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品台词

前男友又大又长我忘不了了,你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穿

时间:2022-07-13人气:作者:

“会的!”墨允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秦晚风这才露出笑脸来:“允允,你真的变了好多!”

比以前亲和多了。

以前她可不会像现在跟她这样单独坐在外面喝咖啡,一般都是墨梓欣陪在她的身边。

“我觉得。”

就好像获得了新生。

一切坏的事都还没发生,还有转圜的余地。

“刘总,这是我的策划书,电商未来一定会成为帝都最有前景,家喻户晓的项目,希望您能给我一次机会。”

“你这种垃圾也想要我投资,我看你是想发财想疯了!”

“这个项目我研究了快一年了,经过各方面的考察跟走访,不是空穴来风。”

“你凭你几句话,就想要我投资几百万的项目,你不觉得荒唐吗?我还以为是个可塑之才,没想到也是个空手套白狼的。”

大腹便便的男人说完,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无论男人说什么,都无济于事。

失望透顶的男人双手抱头,颓然的坐在椅子上。

秦晚风道:“现在没背景,没资金,有能耐的人也无用武之地,我哥估计就是怕我在外面这样,看别人的脸色。”

现实是残酷的。

哪有那么多的机遇跟慧眼识珠。

墨允挑眉,盯着那边多看了两眼,看清男人的脸,隐隐觉得好像有些眼熟。

有什么快速的从她脑海里闪过,她按耐住内心的兴奋。

要是他记忆没有偏差的话。

未来两年后,王海军会成为会成共色创始人。

共色是专门用互联网开辟电商这个产业。

他不仅有能力,还是潜藏的学霸。

可惜就是缺了好的出身和机遇。

她不知道王海俊是如何创办了共色,也许是有潜在的大佬看中了他的才能,给予了投资。

但现在是她先遇到了这潜力股。

她也不介意出手帮一帮。

想到这里,墨允猛地的站了起来,吓了秦晚风一大跳。

“允允,你干什么!”

“等着。”

墨允说完,走到王海俊那一桌。

“方便让我看看策划案?”

听到生意,男人抬眸看向她,眼中闪过疑惑。

毕竟墨允看起来还是个小姑娘,对于他并没有什么帮助。

不过他也没有露出不喜,而是很文雅的说道:“小姑娘,这些东西你看的懂吗?”

“你不让我看看,怎么知道我看不懂?”

男人犹豫,还是将文件夹递了过去,反正没人投资,这些对于别人来说,就是一堆废纸,给她看看也无妨。

墨允认真的看完,虽然她没接触过这块,但也能看出来,他对这个项目每一块的利弊都注的很详细。

“你是在拉投资。”

“你怎么知道?”

“我刚刚听到了。”

男人面露窘态:“让你看了笑话。”

“我觉得你这个策划非常棒,你不要气馁。”

“谢谢。”

“这项目我挺看好的,未来将是信息时代,电商会融贯全球!”

男人眼里闪过讶异:“你相信吗?”

他跟别人说这个项目前景很好,大多人都觉得他不脚踏实地,画大饼,并不相信他的话。

可现在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居然相信了,还说出这番让人振奋的话来。

“当然,我相信你可以做到。”

男人露出苦笑,摇了摇头:“你高看我了。”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更何况他的项目投资并不是一笔小项目,没能拉来投资,那一切完蛋。

他说完,收拾起身就要走。

墨允开口道:“我来投资怎么样?如果成功了,股份我七你三。”

男人怔怔看着她,或许觉得她是哪里的底气说投资的话。

“这不是小数目。”

“大概多少?五百万够吗?”

她从小到大的零用钱加上存在银行卡的,算算大概也有三百万,剩下二百万她再想想办法,实在不行她找母亲许雅借!

见男人不说话,墨允挑眉:“不够吗?”

“够!”

太够了。

“好,那你看好商铺告诉我一声,到时候我们再商量,按照你的节奏来。”

“要是成了,那二你八,我不会让你让你亏的。”男人胸有成竹,似乎对此是信心满满。

“都可以,这是我的名字,电话。”

她在纸上写下了名字电话递了过去。

男人低头看了一眼:“墨小姐,很高兴认识你,我叫王海俊。”

她知道。

墨允勾唇:“合作愉快。”

男人离开后,秦晚风冲过来,情绪比她还要激动:“允允,你疯了吧!那是五百万,不是五十块!”

居然随随便投资个陌生人!

墨允没解释,反问: “你相信我的眼光不?”

秦晚风露出一言难尽的眼神,有墨梓欣跟陆明礼的前车之鉴,她还真的不太相信墨允这眼光。

“……”

她感觉自己是在自取其辱,但她没有证据。

算了,不解释了。

转移话题: “去吃饭?”

