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脱口秀台词

大保镖台词

时间:2020-04-25人气:作者: 台叔叔

  郭:人来的不少啊,我很欣慰。

  于:老词

  郭:今天我们俩给大家表演

  于:对。

  郭:(指于谦)也是小兄弟。

  于:没有没有。您还没问岁数。

  郭:你漱口了吗?你几个大节?

  于:您会说人话马?

  郭:不是`````你多大什么来着?

  于:岁数。

  郭:对,你多大罪过?

  于:要判啊。

  郭:多大罪````岁```罪````岁数,多大岁数?

  于:我37

  郭:小兄弟!

  于:您多大?

  郭:我32

  于:拿起嘴来就说!我岁数大,您是兄弟。

  郭:不能!我大,你是兄弟

  于:大伙都听见了,您32我37,我哥哥您兄弟,这还有错没有?

  郭:你不识数!不信咱们数。

  于:这还怎么数?

  郭:我32你37,啊。30,31,32,有我了;33,34,35,36,37,这才有的你,我兄弟。

  于:噢``````照您这么说,先有的你,后有的你爸爸?

  郭:(转过身看着于谦)讨厌,讨厌!

  于:这部您说的吗,刚生出来小孩比谁都大?

  郭:你看这脸,长得跟包子似的。

  于:您先别说我这脸。

  郭:不许欺负我!好在我脾气好,要碰上我们同行那急脾气,“咔”一下你就完了。

  于:您这行人怎么都这么大脾气?您干什么的?

  郭:我?(耷拉着肩膀)我是练家子,练武术的。(捂着脸乐)哪说理去?我是练武术的!

  于:这练武术的怎么都嬉皮笑脸哪!

  郭:我们家就是干这个的,我爸爸就是练武术的,你一打听江湖上没有不知道的。

  于:叫什么?

  郭:草上飞!

  于:你爸爸飞贼?

  郭:你爸爸刺猬!

  于?:不是,怎么起这名字?

  郭:他轻功好嘛!就这二楼,一个跟头就上去;从这边到那边,一片腿就过去。没有拦得住他的门,没有挡得住他的锁!

  于:还是贼呀!锁都上来了。

  郭:贼干嘛?本职工作开锁嘛。就银行那保险柜,我爸爸弄根芹菜就捅开了。

  于:霍!

  郭:每天早晨起来,耗腿,坚持30分钟(把脚尖翘起来)。练了30年,你说了得吗!

  于:这我也会,这叫耗腿呀?!

  郭:说这意思吧。虽然我父亲这么大能耐,但是我们哥俩想学武术,我爸爸不能教,得送外边学去

  于:这为什么亚?

  郭:自己孩子下不去手啊。每天早晨起来好腿,你忍心吗?

  于:这也什么不忍心的(翘脚尖)搁到这有什么不忍心的?

  郭:跟你这外行说不清楚!这跟你们说相声的一样:比如我是说相声的,(拽于谦)我儿子也想学相声

  于:往那边比划!

  郭:我父亲几经辗转,终于找到了我的老恩师

  于:还挺尊敬

  郭:得道的高僧,世外的高人,家住在京西北玄平坡的下坎,这个地名叫虎岭。

  于:哦,虎岭?我可没听说那出过什么武术家,听老人们说过那净卖粽子的。

  郭:我拿江米砍死你!

  于:您也找不出别的东西了。

  郭:他小瞧人!虎岭就都是卖粽子的?讨厌哪!

  于:反正卖粽子的多。

  郭:你们曲艺团宿舍楼住的都是说相声的?

  于:那倒不见得

  郭:还是的,嗬!我的老师是个和尚,叫围米!隐居在那。那天我爸爸带着我,还有我哥哥到那拜访他老人家,老爷子正捋叶子呢````

  于:捋那铁叶子?

  郭:捋那苇叶子。

  于:还是卖粽子的!

  郭:什么叫卖粽子?练功受伤了怎么办?拿苇叶子缠一下。

  于:拿苇叶子缠?

  郭:你哪懂这个去?是不是?我爸爸把来意一说,老爷子很高兴:“二小!好!没什么,干什么不吃饭?早出去晚回来,该添水添水,该续火续火,知道吗

  于:我怎么听着不像练武术阿

  郭:我爸爸说您多栽培。老师说:要干这行得先立下生死文约

  于:哦,这还合同制?

  郭:得立合同!跟着老师学10年学8年,中间出去拿车撞死了,活该!

  于:哦,这没老师的责任?

  郭:没人家的事。老师说你你气不过,扎井里死了,活该!

  于:老师不管?

  郭:自己负责!

  于:哎哟!

  郭:我父亲眼泪都下来了,可为了两个孩子的前途````咬咬牙:老师,您写吧!

  于:这就真写?

  郭:老师吩咐一声:摆香堂!前边摆上香炉蜡钎蜡贡烛台,后边高悬上我们祖师爷的画像

  于:您这行也有祖师爷?

  郭:有哇

  于:谁呀?

  郭:屈原!

