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品台词

宝宝是自己撞进入还是自己坐下来,被体育老师C了一节语文课

时间:2022-06-21人气:作者:
“以后还是别叫我姐姐了,担当不起。”

秦筝起身,现在是她的查房时间,她没精力和这两个泼妇耗下去。

“你给我站住!”周玉拽住她,丝毫没有要让她走的意思,“毒妇,你给我记住,我不管你以后的靠山是谁,出于良心,你都不应该这样对我们江家!”

秦筝半唇微抿,听的耳朵有些疼,“良心?请问你们江家是怎么对我的?”

看来司慕年真的不是说说而已,他的行动已经惹怒江家人跑来医院当跳梁小丑。

“我们问心无愧!是你自己不知廉耻!”周玉双手抱臂,阴沉的视线用力打在她的脸上,“秦筝,以前的事情就应该过去,你实在是小肚鸡肠,我实话跟你说,我们江家就算损失了那几个合作也没什么。”

“噢?”秦筝清冷的视线打量过去,“既然没什么,怎么会跑到医院?”

“要我猜,江家损失的可不止一个点。”

她冷哼一声,抱着病例单出去却被秦依依追了上来。

女人再也不似方才般楚楚可怜,狠毒的眸色和周玉没什么两样,果然待久了的人,是会长得越来越像。

周玉眼里的阴狠毒辣,秦依依眼中都有。

“我的好妹妹,你还有什么话说?”秦筝不屑抬眸,泛着凉意的手用力甩开她的,“我的工作时间,希望你好自为之。”

她和江凌寒怎样,秦筝不想听也不想管。

“姐姐,你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秦依依咬紧牙关,身侧的手用力捏在碎花裙边,“你收手吧!司家对江家的打击太重,凌寒哥哥会受不了的!”

她没有用祈求的语气,相反更像是通知,通知秦筝及时收手。

“他受不了和我这个前妻有什么关系?”秦筝不予理会,只觉得听起来好笑,“还有你,既然选择待在江家待在江凌寒的身边,那就和江家人一样,永远不要出现在我的视线内。”

秦筝自认为废话说得够多,轻哼一声后离开了。

“贱人!”秦依依望着她挺直的脊背,恨不得冲过去揍她几拳,她永远都是这副置身事外的模样,让人恨之入骨。

秦筝油盐不进,她根本不可能靠装可怜或嘴上功夫把财产拿回。

和周玉在回去的路上,两人亲眼看见了一场车祸,秦依依像是突然来了灵感,抱着周玉的手臂开心好久,“伯母,我想到对付秦筝的方法了。”

见她眸色阴险无比,连周玉都吓了一跳。

“依依,车祸现场不宜久留,我们快点回去吧。”她是过来人,年纪又长了秦依依好几旬,所以这个女人心里在想什么,周玉都能猜出一二。

自从回去,秦依依便一直谋划车祸的事情。

当初她出车祸导致腹中孩子救不回来,还被秦筝顺势拿掉子宫,这一次,她也要让那个毒妇尝尝这是什么滋味。

“秦筝,被报复的感觉一定很不错吧!”

秦依依笑出声来,脑补出秦筝跪下求她的画面,心里升腾着阵阵快感,“我管你身后的靠山是谁,反正我要你死,你绝对不能活!”

她咬着下唇,勾起的弧度越陷越深。晚上,秦筝查完房后已经是十一点。

路过六号房,她神色凝固,淡定的朝里面望了一眼,空荡荡的,似乎没人。

“秦医生是在找我吗?”司慕年手捧杯子依靠在门框,在灯光的照射下微微勾唇,“晨轩要喝水,我去给他洗了洗杯子。”

他多余的解释,让秦筝一下子慌了神。

“噢,晨轩还没睡吗?”

“刚醒没多久。”

司慕年推门而入,寂静的周遭迅速将秦筝包围,她冷淡地看着司慕年做好一切,心里升腾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传闻司少做事毒辣,不择手段,可为什么这样的一个人,在对待弟弟的事情上却如此认真?