刚好是午饭的时间了!

“你请客。”

“OK。”

吃完饭,秦晚风说跟一个画室的老板约好了面试,就提前先走了。

出了餐厅,墨允收到一条陌生的短信。

【墨小姐,我是王海俊,这是我的号码。】

墨允扬了扬眉,心情愉悦。

虽然她不是做生意的料,但她有眼光嘛。

当个伯乐也不错。

**

陆氏顶楼。

顾盛推门而入,对着办公桌后面的男人道:“陆总,最近一直拉投资的王海军已经找到了,刚联系他,他说已经找到了投资人,拒绝了我们的邀请。”

闻言,男人抬眸看向他:“刘广胜?”

“不是,刘广胜那边上午已经拒绝了他!”

这两个月王海俊一直都在联系并与刘广胜见面,原本陆氏是想等刘广胜拒了之后,再联系王海俊,跟他谈合作投资的事情,谁想到就这么一会功夫,居然就被人给捷足先登了!

傅绍安整个人倚在大班椅上,骨节分明的手指漫不经心的敲打着桌面:“把我的意思表达清楚了吗?”

“都传达了,可他婉拒了。”

想要跟陆氏合作的数不胜数,更拥有足够的资金给他大展拳脚,可他居然拒了。

傅绍安黑眸半眯,若有所思:“去查查,是谁给他投资的!”   

转眼到了开学前一天。

墨允收拾好行李,打算搬去傅家。

许雅伤感道:“允允,你真的要搬到傅家去住吗?”

这还没结婚,就搬到傅家去,会不会被傅家的人看轻啊?

“妈,反正我以后也会跟绍安哥哥结婚,现在过去先培养感情,您跟爸不是一直都希望我嫁到傅家去吗?您放心等周末我就回来看您。”

“那你跟绍安说了吗?”

“说了啊。”

“允允,你是女孩子,得矜持,知道吗?”

她是怕婚前墨允吃亏。

墨允心虚的摸了摸鼻,要是她妈知道她跟傅绍安该发生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能气的背过气去。

“我跟你说话呢!”

“好嘛,我知道了,我会主意的。”

反正她只会有傅绍安一个男人,她妈担忧的事,完全不会发生。

“还有那个陆明礼,你跟他说清楚了,不要牵扯不清。”

“嗯,我会找机会跟他说清楚。”

墨允说完,玄关传来一阵脚步声,她抬眸看去,看到男人高大修长的身影。

“许姨。”

“绍安来了啊,我们家允允就麻烦你了。”

“哪的话,您太客气了!”

傅绍安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都收拾好了么?”

“嗯。”

她带的东西不多,就是几件换洗衣服,还有平日里经常用的护肤品。

前往傅家的路上,墨允感觉像是做梦一样。

前世,她从未想过有天会入住傅宅。

“在想什么?”

见她如此安静,傅绍安腾出只手握住她又小又软的手,指腹轻轻的揉捏,让人很舒适。

她摇摇头:“绍安哥哥,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啊?”

前世她到死的时候,才清晰地知道他对她的情谊有多深厚,可那个时候的她,又笨又蠢,娇纵跋扈,根本就不讨喜。

“你我从小就定下的婚约,你是我看着长大的,要说从什么时候开始把你放在心上,应该是你还在襁褓的时候。”

墨允出生那天,他跟父母去看她,刚出生的小宝宝皱巴巴的,本该不太好看,可她刚出生胖嘟嘟的,皮肤泛红,他逗弄她时,她紧紧抓住他的手指,还朝着他笑了。

也许就是那么一瞬间吧。

又或者从小就被灌输,这是他未来妻子的观念,所以他对墨允格外的呵护、关注。

渐渐地,她就在他的心底根深蒂固。

男人的侧脸深邃硬朗,墨允怔怔的看着他,鼻子微微有点泛酸。

“绍安哥哥,你真好。”

可惜她发现的太迟了。

前世辜负了他的深情。

这一世,她不会了!

傅绍安挑眉:“开学后,你大算去哪实习?”

他是想要墨允来傅氏实习,他亲自来教。

“爸让我去公司,跟他后面学经商之道,继承他的衣钵,但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好!”

她还是有些担忧的,怕做不好,墨建国对她失望。

“哪里不懂问我,我教你!”

“嗯。”墨允展颜。

很快车子抵达陆宅。

哥特式的建筑,占地千米,亭台楼阁,花草绿植,美不胜收。

比墨家别墅大上不知多少倍。

想到以后要在这里生活,墨允还是有些紧张。

忠伯迎了出来:“少爷,墨小姐。”

傅绍安:“把行李送我房间去,我让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已经按照墨小姐的喜好都准备好了。”

墨允听的云里雾里,好奇问道:“给我准备了什么?”