  于:对!您这行合理阿。没有屈原就没有粽子吗。

  郭:你看这脸长的`````

  于:您甭端详我了

  郭:前边摆好了笔墨纸砚,老师提起笔来,眼泪也下来了

  于:怎么呢?

  郭:笔不落,两个孩子的命在;笔一落,千金的重担就落在自己身上了!真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向人家父母交待?屋里的气氛很凝重,沉默了20多分钟没人说话。最后老师把笔放下了,叹了口气:甭写了

  于:哦,心软了

  郭:我不认识字!

  于:废话!不认识字还写什么?

  郭:我父亲很感动

  于:还感动?

  郭:好好跟着老师学,老师文武双全,啊。

  于:甭提这文武双全了。

  郭:说完了,我爸爸一道红光直奔西南。

  于:你爸爸狐仙?

  郭:你爸爸白骨精!

  于:怎么一道红光阿?

  郭:我把我爸爸皮袄后边给点着了

  于:什么儿子!

  郭:之后每天跟着老师学能耐:先练掌再练拳,最后练兵刃

  于:哦

  郭:先练掌法:铁砂掌。拿手在铁砂子里插,这么插。当然一开始你受不了,容易受伤,先插江米(做淘米状)

  于:哦,就光插这江米?

  郭:有石头捡出来。

  于:您这捡米呢?

  郭:练功嘛

  于:练得什么功阿?

  郭:再练拳,拿手杵铁豆子,把铁豆子杵碎了!

  于:哎呦!

  郭:当然一开始不能用铁豆子,先用红小豆。为了加强摩擦力,里边加上红糖。

  于:你这揣豆馅呢?

  郭:最后练兵刃:练齐眉棍!打人行吗?先打树:“嘡嘡嘡”三下,歇会,再打,三下一歇三下一歇。

  于:干嘛三下一歇呀?

  郭:祖师爷教导我们:有枣没枣打三竿子!

  于:屈原都馋疯了

  郭:不许侮辱我们祖师爷!跟着老师学能耐,很开心啊

  于:还解馋呢

  郭:你看这脸````

  于:又来了!

  郭:老师经常教导我们:好好练,学得文武艺,货卖帝王家。记住老师的话: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

  于:什么师傅!

  郭:谢谢老师!我听了您这些正义的言辞,顿时五内澎湃,恨不得找个黑暗的恶势力和他同归于尽!

  于:好!

  郭:老师点点头:嗯,你无耻的样子很有我当年的神韵~

  于:嗨!这就别往下传了!

  郭:实指望能跟着老师长久的在一起学能耐,没想到中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于;什么插曲?

  郭:有一天,老师下山,出去蹦的去了

  于:老师还干这个?

  郭:不是,见网友去了

  于:嗨!还不如蹦迪呢

  郭:无意中遇见了年轻时红颜知己的女儿,从见到她那一刻起,老师知道自己的江湖生涯结束了,注定要远离那些白衣如雪来去如风的日子。老人家以80高龄,毅然决然戴上假发还俗去了!~

  于:哦,跑了?

  郭: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猪猪肉肉?

  于:什么学问啊!朝朝暮暮!

  郭:他走了,我们哥俩怎么办?一是跟老师能耐没学成,再说快到5月节了,就忙了。

  于:对,该备货了。

  郭:我们哥俩整天加倍加点在院子里头忙活,哪有时间想别的啊(做包粽子状)

  于:行了,您就别扽这线了。

  郭:这一天我们正在忙活,忽听得外面有人击户。什么叫击户?

  于:不知道

  郭:小鸡子吃辣椒糊!

  于:胡解释!

  郭:有人敲门。

  于:哎,您就说敲门就得了

  郭:进来两个人:二位好啊,我们是北京前门外会友镖局的,我们老掌柜特地叫我来请二位走一趟,有要事相商。

  郭:(做包粽子状)这大忙忙的,我们哪有工夫去阿

  于:来人了您就甭干了

  郭:我说既然人家登门来请,也不好不去阿。我说哥哥把那火封上,包好的拿凉水拔上。出门一看,嗬!还准备车了!

  于:还真客气!

  郭:太客气了!我说哥哥,你上那边,我上这边,一块上,省得翻了,一个轱辘不好坐!

  于:独轮车呀?

  郭:行行行,有车就行。

  于:没给你捎50斤江米来?

  郭:车夫推着我们,“子牛,子牛”来到前门

  于:哦,到了。

  郭:老掌柜的和这些个英雄好汉,都在门口等着呢。一见我们来了,马上笑脸相迎:二位大驾光临,真使蓬荜生辉,茅房添彩!

  于:连茅房都刷漆了

  郭:到了里边,一看迎面一个二层小楼,地下黄土垫道,两边摆满了刀枪架子。

  于:练家子

  郭:老掌柜用手一指:2位楼上饮酒吧。我发了愁了!

  于:怎么了?

  郭:不能走楼梯,让人笑话!这时候看你的轻功如何,你得纵上去。

  于:瞧功夫!

