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台词

娇喘高潮教室H 在镜头里被CAO翻了H 抱起来各处H

时间:2022-06-23人气:作者:
顾思蔓的嘴角扯上恶毒的笑容,难怪四哥帮苏浅说好话,原来他们两个早搞在了一起。

四哥也够厉害,表面上不争不抢,原来背地里野心这么大。

既然被她发现了他们的秘密,那五千万不得双手奉到她面前。

回到公司,苏浅毕恭毕敬的对顾朝霆道:“顾总,我先去工作了。”

顾朝霆见苏浅头也不回的往清洁部走去,不爽地冷哼一声。

果然只有抓住她的命脉才能让她摇一摇尾巴。

苏浅,你给我等着。

顾朝霆把电影的合同扔到办公桌上,对着李特助道:“版权顾氏要了,电影继续拍摄,女主角艾琳。”

“是。”李特助见怪不怪,这些年但凡是顾氏的剧,女主角都是她。

苏浅消失的这几天顾朝霆也没给她请假,吴强见到她狠狠地把她痛骂一通,最后让她把大楼从里到外重新擦一遍。

苏浅不敢不从,拿着自己的工具开始干活。

在二楼的办公大厅里,苏浅看见员工一阵躁动。

“天呐,阳总好帅啊!不愧是顾总的弟弟。”

苏浅踮起脚尖,见到两个人进了电梯,还不等看到真容,被人海挡住视线。

顾景阳很紧张,他知道苏浅在顾氏上班,尽管顾氏的员工很多,但如果碰见,他因该怎么解释。

顾思蔓对顾朝霆哭穷,顾景阳在旁边帮衬着说好话,可是顾朝霆如同看戏一般,一分钱不肯借。

不仅如此,顾朝霆还通知她,顾家决定断了顾睿知的医疗费。

“三哥,你怎么能这么狠心,我爸他好歹也是你叔叔,是你长辈呀!”

顾朝霆面无表情的说:“这些年顾氏一共借给浩海公司五个亿,加起来都是进棺材的年纪,还舔着脸问家里要钱?”

顾思蔓的脸色大变,一向疼爱她的三哥怎么会说出如此无情的话。

“哥,有点过了。”顾景阳给顾朝霆使使眼色。

顾朝霆看一眼顾景阳,“身为九空娱乐的总裁,别告诉我五千万都拿不出来。”

顾景阳有些尴尬,他不是拿不出来,实在是不敢借。

“哥,要不我们一人一半?也不能看着思蔓被那帮人追债。”

顾朝霆堆了大量的工作要做,没时间应付他们,随口一说,“只要爷爷同意我没意见。”

顾思蔓顿时心如死灰,爷爷那边她求了一百遍,要是有用,她来这里做什么。

顾思蔓无颜继续呆着,她冲了出去,离开时听见三哥说他们要搬家,和四哥即将成为邻居,还要苏浅介绍给他认识。

她虽然看不到,但四哥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既然三哥不愿意借她钱,那她也不会再客气。

呵!顾朝霆,你可能永远不会知道,顾景阳和苏浅背地里做的多少见不得人的事。

如果再出一次车祸,我看你这辈子都不会醒过来了。

苏浅扶着自己的老腰坐在台阶上,擦了一上午的柜子桌子,真的累死她了。

顾景阳和顾朝霆再说了两句话也急冲冲的离开,他怕再多呆一会儿顾朝霆会看出他的不自然。

“是阳总诶!”几个花痴的员工见到顾景眼两眼泛桃花。顾景阳的嘴角泛着笑,对他们点头示意,却在即将进到电梯时被李特助喊住,要和他对接一下电视剧《好想好想说爱你》的宣发流程。

他们两个坐在休息厅,从他的角度看去,正好看到忙着擦玻璃的苏浅。

他眉头一皱,她在顾氏怎么做这种工作。

李特助顺着顾景阳的目光看去,叹了一口气。

“苏小姐也惨,得罪了顾总一进到公司就去了清洁部。”

顾景阳心里咯噔一下,“她一直在做这份工作么?”

