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台词

和男朋友做过最害羞的事 知乎,用身体满足了我

时间:2022-06-21人气:作者:
南宫翊因为苏瑶与他互相换书之事格外开心,一整天都抱着苏瑶那本《三字文》一页一页的翻看着。

放学钟声响起,孩子们都纷纷离开,教室里就剩下南宫翊和南宫灵嫣及苏瑶。

苏瑶整理好自己的小布袋起身往外面走去。

南宫翊见状,急忙抱着自己的书追了上去。

“苏瑶,等等我,我们一起。”

苏瑶止步,回头看向南宫翊。

两人一起出了教室。

南宫灵嫣见状,起身冲南宫翊喊道:“南宫翊,你站住。”

南宫翊没有理会南宫灵嫣,跟苏瑶开心的聊着天迈着小短腿离开。

南宫灵嫣怒气冲冲的瞪着两人的背影,拳头紧紧地攥在一起,跺了跺脚,喊道:“南宫翊,你别忘了你跟谁一起来的,你敢和苏瑶一起走,就自己回家去!我不会让车夫载你的。”

南宫翊仍旧没有理会南宫灵嫣。

苏瑶听到南宫灵嫣的话,转头看向南宫翊,“南宫翊,你不理她,就不害怕回不去吗?”

南宫翊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回不去也好,省的回去了受他们冷眼,我也不想回那个家。”不属于他的家。

苏瑶听到南宫翊的话,莫名心疼这孩子,心里琢磨着要不请南宫翊去帝将军府玩,可是自己都是寄人篱下,没有经过大哥他们同意往府里带其他孩子大哥他们会不会不高兴,犹豫了片刻,没有开口。

此时,学院外,铃花与蓝韵站在门口等着苏瑶,蓝韵瞥了一眼铃花手里拿着的棉花糖,声音冷漠,“你方才逛了那么久,就是为了买这个?”

铃花点头笑道:“对啊,小孩子不都喜欢这些。一会儿四公子肯定也喜欢。”

蓝韵没有回应铃花的话,冷眸看向学院里面零零散散的人,寻找苏瑶的身影。

突然,铃花指着学院的方向喊道:“四公子!是四公子。”话音落,冲苏瑶挥了挥手:“四公子,这儿!”

铃花手里的棉花糖举得老高,满脸喜悦的笑容。

苏瑶听到声音,抬头看向学院门口的方向,见铃花手里拿着棉花糖,她眸底一抹光闪过,对铃花她们挥了挥手。

南宫翊转眼看向苏瑶,对她道:“这两个姐姐今天很及时,还特意买了棉花糖给你。”

苏瑶抿了抿唇,解释:

“昨天我三哥有事将我忘了所以没有接我,晚上回去的时候他跟我道了歉。大哥觉得他不靠谱,所以重新安排了那两个姐姐接送我。”

“哦,那很好,有人关心。”

苏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南宫翊,只好沉默下来。

很快,两人到了学院门口,南宫翊主动跟苏瑶告别,“明天见,苏瑶。”

苏瑶开心的拿着铃花给她的棉花糖上了马车,她趴在马车窗口看向南宫翊的方向。

正好看到南宫灵嫣上了另一辆豪华的马车,而那辆马车经过南宫翊身旁时,马车缓缓停下,蓝韵回头,正欲问苏瑶怎么了,就见苏瑶掀开马车帘子往下跳。

幸好铃花眼疾手快,将他接住,“四公子,小心!”

苏瑶平安着地,她抬头对铃花和蓝韵道:“你们先等我一下。”

话音落,便迈着小短腿朝南宫翊的方向跑去。

南宫翊没想到苏瑶方才已经走了,却又返了回来。

他上前好奇的问:“苏瑶,你怎么回来了?”

苏瑶止步,对他道:“你打算走回南宫府吗?”

南宫翊没想到这么糗的事情竟然被苏瑶看到了,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道:

“一会儿他们送南宫灵嫣回到府里肯定会回来接我的,我多等一会儿便可。”反正也习惯了,回去晚一点也好,省的碍他们的眼。

话刚说完,手腕就被苏瑶抓住。

苏瑶拉着南宫翊转身就往前走。

南宫翊看着抓着自己手腕的那只白皙的小手,眉头紧蹙,道:“苏瑶,你要带我去哪儿?”

