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台词

女巫坐在扫把凸起棍子的地方,走一下就往里撞一下

时间:2022-06-21人气:作者:
某大魔王身上的戾气突然扩散了开来,“再说一遍。”

“玖月小姐……带人……”副官顶着压力,出了一脑门子汗。

卓寒湛颀长身躯站了起来,“整军。”

“现在吗?”

“恩,驰援她。”

马匪山寨的山洞里。

火把的光芒四处闪烁,手电筒的光束反而显得微弱。

甄玖月一身轻便的骑马装,对挟持傅清的绑匪进行着劝说,“整座山都被我的人包围了,立刻把人放了,不要做无谓的挣扎。”

“滚开,都滚开,再往前一步,老子割断这小白脸白嫩嫩的喉咙。”马匪压住跪在地上的傅清,手中的刀抵在傅清脆弱的喉咙。

劫持傅清的马匪总共有三个,他们奉命在山洞里看守傅清,防止傅清逃跑。

结果,甄玖月带人迅雷不及掩耳的将整个山寨荡平。

现在只剩下他们三个在负隅顽抗,此刻他们已是毫无退路可言。

仅剩下手里傅清这一个筹码,所以只能劫持他换取一线生还的机会。

傅清浑身是伤,此刻奄奄一息。

迷迷糊糊看着甄玖月带着人,和三个穷凶极恶的马匪对峙。

甄玖月小手紧张的握成了拳头,命令手下人,“都退后。”

“都滚出去,让我们离开这里,否则这小子立刻会没命。”马匪情绪激动,下手一重在傅清脖子附近比划的时候,划出了深深的口子。

傅清闷哼一声,只感觉热流从伤口涌出。

疼的他几乎失去意识。

马匪看到所有人都没动,都紧盯着傅清的伤口,又比划两下刀子威胁,“老子让你们滚,你们没听到吗?”

傅清的伤口很深,如果不及时治疗。

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甄玖月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往前走了两步。

又试探的靠前两步。

那三个马匪一看她一步步走近,脸色立刻变得惊恐起来,“你……你要干什么?”

“别过来!信不信我杀了他!”

甄玖月眼神坚定的启唇,“我跟他交换,如果手里劫持的是个女人,会比劫持一个男的更好对付,不是吗?”

“他可是傅家的傅少,你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跟他换?”马匪怕有诈,大声反对着。

甄玖月咧咧唇,拿出一枚少帅府的印信扔给那个马匪,“我卓少帅的妹妹,少帅他非常宠爱我,有我在手,你们不仅能安全离开,还能得到一大笔赎金。”

“真是少帅府的印信!”劫持傅清的那一位单手接住了印信,看了一眼上面的字。

然后,又把印信给另外两个同伴看。

这年头伪造少帅府印信是死罪。

没人敢轻易伪造。

甄玖月给他们看的,很可能是真的!

甄玖月厉声道:“印信你们也看了,快把傅清推过来。”

“你先过来!”马匪低喝着。

甄玖月毫不犹豫的大义凛然的走过去,她顿了一下,等马匪将傅清狠狠推出来。

伸出手快速的接住,然后把傅清扔向身后的人群,“保护好傅清。”

一瞬间,警惕的马匪敏捷的扣住了甄玖月的肩膀。

锋利的刀子往她喉间一抵,狞笑出了声,“还真是难得一见,美女救英雄。”

“小美女,你喜欢这个少年郎吧?”

