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台词

陪读麻麻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不让我断奶他每天要吃

时间:2022-06-21人气:作者:
做完两台手术,秦筝体力不支在休息室内晕倒。

躺了好久,她意识恢复,一只手揉了揉眼睛。

今天是开庭的日子,她猛地起身,看一眼腕上的手表,“呼,虚惊一场!”现在才上午十一点,离开庭时间还有三个小时。

秦筝吞咽着唾液,喉咙像是火烧一样疼得厉害。

她起身倒了一杯水,准备回家换身衣服。

褪去洁白无瑕的白大褂,秦筝理了理干练的短发,从衣柜中拿出一身西服套装,镜子里的她镇定自若,和平常一丝不苟做事的模样没什么变化。

她坐到梳妆台前,罕见的翻出平常用不到的化妆品。

虽然素颜很好,可今天这样的日子她必须好好打扮一下。

秦筝涂好酒红色的唇釉,盯着镜子里那张清瘦的小脸,将两边地碎发捋到耳后。

她简单的打扮看起来成熟不少,很适合今天这样重要的场合。

半个小时后,女人在法院门口和律师碰面,同时江家人的车也抵达法院,从车上走下一个长腿男人,秦筝眸光睥睨过去,此人正是她的前夫江凌寒。

目光收回,秦筝霸气进去,一身西服穿搭让江凌寒看傻了眼。

平日总见这女人一身白大褂,没想到穿上小西服还有这么干练成熟的一面,甚至还有些小女人的味道。

结婚这么多年,江凌寒第一次被秦筝吸引。

“凌寒哥哥,怎么还不进去?”秦依依磨蹭着从车上下来,一把挽住他的手臂,“我刚刚好像看到秦筝已经进去了。”

“嗯。”他应声,迅速扒开秦依依的手,“这是在法院,注意一点。”

江凌寒不知道吃了什么药,第一次这样拒绝她,甚至想去寻秦筝的身影,还好理智压住他的想法,他冷静地走进去,不知道下面几个小时会发生什么。

秦筝提前准备好的材料已经由律师递交给法官,按照法院判决,秦筝作为被出轨的一方,是有资格多拿到财产的。

“这样的判决有意思吗?”江凌寒不爽,方才对秦筝的一丁点好感败完,他阴沉的眸子打过去,寒森森地盯着那个女人,“你难道就没有过不忠的行为吗?”

他分明看得出,秦筝和司慕年很是暧昧。

一个是医生,一个是患者家属,这样暧昧的关系引人遐想,只是碍于司家地位,江凌寒根本不敢收集司慕年的资料,更不敢拿这件事威胁秦筝。

因为司家的人,随时可以让整个江家企业垮掉。

“我?我是怎样的人江先生你不了解,但话出必有因,说什么之前都是要拿出证据的。”秦筝第一次面露微笑,笑里隐藏着万千讥讽和冷漠。

她同江家人缘分已尽,只希望日后都不要再见到面。

江凌寒的话被驳回,法官判决生效,林和苑的房子被判给秦筝,还有大部分财产都归秦筝一人所有。

这样的判决结果,秦筝很是满意。

只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江凌寒那边的气压一直零度往下,她不说话,向律师道谢后准备离开法院。

“等等!”男人突然喊了一声,秦筝顿住脚步。

“还有事吗?江先生。”人回眸,酒红色的唇在他眼里又欲又撩。

只是这张冷漠疏离的脸,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厌烦。

秦筝走过去,安抚的手轻搭在他的肩上,“林和苑我不着急住进去,不过还烦请你快点搬走。”她微微笑,将手收回后离开。

“咯噔咯噔”的高跟鞋声音逐渐消失,江凌寒的心很沉很沉。

秦依依跟着跑出去,不甘示弱的拽住秦筝的手,“你别走!你把那些钱还回来!你凭什么拿走凌寒哥哥这么多钱?”

“白眼狼?”秦筝用力一扯,女人的手很快被甩开。

她蹙眉垂下眸光,伸手拍了拍西装衣袖,“我拿了江凌寒多少钱和你有什么关系?夫妻共同财产这六个字你没有听过吗?”

“也是,无名分的人怎么会懂。”

秦筝那双淡漠的桃花眼泛不起光芒,黯淡的垂下去。

“你……”秦依依咬牙切齿,身侧的右手已经握成拳头,“你凭什么这样说?江凌寒之所以和我鬼混,还不是对你提不上胃口吗?”