  郭:我走楼梯?丢人了!怎么办呢?忽然急中生智,冲我哥哥一努嘴:嗯``````我哥哥由打怀中掏出暗器,“啪”往东南角一扔,我喊道:“有刺客!”老掌柜一听:“哪呢?瞧瞧去!”他们淅沥呼噜奔那边,我一揽我哥哥:“走,上楼。”

  于:就这么上去了?

  郭:一会老头回来脸都青了:“这谁扔的粽子?”

  于:您也就衬这个了

  郭:我说你上来阿!你可不能走楼梯让人笑话,啊。

  于:还斜楞人家呢

  郭:老头“啪”一个跟头上来了。大排筵宴:山中走兽云中燕,陆地牛羊海底鲜,猴头燕窝鲨鱼翅,熊掌干贝鹿尾尖。烧黄2酒都摆齐了---吃吧,还等什么?甩开腮帮子,撩开后槽牙,饭菜如长江流水,似风卷残云,就跟倒土箱子里似的:“噼哩啪啦,噼哩啪啦````````”

  于:哎呦!过瘾呢!

  郭:吃饱了,喝足了,老头往下一指:2位,楼下过过汗吧!

  于:过过汗?

  郭:楼下抻练抻练

  于:哦,练练。

  郭:再看老头,站稳了,一个跟头又下去了。我们怎么办?上来好上,下去再扔粽子不灵了。我一踹我哥哥:下去!顺着楼梯“骨碌骨碌”下去了,我后边追着:“哎哎哎``````”

  于:好么,脑子全用这上头了

  郭:到了楼下,老头说:2位谁先来?我哥哥说我先来!我练一趟六合枪!

  于:好!

  郭:这六合枪不好练!有赞为证:一扎眉攒2扎心,三扎眉攒4扎心,五扎眉攒6扎心,七扎眉攒8扎心!

  于:全扎一地方啊?

  郭:这不好背,记性不好来不了这个!

  于:没什么不好背!就一句有什么不好背的!

  郭:我哥哥刚要练,我说哥哥您感冒刚好,可别反复了!我哥哥点点头:言之有理!把枪放下,气不长处,面不改色!

  于:废话!他没练喘什么气呀!

  郭:我说我来。你们见过枪见过刀,没见过刀枪并耍的!今天我一手枪,一手刀,让你们瞧瞧我的真能耐!

  于:好功夫!

  郭:我到兵器架子那超起一杆大铁枪来,掂量掂量120多斤,枪尖朝下“扑”一下杵在地上:“老爷子扶着点,我挑口刀去。”老头真听话:“那边都是刀,挑去吧”。我挑了一口刀,要拽还没拽出来,打西北半悬空来了片云彩,紧跟着“咔嚓”一个雷,再看老头躺地上这样了(做抽搐状)

  于:你可太损了!

  郭:我说老爷子您不对阿,您没攥瓷实。再来!

  于:还没攥瓷实?要不不能那样!

  郭:老头一听:“no,no,no!”

  于:吓得外国话都出来了

  郭:那我只练刀吧

  于:好,您练刀

  郭:我把刀握在手里,来一个“夜战八方藏刀式”(在自己脖子上一抹,倒地)

  于:(把他拉起来)往哪藏呢?您这自杀来了?

  郭:藏刀式(放自己脖子左边),藏刀式(放自己脖子右边)

  于:行了,您别使这架子了。

  郭:老头很高兴:相烦2位给我们保趟镖,咱们后边验验镖吧。到了后边,一个个老窝瓜里边装满了金银财宝,这叫暗镖,现如今这趟镖不好保,2位辛苦一趟!

  于:好哇

  郭:我说那就却之不恭了。我们哥俩从镖局出来,出德胜门,走清河夏河营康庄子,沙城保安康庄子,张家口夏河营康庄子,南口昌平县康庄子``````

  于:您等会吧。您就在康庄子这转悠,不往前走了?

  郭:我就这瓷实

  于:瓷实也不能站这啊

  郭:这时天色就晚了,我说哥哥咱打尖还是住店?

  于:您说?

  郭:吃面!

  于:好么,这是走饿了。

  郭:依着我哥哥要住店,我说咱们趁天黑赶紧往前走,过了这咱们再歇着。虽然道路崎岖,但是有这朦胧月色

  于:好主意!

  郭:我们正往前走着,忽听得一阵铜锣响亮,紧跟着出来20名喽啰兵,都是短衣襟小打扮,雁别翅排开,中间闪出一个黑大个,这大黑脑袋:“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载。要想从此过,留下裤子来!”

  于:脱裤子阿?

  郭:我说:大胆贼人!不光劫财,你还要劫色!

  于:什么乱七八糟的!

  郭:我说哥哥,一个人打不过,咱俩人一块上双战于他!

  于:上吧

  郭:我们哥俩各挥刀枪,跟贼人战在一处。刀来枪去,枪来刀往,眼瞅着瞧见一破绽,我心说你就在这吧!大刀一举,“咔嚓”一下。斗大的人头地下翻滚,我是嚎啕大哭```

  于:你哭什么啊?

  郭:把我哥哥宰了!

  于:去你的吧!

用户评论

本类推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