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品台词

巩汉林黄宏林永健小品《装修》剧本台词-2005年央视春晚

时间:2020-05-25人气:作者: 台大哥

巩汉林:嘿,亲爱的观众朋友们,过年好啊,哎哟,鸡年大吉我买了新房,买了新房我装修忙。装修的程序都一样,家家户户先砸墙,唉,九层,我的新房到了,等装修完了请你们来串门啊。看一看,新房的门就是漂亮啊,哎哟,你看看这个门板,你看看这个门锁,你看看……你看,你,哎呀,现在这个防盗门,质量真不赖,自己家的钥匙都捅不开呀,黄大锤。

黄宏:哎,我来了,东风吹,战鼓擂,装修离不开黄大锤。砸了这家砸那家,让我砸谁我砸谁,大哥。

巩汉林:唉。

黄宏:砸谁啊?

巩汉林:砸门。

黄宏:砸,大哥,挺好的门砸了不可惜了吗?

巩汉林:哎哟,反正装修完房子都是要换门的。

黄宏:为啥都得换门呢?

巩汉林:你想啊,我要你来装修,这个钥匙我要交给你吧?

黄宏:嗯。

巩汉林:你拿着钥匙就天天来吧?

黄宏:那我们得来呀。

巩汉林:一两个月你就走顺腿啦,等房子装修好了趁着我们家没人的时候,你可能还来呀。

黄宏:你这啥意思你这是?

巩汉林:哎哟,你怎么还不明白呀?说白啦,换门不是为了防小偷的,主要是为了防你们装修的。

黄宏: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这不是侮辱人格吗?还防装修的,真要进这个门我还要用钥匙吗?

巩汉林:你,你就。

黄宏:(砸门)还用钥匙吗我呀?这不进来了吗?还整这事儿给我。

巩汉林:对不起啊。

黄宏:没你你这么说话的关键是。

巩汉林:啊不不不,你看这样好不好,这个们拆下来我送给你。

黄宏:对不起,我们农村最不需要的就是防盗门。

巩汉林:为什么?

黄宏:家家户户都养狗,不是跟你吹,我们的一条好狗等于你们五个保安。

——中间部分——

黄宏:大哥,大锤就相当于大腕了,这份量出场费肯定高啊。

巩汉林:呵呵,八十就八十。

黄宏:谢谢大哥,八十了啊,谢谢大哥,砸了啊。

巩汉林:砸。

黄宏:(边砸边喊)八十、八十……

巩汉林:停。

黄宏:哎哟,大哥呀,抡锤的时候最忌讳喊停,容易腰间盘突出啊。

巩汉林:对不起啊。

黄宏:干啥玩意儿。

巩汉林:我是想问问清楚啊,你是砸一天要八十,还是砸一锤要八十?

黄宏:一天八十!一锤八十那不是一锤子买卖了吗?

巩汉林:那你干嘛砸一锤喊一句?

黄宏:我这么喊心里不是有劲儿吗?

巩汉林:可我心里边没底哟。

黄宏:那你连订金都不给,我不喊你忘了呢?

巩汉林:好吧。

黄宏:这个人毛病太大了吧。

巩汉林:小心眼儿!

黄宏:喊喊都不行。

巩汉林:这就八十嘛。

黄宏:我喊了啊,八十、八十、……(墙破)大哥,搞定。

巩汉林:好。

黄宏:大哥,水管砸裂了。

巩汉林:哎哟,太好了,就在这个地方给我搞一个喷泉。

黄宏:大哥,恐怕不行。

巩汉林:为什么?

黄宏:下水管。

巩汉林:哎哟哟,堵上。

黄宏:哎呀,这家伙太味了。

巩汉林:那边不行,砸这边。

黄宏:砸这边啊?八十、八十……(墙破)大哥,搞定。

巩汉林:诶哟,这边好。

黄宏:啥也没有啊。

巩汉林:这边没有水,啊,电,电,电。

黄宏:垫什么,垫什么。

巩汉林:砸砸。

黄宏:砸什么?

巩汉林:砸我。

黄宏:大哥,八十。

巩汉林:哎呀呀呀。

黄宏:大哥,没事儿吧?

巩汉林:我要跟你讲清楚。

黄宏:你说。

巩汉林:砸墙给钱,砸我就不给钱了吧。

黄宏:大哥呀,这锤算我送你的,春节大酬宾,砸一送一呀。

巩汉林:谢谢,哎哟,太危险了。

黄宏:那可不,你得有装修图啊。

巩汉林:是。

黄宏:要不然这一锤子水一锤子电的,真要砸出煤气了咱俩全没气儿了,大哥,你画啥玩意儿这是?

巩汉林:图,按照这个图给我在墙上砸一个。

黄宏:不行,大哥,承重墙,一砸梁下来了。

巩汉林:不要砸透,砸一半留一半,掏一个壁橱出来。

黄宏:那这玩意儿要技术了。

巩汉林:哦!

黄宏:不能大锤轻举妄动,先得小锤抠缝儿,然后大锤搞定。

巩汉林:小锤好,小锤便宜,四十四十四十……

黄宏:你喊啥呢你喊呢?

巩汉林:你不是讲大锤八十小锤四十吗?

黄宏:如果再加这四十就一百二了你知不知道?

巩汉林:再打个折,六十吧?

黄宏:不干,送你一锤你咋还要求反券呢?

巩汉林:八十,八十。

黄宏:没那耐性,直接上大锤,八十、八十……(墙破)大哥,搞定。

巩汉林:好啊。

(林持扫把,从墙窟窿中出来)

巩汉林、黄宏:哇!

林永健:干嘛呢?干嘛呢?干嘛呢?

巩汉林:大嫂,没干嘛,我只是想拓展一下空间。

林永健:你拓展空间,砸我们家来干嘛呢?

黄宏:大哥,那不是你家里屋啊?

林永健:那是我家里屋。

黄宏:砸过界了都。

巩汉林:大嫂,我本来不想过界,只是想掏一个壁橱。

林永健:你掏壁橱啊?我们家壁橱刚做好,我正扫灰呢,好嘛,一个大锤抡过来了,幸亏我躲得及啊,要不然我这个脸可就破了相了知道吗?干嘛呢这是。

黄宏:哎哟,大哥,就这模样破相等于整容啊。

林永健:说啥啦?说啥啦?

黄宏:不是,我是说。

林永健:我跟你讲,买个房子容易吗?

黄宏:不容易。

林永健:一天没住啊,让你们就砸成破房子了。

黄宏:(抹脸)大哥,比下水管还味儿啊。

巩汉林:大嫂,别生气,你看常言说得好嘛,有了这堵墙,我们是两家,拆了这堵墙。

林永健:也是两家。

——中间部分——

林永健:你们家住几层啊?

巩汉林:九层。

林永健:这儿是几层?

巩汉林:九层。

黄宏:大哥没错,你看着牌子写着呢嘛,你看这门口挂了个牌子,上面写着“九层”嘛。

林永健:你知道什么呀你?我告诉你,这是昨天对门那家砸墙,把这个钉子给震掉了,这不是九层是六层,你们砸的是我家。

黄宏:大哥,把人家的房子给砸了。

巩汉林:找物业找物业,找物业去。

黄宏:大哥,大哥,没给钱哪,八十啊,大哥,农民工工资不能拖欠,你跑,你跑,我让你跑,我告诉你,(进屋)你跑得了和尚你跑不了庙,今天我坐这儿死等。(坐台阶上)哎呀,楼下往上打电钻呢哎呀,打漏了,上医院呀!

(完)

 

最新文章

用户评论

本类推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