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品台词

你看你的水到处都是,上课别穿内裤我方便要你

时间:2022-07-13人气:作者:

“医生,我爷爷怎么样?”一向沉稳冷酷的他,牵扯到在乎的人,也会流露出着急的神色。

医生摘下口罩:“病人是因为情绪太激动引起的心跳骤停,现在已经抢救过来了,但还需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

宋谨笙长舒口气,听见爷爷平安的消息,她心里的石头就落地了,在这继续待下去,进抢救室的人估计就是他了。她瞥了一眼慕知瑶,然后快速离开此地。

看都不愿再看傅家的人一眼。

宋谨笙离开的第一时间,傅烬琛就追了出去。但此时,宋谨笙的车从他面前呼啸而过,只留给他黑乎乎的尾气。

傅烬琛你个王八蛋!

宋谨琛咬牙切齿。

她在心里把慕知瑶和傅烬琛骂了狗血淋头,要是条件允许的话,拉去浸猪笼!

突然!

宋谨笙察觉到,一辆不起眼的桑塔纳,一直跟着她!虽然它尽力隐藏,跟的很稳当,但依旧被宋谨笙发现!

什么人?

想干什么?

宋谨笙保持匀速行驶,尽量往车多的地方开。她掏出手机,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车牌号,毫不犹豫报警。

嘟嘟嘟。

没信号!

她皱皱眉,车上竟然搜索不到信号?被动手脚了!?

桑塔纳上的男人看了她的动作,勾了勾唇,一个冷酷而又阴狠的笑容。他一早就在车上放置了屏蔽仪,看来已经起作用了。

不好!

宋谨笙看着前面的红灯,紧紧握住方向盘,掌心是密密麻麻的汗。稍一移动,方向盘上就留下汗渍。

她的双眸紧紧盯着面前的红绿灯。

3……2……1!

宋谨笙的瞳孔剧烈收缩,整个车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在半空中划下一道优美的弧线,迫不及待冲了出去。

桑塔纳见状,立刻跟上。

宋谨笙不停地查看后视镜,目测和桑塔纳的距离。桑塔纳横冲直撞,不管不顾宋。

嘭!

桑塔纳竟然直直撞了上来!

宋谨笙猛然压在了方向盘上,顾不上疼痛,她咬着牙加大油门。但桑塔纳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直接将她的车别在了内车道!

强迫宋谨笙只能一路往前!

该死!

她的心脏快得不可思议,到底是谁,是谁这么针对她?脑海里一个身影还没形成轮廓,桑塔纳就开始新一轮的攻击。

宋谨笙没有办法,只能一路往前。

又是嘭得一声撞击!

桑塔纳毫不在意已经瘪下去的车头。

最后成功将宋谨笙逼停在了郊区,一眼望去,空旷无垠的荒林。桑塔纳上的男人带着黑色鸭舌帽,两手插兜,悠闲地走了过来。

透过车窗,可以看见他嘴角的弧度。宋谨笙心里一悸,立刻反锁车窗。此时,男人的脸,猛然压在了车窗之上!

宋谨笙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咚咚。

男人的手指在车窗上轻轻敲了两下,他悠闲的姿态,让宋谨笙觉得自己,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宋谨笙咽了咽口水,将车窗打开一条缝。

“你是谁?!”

“是谁派你跟踪我?”

男人始终低着头,将半张脸埋在鸭舌帽下面。

“她给你多少钱,我出双倍!”

宋谨笙强迫自己镇定下来,面朝车窗,和这个男人谈判:“你出个价,多少钱我都给你付给你!”

“砰——”的一声,车门玻璃像蜘蛛网一样裂开,男人再次举起手中的锤子

,只要再一下,阻隔两个人的车玻璃就会完全碎裂!

不能再被动下去了!

宋谨笙突开车门,男人反应不及,踉跄退后几步。

宋瑾笙趁机下车逃跑:“你不是求财吗?你说个数!”

钱,好像打动不了这个男人。他嗓音低沉,听在耳朵里,令人感觉不适。

“我只要……”男人快步追上:“你的命!”

那就没有谈判的必要了!

宋谨笙双手握拳,蓄势待发。

男人欺身而上,宋谨笙也不是吃素的,她上学的时候,被家里人逼着学了几年跆拳道,但许久不练,生疏不少。

这个男人显然是个狠茬,没交手几招,宋谨笙就渐渐落入下风。男人抬起手掌,带着疾风劈下来。

宋谨笙抵挡不住,只能闭上眼睛。浓密而卷翘的睫毛,不停地颤抖着,如同一只破碎的蝴蝶。

完了!

千钧一发之际,一只强劲袖长的双腿,猛然扫过男人的脸,离他的眼睛只差分毫距离,男人猛然收缩退后,堪堪躲过!

良久后,宋谨笙见迟迟没有反应,睁开眼,才看见和男人纠缠在一起的傅烬琛。

是他?!

他怎么会在这儿?!

