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台词

办公室强漂亮少妇同事|山沟夜晚炕上的呻吟肉版小说

时间:2022-06-21人气:作者:
陆珩小声道:“真扫兴。”

帝晟焱懒得理他,视线扫了一眼房门口的方向。

就在此时,敲门声传来,帝晟焱沉声道:“进。”

房门打开,男人披风紧裹,头戴斗篷,急忙跨进房间。

房门随即合上。

帝晟焱与来人相视一眼,示意他坐下。

男人将斗篷拿下,陆珩看到男人的面孔时,举着酒杯整个人僵住。

“太,太子殿下?”

轩辕昊辰对陆珩笑了笑:“陆兄,我们又见面了。呵呵。”

陆珩半晌没有反应过来,转眼看向帝晟焱,道:“焱,你跟太子?”

帝晟焱冷眸瞪向陆珩,“我没有那种爱好。”

陆珩瞬间松了口气,他差点以为帝晟焱与太子殿下有一腿!毕竟,这大半夜的,太子如此神秘的来见帝晟焱,任谁不会多想。

“哦,没有就好,是我多想了。”说着,看向轩辕昊辰,笑道:“太子殿下别介意啊,我就是怕你们误入歧途。”

轩辕昊辰也是一脸不自在的笑了笑。

他好奇的问帝晟焱:“焱,你那边是不是有消息了?”

帝晟焱薄唇微抿,应道:“嗯。”

顿了顿,道:“轩辕雍府邸不仅私建密牢,还私藏龙袍。龙袍为我亲眼所见,就在密牢中。”

“什么?二弟竟然私藏龙……龙袍?”

帝晟焱眸光微凛,应道:“嗯。”

轩辕昊辰难以置信的盯着前方发呆。

陆珩见状,小声对帝晟焱道:“焱,如此大的事情,你怎么能叫我过来?你们不会杀我灭口吧?”

帝晟焱瞪了陆珩一眼,陆珩瞬间闭口不语,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片刻后,轩辕昊辰对帝晟焱道:

“本宫现在就去禀明父皇,让他彻查朔王府。若轩辕雍真的私藏龙袍,那可就是僭越之罪……”

轩辕昊辰说着,便起身准备离开。

帝晟焱拦住了他:“等等。”

轩辕昊辰看向帝晟焱,帝晟焱淡淡开口:“此事不可操之过急。太子殿下,你听我说……”

轩辕昊辰坐下,认真的听着帝晟焱的话,片刻后,他眉头紧锁,小声道:“所以你的意思轩辕雍密室里那件龙袍很可能是为了陷害本宫用的?”

帝晟焱应道:“我没有确切证据不好下定论,但依照轩辕雍的性子,他绝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在府里藏这些东西,他故意留下线索让我们发现定然没安好心。再过半个月便是皇上的寿辰了,朔王的心思,怕是都用在那天了。”

“那本宫该如何做?”

“这样……”

帝晟焱说完,轩辕昊辰微微点头,“本宫知道了。焱,亏了有你在本宫身边,否则,本宫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与帝晟焱聊完,轩辕昊辰披上斗篷匆忙离去。

陆珩回过神,看向帝晟焱,压低声音道:“所以,你已经决定站在太子这边了?”

帝晟焱冷眸微凛,缓缓起身,道:

“太子虽然软弱无能,但他宅心仁厚,比起那几位心狠手辣、滥杀无辜的皇子,我更愿意选择护佑太子,助他登上帝位。”

陆珩想想也是,宫里那几位皇子,没一个省油的灯。倒是这太子,虽然看起来没心没肺,倒也算是个聪明的,至少,他能让帝晟焱站在他这边。

回神,对帝晟焱道:“若是需要帮助,你尽管开口便是。”

帝晟焱白了陆珩一眼,“你一个大夫,能帮得上我什么忙?”

陆珩无语至极,“我一个大夫怎么了?你看不起我?”

帝晟焱懒得跟陆珩多说,知道这小子较起劲来,十头牛也拉不动。

他看了一眼窗外漆黑的夜空,道:“时候不早了,今晚我回府一趟。”

陆珩不愿意,“带上我。”

帝晟焱将陆珩从上至下打量了一遍,“药王谷的唯一继承人,住不起客栈?”

陆珩瘪嘴:“皇宫我都住得起,区区客栈算什么!我就是过去看看你四弟的身体怎么样了,毕竟是我给他医治的,我得对我的病人负责。”

陆珩话音落,帝晟焱大步离开。陆珩急忙追了上去,“焱,你等等我。”

苏瑶用了晚膳本打算去花园散步,结果听帝容凛说帝湛羽因为忘了接她放学被大哥责罚,伤的严重,苏瑶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便拿着一盘点心去了璟瑄苑看望帝湛羽。

此时,帝湛羽表情痛苦的趴在床上,随从小椅子拿着药瓶小心翼翼的为他涂药膏。

帝湛羽被弄疼,眉头紧拧,转头看向小椅子,咬牙切齿的道:“小椅子,你给我下手轻点!疼!”

