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台词

双性受被军阀攻狠狠CAO:半夜翁公吃我奶第七十章

时间:2022-06-21人气:作者:
今天不行。”卓寒湛温柔的表情,好像是换了另一个人。

甄玖月就更加依赖他,不想他走了,“为什么?”

“我是从军营里赶过来的。”卓寒湛这个人有洁癖,不过他在军营里从来不讲究。

打起仗来,可以和将士们一起十天半个月都不洗澡换军装,“身上脏。”

甄玖月眨了眨眼,“我不介意。”

“……”卓寒湛狭长的眸微眯。

他介意。

“这是我第一次杀人。”

甄玖月豁出去了,在他怀中蹭来蹭去的撒娇,天生脆生软糯的声音羽毛般挠进他的耳朵里,“你陪陪我吧,寒爷。”

卓寒湛抱着她的手突然紧了紧。

“好不好嘛,我真的害怕。”甄玖月近乎哀求。

现在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被她割断脖子的马匪的那张脸。

还有深深的伤口,以及血点溅在脸上的触感都是那么清晰。

卓寒湛侧过身单手搂着她的身体,一只手将被子拉了过来,“恩。”

“寒爷,我就知道,全世界你对我最好。”甄玖月的心愿得到了满足,开心又要搂住卓寒湛的脖子亲一口。

卓寒湛冷冽勒令她,“不许动。”

“哦。”她还以为卓寒湛是不喜欢她闹腾。

没想到他轻轻把她受伤的那条胳膊,熨帖的藏在臂弯深处。

这样放着又舒服又安全。

不那么疼了,半夜也不容易被压住。

毕竟是第一次杀人,表面上虽然伪装的好似什么都不在乎。

可是真正心灵上的创伤是很难愈合的,她蜷缩在卓寒湛的怀里有了安全感和依靠。

还是避免不了,发了一晚上噩梦。

她梦见了那个人的从地上爬起来,割伤的脑袋耷拉到了肩膀上,满身血淋淋的找她索命。

“不要,不要过来。”甄玖月胡乱说着梦话,额头上全是汗,“寒爷,寒爷,救命……救命……”

用力的一睁眼,映入眼帘的是那张好看到逆天的俊脸。

男人正用自己袖子干净的那一面,轻轻擦拭她额头冒出来的虚汗。

拉开的窗帘外,明亮的阳光照进来。

又是一个美好的早晨。

见甄玖月要起身,卓寒湛沉声道:“再睡会,睡满六个小时。”

“可是……上学要迟到了。”甄玖月看着墙上滴答走动的挂钟,着急道。

她怕上课迟到了进班级,又要被那群女生冷嘲热讽。

烦都烦死了。

卓寒湛轻吻了下她的嘴唇,“我帮你请假了。”

“恩。”甄玖月在卓寒湛面前很难掩饰自己的情绪,雀跃直接写在可爱的小脸上。

终于可以不用去上那个见鬼的学了。

在卓寒湛怀中又睡了一会儿。

甄玖月直接睡到了中午,睁开眼睛发现男人在她身边疲惫的睡了。

看到那隽秀的五官立体而又冷峻,冷眉更是如刀锋一般锋利。

只有沉睡的时候,没有那般令人胆寒的压迫感。

她小手伸了过去隔着空气沿着他俊挺的鼻梁描摹起来,唇角情不自禁的勾了起来。

卓寒湛也醒了过来,看到她晃动的小手,眉梢微挑,“做什么?”

“没……没做什么……”甄玖月匆忙掩饰,翻身下了床,“寒爷,你还没吃饭吧,我们下去吃饭吧。”卓寒湛二话不说,把她抱回床上躺着,“我让张妈端上来。”

现在已经是中午了。

甄玖月现在吃的其实是早午饭的混合。

张妈端上来后,卓寒湛还不让她自己吃。

一勺一勺的亲自喂。

甄玖月想到了小时候生病,也是被他这样一顿饭一顿饭喂到痊愈。

心安理得的张开小嘴,享受寒爷的投喂。

喂完了饭,一向爱干净的男人才放下碗筷对她说:“我去洗澡。”

“好。”甄玖月在他离开时,吐了吐舌头。

以寒爷龟毛的程度,回到了少帅府还一直不能洗澡,肯定难受死了。

寒爷对她真好,要是能一直生病就好了。

早知道受伤了有这待遇。

就应该早点受伤的。

既不用上她最讨厌的学,还能一直跟寒爷在一起。

在家里休养了三天。

甄玖月每天都喝张妈煲的猪脚汤,用来恢复伤口。

卓寒湛推掉了所有的军务,无时不刻的陪伴甄玖月。

给她喂饭穿衣,一时真是如同回到了从前。

甄玖月为了表示自己认错的态度,时常也会用自己没受伤的那只手给他揉肩捶腿的孝敬。

这天,吃过了午饭。

甄玖月接到了闻悦的电话。

闻悦听说了甄玖月的事也是被吓到了。

见甄玖月一直没来上学便十分的担心她,最终鼓足勇气往少帅府里给甄玖月打了一通电话,“玖月,你的伤没事吧?”

“只是皮外伤,少帅担心我,才让我在家里养着。”甄玖月听到好朋友的声音,露出了笑脸。

闻悦在电话里道:“你没事就好,三天不来学校,我实在太担心了,所以冒昧打过来,我外公也很担心你的。”

“谢谢吴老牵挂,我没事的,养几天就会好,你最近怎么样?”甄玖月嘴上说着谢谢,心里却是起了嘀咕。

这老头真的会关心她么?

