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台词

姐妹们遇见过最大的有多大,么公吃我奶水边吃饭边做

时间:2022-06-21人气:作者:
这都不算,那什么算?肚子都搞大了……

想起那天秦依依大着肚子的画面,秦筝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不过是想借着车祸陷害她罢了,秦依依定是将子宫切除的事情算到了她的头上。

“你们还有问题吗?就这么点破资料难怪不直接找警察。”

秦筝将资料扔下,其实里面还有很多漏洞,也有强硬和她牵扯上关系的照片,她不想理会,默默关掉录音,“没话说了吗?那我就把这段录音和资料交给我的个人律师。”

“诽谤和人格诋毁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秦筝扔下一句,冷眼旁观地起身,然后回到卧室收拾东西。

“她这个贱人!”江凌寒压制不住体内盛火,差点冲进去却被秦依依用身体拦下。

“凌寒哥哥别计较了,反正她要离婚,以后我们就自由了。”她说着,阴冷的眸却朝秦筝离开的方向瞪了一眼。

下午两家聚齐,秦筝请来的律师也准时到场。

“既然是商业联姻,离婚肯定是要请两边人过来的。”周玉双手抱臂,轻声叹息,总觉得儿子现在提离婚不合适,毕竟秦家的产业他们没拿到多少,离婚是亏了的。

秦叔点头,有他在场,江家人不会太为难秦筝。

律师将拟好的离婚协议书分两份,各递给今天的主角,秦筝快速地扫了一眼,拿着黑色钢笔龙飞凤舞地写下名字。

“从此以后,我和你们江家再无关系。”

秦筝淡淡说道,将笔放下后便示意秦叔离开。

她心底如释重负,像移走了压在心上的千斤顶,似乎连空气都是解脱的滋味。

“小筝,当初叔就不该答应江家人,你们的婚姻终究是错误啊!”秦叔叹气,想起还在医院躺着的大哥,心里堵得慌。

秦筝摇头,一只手拍了拍秦叔的肩膀,“叔叔,这个和你没关系,就算你不答应,江家人也会想办法让我嫁过来的。”

好在这场没有幸福的婚姻及时终止了。

以后,她再也不用看到江凌寒那张面若冰霜的脸。

秦叔内疚不已,他这唯一的亲生侄女从小懂事,自从父亲坠楼成为植物人,秦筝身上的担子更重了,他这个叔叔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林和苑内,秦筝的私人律师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周玉不满,迅速下了逐客令,“还不走?难道秦筝要跟我们江家打官司不成?婚都离完了!”她掌心拍向桌面,压制在心中的怒火越加热烈。

秦依依靠过去,甜美的声线轻轻安抚道,“伯母,别动气,为了那个女人不值得的。”

“依依说得没错。”江凌寒应了一句,凌厉的目光打向律师,“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空气肃静,飘散在周遭的只有淡淡的冷风。

律师点头,从右手的公文包中掏出一份资料,“我的委托人秦小姐给了我一份录音,里面有秦依依小姐对她的诋毁和诽谤。”

“按照法律法规,秦依依小姐是需要对我的委托人进行赔偿的。”

秦依依迅速拧眉,不甘的眼神打过去,“赔偿?呵!”她好不服气,这个秦筝是哪来的本事?“我不交会怎么样?”秦依依双手抱臂,咬紧的牙关恨不得将秦筝撕了。

“不交的话只能按照程序请秦小姐去一趟法院。”

律师将资料收好,“不过我还是建议您私下解决,毕竟几千块钱的事情不至于闹进法院。”他收好东西,视线移到江凌寒身上,“江先生,您和秦小姐名义上已经不是夫妻,但还是要进行财产分割。”

“秦小姐这边的意思是走法律途径。”

他传完话,这才道别后离开。

江凌寒犹如冰山,靠在沙发上握紧身侧的双手,“她好大的能耐!财产分割还要打官司,谁给她的胆子?”

他目光如炬,炙热地打量着面前的桌子。

下一秒,男人起身将桌子掀翻,他无法冷静,无法压制住体内的火气。

秦筝那个女人,究竟还想怎样?

一个婚前就脏了身子的女人,凭什么进行财产分割?

“好了凌寒,大不了给她!”周玉长舒了一口气,走过去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她那种女人离婚了也好,不然迟早有一天给你戴上绿帽。”

她又想起那天送秦筝回家的男人,心底不免泛起恶心。

秦依依不敢出声,生怕这怒火牵连到她的身上。

按照秦筝律师的说法,她是应该向秦筝的账户打五千块钱的赔偿费。

别说五千,五分她都不想给!