苏瑶没有回头,应道:“你跟我坐一辆马车吧,我让蓝韵她们顺路送你回去。”

南宫翊急忙道:“不用这么麻烦,我在这里等等他们就行。”

“没什么麻烦的,走吧。”

南宫翊无奈,只能任由苏瑶拉着他往马车前走去。

蓝韵和铃花看着离她们越来越近的两个小不点,铃花小声道:

“四公子在学院这么快就交到好朋友了。”

蓝韵眼神有些冷,转眼对铃花道:

“咱们主子不喜外人去将军府。看四公子的样子,是要请那个孩子去将军府做客。”

铃花眼光一闪,撅嘴道:“是啊,我竟然将这茬给忘了,那怎么办?四公子已经将那孩子带过来了,咱们总不能拒绝吧?况且,这两个孩子都这么可爱。”

蓝韵见铃花慈母心泛滥,冷漠的声音道:“你拒绝不了,我跟四公子说。”

铃花一脸焦急,压低声音道:“蓝韵,你别这么无情啊,他们还是孩子……”

“孩子也不行。”

两人正说着,苏瑶和南宫翊已经走了过来。

不等蓝韵开口,苏瑶率先道:“蓝韵姐姐,铃花姐姐,你们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蓝韵拧眉,铃花生怕她拒绝孩子,急忙道:“四公子请说。”

苏瑶看了一眼南宫翊,对铃花道:“他叫南宫翊,跟我在一个学堂上学,也是我刚交的好朋友。他的家人没来接他,所以,能不能麻烦你们顺道送他回去?”

铃花和蓝韵听到苏瑶的话,两人相视一眼,铃花微微一笑,正欲回答,蓝韵淡淡开口:“可以。”

苏瑶眸光一亮,“真的?那就谢谢蓝韵姐姐、铃花姐姐了。”

说着,提醒南宫翊,“南宫翊,快上马车。”

南宫翊愣了片刻,多看了铃花和蓝韵一眼,与苏瑶一前一后上了马车。

蓝韵开口问道:“是南宫府吗?”

南宫翊刚做好,听到蓝韵的话,急忙应声:“嗯,是南宫府。”

蓝韵会意,调转马头往南宫府的方向赶去。

苏瑶却好奇不已,问道:“蓝韵姐姐,你怎么知道南宫翊就住在南宫府?”

蓝韵应声:“青城只有这一家姓南宫,家主南宫擎是远近闻名的商人。在青城,也算是富甲一方了。”

苏瑶听了蓝韵的话,看向南宫翊,心想,也怪不得那南宫灵嫣如此刁蛮任性。

正在愣神,蓝韵冰冷的声音又传来,“四公子,您以后叫奴婢名字便可。”

苏瑶也没多想,应道:“嗯,好。”

南宫府外,一排马车整整齐齐的停靠在门口,管家正招呼着下人将马车上的货物往府里搬。

余光瞥见自家马车朝这边驶来,管家很有眼力见的喊道:“赶紧都让开,咱们家小姐放学回来了。”

大家动作迅速地将马车疏散开。

南宫灵嫣被人从马车上报下来平稳落地,她转眼扫视众人,高傲的扬起下巴迈着小短腿进了府。

管家愣住,往马车的方向看去,见久久没有人下来,他好奇的问车夫:“小公子呢?”

车夫应道:“小姐不愿意与小公子同乘一辆马车。就让小公子在学院门口等着了。”

管家眉头一皱,“这不胡闹吗?老爷一会儿就回府了,若是被他知道,大家都得遭殃。还愣在这里作甚,赶紧去接人。”

车夫应声,急忙调头离开。

管家则提醒其他人:“赶紧卸货!动作快点。”

南宫灵嫣一路来到梅苑,见母亲岑淑妤悠哉悠哉的赏花吃点心,南宫灵嫣努着嘴一脸委屈,疾步上前喊了一声:“娘~”

尾音很长,听着语气就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岑淑妤听到女儿糯糯的声音,急忙将手里的点心放下起身。

“我的乖女儿,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被人欺负了?”

南宫灵嫣放声大哭,“呜呜呜,娘,我不要去学院上学了。他们都欺负我。”

岑淑妤将南宫灵嫣抱进怀中,一边安慰她,一边问:“告诉娘谁欺负你了,娘明天就去找他算账。”

南宫灵嫣抽噎着,半天没有回应。

岑淑妤眉头微蹙,不悦道:“南宫翊那个臭小子呢?别人欺负你,他帮你了没有?”