“你装什么高尚?在我眼里一样恶心!”

秦依依本性暴露无遗,丝毫没有在江凌寒面前时的甜美温柔。

秦筝早已见怪不怪,双手抱臂气场全开,“依依,他只是我不要的垃圾,你若是喜欢捡去便好,不用再刻意提醒我一遍关于你是三的事实。”

她勾唇,陷进去的弧度讽刺无比。

秦依依气得发抖,垂在里侧的手指尖紧紧掐进掌心。

“秦筝!你这个贱女人,赶紧把钱还回来,否则我不会让你过上一天安宁日子!”她气急败坏,原就比秦筝矮半个头,现在更是让她强大的气场弄的不堪一击。

秦筝心情好,愿意同她多说几句。

“想要钱?”她抿唇淡笑,走过去拍了拍秦依依的肩膀,“想要钱就去和江凌寒结婚,有了妻子的名义,你在婚后也会分到财产。”

她吸了一口气,不禁啧啧叹道,“只是江凌寒若是想娶你,似乎还有些困难。”

江家既然喜欢商业联姻,那么江凌寒的第二任妻子一定会是某商界老板的千金,怎么会选择秦依依这样的女人呢?

她早就看透,江凌寒这个人无比冷漠,都是遗传了他爸他妈,宁愿牺牲儿子的婚姻和性福,也要从利益最大化出发。

秦筝说完要走,却被秦依依再次拽住。

“你别走!把钱拿来!”她咬牙切齿,想到秦筝坑了她五千块钱还有江凌寒的房子,她便气不打一处来,“你真是恶毒至极!”

“彼此彼此,你也不是什么好人。”秦筝顿住,清冷的嗓音继续说道,“我的好妹妹还没嫁过去,已经迫不及待要替江凌寒要钱了吗?”

她冷嗤一声,“这钱是我该拿的,你想要就和江凌寒结婚。”

秦筝第二次甩开秦依依,这次她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女人在原地气得跺脚。

她在嚣张个什么劲?不就是个二婚女人吗?

她倒是想看看,之后会有谁愿意接纳一个不贞洁的二婚女人。

秦依依得意,心头的怒意瞬间消失是没有梦的一夜,秦筝在办公室内苏醒。

“怎么又睡着了。”她轻呼出一口气,疲惫的拿着手机准备回到林和苑睡觉。

江凌寒早在几日前已经从里面搬出去了,她还没来得及换锁。

锁好办公室的门,秦筝转身撞入一个熟悉的怀抱,她怔愣一下,借着走廊的灯光,终于看到男人棱角分明的脸。

“司慕年?你怎么在这?”

她贴着门,刻意保持距离后将淡淡的目光打过去,“有事吗?”

已经是凌晨两点,司慕年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过来?秦筝疑惑,双手抱臂有些疲惫的闭上酸痛的眼睛。

“晨轩的病,如果有合适肾源,什么时候可以手术?”

司慕年的薄唇一张一合,沉沉的眸色带着半分温柔撒向她,他过来问一句,没想到刚好撞见秦筝在办公室内熟睡,因为不忍心叫醒,他在门外站了好久。

“看身体状态,他年龄太小风险大。”秦筝完全清醒,一只手握拳捶了捶肩,“还有问题吗?我要回去了。”

现在不是她的上班时间,她也是太累才会经常性在办公室内睡着。

可办公室的桌子太硬,秦筝不愿意凑合一晚,还不如回到林和苑好好睡一觉,明天二号房的病人还要进行开颅手术,她必须要养足精神。

听说她要回去,司慕年主动提出送她的要求。

现在这个时间哪里还能打到车?她身为女性,安全问题更是得不到保障。

这一点,秦筝也考虑到了。

“看来只能麻烦司少。”秦筝僵硬地笑了笑,礼貌道谢后靠着窗户睡过去了。

半个小时后,黑色宾利在林和苑前缓缓而停,司慕年狭长的眸子睨向后视镜,女人熟睡的样子像是褪去了平日的锋芒,宛若一只猫咪靠在窗上。

他凑过去,在这寂静的夜里,似乎能听到两人的心跳声。

“砰砰砰。”

