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台词

宝贝你的奶好大把腿张开/在开会的时候干

时间:2022-06-21人气:作者:
看着跟吴老离开,朝校长办公室走去的甄玖月。

围绕着白琪儿打算一起放学回家的女生们不明觉厉,又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起甄玖月为什么会跟着校长走,是不是得罪了校长之类的。

“一群长舌妇。”韩辰烁提起手提书包,丢下一句话离开。

傅清将课本整齐的收入书包的手顿了顿,眸底闪过一道好似下定了某种决心的光。

校长办公室里。

甄玖月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

吴老弯下腰,递过去一根卷烟,“师父,抽烟不。”

“不用。”她微微蹙眉,“我答应收你为徒了吗?”

“之前不是说……”吴老表情虔诚,眼神也有几许迫切。

“老头,我是欠你的吗?“

甄玖月叹了口气,“我只是说可以考虑看看,没有说一定。”

一大把年纪了,逼一个少女做他师父,他不害臊吗?

反正甄玖月都替他觉得脸红。

“你慢慢考虑,我已经申请在寒月高中任教三年。”吴老认真的说道。

他会利用这段时间,一直等待她的答复。

这是逼宫,这是耍流氓。

从看到他来这所学校开始,她就知道老头没安好心。

为了让她收徒,以空降大佬的身份当个高中老师。

甄玖月眉梢一挑,“随你的便,到时候别怨我耽误你的时间。”

“我的余生就是为中医学术做贡献,能让你看到我的诚心,不算浪费。”吴老扶了扶眼镜,认真的道,“那你……加入中医学会当会长的事呢?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不肯收他为徒没关系,中医学会总愿意加入吧。

吴老虽然在教育部地位很高,不过他真正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中医学会的创始人。

也算是个传奇人物了。

“我拒绝。”甄玖月果断拒绝。

吴老眼见西学东渐,古老的中医逐渐没落。

普天下只有青囊经的传人甄玖月有希望挽回跟拯救,所以他不得不苦口婆心的劝,“你也不忍看着好端端的传承没落,你师父凌神医泉下有知,看到现在这个局面,也会心寒的……”

甄玖月觉得自己要被逼疯了,“首先我德不配位,哪怕被你强行捧成了会长,会有很多人反对。其次,你不是答应过我,不做让我出风头的事情吗?”

德不配位?

不存在的!

普天之下还有谁的医术能超过甄玖月?

更何况有他罩着,不可能有人敢多说一句。

唯一的问题跟麻烦,就是她不敢外露锋芒的那块心病。

“虽然我答应过,但我仍然觉得那个是迷信,没有科学依据,你那么聪明怎么会信这个呢?”吴老苍老的脸上一副难以理解的表情。

甄玖月从小就是个顶尖的天才,各方面十分的优秀突出。

任何时候都光芒万丈,闪瞎众人的眼。

当时就有游方的道士批命说甄玖月自身光芒太盛,会克死自己的亲人。

后来,甄玖月的父母便惨死在一场意外。

为此了证明那些都是谣传,吴老找了一个全国数一数二的玄术高手再帮甄玖月批卦。

结果还是跟之前一样。

唯一可以让甄玖月的命格不克死身边的人的办法,就是她暂时收敛自己身上外露的锋芒。

甄玖月这些年为了不伤到卓寒湛,一直隐藏自己的能力。

明明各科都十分优异,却门门都考零分。

这次,也是为了卓寒湛一句要她好好学习的话。

不想被学校扫地出门,让卓寒湛失望才会努力考高分。

以后的考试,甄玖月怕就没有这个胆子再考那么高的分数了。

甄玖月低头沉默了,一想到这件事她的心便像是被木刺生生刺穿了一般的疼痛。

她不敢承认爸爸妈妈是她害死的,被她生生的克死了。

如果她再不收敛,会不会害了寒爷?