南宫灵嫣摇头,吸了吸鼻子,道:“他帮着别人欺负我。呜呜呜……”

岑淑妤听了南宫灵嫣的话,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你说什么,那个臭小子帮着别人欺负你?”见南宫灵嫣点头,岑淑妤咬着牙暗骂:“这个野种!”

南宫灵嫣紧紧地搂着岑淑妤的脖子,抽噎道:“娘,南宫翊还让我在那么多学生面前出丑,你一定要替我做主。”

岑淑妤轻拍着南宫灵嫣的后背,柔声道:“嫣儿乖,不哭,娘现在就去教训那臭小子。”

南宫灵嫣听了岑淑妤的话,这才抹了一把眼泪止住哭泣。

她对岑淑妤道:“我不想与他同乘一辆马车,就让车夫先送我回来了。”

岑淑妤:“那就让他在学院门口候着!等我们家嫣儿气消了,再让人去接他。怎么样?”

南宫灵嫣脸上腾起一抹笑容,点头应道:“嗯,好。”

哄好南宫灵嫣,岑淑妤带着她去了膳厅。

丫鬟端着饭菜上来,岑淑妤往南宫灵嫣碗里夹了一块红烧排骨,“嫣儿多吃点,这些都是你最爱吃的。”

南宫灵嫣一脸满足的笑道:“谢谢娘。”

就在此时,管家焦急的声音传来,“夫人,夫人!”

岑淑妤厉声道:“何事如此惊慌!”

管家喘着气应道:“回、回夫人,是,帝、帝将军府的马车,来了。”

岑淑妤猛地起身,“什么?帝将军府?帝将军府的人来做什么?老爷是不是犯什么事了?”管家眉头紧蹙,摇头:“小人也不知。”

岑淑妤急声道:“走,随我去看看。”

话音落,提醒丫鬟照顾好南宫灵嫣,这才放心离开。

此时,南宫府外,铃花将南宫翊抱下马车,苏瑶也跟着下来。

南宫翊对铃花和蓝韵道:“谢谢两位姐姐送我回来。”

铃花笑道:“南宫少爷不用客气。”

南宫翊对苏瑶挥了挥手,“苏瑶,那我们明天见。”

苏瑶抿唇点头应了一声,看着南宫翊转身往府里走去。

见状,苏瑶也松了口气,转身准备上马车。只是还未上去,就听到女子斥责声传来,

“你这个小野种还知道回来!”

苏瑶愣住,猛地转身,清澈的双眼直直的盯着从府里走出来的女人。

那女人穿着华贵,身材妖娆,脸蛋白皙,抹着浓妆。

只是一脸凶相,看起来有些尖酸刻薄。

铃花小声道:“看这样子,应该是南宫府的女主人。”

铃花话音落,就听见南宫翊稚嫩的声音道:“这是我大伯家,我自然知道回来。”

苏瑶知道南宫翊在南宫府不好过,只是没想到,这待遇竟与她在苏府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岑淑妤冷眸扫了一眼南宫翊,一脸厌恶的让开地方,“滚回去,一会儿我再收拾你!”

南宫翊脚步顿了顿,回头看了一眼苏瑶,转身进了南宫府。

岑淑妤抬眼看着门口那辆豪华的马车,冷漠的表情瞬间变得亲切,她疾步上前笑道:“妾身不知有贵客到访,怠慢几位了。快请进。”

蓝韵冷声道:“不必了。我们只是顺路将南宫少爷送回来。”

岑淑妤愣住,帝将军府的人竟然叫南宫翊那个畜生南宫少爷?所以,她们是特意来送南宫翊?他什么时候跟帝将军府的人扯上关系了?

正在出神,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您是南宫翊的娘亲吗?”

岑淑妤猛地回神,低头看着面前的小不点,见他瘦小白净,穿着上等丝绸所制的锦袍,想着定然是帝将军府的哪位小公子。

她一脸僵硬的笑容,应道:“我是他伯母。他娘死的早,是我和他大伯将他带大的。”

苏瑶一脸淡定的说道:“哦,怪不得你这么凶他。”

岑淑妤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嘴角抽了抽,敢怒不敢言,偷瞄了一眼蓝韵与铃花。

铃花见状,对岑淑妤笑道:“南宫夫人,我们家公子还小,童言无忌,还望您别往心里去。”

“妾身不敢,呵呵。”