……

傅清本来已经失去意识,变得浑浑噩噩。

在被马匪推出去的一瞬,他猛地回头。

看到了一袭火红骑马装的少女,天然卷的长发飞扬而起。

扭身把自己推向安全的地方,自己却被匪类抓了过去,狠狠的挟持住。

傅清不禁失声喊了出来,“玖月。”

他的眼,猩红了。要不是副官们狠狠拉住傅清,他可能就要冲上去自投罗网,“傅少,别冲动。”

他一冲动,甄玖月的苦心就白费。

这是所有副官都不忍看到的。

“可是玖月被他们……”傅清心急如焚,却无能为力。

就在大家想办法营救甄玖月的时候。

眼前,又出现长发泼墨般飘逸舞动的惊艳一幕。

甄玖月脚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迅捷一绊。

灵活的使用了格斗中的摔跤技能,四两拨千斤的将比自己体重两倍还多的壮汉绊倒在地。

少女红色的身影在翻身一跃,夺走壮汉手中锋利的匕首。

瞬息之间,刀锋扫过对方的脖颈。

寒光横劈。

伴随着飞出的血液,咽喉被利落割开。

红色身影掠过形成的残影虽一闪而过,却都定格在所有人的眼中。

似天梭织就的华彩锦缎在幽深的洞窟里铺陈开来,惊艳漫漫流淌的岁月长河。

“玖月,小心!”傅清看到另一个马匪拿刀朝甄玖月袭去。

甄玖月闪身一躲,可是锋利的刀锋还是从她的胳膊划了过去。

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狂涌而出。

甄玖月忍住手臂上的疼痛,快速拔出了枪。

秒速上膛朝伤自己的马匪瞄准,还未扣动扳机耳边却想起了枪声。

砰、砰——

连续两道枪声,两个存活的马匪被击穿头颅瞬间倒地。

甄玖月看着倒在地上的尸首微微一愣,他们额头的子弹穿透的伤口皆正中眉心。

枪法快、准、稳。

这种打法……

她认识的人里只有一个人。

“寒爷!你来了!”甄玖月回头看到了突然出现的卓寒湛,如水的眸中难掩的欣喜。

看到他阴寒的要滴出水的面孔,掩饰般捂住胳膊上深深的刀伤。

她快速拿回了到了马匪手上的印信,艰难的朝他走过去。

卓寒湛已经一个箭步来到她身边,脱下身上的风氅裹在她娇小的身躯上。

当着所有人的面,卓寒湛把她打横抱起。

甄玖月感受到他温暖的怀抱,不安的蹭了蹭,“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别动。”他的情绪是一瞬间变得暴躁的,眼尾猩红恐怖。

仿佛能瞬息间毁天灭地一般。

这时。

警察厅的警员和傅家其他人也陆续赶来。

却在山洞里的可怕气压下,没人敢发出半点声音。

卓寒湛抱甄玖月去军医那里包扎伤口,然后才把她带回家。

一路上他坐在车里,没有说半个字。

整个人像是冰雕一般的冰冷沉默,弄的甄玖月十分的害怕。

“寒爷,我知道错了,我只是情急之下,才……才带人上山救人的。”甄玖月急的快哭了,她真怕寒爷生气了,以后再也不理他。

卓寒湛的眼眸下瞄,却只是在她凄楚可怜的小脸上淡扫而过。

戾气满的要炸裂开来的视线,盯着她受伤的胳膊。

仿佛要将那个位置,再盯穿个洞来。

下车前。

开车的武副官询问:“山寨里抓的马匪要怎么处理。”

“杀。”卓寒湛只说一个字。

甄玖月小小的身子一缩,她害怕的有些发抖,还是求他:“能不能留……留活口?”

“伤了你,还想活着?”卓寒湛把受伤的甄玖月抱上楼,冷冷的放在床上。

房间内的灯没有捻亮。

就着月色。

他坐在床边,黑色的巨影投射下来。

如同冰冷的守护神。

甄玖月捏着他的衣袖子好半晌,确定他不会离开了。

小心翼翼挪到他身边,又钻进他怀里,“可是把我弄伤的人,已经死了。”

“算其他人倒霉。”卓寒湛语调森冷残酷。

看似在惩罚山寨里的那些马匪,其实在甄玖月看来,更像是惩罚她。

惩罚她擅自做主以身犯险的救了傅清,自己却弄伤了。

在他寒凉的几乎能把人冻住的目光下,甄玖月跪坐在他怀中,勾住了他的脖颈。

吹了夜风后微微有些发干的唇,朝男人菲薄紧抿的唇迎了上去…女孩卖力笨拙的吻着,温柔的触感甜软无比。

卓寒湛身上可怕的气息却丝毫没有收敛,反而是有些粗暴的把她摁在床上,“一群匪类,也配让你讨好我求情。”

“寒爷,你没看出来,我在求原谅吗?”甄玖月的耳廓红了,睫毛微颤。

以他这么好哄么?