秦筝不解,薄唇下意识的抖了两下。

“晨轩的事情你别太伤神,只要有合适肾源,配合他的每日检查,换肾手术随时可以进行。”秦筝不忍看到这样的画面,突然觉得司慕年身为哥哥真得要承担许多,他几乎每晚都会过来,司家人也会,但只是白天。

司晨轩非常喜欢和尊敬他,这一点让司慕年本人也觉得欣慰。

“秦医生还不回去吗?”男人将杯子放下,没一会儿的工夫,晨轩这小子又睡着了,小孩子嘛,半夜醒来入睡的快。

他望一眼窗外的月亮,嗓音淡泊宁静,“秦医生若是回去,我可以送你。”

秦筝怎么还好意思,前几次都是麻烦他,所以即刻拒绝。

“不用了,我已经在网上叫了车。”她抿唇,将手中的病例单贴紧腹部,“你也早点休息,司先生。”

她道完,还没等司慕年反应便“逃”了。

医院的楼下,一辆私家车等候多时。

秦筝拢了拢身上的外套,这初秋天气,晚上冷飕飕的,叫人困意全无。

“是王师傅吗?”她靠近车窗,弯曲的手指敲了敲,有些狐疑的喃喃道,“不是说还有十分钟才能到达目的地吗?”

秦筝不解,可望一眼附近也没有其他车。

“是我,小姐请上车。”司机看一眼她,那眸色带着寒意让秦筝瞬间打了个冷颤。

“小姐别害怕,我这张脸就是这样子的,好多顾客都会被我吓跑的。”王师傅深深的叹气,透过后视镜,他注意到秦筝脸上的怀疑和不自在。

车子发动,王师傅目光收回,带着刀疤的唇角微微上扬。

秦筝靠着窗户,捏着还有最后五格电的手机,犹豫要不要联系司慕年。

“小姐,是去林和苑对吗?”

“嗯,是。”

秦筝蹙眉,咬唇翻到司慕年的联系方式,打开短信编辑页面,删删减减,最后聊天框里什么都没有。

她垂着头,直觉告诉她王师傅的眼神太不友好。

像是最赤裸裸的打量,那眼神带着几分猥琐通过后视镜游走在她的身上。

“王师傅,我东西落在医院了,你可以回去一趟吗?”秦筝面无波澜,周遭寂静的像是能听到她的心跳声,她在赌,如果这个王师傅不是好人,她会立马把电话拨给司慕年。

想了想,身边能求助的人只有司慕年,秦筝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难过。

“秦小姐,马上快到了,你的东西还拿吗?”拿!”秦筝坚定,外面尽管是漆黑的夜。

她也看得出这不是去林和苑的位置,她用绝对的理智压制心里的忐忑,捏着手机将定位短信编辑好发送给司慕年。

她不知道这是什么鬼地方,但窗外的建筑物她肯定自己从没见过。

王师傅的车停了,秦筝深吸了一口气,白皙的手用力捏在开门的地方,果然和她料想的一样,根本打不开。

“王师傅?”她眼眸一虚,身子下意识向车门凑去,却被王师傅一拳直冲面门的位置,她抬手格挡,死死掐住王师傅的手腕,语气寒彻入骨,“是谁派你来的!”

王师傅眼眸一暗,没想到看起来软弱无力的女人还有点本事,他嘴角勾起阴桀的笑,另一只手臂直接冲去。

两人在狭小的车内过手无数,奈何王师傅毕竟是个男人,力气占了上峰,秦筝之前就没休息好,趁着秦筝出手发虚的时候一拳击中她的鼻梁。

酸涩感顿时迸发,同时出来的还有眼泪和血。

“对不起了,秦小姐。”王师傅勾起的唇角越陷越深,他扭头用力捏在秦筝的下巴上,“我也不想伤害你啊,可是拿钱办事,人活在这个世上谁又能轻松?”

秦筝酸痛的鼻梁又红又肿,血色沾染了她胸前的衬衫。

“我也不想对你做这些的。”王师傅愧疚,松开她后,直接拿起副驾驶的棍子,连反抗的余地都不给她。

“砰”的一声后,秦筝头晕目眩,直接倒了下去。

医院,收到秦筝消息,司慕年一连打了三个电话,他板着脸,直到听见那句熟悉的女音,“抱歉,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他蹙眉,立刻让方砚查秦筝的位置。

秦筝的位置在林和苑的周围,只是一直在动然后越来越远。

“按这个过去的话,一定能找到。”方砚将笔记本电脑递过去,锐利的目光扫视了一眼窗外,“只是现在夜这么深,秦筝小姐怎么会独自去那?”

“去哪儿?”司慕年眉目更深,迅速命司机朝林和苑的方向开去。

“林和苑往北是跨海大桥,桥再往北便是海,我记得那边在建设修路,是不能过去的。”

秦筝苏醒时,外面夜色更浓。

她被绑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整个人被胶带缠身,根本动弹不得,王师傅不在车内,车子慢慢悠悠的往前开着。

绝望,崩溃。

秦筝现在脑子里只能想到这两个形容词。

她不能死!

