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品台词

祁加峻赵长江小品 《我人生中的八个月》09台词剧本

时间:2020-09-29人气:作者: 台大哥

李波:98、99、100、101、102。
孙振亚:123459,收音机没信号了。
祁加峻:练着呢?坐着呢?歇着呢?
孙振亚:收着呢。
祁加峻:哦。那我洗脚了。
合:谁问你了?
祁加峻:那我也洗脚啊。你别看他们现在不理我,我要是说一句话,只用一句话,他们的表情就得变,自于自叫,八个月前,我们是奥运会国字印刷方队的表演者,我是A6。
李波:我是F4。
孙振亚:我是Q7。
丁庆贺:我是V8。
刘昊:我是S。
合:38.
祁加峻:从A到W,每个字母一列,每列三十九人。
李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编号,时间长了,编号就代替了名字。
孙振亚:奥运会都结束这么久了。
李波:大家还依然这样称呼着。
祁加峻:我喜欢这个称呼,因为提到他,我仿佛又回到了那难忘的八个月,
李波:刚开始的时候,那可真难啊,大家伙送我一个外号,叫咕嘟咕嘟炮,因为我训练时老冒泡,在我们单位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谁要是冒泡了,就到指挥台上给大家表演个节目,我哪会表演节目啊,以前在家里就看过人家扭秧歌,我也不会扭啊,这老冒泡就老演,演着演着,嘿,我就成文艺骨干了,哎,动起来了,强强,齐强强,你别说,那感觉真好。
孙振亚:他啊是老快,我啊是老慢,我从小就见不到大场面,超过两个人就紧张,我妈带我看过心理医生,说我是世界上少有的,罕见的帕尔斯特金特斯特芬特尔斯特综合征。
合:简称帕金森。
孙振亚:谁帕金森啊,我就是怕人多,那都后来不都改过来了嘛,开幕式的时候还有我一个镜头呢。
丁庆贺:拉倒吧你吧,那我要是有头发,还有你的份,要说这八个月,那最头疼的就是背口令啊,那每个动作都是靠上百个数字编成的口令来完成的,而且时时刻刻都在修改,我是玩命的背啊,导演组玩命的改啊,你这样把我急的,那天早上一起床,我这一头秀发就变成斑秃,成鸭蛋了。

(未完)

 

最新文章

用户评论

本类推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