小椅子急忙点头应声:“是,是,公子。小的下手轻点。”

话音落,表情紧绷,轻轻将药膏抹在帝湛羽伤口。

“公子,疼吗?”

“废话!你被打一顿试试!”

小椅子闭口不语。

就在此时,敲门声响起,帝湛羽拧眉,问:“谁啊!”

苏瑶稚嫩的声音传来,“三哥,是我,苏瑶。”

帝湛羽听到苏瑶的声音,眸光顿时亮了。

四弟回来了?怎么没人告诉他?

回神,急忙对小椅子道:“别抹了,赶紧去开门。”

小椅子放下药瓶转身疾步往房门口走去。

房门打开,苏瑶小小的身子站在门口,她手里端着点心,抬头看了一眼身子瘦弱的小椅子,对他笑了笑,迈着小短腿往屋里走去。

帝湛羽侧脸贴在枕头上,看着小家伙朝这边走来,冷声提醒小椅子:“小椅子,你怎么回事,没看到我四弟端着点心吗?还不赶紧接住。”

小椅子反应过来疾步来到苏瑶面前将点心接了过来。

苏瑶走到床前,看到帝湛羽背后的伤,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帝将军府的家法,可真是不轻啊!收回视线,回头看向小椅子,上前踮起脚拿了一块点心给帝湛羽:

“三哥,你尝尝这个桂花糕,很好吃。”

帝湛羽没想到小家伙还知道关心他,感动的张开嘴,咬了一口,忍不住赞美:“嗯,好吃,真好吃。”

苏瑶:“三哥,你的伤是不是很疼?”

帝湛羽:“不疼,一点都不疼,不信,你看。”此刻的卓寒湛眼睑下挂着可怕的乌青,眉眼有几分未褪去的凶残嗜血。

似暗夜里隐匿的野兽。

像是随时能扑过来,将她生吞活吃了似的。

甄玖月心跳加速,缓慢的靠近,“寒爷,您……怎么了?”

“玖月小姐,少帅上山杀敌,一天一夜没合眼了。”武副官知情识趣的从旁提醒。

甄玖月一头雾水,“那赶紧让他去睡觉啊。”

找她干什么呢?

“你是我们少帅的解药啊,玖月小姐。”武副官满怀期待的的道。

解药。

甄玖月的小脸红了起来。

她想到了他的失眠症,小时候他一失眠就要抱着她睡,像是搂着洋娃娃一样。

有她在身边,寒爷很容易入睡。

寒爷叫她过去,是把她当解药了啊。

女孩刚一靠近。

就被气息深沉的可怕的男人拉进怀中,猝不及防之下。

她扑腾了两下。

见怀中小小的人儿不安的挣扎。

卓寒湛眉眼间的戾气重了几分,“不愿意?”

“愿意。”

听着男人醇厚磁性的嗓音,甄玖月停止了扑腾。

耳根“通”的烧了起来。

卓寒湛轻哼一声,抱起甄玖月上楼。

一眨眼般,她被轻柔的放在了柔软的欧式大床上。

卓寒湛一只腿微曲着放下床上,单手松了松铁灰色军装的两颗扣子。

性感的锁骨似两弯新月倒扣,壁垒分明的胸肌若隐若现。

看他的面庞近在咫尺。

专属于男人身上兰麝的气息,绕进了鼻息里。

甄玖月只觉得小心脏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爷……爷,你去杀敌,一定很辛苦……吧……”

话音未落下,卓寒湛的吻袭至她唇上。

不……不是说陪睡的么,他怎么还吻了她。

他气息足,一吻漫长。

在甄玖月觉得要缺氧昏厥过去的时候,他的吻停止了。

沉沉的身体,压在甄玖月娇软的身躯上。

“爷,你去杀敌,没有受伤吧。”甄玖月天生嗓音绵软娇柔,有一种抚慰人心的功能。

身上的男人用力一搂她软和的身体,“没有。”

“没有受伤就好,如果受伤了,要先请军医看。”甄玖月轻轻抚摸着男人的寒夜中,支愣起的短发。

卓寒湛没有说话,呼吸逐渐绵长。

甄玖月小心的拉过被子,盖在他的身上,“睡吧、睡吧,爷,你好好休息。”

“最近,在学校过的怎么样?”男人搂着她侧了身子,胳膊完全将她包裹在了怀中。

傻丫头,压着她了也不反抗。

这样过去一晚上,能受得了吗?

甄玖月有点不安,“还好,寒爷,我吵醒你了吗??”