父亲的事情还没查明白,她年纪轻轻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完成。

“司慕年。”她念着男人的名字,只希望他能如愿以偿出现在她的面前。

只是不知道那条十几分钟前的短信,他到底看了没有?

秦筝深吸了一口气,用力挣脱反而没了力气,“司慕年。”她第一次急迫地想看到他出现在她的面前,那种感觉是从没有过的。

鼻子还在流血不止,秦筝的眼泪夺眶而出。

若是没有做得这么绝,她还可以想方设法逃出去,可她现在被禁锢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根本连一丝机会都不给她。

王师傅身后的人,这是要置她于死地!

是谁?秦筝根本没心思想,她现在满脑子只有司慕年一个人的身影,她在祈求,祈求他的出现。

眼看车子越驶越远,秦筝咬紧的半唇也渗出了血,血液在舌尖蔓延,一股淡淡的腥味涌了出来,这样的绝望透顶,她还是第一次经历,她无法平静,这样直面死亡只会让她痛不欲生。

平日做多了和死神搏斗的手术,今天连机会都不给她吗?突然,一辆黑色宾利追了上来。

司慕年的车用着最快的速度终于挡住那辆白色轿车,耀眼的车灯照射过来,秦筝瞪大双眸,他像救赎一样降临,修长的身影很快从车上下来,他打开秦筝的车门,看一眼被木棍顶着的油门,胸腔内突然升腾着一股无名火。

“谁做的?”他狭长的眸子扫过去,蹲下身子研究秦筝身上的胶带。

再抬眸时,女人已经泪流满面。

“秦医生怎么哭了?”司慕年惊讶,面色却毫无波澜,他扯开胶带,黏了一手的胶也没抱怨过,相反用着温柔语气安慰道,“我来了,你不需要害怕。”

他的话,像钉子一样死死的钉在秦筝心里。

直到被送回林和苑,女人的心情还没有完全平复。

闭上眼,王师傅的笑脸似乎印进了脑海,她猛地睁眼,今晚的事情像阴影一样锁在脑海挥之不去。

“别怕,我在。”

司慕年的声音响彻在这深夜中,秦筝突然没那么害怕,捏着被子将头蒙了进去。

整整一个晚上,司慕年陪伴在她身边,没有说话,只是简单的陪伴。

翌日一早,秦筝从噩梦中醒来,湿哒哒的汗液浸透了她薄薄的衣衫,“司慕年?”她轻唤一声,没得到回应,还以为他半夜回去了。

掀开被子,秦筝眸色扫到桌上的纸,“早饭在外面,我先回去了。”

原来他不是半夜走的,他生生陪她熬到了天亮,买来了早餐才走。

捏着手心里的纸,秦筝又想到昨晚,司慕年的降临太像救赎,一步一步挽回她的生命。

回神,秦筝将手中的纸放下,出去后果然看到桌上摆好了早餐,她拿过一杯牛奶,还是温热的,“他应该没走多久。”

小声呢喃一句,女人的心尖泛起暖意。

自从有了昨晚那件事,秦筝出门都格外小心。

来到医院,她照例去问候病人,然后在六号房的门外等了许久,知道司慕年拖着疲惫的身躯出来,秦筝那双清眸才深深的打过去,“司先生,昨晚谢谢你。”她用力地鞠了一躬,因为知道如果司慕年没来的后果。

所以她的感谢,是发自肺腑。

“秦医生客气了。”司慕年回应,神色有些憔悴。

即便如此,他英俊的脸庞依然棱角分明,像往日一样精致的如同一个艺术品。

秦筝看傻了眼,好久才将思绪收回,“司先生,我真的很感谢你昨晚的救命之恩,你放心,晨轩的事情我一定会尽心尽力。”

她本就是主治医师,现在因为司慕年的救命之恩,发誓一定要让那个孩子好起来。

“多谢秦医生照拂,有空可以一起吃个饭。”男人清了清嗓子,扭头咳了几声,他昨晚根本没怎么睡,怕秦筝醒来看到没人会害怕,所以守了她整整一个晚上。

“对了,你还记得绑架你的人是什么样子吗?”司慕年眼底划过橘诡的光。

“记不清了,他的脸有些恐怖,他也是受人所托。”

秦筝叹气,双手像往日一样插在白大褂的两个口袋里,“他道明他是拿钱办事,所以身后的人才是幕后者,跟这个司机没关系的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