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品台词

能随意插npc自由度高的游戏,相亲第一天要了3次

时间:2022-06-21人气:作者:
“秦医生?”

身后传来熟悉的男音,秦筝回眸,有些惊喜,“司先生,你来了。”她声音清淡,唇角自然勾起一丝弧度。

原本的失落感全无,取而代之是欣喜。

秦筝说不上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大概是和司慕年见多了。

“方便出去谈一下吗?”司慕年眸光睨向她,做出一个“请”的手势,他的绅士风度见怪不怪,秦筝点点头跟在他的身后。

走到楼梯间,司慕年顿住脚步,扭头望过去,“秦医生脸上的伤没有消毒吗?”

他目光锋利的打过去,突然抬起一只手轻轻摩挲在她的伤口上,“你的鼻子现在还肿着,昨晚见你害怕睡得早,我也忘了提醒你今天要去检查一下。”

“现在去也来得及。”

司慕年很少有话多的时候,唯独见她。

“不用。”秦筝摆了摆手,下意识地摸向鼻尖,“已经不痛了,早上我让刘医生检查了一下,没什么大碍。”

她退后半分,刻意保持好距离。

虽然这些日子和司慕年走得近了些,秦筝知道和他的距离,不会越界半分。

“昨晚的事我已经让人去查,秦医生若是有线索也可以告诉我。”司慕年声音慵懒透着凉意,他昨晚没睡,导致现在看起来精神不佳。

即便如此,那张英俊的面容依然不逊色他人。

“好,谢谢司先生。”秦筝僵硬地扯出一抹笑,抄在白大褂口袋里的双手慢慢拢成拳头,“不过我大概猜到是谁。”

她抿唇,想起秦依依今天那杂乱的眼神便觉得耐人寻味。

“是谁?”司慕年的眼神骤然打过去,有些不悦。

“我的猜测,这件事和秦依依脱不了干系。”秦筝应声,接着沉默不语地望着他,似乎有些出神。

秦依依早恨她入骨,活脱脱的白眼狼一个,是没办法用心焐热的。

“好,我会让手下好好查的。”司慕年要走,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突然看向那张不起波澜的脸,“秦医生,作为晨轩的哥哥,我有责任关心你的安危。”

他的眸色深沉,秦筝却看得到那坚定的光。

“所以为了阻止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秦医生还是跟我回家吧。”

话音落下,秦筝惊诧错愕的眸光睨向他,“跟你回家?”她顿了顿,下意识的吞咽着唾液,“我是晨轩的主治医师没错,但跟你回家,貌似不合理。”

况且司家的人看到她的到来,会怎么想?

秦筝背后一凉,再次婉拒,“我会小心的,司先生的心意我领了。”

她清眸一笑,很少露出这样的表情。

在别人的口中,秦筝甚至被传闻说她有一张面瘫脸,好看是好看,可惜不怎么会笑。

“秦小姐,你觉得我作出的决定会改变吗?”司慕年淡淡瞥她一眼,又收回目光看向腕上的表,“等会儿下班,你直接坐我的车去林和苑收拾东西。”

知道秦筝会三次拒绝,司慕年勾唇,无意识的将手搭在楼梯的扶手上,“你不需要觉得我的做法怎么样,你只要记得我是以什么身份对你好。”

秦筝呆愣几秒,那身影很快消失无踪。他口中的身份,是作为病人家属吗?

秦筝垂下头,顿时觉得心堵,除了这层医生与患者家属的关系,她想不出其他。

准备离开医院时,秦筝特意又去了六号房,小家伙在床上玩魔方,一个人玩得也很开心,只是偶尔停下来会看看窗外的风景。

可怜啊,六岁就得了这么严重的病。

秦筝心里想着,拧眉离开了病房。

方砚果然在医院楼下等她,车子开到林和苑停下,他清了清嗓子,语气和顺,“秦医生,快去收拾东西吧,司少已经给你安排好住所了。”

是司家别墅吗?

秦筝流露出一丝慌张,这样空手去,见到司家长辈会不会不太好?

很快,慌张的神情消逝,秦筝又是那副毫无表情的面瘫脸,“我的东西不多,但还请你稍微等一下。”

“好的,秦医生。”

拖着小行李箱出来,方砚赶忙跑上去,“秦医生给我就好。”

“谢谢。”秦筝礼貌性回应,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和司慕年以及他身边的人相处起来很舒服,比起以前一起生活过的江家,简直是天差地别。

车子缓缓开到一栋别墅前,秦筝开窗望了望,周围只有这一栋别墅,景色宜人,居然还种了一片小花园。

“司先生的父母也住在这里吗?”