“没人欺负你吗?”他好像知道了什么。

甄玖月自信的道:“倒是有人找茬,不过就凭你教我的本事,他们根本对我做不出什么事。”

“玖月,在沧城你没有什么惹不起的人,想做什么放开手去做。”卓寒湛的声音威严,似霸道的君主一般。

甄玖月轻笑一声,“好,寒爷,你的话我记住了。”

“早点休息吧。”卓寒湛搂着她,不再说话。

甄玖月,有点睡不着。

自从十五岁去高中上学开始,她便没什么时间去驻地。

好似从那时开始,再也没在他身边睡过。

他也没去找过她。

她还以为他的失眠症好了。男人盖了轻软天鹅绒被子的身体,刚好背对着窗户。

冷月照进来。

将他的颀长的身躯照的有萧条,他在军营里时时刻刻都如军神一般威武霸气。

所有的兵将们都对钦佩仰慕至极,他是江南最有威望的少帅。

当甄玖月的小脑瓜里,还在回想小时候被他抱在怀里睡觉的感觉。

心思有几分雀跃,寒爷的怀抱一直是那么温暖。

窗外掠过一道黑影。

黑影是顺着一棵粗壮的樱花树攀爬上来的,穿着墨绿劲装的身影隐匿在盛绽的花瓣之间。

甄玖月心一紧,想要提醒卓寒湛有刺客。

见卓寒湛睡的深沉,没有一丝要醒来的预兆。

她心里的恼怒的火苗不禁窜上来。

看来寒爷肯定要被吵醒,明明睡的那么香的,要被讨厌的刺客破坏。

她的小手已经在床边乱摸,试图寻找到暗藏着的那把勃朗宁。

冰凉的金属枪械,被握在了掌心。

子弹已经上膛。

窗外闪过的却是一张略微熟悉的脸孔。

是他。

胆子好大,敢偷窥寒爷的房间。

不怕被副官们的子弹打成筛子吗?

“玖儿?”男人半梦半醒的声音,带着几分森然。

他起床气很重,若被冒然吵醒会突然变得像发疯一样的野兽一般嗜血残暴。

窗外作死的男人还不知道,自己一只脚已经踏入地狱了。

打招呼一般朝甄玖月招招手。

又落回青石板的地面。

甄玖月不想打扰卓寒湛睡觉,下意识遮掩,“没事,寒爷,有只猫儿爬上树了。”

“你怎么还没睡着?”卓寒湛修长的手指攀上她的下颚捏着,眼睛没有睁开,嘴角噙着蚀骨的寒意。

甄玖月打了个寒颤,紧张的突然很想上厕所。

懊悔为什么每天晚上都要喝那杯牛奶,之前喝牛奶是想快点长高。

现在她想去方便的感觉,变得无比的强烈,“寒爷~”

“睡觉。”卓寒湛无视她的撒娇,把她抱的更紧。

甄玖月整个身体都僵住了,试图从他坚硬牢笼一般的怀抱里钻出来。

想要……

去洗手间……

尿尿……

这个想法充斥了甄玖月的小脑瓜,又不好意思跟身边浑身冒着寒气的男人讲。

她都是大姑娘了,被尿憋的睡不着的话怎么说得出口。

卓寒湛闭着睡觉的眼睛,睁开了一只,“睡个觉都不老实。”

那只眼睛简直是恶魔之眼。

睁开的那一霎那,就要把她吞噬了一般。

“人家没有不老实……”甄玖月狡辩。

不老实的是窗外恶作剧的那个人,跟她有的毛的关系。

卓寒湛戳穿她,“玖月,你在少帅府里,养猫?还是私藏了别的什么?”

“没……没有,怎么可能私藏什么东西嘛,我现在只是个高中生,以前被您收养之后都……生活在军营。”甄玖月无力狡辩着,刚才被摸到手里那把勃朗宁,轻而易举被他收缴。

顺手扔到了床头柜,不再管它。

卓寒湛没有追究,只是翻身把她娇软的身体压住,“没有就没有吧,不许再闹,不然惩罚你!”

琼华如霜,照的他修长脖颈像是玉的质地一般。

凸起的喉结在半透明的冷白肌肤下,上下的滑动着。

狂野,带着冷感。

“寒爷,人家不是闹,是……是想……想去小解!”

见他的唇马上要吻上来,狠狠的修理自己的时候,甄玖月终于鼓足勇气,羞耻的说出一直难以启齿的话。

看着卓寒湛暗黑的眼眸。

她心里悲催的想着,难道大活人真的要被尿憋死。

寒爷会不会因为她影响他睡觉,就不许她起床尿尿了……

呜呜呜~

为什么会这么倒霉,要早知道要陪大魔王睡觉。

她就不喝牛奶,甚至不会吃任何含有水分的东西!

说着,帝湛羽挪了一下身子,结果疼的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苏瑶见状,道:“三哥,你别乱动了,受了伤就要静养。若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挨这顿打。”小家伙嘴巴努起,一副自责的样子。

帝湛羽笑着安慰:“这顿打我自找的,跟你没关系。”

话音落,帝湛羽眼神示意小椅子出去。

小椅子会意,将食盘放在桌上,便关上房门在外面守着。

帝湛羽小声问苏瑶:“四弟,你实话跟我说,你和大哥在学院里的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