这个后果她简直不敢想。

“是我操之过急了,你曾经救过我孙女的命,我其实最没资格逼你下决定。”吴老看到甄玖月复杂变化的表情,大概猜到她内心所承受的煎熬,心里十分自责。

自责自己逼太紧了,强心要求甄玖月打开心扉。

“太晚回去,寒爷会担心的,我先走了。”甄玖月看天色不早,想尽快回去找寒爷,提了书包便朝校长办公室外走去。

门口,遇到了傅清。

她以为傅清只是路过,把傅清借她的笔记顺手从书包里拿给他,“傅同学,谢谢你的笔记,我先走了。”

“等等,甄玖月。”傅清捏着手里的笔记本,朝她背影追了上去,“我知道你跟闻悦走在一起,不是他们议论的攀龙附凤。”

“啊?”甄玖月不知道班里有人议论她和闻悦,所以一头雾水。

傅清忽然拉住了甄玖月的软若无骨的小手,眼底温柔的波光流动着,“玖月,那天我见到你在巷子里,一脚踢飞了要侵犯闻悦的几个流氓。你伸手非常好,也是一个很勇敢,又拥有正义心的人,外表的冷漠只是你为人慢热罢了。”

所以她跟闻悦认识,是因为对闻悦有救命之恩。

“傅清,你到底想说什么?”甄玖月毫不拖泥带水的抽回手,表情变得清冷,如同一片冰川一般。“玖月,我喜欢你。”傅清嗓音清冽的表白,“我希望你能做我的女朋友。”

原来傅清是从那一刻喜欢她的。

之前白琪儿说傅清喜欢她,甄玖月还觉得莫名其妙。

毕竟她以前在班里没什么存在感,甚至没有跟傅清说过任何一句话。

甄玖月浸了水的葡萄般的眼眸瞪大看着傅清,小表情茫然无措了一瞬,淡淡答复道:“抱歉,我对你没感觉,我也想以学业为重,不想在儿女情长上浪费时间。”

“学业上我可以帮你,不,不是,我们可以共同进步,我可以保证,我的存在不会影响你的成绩。”傅清从来是一个骄矜的人儿,在甄玖月面前却不断的放低姿态。

他曾经想帮助她的学习,结果她真正的学习成绩是那样优异。

甄玖月停住了脚步,对傅清道:“傅同学,可能我击退歹徒的一瞬间,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可是我提醒你,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希望你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我知道你没什么身份背景,不过你不要因为这个就觉得自卑,觉得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玖月只要你肯,我可以把你拉进我的世界来。”傅清自以为是深情告白的话,没有女生会拒绝。

甄玖月只是眉头微蹙,留下一句话就离开了,“傅清,我把话说的很明白了,请你不要过度曲解。”

面对的甄玖月冷酷离去的背影,从她的表情来看是真的对他的话丝毫不为所动。

傅清那张清雅温润的面庞上,表情变得失魂落魄。

原地看着她背影消失,又忍不住坚定道:“玖月,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会追到你,让你成为傅家的女主人。”

角落里,站着白琪儿和另外一个女生偷偷看了场热闹。

女生捂住了嘴唇,要不是亲眼所见,简直不敢相信傅清对甄玖月表白了。

甄玖月除了一张脸其他一无是处完全没有家世背景的女生,居然拒绝了傅清的表白,她未免也太不知好歹了吧。

换了其他任何女孩,一定会立刻马上的答应。

甚至,幸福的昏死过去吧。

甄玖月拒绝傅清这件事,要是传出去,根本没人会信。

傅清好惨,傅清好可怜。

那样优秀的人竟然当面被狠心的甄玖月给拒绝!!

一旁白琪儿眼中闪烁过了阴刻跟怨恨,想不到傅清对甄玖月那么痴情了,不顾身份说出那样表白的话。

白琪儿妒忌简直要发疯!

她一定会得到傅清的,哪怕不择手段!

甄玖月这个狐狸敢勾引傅清,她会找人出手,让甄玖月失去脸蛋失去清白!

看她到时候,拿什么勾搭男人。

回到少帅府的甄玖月。

还不知道自己被傅清表白的一幕,让其他人给看到了。

发现卓寒湛没有回来,立刻去问张妈。

张妈解释说:“前线有紧急军情,少帅脱不开身。”

“那……那他什么时候能回来?”甄玖月非常焦心,甚至想往驻地打电话。

可前方正在打仗,这时候打电话过去,会显得特别不懂事吧。

张妈慈爱的摸了摸甄玖月的小脑袋,“至少要两个星期,张妈知道你们年轻人感情热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可是少帅有自己事要忙啊,玖月小姐稍微忍耐一下吧。”

“……”甄玖月低着小脑袋,烧红了脸欲哭无泪。

很想跟张妈解释她跟寒爷真的是清白的啊,可是这种事往往越描越黑,她越解释张妈估计会越误会。

没有寒爷在的两个星期,真的好无聊啊。

甄玖月白天上课睡觉,晚上仍旧日复一日的训练。

直到有一天,她在学校图书馆的密室里,电报机接到了夕阳发了的一条消息:

夜幕,你最近要小心一点,有一伙人买通了附近山上的马匪要害你,还计划绑架你班上的一名同学。代号夜幕:具体是哪一个同学?