顶多是怕她残了以后,有可能影响中医的传承。

“我最近挺好的,有按照你的医嘱好好吃药。玖月,今天是周末,我……可不可以去少帅府看看你啊。”闻悦其实还是担心甄玖月的伤势,从她打听到的消息知道了那天晚上不少的凶险,所以想亲眼看看甄玖月才能放心。

“这个……应该可以吧,我去问问寒爷。”甄玖月有些不确定的回答。

挂断了电话之后,她来到了卓寒湛书房门口。

见他在里面看公文,不怎么敢打扰。

在走廊里来回的踱步,心想着寒爷总要上厕所尿尿。

等他尿尿完了找他,应该就不算打断他做事了。

卓寒湛有着战场上培养出的敏锐,早就在第一时间察觉到甄玖月的存在,“鬼鬼祟祟躲在外面干什么?”

“人家才没有鬼鬼祟祟,是有事找你,又怕打扰你。”甄玖月应声走了进去,看到他靠在旋转椅的椅背上。

低头往卷烟上点洋火,蓝色的火苗在他冷硬下颚勾出了亮白的线条。

他吸一口烟,夹着烟的那只手的手肘随意顶着桌面,“在家呆闷了,想让我带你出去玩?”

“……”甄玖月一时语塞,因为她有被诱惑到。

和寒爷一起出去玩的念头让她心动无比。

想到了和闻悦的约定,只好放弃,“我的一个朋友打来电话说,想来看望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同意她过来少帅府小坐。”“朋友?你还有朋友吗?”他在水晶烟缸里弹了弹烟灰。

甄玖月差点石化了,然后大叫出来,“我当然有朋友啦!你把我当什么了,冷血动物吗?”

寒爷肯定是把她当冷血动物了,不然不可能以为她是个没有朋友的人。

也怪她除了跟他感情比较深之外,其他时候一直表现的十分孤僻。

“过来。”他摁灭了烟。

青白色的烟雾在还未完全散去,朦胧在烟雾后的俊脸透着矜贵高傲的冷。

甄玖月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步伐有点沉的迈着小碎步挪过去。

卓寒湛很有耐心,慢慢等她挪到自己身边,“伸出胳膊。”

“哦。”甄玖月明白了他的意思,伸出受伤的胳膊,

女孩穿着一身月白色的斜襟短衫,中袖下露出一截白生生玉藕般的手臂。

卓寒湛撩开轻薄的香云纱布料看了一眼裹着纱布的伤处,上手还摸了摸带伤的位置。

他久经战场经验老道,对各种伤了如指掌。

有的伤不用拆纱布,摸一摸看一看就知道恢复的情况。

结果,令他还挺满意的。

他点点头,“可以,最多一个半小时。”

“啊?才一个半小时啊?”甄玖月语调带着浅浅的抗议,然后声音软糯的撒娇道,“两个半小时好不好?”

“一个小时。”男人冷酷无情的道。

甄玖月立刻如同霜打的茄子,整个人都不好了,小声咕哝,“好吧,一个半小时就一个半小时。”

跟这个男人在一起,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

虽然他对她很好,可是有时候也太独断专行跟霸道了吧!

哼~

简直就是暴君!

他脸上露出满意邪肆的笑,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去吧。”

甄玖月打电话给了闻悦,通知她寒爷同意的事。

她十分抱歉的道:“寒爷太小气了,只许你呆一个半小时,你不会生气吧。”

闻悦还安慰她,“怎么会,能看到你就好,虽然时间短一点,但是等你伤好了,我们可以再约啊。”

甄玖月本来还想把闻悦去年送她的生日礼物戴在头上,后来发现怎么找都找不到那根小兔子头绳。

她心里挺失落,觉得挺对不起闻悦的。

人家送她的礼物居然搞丢了,可她明明很宝贝着,怎么还会不见呢。

她叹了口气,只好拿了寒爷给她找人私人定制的草莓头绳扎头发。

水藻一般自然卷的乌发用头绳随便一扎,露出了精致的巴掌小脸,人看着也精神,受伤后的憔悴减轻了不少。

一个小时后。

武副官把闻悦领进了甄玖月少女风格的房间。

“玖月,想不到你这么有少女心诶。”闻悦虽然比甄玖月大一岁,但也只是个十七岁的小姑娘。

看到精致的欧式大床上,铺着粉色的床褥和被子。

床上还有非常可爱的国内根本没有的巨大洋娃娃,还有漂亮的梳妆台上满是各种精致可爱的小首饰。

闻悦立刻就被迷上了,一脸心驰神往的样子。

这和甄玖月在人前表现出的样子截然不同,不过闻悦跟甄玖月相处久了。

深入了解之后知道,甄玖月其实内心非常柔软、可爱。

和普通少女没什么区别的。

她只是经历了过于悲伤的事,才看着比较孤僻。

甄玖月从门口佣人手里接过了托盘,把托盘里的一杯橙汁递给闻悦,“你是第一个看到我卧室的朋友,这里的一切都是寒爷布置的,虽然我没有插手,不过我是真的很喜欢这样的装潢和布置。”

“恩,谢谢,你很喜欢说明寒爷很懂你诶。”闻悦也少了人前故作大家闺秀的模样,坐在浪漫童话般的秋千青藤椅上。

摇晃着小腿,把果汁接过来,“真羡慕你,有寒爷这么好的人照顾你。”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