铃花对苏瑶道:“小公子,咱们该回去了,一会儿将军该担心您了。”

苏瑶点头应了一声,便上了马车。

离开时,铃花特意提醒岑淑妤:“南宫夫人,我们家小公子朋友不多,与南宫少爷甚是投缘,若是将来贵府生意场上有需要帮助的,夫人只管让南宫小少爷捎个话,能帮得上的,我们绝不会袖手旁观。”

铃花说完,扫了一眼南宫府马车里的那些货物,对岑淑妤饶有意味一笑,便跳上马车,与蓝韵调头离去。

岑淑妤呆呆的站在原地,知道马车消失在眼前,想起方才铃花的话,浑身一个激灵,转眼看了一眼管家。

压低声音提醒,“以后做事情小心点!将这些货赶紧搬回去。”

管家应了一声,喊着下人加快速度搬货。

本来还准备教训南宫翊的岑淑妤进了府后,命人重新做了好饭好菜送到了膳厅,又命人将南宫翊叫了过去。

南宫翊以为自己又会挨羞辱,将苏瑶送给他的书藏好后,便去了膳厅。

谁知,到了膳厅,岑淑妤不仅没有羞辱他,竟然一脸温柔的笑容给他夹菜吃。

就连坐在一旁的南宫灵嫣也震惊的看着岑淑妤,“娘,你为什么给他夹菜?他在学院里面欺负我,你为何不教训他?”

岑淑妤道:“嫣儿,以后你跟翊儿好好相处,你是姐姐,他是弟弟,你要多让着点他。”

“凭什么啊?我是你的女儿,他不过是他娘亲和野男人生的野种。”

“嫣儿闭嘴!别胡说!”

南宫灵嫣不悦喊道:“我怎么胡说了,这些都是你告诉我的!”

南宫翊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手紧紧地握着筷子,细细嚼着口中的菜,就像是在嚼面前母女二人的肉!他眼神冷漠空洞,小小的身子微微颤抖着。

岑淑妤想到方才帝将军府的人留下的话,生怕女儿惹到南宫翊得罪了帝将军府的那位小公子,她急忙捂着南宫灵嫣的嘴巴,抱着她出了膳厅。

南宫翊见那母女二人走了,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自顾自的吃着桌上的饭菜。

他心里清楚,方才岑淑妤对他的态度如此大转变,全都是因为他的好朋友,苏瑶。

与此同时,苏瑶坐在马车里,愣了片刻,她开口对铃花道:“铃花,方才谢谢你帮我。”

铃花笑道:“四公子客气了,这是奴婢应该做的。”

“可是,铃花,你方才承诺那南宫夫人的事情,若是大哥知道了,会不会怪罪于你?”

铃花应声:“四公子放心,那不过是客套话罢了。方才奴婢发现他们往府里搬运的那批货有问题,所以故意这么说的。您放心,奴婢方才点了她几句,您的那位朋友在南宫府以后应该会比以前好过一些。”

苏瑶没想到铃花会如此细心,又跟铃花道了声谢。

铃花应声:“四公子,以后您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跟奴婢和蓝韵说便是。”

“嗯,我知道了。”

夜里,天域酒楼,二楼雅间,

陆珩坐在桌前自顾自的喝酒,帝晟焱站在窗口看着外面愣神。

陆珩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忍不住赞美,“好酒!”

话音落,见帝晟焱不理会他,陆珩蹙眉,“喂,焱,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啊,将我叫来,你自己站在那儿发呆,让我一个人独饮?”

帝晟焱双手负背,缓缓转身,冷眸瞥向陆珩,薄唇轻启,“为何我记得,是有人死皮赖脸的要跟着蹭酒喝?”

陆珩干笑:“呵呵,当我没说。喝酒!”

帝晟焱几步来到桌前坐下,他接过陆珩递给他的酒杯,闻了闻,又将酒杯放下。

陆珩瞪大双眼看着他,“怎么,瞧不上这酒?”

帝晟焱淡淡应道:“一会有正事。你自己喝吧。”

南宫灵嫣探出头对南宫翊做了个鬼脸,“自己走回去吧!”

马车缓缓离开,南宫翊呆呆的站在原地。

就在她愣神时,蓝韵提醒:“四公子,坐好了。”

苏瑶猛地回神,坐回马车里,想到南宫翊被丢在学院门口,苏瑶急忙对蓝韵道:“蓝韵姐姐,快停车。”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