代号夕阳:这就不知道了,你不关心一下谁对你下的手么?

代号夜幕:你知道?

代号夕阳:不知道,我的人只打探到行动内容,却不知雇主是谁。

代号夜幕:我大概知道是谁了。

代号夕阳:提前祝你的对手好运,能留个全尸什么的。

甄玖月撇撇小嘴,这个夕阳又埋汰她。

她有那么可怕吗?

跟在寒爷身边这么久,她甚至都没杀过一个人。

周末。

甄玖月在少帅府里部署一下人员。

少帅府防卫严密,有很多保护的副官在。

这些人卓寒湛不在的时候,全都听命于甄玖月。

周一放学后。

偏僻的巷子里。

甄玖月提着书包拐进去之后。

瞬间,冒出十多个彪形大汉从四面八方挡住她的去路。

“你们是什么人?想做什么?”甄玖月脸色苍白的被逼到了墙根处。

大汉们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

为首的那一个满脸横肉的脸上,笑的尤为狰狞,“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真是个水灵灵的丫头,这怎么让兄弟们把你玩残了,哥哥我还真有点于心不忍。”

“你什么意思?什么玩残?我听不明白。”甄玖月瑟瑟发抖,眼底藏着不为人知的冷光。

那些一群人看着面生,分明就是附近山上占山为王的匪类。

看到甄玖月害怕的样子反而开心大笑,笑声此起彼伏的:“白大小姐真是慷慨,说杀你之前,多一个男人上你,就多一份赏钱。”

“不要,你们不要这样对我,白大小姐给你们多少钱,我出双倍。”甄玖月嘴上害怕的求饶,却是非常灵活敏捷的躲过了一个马匪的饿虎扑食。

闪身以一般人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绕到了他们身后。

就她的速度也就卓寒湛这样特殊训练过的人,才能将她的动作一一捕捉清楚。

马匪们揉了揉眼睛,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个个表情都凝然一瞬,却很快都恢复残忍冷酷的笑,“哟,你这个小妞伸手还挺灵活,有意思。”

“你跑不了了!今天你注定是我们这些人嘴里的肉。”

“可惜了白大小姐下令,一定要你的命,不然还能抓回去多玩几天。”

看他们的样子是面对反抗越激烈的女人,就越发的兴奋。

这群人一看就是经常下山作恶,没少玷污良家妇女。

面对十几个莽汉的包抄围堵。

甄玖月一脚狠狠踢在最近的那个马匪的肚子上,马匪魁梧的身躯生生被踢飞出去两米。

肠子似被踢断一般的疼,全然爬不起来了。

“没想到这个小丫头这么瘦,力气这么大,大家一起上。”马匪的首领凶狠的道。

那些匪类看起来凶狠,身材上一个人顶三个甄玖月那么大。

没想到上来一个被踢飞一个,很快大部分马匪都甄玖月踢翻在地。

当他们想要逃的时候,却被早已埋伏好的人围住。

巷子内起了枪声,副官们开枪打每个马匪的脚都打残了。

“玖月小姐,您没事吧。”其中一个副官上前询问。

躲在埋伏点的时候,大家都紧张的出了一脑门子的汗。

这个小祖宗要是掉一根汗毛,他们的脑袋就掉了。

要不是甄玖月说想试试看自己的伸手,一众副官早就冲出来把胆敢对甄玖月起玷污之心的马匪打的满地找牙。

甄玖月挑眉睥睨着地上被捆起来的马匪们,“没事,一群乌合之众罢了,伤不了我的。”

“甄玖月,你怎么会知道我们要对付你,还提前埋伏了人?”马匪的首领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不甘的斜睨甄玖月。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