“没有,怡清园只是司少一个人的住所。”

听见方砚地回答,秦筝的心瞬间尘埃落定,大概是不用考虑见到司家长辈,心中的压力顿时全无,像司家这样的家庭,秦筝还没做好要见长辈的准备。

下了车,方砚将别墅的门卡给她。

“秦医生放心住在这便好,这里离医院近,是我们少爷特意吩咐的。”方砚下车,殷勤的将行李箱从后备厢内拿出来,一路提到客厅。

这个别墅的确不错,在这地段怎么也要花上千万才能买下。

秦筝愣了愣,参观了好一会儿才拿着行李箱上楼。

二楼有两间卧室一间客房,秦筝的那间早就被佣人收拾出来,装修风格也是按照北欧风来的,反倒是另一间卧室,一进门,她便感受到强烈的男人气息。

床单被罩以及窗帘,无一不是浓郁的灰色。

秦筝下楼,悠闲的逛了一圈儿,看外面灰蒙蒙的天气,似乎是要下雨的征兆。

她随便从行李箱中翻出一本书,跑到二楼阳台的摇篮上坐着看了好久,直到眼睛酸涩,她才伴着外面的雨声和越来越近的汽车引擎声睡去。

司慕年回来了,一上楼便抓住脖颈上的领带松了松,额前的碎发被雨水打湿,现在还在往下滴着水,他推开卧室的门,找了件换洗衣服去浴室洗澡。

“哗啦啦”的水声越来越大,秦筝在摇篮上熟睡,似乎在做一场很长很长的梦。

直到被司慕年发现她的身影,她依然弯着身子睡在摇篮里,腹部放着一本未合上的书。

男人走过去,自觉放轻步调,他垂眸望向身旁的女人,有些认真地打量起来,秦筝的脸似乎只有巴掌大小,黑长浓密的睫毛覆盖在下眼皮上,再往下,便是她泛红发肿的鼻尖,惹得他有些心疼。司慕年手臂轻轻一揽,女人被他抱在怀中。

直到将秦筝在床上放下,她才微微睁开眸子,周遭是好闻的花香气息,她吸了吸鼻子,两只小手紧紧抓住他的手臂。

“司先生?”

秦筝完全清醒,立刻将双手收回。

“居然看书也能睡着?”司慕年觉得好笑,甚至有点可爱,额前的碎发还在湿哒哒的滴着水,他抽出放在她身下的手,将摇篮上的书拿过来,“你要是觉得闷可以让王婶带你出去转转。”

“好,我知道了。”秦筝点头,将书合上后紧紧闭上眸子。

她已经困意全无,直到司慕年的脚步声消失,她才睁开眼睛。

周遭似乎还残留着司慕年身上的气息,秦筝下意识的嗅了嗅,唇角淡淡上扬,连她自己都没察觉。

这几天为了报答司慕年对她的好,秦筝去六号房去得更加勤快。

“秦医生,16号床半个小时后准备手术。”

“知道了。”

听见护士喊来一声,秦筝立刻放下手中的魔方,“小朋友,你先自己玩,等我做完手术再来陪你。”

她几乎是用了所有的休息时间来陪司晨轩,好让这个小家伙看起来没那么压抑。

六岁本就是该玩的年纪,而他却只能每日待在枯燥的医院,乏味又痛苦。

“医生姐姐,你给我带来的书我都看完了,下次来能不能再帮我带一点?”司晨轩拿起魔方,其实连这个小小的魔方他都玩够了,不知道还能在医院做什么。

秦筝答应,走过去摸了摸他的头,笑的温柔,“晨轩乖,姐姐下次来给你带更好玩的东西。”

“好!”

小孩子最是好哄,可秦筝却是用心待他。

但这一切,在秦筝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医院刚来的实习生全部汇报给秦依依。

“什么?司晨轩?”秦依依双手抱臂,既然杀她不成,倒不如用其他方法让那个贱人在医院抬不起头。

她恶毒的想法散去,很快阴沉着半张脸看向实习生,“你们医院管得严,你就偷偷给我拍几张她和司晨轩的照片,最好司慕年也在。”

“若是不行,那就偷偷放记者进来。”

秦依依说完不忘叮嘱一句,“记住,一定要小心。”

实习生乖巧应下,伸手要她的酬劳。

“又不是不给你!一手照片一手交钱!”秦依依最是诡计多端,在没看到事情完全成功之前,她是绝对不会掏出一分钱,用人前她也会非常仔细地调查,不能要会给她造成威胁的对象。

忙完一场手术,秦筝累得连水都没时间喝,快步赶到六号房。

“姐姐,你来了?”司晨轩惊喜,他现在最期待的便是醒来能看到秦筝那张脸,虽然不怎么会朝他笑,可秦筝骨子里温柔善良,愿意听他讲很多很多废话。

这个小屁孩也从一开始的抗拒到慢慢接受,全部是被秦筝所感化。

为了不被走廊的监控拍到,实习生只能借着跟护士姐姐学习的理由,在六号房等待机会。

“又要打针了吗?”司晨轩唉声叹气,他以前可是最会抗拒,现在秦筝在跟前,他不敢欺负新来的护士姐姐。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