“跟我来。”傅绍安牵着她的手上楼。

走到衣帽间,示意她自己进去看。

墨允狐疑,当她看到挂满衣橱的衣服时,目瞪口呆。

都是知名品牌当季的新品,有的她在官网预售看过。可傅绍安居然都给她‘搬’回家了!

她有点感动,走到男人面前,踮起脚尖,在他下巴亲了口。

“你干嘛给我买那么多啊,我都穿不完。”

多浪费钱啊!

傅绍安轻笑:“值了!”

他笑起来,好像雨过天晴,冰雪消融,格外的好看。

“什么值得?”

他点了点刚才她亲过的下巴,墨允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脸蛋微红。

“那搬过来,住哪?”

该不会是让她跟他住一起吧?

“我以为你应该能猜到!” 傅绍安掐上她纤细的腰肢,将人拉入怀中,垂眸:“你都是我的人了,还有什么顾虑?”

她能有什么顾虑啊,唯一顾虑就是怕自己会把持不住,扑倒他。

“没!”她仰起白净的脸,美目生辉:“绍安哥哥,我们谈场恋爱吧?”

把之前空缺他的,都补偿给他。

傅绍安长那么大,还从未跟女孩子交往过,也没有谈过恋爱。

而她跟陆明礼却肆无忌惮的交往,伤害着傅绍安,墨允觉得她应该跟他谈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傅绍安薄唇微芩,来了几分兴趣:“小允打算怎么跟我谈恋爱啊?”

“当然是吃饭,看电影,逛街,约会啊……做一些所有恋爱中都会做的事情啊。”

除了第一个,好像其他的他们都没有做过。

逛街,看电影,更不是他曾接触的‘领域’。

傅绍安从小就被老爷子按照接班人培养,作息规律,每天出现的地方都是经过提前安排好。

“怎么,你不愿意啊?”见傅绍安不说话,墨允不满戳了戳他的胸口。

傅绍安捉住她的手,哑声道:“这些事,你以前跟陆明礼也做过吗?”

“……”干嘛突然提那个畜生!

这个时候,她跟傅绍安已经交往两年,情侣该做的事,除了接吻睡觉,其实都有做过,要是没做过,那也太不正常了!

“嗯?”没等她回答,傅绍安握着她的手加了几分力。

“好疼!”墨允拧眉,避重就轻:“那是年少无知,我也不想骗你,确实有做过,但接吻,亲密接触就只有你一个。”

傅绍安是她第一个男人!

也是今生唯一。

傅绍安心里不爽利,但最后一句倒是取悦了他。要是陆明礼真的碰了她,他会将陆明礼大卸八块!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她掏出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着陆明礼三个字。

他抬眸睨了眼傅绍安,后者眉目阴郁。

“接。” 

我去阳台接吧!”

她跟陆明礼还没撕破脸,说的话可能不是傅绍安爱听的话,她是怕傅绍安会生气。

刚走两步,又比男人拉入怀中。

“就在这里接。”不容置喙。

墨允摁下接听,陆明礼温润的嗓音隔着手机传来:“允允,明天就开学了,今晚我们一起吃顿饭吧?”

“没空,晚上有约了!”

居然还有脸打电话说约她吃饭,之前她说的不够明白?

冷静一段时间。

这才过了多久?

“那好吧,既然你有约那就下次约,明天早上去接你上学?”

之前她经常让陆明礼来家里接她,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跟他黏在一起,如今听到他这样说,只觉得无尽的反感。

“不用了,有人送我,没什么我就挂了。”

墨允说完利索挂了电话,连一句多余的废话都没有说。

抬眸,对上男人漆黑的深眸。

似乎是在等她给个解释。

墨允抿唇:“我能说,我跟他还有联系,是为了报复他吗?我觉得让他‘死’那么容易,太便宜他了!”

她想要将他们玩弄于鼓掌,就像猫捉老鼠一样,慢慢玩弄,再他们精疲力尽,一无所有时候,再一击毙命!

让他们活在地狱,万劫不复。

傅绍安淡淡道:“陆氏最近资金链出了问题,陆青山私下到处拉赞助,怕是会把心思打到你家头上。”

墨允杏眸凌厉:“不怕死,就来。”

……

“她怎么说?”

见陆明礼挂了电话,墨梓欣按耐不住的问道。

“她拒绝了,说晚上有约。”

“那接她上学……?”

