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台词

他的手挤进我胸罩里揉搓,走一步故意深深地撞咬合

时间:2022-06-21人气:作者:
“你不问我也会说,让你们都死个明白。”甄玖月长相甜美,笑起来更是可爱灵动,可惜在这群马匪眼里却成了无比恶毒的笑。

她给穿了便服的副官们使眼色,副官们齐齐伸出右手,以蛮力抓破了左肩上的衣料。

被抓破的位置裸露出皮肤,皮肤上赫然有一只威风凛凛的老虎刺青。

马匪的首领瞪大了眼睛,“你们……你们是白虎帮的人。”

整句话还未说完,他眼中已经有了幽深的怨恨。

明明是白家大小姐联系的他们山寨,声称甄玖月冒犯了自己。

要他们配合将甄玖月玷污,再杀了失去贞洁的甄玖月。

让她生前受尽屈辱,死后还要被人骂是荡妇。

可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甄玖月带着白家的人保护了甄玖月,还把他们都打一顿绑起来。

“白大小姐早就想帮白帮主吃下你们山寨替父分忧,一群蠢货,可真容易上当,一点小钱就把你们打发了。”甄玖月一脸嘲讽的看着马匪们,一声令下道,“带走,白大小姐要知道我立了功,我一定会成为她身边最受宠的闺中密友。”

“白琪儿那个贱人,她……骗了我们!想替白家兵不血刃就把我们山寨吞并了。”

“要是让我活着离开沧城,我一定要弄死那个表子。”

……

马匪们一听自己是被白帮的白大小姐白琪儿骗了,才会被白帮的人兵不血刃的抓住。

个个骂骂咧咧爆了粗口,被副官们扇了几巴掌后才老实。

甄玖月在一干人等统统被押解上车的时候,小声吩咐了副官一声,“装作不经意的放一个回去,做的自然点。”

虽然夕阳没有查出到底是谁要针对她,不过甄玖月从前都在军营里生活。

根本没机会得罪人。

来了寒月高中上课后,才莫名其妙得罪了白琪儿。

所以,她一猜就知道是白琪儿要整她。

只是甄玖月到现在还没明白,同学之间的争执罢了,至于上升到如此严重的地步吗?

如果没有夕阳的提醒,哪怕她十分的警觉,伸手也十分的好。

可是难免会着了道,等寒爷回来看到的。

也许就是她的一具尸体了。

足足养了她八年才长到这么大,还没被她报恩的寒爷该有多伤心啊。

所以,在这件事情上她选择没有任何手软的还击。

“玖月小姐放心,我们明白的。”副官认真的回答,眼神里满满是对甄玖月的敬佩之色。

其他副官看过来,看甄玖月的眼神也是带着佩服的。

从前看甄玖月只有十六岁,只是知道她枪法和体术比一般人厉害的多。

但没想到智慧和胆略,也是这般的过人。

这一次的行动多亏了甄玖月提前掌握情报。

又十分周密的策划,最后还想出了让山寨和白虎帮狗咬狗的计策。

接下来,就可以看热闹了。

半夜十点钟。“玖月小姐别害怕,是属下。”副官在门外恭敬的道。

甄玖月披了件薄外套,打开了门,“那群马匪里是不是有人招认了,他们准备绑架的人是谁?”

其实甄玖月虽然知道了班里有人会被绑架,却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因为除了她之外,甄玖月都想不出来班里还有谁把白琪儿也给得罪了。

想提醒都不知道该提醒谁。

“是啊,您是怎么知道他们打算绑架人的?”副官一脸好奇。

甄玖月小脸严肃,“这个不重要,先说审讯结果。”

“经过审讯,那些马匪招认,白琪儿还唆使他们绑架傅家的傅少。”副官回复道。

甄玖月对班里的人家世背景不太了解,不过因为只有傅清一个姓傅,她马上反应了过来,“是傅清吧?”

副官点头。

甄玖月立刻命令道:“先打电话通知傅家。”

“这大半夜的通知吗?”副官不确定的又问了一遍。

大半夜的打电话去别人家里,把人家全家吵醒,着实有点失了礼数。

甄玖月也不想给打扰傅家,可她凭借着对同学的责任心,仍旧想确认一下,“打电话问一下,如果他平安的话,提醒傅家人小心一些。”

“是,玖月小姐。”副官答应后,小跑着出去。

五分钟后。

副官返回,“玖月小姐,不好了,傅少今天放学后就没回家,傅家人已经报警了。”

甄玖月第一时间做了决定,“你把能叫上的人都叫来,我换身衣服就下去。”

必须把傅清尽快救出来,否则她担心傅清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玖月小姐,那可是城外山寨,你去太不安全了,交给我们吧,你在少帅府里等消息就好。”副官后怕甄玖月有个闪失,卓寒湛迁怒所有人。

毕竟甄玖月从小在卓寒湛身边长大,少帅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里一般的呵护。

谁也承担不起甄玖月出事。

甄玖月也不想大半夜奔波,她可想念自己温暖的被窝了,“寒爷不在沧城,你们就只能听我号令。我必须帮他看好沧城,傅家是难得的大家族,不能让他们寒了心。”

如果能毫发无伤的带回傅清,那么傅家很可能会感激卓寒湛。

说不定能帮到寒爷,这是甄玖月今晚打算亲自跟去救人的最终目的。

副官被甄玖月的见地说服了,哪怕她年纪小,但她展现出的勇敢和谋略,令他愿意听从甄玖月的话。

叩靴行了个军礼后,到楼下集结人马。

前线,军营。

刚打完一场胜战的卓寒湛坐在一张军事地图前,锐冷的眸扫过最新占领的一片片土地。

“程氏银行是被你搞垮的?”傅律单手端着一只装满了威士忌的洋酒杯,坐在了卓寒湛对面。

清冷的月光透过铁窗,照耀在他温雅清润的侧脸上。

卓寒湛甚至没有抬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程阮其实只是一只替罪羔羊,真正欺负小玖的人,其实是白家那位大小姐。”傅律忍俊不禁,“小孩子家小打小闹,在学校里同学之间的普通争执罢了,用不着寒爷你出手吧。”