来不及多想,宋谨笙也欺身而上,二对一,男人显然不是对手。傅烬琛长腿一压,砸在男人的后背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甚至能听见男人骨头断裂的声音。

“啊——”

“说!是谁指使你的?!”宋瑾笙趁机擒住男人的手,往后一掰:“你逃不掉的,你身后的人被揪出来只是时间问题,劝你想想怎么做,会对自己有利一点。”

男人深知知道自己跑不掉了,没有再做无谓的抵抗。沉默良久后报出一个,宋谨笙意料之中的名字。

“慕知瑶。”

果然是她!

宋谨笙搜肠刮肚一圈,想要自己命的人,也只有这个女人!

得到信息,宋瑾笙手刀将男人击晕,以免男人又搞什么小动作。

等等!男人是慕知瑶派来的,那傅烬琛?他的出现真的是巧合吗?

宋瑾笙心中警铃大作!她突然转过脸看着傅烬琛,只见傅烬琛从车上取下一根平时用的白色高尔夫球杆,握在手里。

“你……”宋谨笙的眼睛里倒映着傅烬琛冷冰冰的脸和锋利的下颌线。

他一袭黑衣,踏着月光而来,脸逐渐被黑暗淹没。此刻的他宛如来自地狱!

“傅烬琛,我劝你你不要乱来!”宋谨笙的嗓音,颤了颤。

球杆的另一头,已然准了宋谨笙的脑袋!

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蔓延至全身,似坠入海底,呼不上来气,大有即将窒息的感觉!

呵,她刚刚竟天真的以为傅烬琛是来救自己的!现在看来,不过是一场戏,他和那个男人根本就是一伙的!先是派男人把我逼入无人的郊外,再消耗我体力,最后……傅烬琛负责灭口。

只要她死了,再把她的死嫁祸到刚才那男人的头上,然后再把现场伪装成两个人互杀现场,这样一来谁也不会怀疑到慕知瑶的头上!

而他们两个也就可以再无顾忌!

傅烬琛眼神发狠,猛然挥下球杆……

宋谨笙浑身不可抑制的发抖,眼中是强烈的失望!

这种失望让傅烬琛有片刻失神,在他的印象里,宋谨笙以前从不会出现如此眼神,她的目光的焦点从来都是自己,只要自己出现哪里,她的目光必定追随到哪里。

可如今,宋谨笙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他傅烬琛的身影了。

一种荒诞的心思涌了上来,哽在他的喉咙中:“别......”

怕字还未说出口,宋谨笙的脸倏然在眼前放大,随之而来的,还有她的一记狠踢!对准傅烬琛的下体,狠狠踹了过去!

傅烬琛脸色一变,修长的手指瞬间收紧,高尔夫球杆因为他巨大的力道,微微弯曲。他立刻往后退开,堪堪躲过了宋谨笙的夺命踢。

他抬起英俊无双的眉眼,神色冷厉,双眼是不可置信,就连你嘴角都是充满疑问的模样。

为什么?

这三个字在他的喉咙中打了一个转,他不过是想把信号屏蔽器砸坏,然后报警,哪里惹到她了?

就在他愣神的片刻时光,宋谨笙莞尔一笑,尽是狡黠。

“牢里相伴去吧!”

宋谨笙极短的停留了下,对他说道。随后便立刻钻进他的车里,反锁上车门,点火启动,绝尘而去……

一股汽车尾气扑面而来,傅烬琛不躲不闪,径直站在汽车尾气之中,不知道是因为被迷了眼睛,还是因为心绪不宁,他的目光逐渐涣散和迷离。

恍惚了很久,他才悠悠走向宋谨笙的车,想要驱车离开此地,这时他才发现,宋谨笙的车子已经报废了,根本走不了。怪不得她要抢他的车!

与此同时,宋谨笙开着车一路奔驰,直到看见了人烟她才停车。心脏还在噗通跳个不停,手心里的汗水早就将方向盘上打湿。宋谨笙抽了一张纸巾,擦了很久,才将手心里的汗,全部擦干净。

他......那个时候是想干嘛?

宋谨笙控制不住回想,如果自己没有先发制人,傅烬琛会怎么做?真的会杀了自己吗?

她的脑海中闪过傅烬琛发狠的眼神……

“喂,110 吗?我要报警……”

她现在身处的位置早已脱离屏蔽器范围,手机已恢复正常使用。

宋谨笙挂断报警电话,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是时候跟傅烬琛和慕知瑶做一个彻底的了断了!

病房内。

慕知瑶正尽心尽力地照顾老爷子,她争取一把拿下傅爷爷,这样她和傅烬琛之间,便再也没有任何阻碍。

“咚咚咚!”

突兀的敲门声打断了她地畅想。

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门口站着三位穿着制服的人。

警察?他们怎么会来?

“慕知瑶,你涉嫌雇凶伤害宋女士,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警察径直来到慕知瑶的跟前,她无辜地眨巴着眼睛。

雇凶?宋女士?

“不可能!”慕知瑶还没有开口,沈月便已经叫了起来:“宋女士,是宋瑾笙是吧?”

沈月的第一反应就是,宋瑾笙那个贱人见不得自己的儿媳,和宝贝孩子好!

慕知瑶下意识的后退,警察以防她逃跑,用手铐将其烤上:“带走!”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