卓寒湛冷嗤,“原谅?”

为了救别的男人,差点付出牺牲生命代价。

是长能耐了。

甄玖月用力点头,黑玉般的大眼睛蒙上雾气。

可怜兮兮的望着他。

寒爷,求原谅。

“你这么在乎傅清,干脆让傅家收留你。”卓寒湛指骨分明的长指捏住她的下巴,狠戾的说着气话。

甄玖月的小脸上血色尽褪退,彻底慌了神,狠狠的搂抱住卓寒湛的劲瘦的腰,“不要,寒爷,不要赶我走,我没有在乎傅清,你误会了,我以后好好听你的话,求你别赶我走……”

“担心傅家不收留你?你现在是傅清的救命恩人,傅家不会让你无家可归的。”他身上的戾气狠绝到了极致,也绝情到了极致。

甄玖月一开始讨好他,只是不想今晚一个人睡觉罢了。

想把寒爷哄好了,让寒爷陪她睡。

此刻,她才意识到有多严重。

她可能伤了寒爷的心,寒爷从小呵护她到大。

虽然她也参与训练,可是他一直保护着她从没让她受一点伤害。

整整八年,她连小伤都没受过。

她却让自己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手臂上划了那么大一道口子。

甄玖月舍不得失去生命中最终要的人,忍不住大哭起来,“我哪也不去,我就要在寒爷身边,我……我去救傅清,也是希望傅家能感激你,不算为傅清受伤,寒爷,玖儿对你来说,就那么不重要么,说赶走就赶走……”

小脑袋埋进了卓寒湛的胸膛里,眼泪在他几天没换的军装上湿了一大片。

刚才还反手英勇抢夺马匪手中锋利的刀的她,此刻哭成了个泪人。

“我需要傅家感激?”卓寒湛冷幽的口吻虽然不领情,修长的五根手指已经情不自禁的插入她的发丝间。

甄玖月哭的抽抽噎噎的,瘦小的肩膀一颤一颤的,“傅家是沧城第一大家族,他们的儿子出了事,也会寒了沧城其他……家族的人的心。”

“恩。”他算是接受了,轻轻解开她死搂着自己脖子的手。

甄玖月怕他离开,死搂着不放。

他眼神一凛。

她只能乖乖放开。

卓寒湛的唇落在她哭的梨花带雨的小脸上,把眼泪一点点吻去。

甄玖月感觉自己被原谅了,忙解释自己给马匪求情的事,“我想留着马匪们的性命,也是别有用处的,我误导了他们。”

她在他耳畔小声的说了自己的计划,说的他的动作微顿。

“虽然你是为了帮我,不过让自己陷入危险,就是大错特错。”他身上可怕的气息终于收敛了一些,看她的眼神里仍旧有一丝凶狠。

受伤就是最大的错,任何人和事都不值得她用让自己受到伤害去换。

甄玖月吸取教训的点点头,又知道刚才卓寒湛是吓唬自己的。

不会真的把她赶走,嘴角勾起甜甜的笑。

他低下头,气息一点点靠近。

清冽的烟草气息绕入鼻尖和唇畔,他温热的唇在她小嘴上轻轻印下一吻。

甄玖月有了第一次在军营里被奖赏了的感觉,水汪汪的大眼睛眨了眨。

修长微卷的眼睫毛像蝴蝶翅膀一般煽动,她喃喃的出声,“寒爷,其实你也挺高兴,我这么聪明,又这么勇敢吧。”

“自恋。”卓寒湛那张千年冰封的俊脸上,竟然染上了一丝浅浅笑意。

甄玖月彻底被他好看的笑颜迷住,“寒爷,今晚,你可以陪我睡吗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