“也拒绝了。”

墨梓欣猛地将手里的杯子掷在茶几上,面露狞色:“我都已经搬墨家了,她态度居然还这么强硬,一定是有人给她洗脑,出谋划策,不然这蠢货为何会变了那么多!”

她辛辛苦苦设了两年的局。

眼看着就要苦尽甘来。

‘猎物’却要跑了。

而她跟墨建国和许雅心生隔阂。

十万块就把她给打发了!

“你急什么,等明天开学,我会找机会接触她,保证哄着她回心转意。”陆明礼胸有成竹,信心满满。

在他看来,墨允只是一时接受不了他跟墨梓欣的事,等时间久了,她还是会重新回到他的怀抱。之前墨允爱他爱的无法自拔,我他几次三番的自杀跟家里抗争,哪那么容易就放下对他的感情。

墨梓欣眉头紧皱,对此隐有担忧,她现在非常确定,墨允已经不是之前那个蠢货了。

“晚上去吃饭?”陆明礼将他揽入怀中,亲吻她的脸,隐含暗示。

“不要了,没心情。”

事情不顺,她哪有心情吃饭?

陆明礼搂着她,不给她挣脱机会:“上次没尽兴,今晚我得好好索要回来,去你那?”

“你疯了?我住在墨允的公寓!”

“那又怎么样,她也不会去,在她的地方办事,那才刺激。”

墨梓欣不耐烦推开他:“吃饭可以,其他别想!”

她才不会跟他一起疯。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前她觉得陆明礼不错,现在看到他就像是扶不起的阿斗,莫名的厌烦。

见她生气,陆明礼也没强求,点了支烟,抽了一口:“行,就吃饭!”

晚上。

墨允跟傅绍安去中餐,选了个单独包间。

点了几道爱吃的菜,要了一瓶红酒。

“喝酒?”傅绍安挑眉。

“今天我高兴,想喝一点点。”

“别像上次喝醉了。”

“小瞧我?”

上次她是一时贪嘴,没忍得住!

现在不会了。

一杯应该不会醉。

今日她跟傅绍安第一次约会。

重生以来一第。

是真的高兴。

傅绍安也没约束,反正他在她的身边,哪怕是喝醉也没关系。

菜上来,傅绍安给她盛了碗汤,又给她拣了个虾放在她的碗中。

墨允低头看着碗中的虾,秀眉微皱,有点苦恼。

她喜欢吃虾,但不喜拨虾。

“怎么了?”

她喝了口酒,摇摇头。

傅绍安将她碗端过来,剥了虾壳,如法炮制又剥了几个。

“吃吧。”

“谢谢绍安哥哥。”

墨允吃了口,露出满足的笑容。

看来她爱吃虾不喜剥虾的事,傅绍安是知道的。

而她跟陆明礼交往两年,那个畜生都没有给她剥虾的自觉。

还天真的以为那个畜生爱她!

中途,她去了趟洗手间。

路过大厅,往下瞅了一眼,看到两道熟悉的身影。

是墨梓欣跟陆明远。

渣男贱女!

在她面前演的一手好戏,背地里却暗度陈仓!

她拿出手机拍了两张照片。

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迎面走来的墨梓欣。

“允允?好巧啊,你也在这家餐厅吃饭!”

“还真的挺巧!”墨允不着痕迹:“堂姐一个人?”

“我跟朋友一起来的。”墨梓欣胡乱搪塞。

墨允步步紧逼:“哪个朋友啊?”

“就是大学朋友。”

“那应给我也认识吧?那刚好,你带我去打个招呼。”

说完,她上前挽住她的胳膊,不给她拒绝机会,墨梓欣脸上露出瞬间的慌乱,要是让她看到自己跟陆明礼在一起,那不是在她未消下去的火气上再浇油?

“允允,那是我的朋友,你不认识!还是下次再介绍你们认识吧。”她快速的转移话题:“你跟谁一起来的啊?”

“傅绍安啊。”

她也没隐瞒,不愿放弃气死墨梓欣的机会。

她知道墨梓欣喜欢傅绍安,无论是他的容貌,还是傅家的财富、地位,都足够她动心。

以前墨梓欣也试过在傅绍安面前找存在感,但都碰了一鼻子灰,也就不敢表露那么明显。

但对傅绍安的喜欢,从未停歇!

果然,在听到墨允跟傅绍安一起来吃饭,墨梓不淡定了。

“允允,你不是不喜欢他嘛?难道你真的要放弃陆学长了?他知道该多伤心?你不是答应我,我搬出来住,你再给他一次补救的机会?”

难不成墨允这蠢货是耍她的不成?

那她搬出墨家,有何意义!

“堂姐,我也想听你的,再给他次机会,可我一想到他吃过屎,我就觉得脏!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