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品台词

好大好湿好硬顶到了好爽——yin荡的护士乳在办公室揉

时间:2022-06-21人气:作者:
“幕后的人?”司慕年沉思,“有没有可能和你的前夫有关?”

他声音低沉泛着磁性,响在耳边是一种莫名的享受。

秦筝摇了摇头,“不知道。”江家的人虽然待她不好,可应该不会因为财产分割闹到要置她于死地。

“你先别想这么多,好好工作。”司慕年顿了顿,继续说道,“这件事我会让我的人去查,有线索告诉你。”

“谢谢。”

秦筝抿唇,鼻梁上的肿痛还没有消失。

秦依依一早便听说秦筝死了的消息,怕王师傅是诳她钱,特意陪着闺蜜来医院检查身体顺便查探一下秦筝的情况。

“依依,你今天怎么这么开心?”刘悦摸着肚皮,她已经怀孕几个月,肚子越发大了,最近失眠睡不着觉,特意来咨询一下能不能吃一些有助于睡眠的药物。

“悦悦,你先陪我去楼上看看。”秦依依挽住她的手臂,“我有件事想跟我姐姐商量。”

刘悦不知情,便随着她去。

敲了敲私人办公室的门,秦依依眸色流转,将整个四周打探一遍,“好像没人。”她缓慢勾唇,阴险的笑容迅速印在脸上。

“你姐是不是在手术啊?”

“有可能。”

秦依依越发得意,看来老王说的话不是假的,更没有诳她。

“你怎么来了?”

清冷的嗓音泛着寒意吹到两人耳边,秦筝双手抱臂从后面走来,“看病?”她打量着刘悦,将手中的病历放到桌上。

秦依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秦筝,你怎么会?”

怎么会没死呢?

她不是被绑在副驾驶的位置吗?胶带都是老王亲自买的最好的,可现在秦筝完完整整地出现在她面前,除了鼻梁上的伤,其他无一不让她觉得意外。

“怎么了?”秦筝疑惑,狐疑的目光迅速打量过去,“你似乎很惊讶我的出现?”她勾唇,坐到位置上翻阅文件,“有病直说。”

周遭气压低下,秦依依还没有缓过来,一胳膊捣了捣刘悦。

“噢……那个,我最近食欲不振,加上睡眠不好,秦医生,我能吃助眠的药物吗?”刘悦支支吾吾的,根本不像是秦依依会交的朋友。

秦筝抬眸,眸色定格在她圆滚滚的肚皮上,“来错地方了,你们俩该去的是妇产科。”

她刻意抬高音调,秦依依那张扭曲的脸也没让她失望。

妇产科?

这个贱人是故意的!故意提及妇产科让她想到自己没了子宫的事情。

秦依依用力咬唇,泛着光芒的眸子锋利的瞪过去,“秦筝,你什么意思?我没了子宫还不是拜你所赐?你凭什么这样侮辱我?”

秦筝冷嗤一声,只觉得好笑。

“别不说话!你不就是在侮辱我吗?”秦依依气得要死,胸前迭起不同程度的浮动,“我告诉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

“用你高尚的职业伺机报复,你真的配当医生吗?”

她咄咄逼人的口气,在秦筝耳朵里听着不过是小儿科。

“你的确需要去妇产科,不是吗?”秦筝起身,走到门口做出一副请她们离开的手势。

刘悦识相,拉着秦依依便走。秦依依咬紧牙关,迅速甩开刘悦的手。

她冲进病房,扬起的手臂还没落下便被秦筝紧紧抓住。

“什么时候学会的打人?”秦筝淡笑,不屑的松开她的手,“有事没事便来我这闹上一闹,你以为我看不透你的小心思吗?”

刘悦这个大着肚子的分明该去妇产科,偏偏跑到了她这里。

不是秦依依的主意,还能是谁?

“你别欺人太甚!我跟我朋友来看个病怎么了?”秦依依凶狠地瞪过去,视线如同带着雷电,恨不得弄死面前的女人。

她居然活下来了!

秦依依咬着下唇,用力地程度几乎要将嘴巴咬破。

“看病,我不是指路你们该去妇产科吗?你在闹什么?”秦筝目光淡淡,根本没有要和她拉扯的意思,将电脑打开后继续道,“你朋友还在外面等着呢,别在我面前像个笑话一样。”

“平日闹也就算了,别让你朋友看你的笑话。”

她的一字一句,像是刀尖狠狠插入秦依依的心中。

秦筝不再理会,任凭秦依依说什么都是一副充耳不闻的模样,她熟练地敲打着键盘,将病理报告重新整理出一份。

“依依,我们走吧!”

刘悦等急了,焦灼的目光扫视进去。

秦依依忍住心中怒火,连踩着小高跟的声音都比来时重了几分,“我们走!”

“依依,你和你姐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恶劣了?”刘悦早察觉到不对劲,只是不敢跟秦依依提及这样的话题。

“恶劣?”女人讽刺笑道,“我和她就是天生相克,永远不可能和解!”

