“噗”的一声尖刀插进他的前胸。那个小子“噢”的一声往外跑,“嘟嘟”警笛吹了好几声。看守长迷迷糊糊刚要把台阶上,“智多星”枪口对准他的前胸:“别动!认识我吗?我就是那个‘智多星’。”“啊!”这小子一听真魂全吓掉啦,哆哩哆嗦叫“先生”:“先先先生,我的好好先生,只要你饶了我的命,叫我干什么全都行。”“走!跟我到车门那儿传话去。“好!好!好!行!行!行!”三十二号背着书记上了车,“智多星”逼着看守长急速往前行。来到车门这儿刚要把车上,猛听得四面八方响警铃,“当啷”警钟一响不要紧,从左边院里跑出一队警卫兵,机枪步枪端在手,连喊带叫乱了营啦!眼看着冲到台阶下,见局长的汽车面前停,看守长在汽车里边探出头来不住地喊,说:“局长有命令,叫你们赶紧往里冲,八路军在里边救人啦,放走了一个也不行。咱们局长受了他们的骗,现在已经受了惊,我护送局长上医院!”说着话这汽车开动往外行。
原来他给“智多星”正当传话筒,错说一句也不行,手枪顶着他的后腰眼,“智多星”怎么说他就怎么执行。这时候,这群小子往里闯,三十二号开着汽车往外冲,到门口“唰”的一声冲出去,眨眼之间影无踪啦!小汽车开得好象风一样,不多一时出了城。他们俩把服装脱下忙换好,一回头见后边出现一串灯,“智多星”知道这是敌人的摩托车,在后边追赶已经出了城。他灵机一动:有!有!有!把看守长当时捆了个紧绷绷,停下车,从行李箱内把司机拉出来,把他俩并排扔在大道正当中。转身飞速把车上,又把三十二号同志叫了一声,“在前边拐弯地点有树林,你开到那里把车停。
你背着书记到预定的地点去会面,我来对付这群狗杂种。”说着话开到树林近前车停住,三十二号叫了一声“智多星”,“我看您背着书记一块走吧!我对付他们也能行。”这时候眼看着灯光越来越靠近,当时急坏了“智多星”,“现在一分钟就是一滴血,再耽误一会儿咱们仨人全都要牺牲。现在我是命令你,要你马上来执行。”“是!”三十二号一听命令急忙把车下,他背着书记奔向树林中:(白)“再见啦!‘智多星’同志!”“书记同志再见啦!”说话他们穿过树林奔了正东。三十二号背着书记安全去会面,“智多星”上车后开亮了所有的灯,这小汽车急如闪电把山上,绕过了山环往下行。
定晴看,山下也来了摩托车,敌人用两路来夹攻。好一个“智多星”,他的灵机这么一动,把汽车开往山边行,到悬崖边上他跳下车,这小汽车还一直向前可没停,就听得“轰隆”!“咔嚓”!连声响,小汽车滚进万丈大深坑。“智多星”拨开树丛爬上大山岭,坐在那里看追兵。不多时敌人的两路摩托会了面,在那里乱喊乱叫闹哄哄。“智多星”暗地在发笑,下了山安然自在地进了城。回到家铺好了被窝躺在床上看了看表,时间才交十点钟。前后才用了俩钟点,就办完了这件大事情。“智多星”虎穴巧劫狱,机智勇敢逞英雄。
用户评论

本类推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