卓寒湛这只可怕的大魔王也要插手,帮甄玖月把欺负她的同学对付了。

程氏银行虽然是一家小的私人银行,但在沧城也是有百年以上的根基,居然一夜之间完全覆灭,就连白家想保它都无法力王狂澜。

可想而知卓寒湛是下了多大的手笔。

卓寒湛剑眉微蹙,烦躁跟不耐烦直接写在脸上,“今晚怎么回事,尽说一些我听不懂的。”“那我就说一些你听的懂的。”傅律那双看似乖巧无害的眼眸弯弯垂下,盯着杯中摇晃的浅金色液体,“我觉得可以让小玖试试治疗你的失眠症。”

傅律想到的是甄玖月令人叹为观止的医术,而卓寒湛想到的却是又软又娇的搂在怀里的少女的娇躯。

以及她往他怀里钻时,蹭的他鼻子痒痒的带着草莓味的发丝。

卓寒湛本就阴鸷的俊脸浮出一抹狰狞。

他自己陶醉可以,别的男人却不允许提及。

傅律简直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惹这位爷不高兴,“那个神医圣手隐藏的太深,我的人去她曾经呆过的医院打听,没人愿意透露跟她有关的一丝一毫消息。”

卓寒湛终于抬眸看他,乌眸里有一道道因为几天几夜没睡留下的红血丝,“你无能找不到人就承认,何必找借口。”

他这个状态非但没让人觉得憔悴,反而像一只随时蓄势待发争夺地盘的雄狮。

又野又狠。

“你知道我当时去你的少帅府求助的时候,身上的伤有多重吗?”傅律算是看出来了,卓寒湛维护甄玖月到了,哪怕让她给自己治病都舍不得。

卓寒湛不甚在意的问:“多重?“

“我都觉得哪怕当时你在少帅府,给我请最好的军医,我都不一定能活下来,可是她却把我从阎王殿里拉回来了,你知道吗?我到现在还觉得在做梦。”傅律只想劝劝他,让他多做一些尝试。

再这样下去,卓寒湛的身体迟早要被缺少睡眠拖垮。

可能到不了三十岁,就会英年早逝。

他就少了一位可靠的盟友了。

卓寒湛冷漠反问了一句,“我生病了找她,那我养那些军医做什么用?”

“说实话,你是不是害怕小玖知道你的病情,担心你?”傅律在看到他偏执的一面的时候,忽然灵机一闪感觉自己揣测到了卓寒湛的心态,“假如她治不好你,以小玖的性格,肯定会非常自责。”

原来是舍不得她有可能会难过,宁可默默忍受被疾病一直折磨。

想不到战场上被对手誉为屠夫的卓寒湛,喜欢起女孩来也是全身心的投入,完全不求回报,更有可能那女孩还一无所知。

不过他作为旁观者,也没有为甄玖月感觉到甜蜜。

被这种人爱着简直毛骨悚然。

可怜的小玖啊。

卓寒湛冷哼道,“自作聪明!”

“你要是死了,你辛苦打下的基业,最终会被你的继母和继弟瓜分。”傅律仰头喝了一口洋酒,感叹的道,“到时候小玖没人保护,不知道在这乱世中该怎么生存诺。”

一边说着,一边还用眼角余光故意瞥卓寒湛。

卓寒湛结了冰一样的眸,终于动了动,“我派出去的人帮我预约到了神医圣手,如果她不行,我会请国外的专家来看。”

“你这么喜欢小玖,小玖知道吗?”傅律见他还是不肯让甄玖月帮他看病,故意调侃卓寒湛,“你不会还没跟小玖表白过吧?”

他就喜欢看冷酷大魔王被气的炸毛的样子。

卓寒湛薄唇冷冷吐出两个字,“再多话,我让副官割了你的舌头!”

傅律见真的惹毛他,自然是不敢火上浇油,坐着笑而不语。

不然,卓寒湛真的能做出割舌头的酷刑。

倏地。

有副官快速敲了一下门,疾步走了过来,“少帅,有情况?”

“敌人夜袭了?”卓寒湛如狼一般的眼眸里,凶残里带了一丝兴奋。

副官忙摇头,“不是,是……是傅家的少爷被马匪给绑架了。”

江南战事频发,不过这些年。

敌部都被人称屠夫的少帅打残了,十年内未必恢复的了元气。

现在周边的军阀听到卓寒湛三个字闻风丧胆,谁还敢对他们所在的驻地夜袭啊!

“什么?”傅律一个打挺,惊坐起来。

卓寒湛挑眉,“傅律,你有事做了。”

傅律找到事情做了,便不会缠着他问东问西的。

还自以为聪明,八卦个不停。

要是他是他的手下,早就被割了舌头了。

好好一个青帮龙头,怎么就长了嘴呢?

傅律问副官:“现在情况如何了?有人去营救吗?”

“玖月小姐带人上山,去解救傅少了。”副官汇报道

甄玖月本来已经抱着卓寒湛找国外设计师特别定制的超大洋娃娃睡着了,门口是今天一起参与埋伏马匪的副官小声的敲门。

副官也不敢轻易打扰她,可是审讯过程中出了点问题。

如今他们的少帅在前线打仗,能做主的也就只有甄玖月了。

甄玖月睡觉时,依旧保持敏锐。

虽然敲门声很小,但立刻就被惊醒了,“谁?什么事?”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