离开林和苑,秦筝将行李搬回到秦家别墅,有叔叔的帮忙,她只用了半个小时。

过几天就是她和江凌寒的离婚官司,她一定要放好江凌寒和秦依依出轨的证据,好让自己拿到更多财产。

别墅外,秦筝似乎看到门口站了个人。

她眯了眯眼,放下材料后拢紧身上的外套走出去,“谁?”

江凌城吊儿郎当的靠在车上,手里拿着几件洗好的衣服,“小筝,你阳台上的衣服忘记收了。”他瞥一眼,抬步走到女人面前,“你终于和我哥离婚了。”

他一回家便听到这个消息,差点开心坏了。

“和你有什么关系吗?”秦筝移开视线,清冷的眸光扫视着周遭。

她好久没回来了,连这不远处的路灯坏了都不知情。

江凌城抿唇,然后阴冷地笑了笑,“我开心啊,我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追求你,你难道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

“小筝,你寂寞的时候尽管找我。”

秦筝作呕,胃里翻滚了好久,“滚,别再来恶心我,你们江家的人我一个都不想看见!”她吞咽着唾液,转身要走。

“别啊!小筝,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江凌城跑过去,将手上的衣服塞进她怀中,“你还有好多东西落在江家,什么时候过去拿?我可以当你的免费司机。”

“不需要。”

秦筝嗓音冷漠,挺直背部抱着衣服走进去,示意管家送客关门。

没了江凌城的骚扰,秦筝舒服多了,她打开叠好的衣服,正中央夹着一件陌生的性感内衣,蕾丝花边的设计成熟风趣,她快速捂住唇部,差点吐出来。

下一秒,那几件衣服便被她丢进垃圾桶内。

江凌城拿过的东西,她就不应该多余的看那一眼,太恶心了!回到医院,听护士说六号房的小孩身体好多了,秦筝舒心,仔细翻阅手中的文件。

“肾源还没有找到吗?”她蹙眉,捏着纸张出神许久。

“没找到,没听说有消息。”护士应答,然后将司晨轩的病历递过去,“他的病情恶劣,现在不是手术的机会,但目前没找到合适肾源,希望这个小孩能撑下去。”

秦筝点点头,“你先出去吧。”

护士离开没几分钟,一道身影席卷冷风抵在门上,“咚咚咚。”

秦筝抬眼,眸色迅速裹着厌烦沉下去,“你来做什么?”她刚搬出江家,怎么这一个一个都跑来她面前恶心她?

几个小时前是江凌城,现在是江凌寒。

“作为你的前夫,来看你不可以吗?”男人走进去,肆意妄为的坐到她的对面,“你什么意思?以为自己请来一个律师就了不起了?”

他轻哼一声,唇边泛起轻蔑地笑,“夫妻共同财产,抱歉,我早说过一分都不会给你。”

秦筝面无表情,手中的钢笔轻搭在桌上,“江先生,难道我的私人律师没跟你讲吗?我要走法律程序拿到属于我的那份财产,你有意见可以找法官理论。”

话落,她低下头看向电脑。

江家的人都是疯子!从前是现在也是。

“你以为我愿意见到你吗?”江凌寒低吼一声,攥紧的右手用力捶向桌面,“秦筝,你别给脸不要!你对依依作出那样的事情,也好意思在我面前这样讲话?”

“你还欠我什么,你忘了吗?”

一个孩子,一个子宫。

这些,他统统要秦筝还回来!

女人冷脸,江凌寒说过的话她权当耳旁风,听完就没了。

秦筝拿他当空气,双手敲打键盘忙得不可开交,她现在根本没时间考虑私人感情,现在是她的工作时间,完全可以让安保把打扰她工作的人轰走。

“我说的话你到底听见没有?”江凌寒气得要死,血液升腾的感觉太不美妙。

他恨不得冲过去给秦筝来上几巴掌,谁让她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给点颜色好了!

但他怕司慕年会突然闯进来,到时候又要被怼的一败涂地,脸面都没了。

秦筝看一眼电脑上的时间,嗓音疏离淡漠,“江先生,我有必要提醒你,法院开庭时间在明天下午三点,不要错过。”

她收声,纤细的手指迅速拨打安保室的电话。

“王叔,我办公室有个无赖,麻烦你了。”

秦筝挂掉电话,连一眼都没施舍给对面坐着的男人,专心致志的将精力投入到工作中。

“好,你够狠!你给我等着!”江凌寒咬牙切齿,若不是有理智的压制,他真的恨不得冲过去。

他一直都觉得,秦筝这样的女人缺乏教训,多打几顿就好了。

在江凌寒废话的时候,安保室的王叔已经拿着棒子过来,“无赖!天天跑来骚扰我们的秦医生,还不快滚!”

“你等着!”江凌寒眸光瞪向对面置身事外的女人,他咬紧牙关,在王叔的逼迫下,还是悻悻地离开了,他越想越气,怎么秦筝偏像个事外人一样对他不予理会?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