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品台词

上课看到一个女生凳子在滴水 手指插花核心

时间:2022-07-13人气:作者:

一踏入傅家大宅,等待已久的傅爷爷一眼就看见宋瑾笙的身影!

“宋丫头!”白发苍苍的傅爷爷脸上写满了欣喜,反手就摆脱了旁边人的搀扶,迈步朝宋瑾笙走来。

宋瑾笙怎么可能让老人辛苦,自然地扬起一个明艳的笑容,朝着傅爷爷走去:“傅爷爷,好久不见。”

“好孩子,来来来。”傅爷爷一乐,拉着宋瑾笙的手,朝着台上的傅烬琛的身边带去:“跟我客套什么!”

“小琛对你怎么样。”傅爷爷一边走,一边关切,还忿忿地说:“我最了解这孩子,锯嘴的闷葫芦!”

“要是他对你不好!”傅爷爷一拄拐杖:“爷爷替你教训他!”

才几十米的路,傅爷爷的嘴就没停下过,关心完她的近况和生活,又和她拉起家常。

只是……宋瑾笙暖心的同时,有几分哭笑不得。

话题怎么朝着傅烬琛什么时候要孩子上引了?

“宋丫头,不是爷爷说你,像我在你们这么大的时候,也不想要孩子,但是啊!”傅爷爷笑得神秘:“等你有了孩子,就知道孩子的好了!”

“我……”在外人面前气场两米高的宋瑾笙,在傅爷爷不含任何杂质的关心前,却显得手足无措。

这……

她也不好一口回绝,怕伤了爷爷的心。

只是,他们都到要离婚的地步了,这生孩子的事情,哪是她一个人能解决的?

她看向傅烬琛,示意他自己解决。

可外界叱咤风云的傅烬琛,面对他老当益壮的爷爷,也没有一丝办法。

他尴尬地摸了摸鼻梁,假装无事地移开了眼睛,总比火烧到他头上好。

狗男人!宋瑾笙眉心一跳。

“好孩子,爷爷和你说……”傅爷爷刚想继续,一声甜甜的爷爷,就打断了他的涛涛不绝。

宋瑾笙抬头,来人正是傅家大小姐,傅烬琛的妹妹傅柠雪!和一个不受欢迎,不速之客慕知瑶。

她们不仅认识,还是好朋友。

“哥,爷爷。”傅柠雪娇小姐脾气,和傅烬琛打了个招呼,就风风火火带着慕知瑶直接越过宋瑾笙,一把挽着傅爷爷的手,娇声道:“生日快乐爷爷,我可有给您准备礼物呢!”

“好好好!”傅爷爷乐呵呵地回答:“和你嫂子打个招呼。”

但对一步之遥的慕知瑶,却像看不见似的,支字不提。

“哼。”傅柠雪眼中不屑,扭过头去:“我才不要。”

几人在那里说着,但慕知瑶又怎么会甘心像个透明人一样被排除在外。

不等傅柠雪介绍,慕知瑶就挂着恰到好处的笑容,落落大方地开口向傅爷爷道贺:

“祝傅爷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我是柠雪的朋友,慕知瑶。”

“你好。”傅爷爷脸上笑容,不变,却带上几分疏离。

活到这个岁数,谁不是成了人精,傅爷爷又怎么会看不出她心里怎么想的?

然而慕知瑶却不知道自己那点心思早就被探了精光,只看见傅烬琛和宋瑾笙站在一起,服装一黑一红,竟也像对璧人。

她只觉得内心一阵翻腾,一股恶意涌了上来。

凭什么!凭什么宋瑾笙能这么轻松得到她梦寐以求的东西!

而她却只能以那蠢货朋友的身份对这傅老头半百般讨好!

凭什么站在傅烬琛旁边的不是她!

慕知瑶恨的牙关发紧,垂下眼帘,遮住眼中几乎要涌出的怨毒。

安安分分地和老爷子客套完,等着老爷子对宋瑾笙的喋喋不休结束之后,身为正主的傅老爷子,自然也要上台主持大局,这下,场下,一下子就只剩了四人。

宋瑾笙眼皮子一抬,看见眼前心思各异的几人,嗤笑一声,不耐烦与他们周旋,反身就是离开。

而傅柠雪早就知道慕知瑶对傅烬琛有意思,巴不得早点换个嫂嫂,自然也识相地留给二人独处的空间。

慕知瑶偷偷将傅烬琛引到了一个隐秘的地方,脸上神色一变,晶莹的泪水就涌上眼眶。

“琛哥哥。”慕知瑶委屈至极,却要故作坚强,一副惹人怜爱的样子:“你打算什么时候跟爷爷说离婚的事……”

或许是因为太忙了,傅烬琛只是淡淡的一句:“你先回去,我会处理好的。”

慕知瑶眉眼流转,一副欲说还休的娇柔样子:“那……好吧。”

看着慕知瑶失落的样子,傅烬琛眼前却不由得浮现宋瑾笙以前的样子……

想她干什么?

傅烬琛一愣,下一秒,却有些懊恼,慕知瑶可是把他从火海中救出来的人,宋瑾笙那种不择手段的人,怎么配和她相比?

“阿瑶。”傅烬琛语气软了下来:“我答应过你的,不会食言。”

“琛哥哥。”慕知瑶扑到傅烬琛怀中。

慕知瑶一脸幸福靠在傅烬琛的肩头,眼中却闪过一丝算计。

既然你没有机会说……

那就让我来找个合适的机会,把你们已经离婚的事实公之于众!