至于老王的那笔钱,她要好好再问个清楚,分明是没有破绽的绑架,为什么秦筝还能完好无损地出现在医院?

秦依依气得要死,陪刘悦产检过后便回了家里。

江家一如既往的冷淡,江父江母不在家,这家里就跟没了其他人一样,只有佣人在后花园修剪着花枝。

“凌寒哥哥呢?”秦依依跑过去,却见佣人朝她挥了挥手,“少爷不在家。”

不在家?怎么又不在家?

疑惑埋在秦依依的心里,她咬牙切齿,握紧的拳头用力捶在墙上,“一定又是喝酒去了!”自从江凌寒和秦筝离婚,他喝酒的次数越来越多,也不像往前一样对她关心则乱,江家两个少爷一个喝酒一个见不到人影,秦依依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老王,你不是拍着胸脯跟我保证人已经死了吗?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是在医院看到了她?”秦依依捏着手机,用力地程度恨不得捏碎,“我不是让你先把她打死吗?”

她的狠毒阴险,连老王都害怕几分,“这个秦小姐真的是意外,一定有人救了她,否则她不可能会活着出来。”

整整一捆胶带,全部缠在秦筝的身上,她怎么可能有机会逃脱,唯一能解释的便是有人救了她,至于是谁,老王不清楚,他拿不到钱,女儿的病也没救了。

“连这个都做不好,还想要钱?”

秦依依咬牙切齿,将今天受到的气全部发泄到老王身上,“没用的东西!你也有脸跑来我面前要酬劳?滚吧你!”老王失望离开,心脏如同撕裂一般。

他不想秦筝死得太惨,所以带来的木棍只是敲晕了她,没有到致死的地步,谁能想到他天衣无缝的设计,居然被人半路截胡救走了秦筝。

秦依依回到卧室,想起秦筝讽刺的话语,不甘心瞬间溢了上来。

“呕。”

从洗手间传来干呕的声音,她迅速跑过去,一眼看到江凌寒瘫坐在地上,“凌寒哥哥,你怎么又喝酒了?”

秦依依瞬间换了副绵羊模样,可怜兮兮的用手拍着他的后背。

“你到底为什么要喝酒?是想她了吗?”

她假意试探,却被江凌寒瞬间驳回,“怎么可能是因为那个贱人?我是因为公司!被司家抢去那么多合作,我却什么都做不了,我好恨!”

他痛心疾首,抓着头发的模样崩溃极了。

江家这次算是狠狠地损失了一笔,原本靠着几个大生意能大赚,现在全被司慕年搅胡,根本拿不到合作。

“凌寒哥哥你别伤心,一定可以赚回来的。”秦依依哪里懂商业?不过是附和江凌寒的话安慰几句,他不过离婚几日颓废成这个样子,秦依依实在不敢想这到底和秦筝有几分关系。

在江凌寒的心里,他究竟爱不爱秦筝?

疑惑埋在心底,秦依依拉着男人的手指有些僵硬,好久才收回思绪,甘愿的扶着他回去,然后悉心照顾。

民仁医院

一连做了两台手术,秦筝的腰和腿已经快撑不住了。

“秦医生,你喝点水休息一下吧。”小护士看得出她的疲惫,从柜子里拿出一次性纸杯倒好热水递过去,“听说今天下午十三号房也要手术,你不休息的话根本撑不住。”

“我没事。”

秦筝摆了摆手,还是接过水放在嘴里润了润。

趁着休息时间,秦筝特意去六号房看了看小家伙。

司晨轩乖得很,躺在床上听方砚讲故事,自从那天抢救回来,这娃娃像是有什么心事,看起来压抑许多。

秦筝走过去,将带来的礼物放到桌上,“晨轩,你在听什么故事?”

“小王子。”司晨轩应了一句,轻轻吐出一口气,“漂亮的医生姐姐,我什么时候才能出院呢?”

他看一眼窗外的花鸟,是他羡慕了很久的。

其实他知道自己的病情严重,可能还要在医院好久好久,可是他就是想问,想让别人再给他一线生机。

“不着急,你现在要多补充营养,身体养得好一点才能手术的。”秦筝做出半蹲的姿势,纤长的手拍了拍他的头,“小家伙,你要是觉得医院无聊,姐姐可以给你带点有意思的东西。”

“真的吗?”司晨轩眼里放光,眸中的几分神色和司慕年像极了。

秦筝一时看走了神,好久才收回思绪冲他点头,“等下次姐姐来看你,我把有趣的小玩意儿都带给你好不好?”

“好,谢谢医生姐姐。”司晨轩答应,心里不像方才那般堵了。

方砚继续读着故事,秦筝站在原地许久,只是迟迟不见司慕年的身影,她不过问但有些小小的失落。

大概是以前经常见到,现在见不到总会有落差感。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