司慕年的心慌了一秒,迅速恢复平常,他看向秦筝的眸色越来越温柔,再不像之前那般冷漠疏离。

女人的脸似乎只有巴掌般大,即使素颜依然看得出她皮肤好到吹弹可破。

昏黄的灯下,她肤若凝脂,长长的睫毛覆在下眼皮上,那张粉唇半抿,看起来有些干裂。

司慕年说不清是什么心理,他长舒了一口气,节骨分明的手放在秦筝的肩上拍了拍,“到了。”他声音清脆的像是一把大提琴,在这幽深的深夜散发魅力。

“嗯。”秦筝睡眠浅,很快苏醒过来。

直到女人的背影消失,司慕年才踩着油门离开。

昏暗的室内,秦筝灵敏的嗅觉闻到了酒精气味,她拧眉,刚要朝着灯的方向走过去,一个人影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然后抱着她用力撞到墙上。

“砰”的一声,她吐气,后背被撞得很痛。

“江凌寒?”秦筝不悦的抬眸,趁这月色似乎看得出男人的几分样貌。

毕竟是生活过的人,江凌寒身上的气味她是熟知的。

男人不说话,冰冷的眼神狠狠瞪着她,“秦筝,你怎么还有脸回来?”

秦筝厌烦地推开他,“不是搬出去了吗?为什么钥匙还带在身上男人不说话,突然冲上去再次抱住她。

秦筝眼底裹着烦躁,她扬起手掌“啪”的一声落在江凌寒的脸上,“我早说过和你们江家再无关系,离我远点!”

她的冷漠噬骨,眸中无半分温柔,力度打在江凌寒的脸上让他终于清醒几分。

“贱人!你敢打我?”他摸向被打的半张脸,双手迅速按到秦筝的肩上,狠狠地逼着她靠墙,他的压迫不允许秦筝挣脱,“你哪来的胆量居然敢打我?”

“不愧是和司慕年在一起的人,放肆的可以!”

江凌寒狰狞面目,一只手用力抓住她的下巴,声音像地狱的铁锁一样冷,“秦筝,你是不是忘了你二婚女人的身份?你觉得和司慕年在一起就能改变这样的事实吗?”

他大笑,冷嗤一声道,“司家人是不会接受你的。”

他以为秦筝和司慕年已经是那种关系,他的误会甚至让秦筝觉得好笑。

“你给我滚!这是我家,滚出去!”女人狠狠地瞪过去,蓄及全身力量将他推开,然后双手抱臂深吸了一口气,“钥匙还我,我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和你消耗!”

江凌寒咬唇,吊儿郎当地从西服裤的口袋里套出钥匙,似笑非笑道,“想要钥匙?我偏不给你。”

他这样胡搅蛮缠,不过还是在意秦筝多分到财产的事情。

“那你滚吧!”秦筝面无波澜,起伏的胸口也逐渐平定下去,她决定了,明天一早就找师傅换锁。

只要一天不换锁,江凌寒手中的钥匙便是她最大的安全隐患。

“秦筝,你知不知道你有多恶心?”江凌寒突然换了一副面孔,脸上的似笑非笑消失不见,踩着步伐重新朝她靠近,“你的手段可真高明,还知道收集资料替自己争取最大利益。”

“可以,是我小瞧你了!”

他咬紧牙关,捏着钥匙的拳头愈加用力。

他好恨!

恨秦筝总是这样冷冰冰地对他,恨她是个不贞的女人,恨她什么都是一副“与我无关”的态度,更恨她不像秦依依那样讨人欢心,反而让他厌烦至极。

司慕年的车开到半路,透过后视镜突然看到秦筝落下的包。

去还是不去?

他低眸看一眼腕上的表,还是决定折返回去。

林和苑灯火通明,司慕年拿包下车,长腿迈进客厅,他眸光扫视了一眼,看到江凌寒的身子抵在秦筝面前,正一个劲的冷言嘲讽。

还是不是男人!

司慕年将包扔下,节骨分明的手一把揪住江凌寒的西装,生生的将他和秦筝之间拉扯出距离,没等男人反应,他一拳已经砸了过去,“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酸涩从鼻尖蔓延,江凌寒的眼泪也不受控制得出来。

“司……司少。”看清来人,他心中的怒火瞬间压制下去,“司少你怎么来了?”现在已经是凌晨,司慕年独自前往秦筝的居住地,这两人已经好到这种地步了吗?

江凌寒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捂住流血的鼻子狠狠地瞪一眼秦筝。

这女人真是好命!

每一次都有司慕年保驾护航,堂堂帝国总裁成了她秦筝一个人的护花使者?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