这边两人浓情蜜意,另一边的傅爷爷也开始他的贺礼环节。

“百年人参。”

“冰种翡翠。”

“和田玉。”

……

宾客们将手中的礼物一一拿了出来,却无一不是价值千万的名品。

然而,宋瑾笙眸光闪了闪,傅爷爷的笑容虽然和蔼,但她却一眼看出,她并不是真的喜欢这些礼物。

在座,恐怕只有她才知道傅爷爷的喜好吧……

可惜,不久就要离开,只怕是不能继续孝敬傅爷爷了……

很快,送礼的队伍,就轮到宋瑾笙。

老爷子面上的客套顿时一变,就像看见了自己的亲孙女似的高兴,这下众人一齐投到宋瑾笙身上。

到底是什么人,能博得老爷子的青眼?

这一看,别的不说,宋瑾笙眉眼本就生的好,只是从前不曾打扮,净穿些老气的素色,这才明珠蒙尘,这时一笑,好看的眉眼舒展,颜色倾城。

众人都是一怔,片刻后,不知道是谁,反应过来,窃窃私语,答出了众人的疑惑:“这不是宋瑾笙吗?”

“宋瑾笙?”

“不是吧,就是那灰头土脸的丑小鸭?!”

……

宋瑾笙根本不在意他们说些什么,拿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礼盒,微微歪头带着几分淘气:“爷爷,既然他们都送些价值连城的宝贝,我看来是比不上了。”

“一点自己做的小心意,还希望爷爷收下。”话虽如此,宋瑾笙却不慌不忙地将手中包装精美的糕点盒子递了过去。

“糕点?”一道不屑的女声传了过来。

来的人正是傅烬琛的母亲沈月,从宋瑾笙进门开始,她没给过宋瑾笙好脸色。沈月斜着眼,一脸看不上的样子:“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

宋瑾笙定定地看着没有反应。

沈月以为这还是过去那个认自己揉搓的宋瑾笙,继续阴阳怪气地讽刺道:“有些人啊,来的晚也就算了,连个礼物这不准备。

“说的呢!倒是比唱的还好听!”

沈月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在座各位谁听不出,这明嘲暗讽地,就差直接报出宋瑾笙的身份证号了。

只是,宋瑾笙眸色微暗,傅爷爷的寿宴,她不想平添些晦气!

“爷爷。”宋瑾笙对着傅爷爷微微一笑,就想站到旁边,给下一位献礼的人腾出位置,但沈月却一把抓住宋瑾笙的胳膊,不让她动弹。

“哎哟,现在知道不好意思了,想要走了?”沈月挑眉,眼带不耻。

“要我说,像你这种不尊重老爷子的人,就该被赶出去!”

赶出去?

宋瑾笙本想忍让,但既然沈月要骑脸输出,那她就不可能让沈月骑在自己的头上!

“傅家好像还不是你说的算了吧。”宋瑾笙脸上笑容一变,和她相处怎么久,自然知道她的痛处。

“你!”

沈月果然面色一变,小家小户出身的她,最忌讳的就是别人提到她没有实权的这一点。

没想到,傅爷爷也跟着替宋瑾笙撑腰道:“宋丫头的东西我最喜欢。”

傅爷爷也没说对不对,但这隐晦的一句喜欢,却将自己的态度摆的明明白白。

沈月面色顿时一阵青红,但老爷子一开口,哪还有她说话的余地?

只能作罢,她不甘心地闭了嘴,眼睛却不安分地一刀又一刀剐着那个让她难堪的女人。

宋瑾笙自然不在意,自作孽不可活。

寿宴结束,夜色黑沉,因为太晚,想要回去的宋瑾笙被老爷子强行留在老宅。

而作为宋瑾笙明面上还没离婚的丈夫的傅烬琛自然走不了,被着找老爷子找了个借口留下。

两个人不知道傅爷爷的心思,被带到房间门口时,这才恍然。

“爷爷。”宋瑾笙声音有些艰涩,心里更是复杂不已!

一间房?一张床?

傅爷爷睥了傅烬琛一眼,颇有暗示地说:“自家媳妇,自己要疼。”

“爷爷……”傅烬琛无奈。

他是不是该说出真相?傅烬琛头疼,但要是说出来,坏了傅爷爷过寿的心情,只怕,这几个月都不能太平了。

最终,傅烬琛还是忽略了宋瑾笙疯狂暗示的眼睛,皱着眉头沉默下来。

爷爷自觉把两人的眼神沟通当成眉目传情:“你们两个人要好好努努力,让我这老头子早一点抱上孙子。”

傅爷爷,我们已经离婚了!

这句话在她嘴边徘徊了好久,可看见傅爷爷的满头白发,还是吞了下去。傅爷爷对她的好,她记着,不忍心在傅爷爷寿辰的今天说伤的话。

傅烬琛手机响起,宋谨笙眼尖,瞥见阿瑶两个字。

哼!狗男女!

“喂,怎么了?”

傅烬琛压低着声音。

“琛哥哥,下雨了,我怕,你来陪陪我好不好?”

慕知瑶娇滴滴的声音响起。

傅烬琛看了一眼爷爷,走向一旁,还没走远,傅爷爷和宋谨笙的对话便传了出来。

“爷爷就盼望着你们给我舔一个曾孙子。要是烬琛那小子敢欺负你,你就告诉爷爷,爷爷收拾他。”

“爷爷,我……”

通话那头的慕知瑶敏锐的察觉出是宋谨笙的声音!

宋谨笙和烬琛在一起?

慕知瑶心慌得很:“琛哥哥.....”

嘟嘟嘟。

通话被匆忙挂断。

慕知瑶握手机的手用力收紧。

宋谨笙既然你阴魂不散,可就别怪我了!

慕知瑶眼中闪过一丝恶毒,嘴角的笑意逐渐疯狂……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