李特助点点头,“快别说了,当心被别人听见。”

顾思蔓把玩着好看的指甲,等了许久,终于见到顾景阳回来,她可怜兮兮的揽上他的手臂。

“四哥,现在能救我的只有你了。”

顾景阳很无奈,这五千万其实就是一个无底洞,只要借了一次,他就会成为他们一家人的取款机。

见顾景阳不愿意,顾思蔓心里一横,威胁道:“三哥还不知道你和三嫂的关系吧?”

顾景阳有些意外,忽地一笑,“那三哥肯定也不知道其实是你在背后策划一切,否则现在躺在病床上的恐怕不止二叔。”

“你……”顾思蔓的呼吸停住,像是一个失去了力气的布娃娃倒在座椅上,她面带恐惧地道:“把我爸送进医院的是三哥……”

“放心,证据我已经消灭,只要你不乱讲,三哥是不会知道的。”

顾景阳揉了揉顾思蔓的脑袋,脸上带着笑意,却如同一个吃人的恶魔。

“我们去找爷爷,说不定他会帮你。”

顾景阳猜到顾也爷子不会帮她,但他这一次前来有别的目的,他不漏痕迹的透露出苏浅目前在顾氏的职位,虽然没有挑明,可是足以让顾老爷子大发雷霆。

顾老爷子生气不是为苏浅这个人,而是她目前的身份。

顾景阳和顾思蔓前脚刚走,顾老爷子后脚就去了顾氏,他没有去找顾朝霆,反而进了秘书处。

李特助见到顾老爷子吓得腿都软了,起身让位的时候差点没摔倒在地上。

“董……董事长。有什么吩咐么?”

“我听说苏浅在顾氏的职位好像不太配她的身份。”

李特助疯狂地咽水,什么都招了,包括刚刚顾朝霆让苏浅去办公室打扫卫生的事。

顾老爷子大怒,不管苏浅再怎么不讨他的喜欢,可她毕竟是顾家的少夫人,如果被别人拿此大作文章,顾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可是等他推开办公室的门,顾老爷子整个人都傻眼了。

顾朝霆轻轻地拍一下苏浅的脑袋,“笨死了,教了这么久,连名字都不会写。”

苏浅郁闷地撅嘴。本来擦玻璃擦的好好的,顾朝霆又把她叫去抄员工守则,抄就抄吧,还嫌弃她的字难看,非要教她写毛笔字。

而且她明明说的是写自己的名字,可是他脸大的居然教她写“顾朝霆”三个字。

不管她怎么写也入不了他的眼,干脆把笔扔掉。

“你的名字太难了,我的多简单呀!”

“所以你是间接承认自己笨么?”苏曦手指蜷了蜷,纠结的说了句,“得罪了”

从腰上开始一点点的抱起他的身体,抽衣服,同时把要换的衣服塞下去。

唔~抱起来好像更软一些,但也有些不对劲,等会她得给他号号脉。

眼看就只剩下肩膀,马上就要大功告成。

几乎已经满身是汗的苏曦轻舒了一口气,歇了一会,开始了最后一抱。

司邪宸只觉眼前有些影影绰绰,鼻内也钻进了一股淡淡的甜香。

没忍住睁开了眼,就见苏曦正慢慢的靠近他。

司邪宸瞳孔猛的缩了缩,眼中杀意瞬间四溢。

这女人!靠这么近是要杀他?司亦南指示的?还真是好样的!

苏曦猝不及防的望进他的眼睛里,正想对他笑笑,就看到了他满眼的杀意。

苏曦连忙扬了扬手里刚被她抽出来的衣服,“别激动,我在帮你换衣服啊。”

司邪宸:“!!”竟然还扒他衣服,她要先将他羞辱一番再杀吗?

他一直没什么感觉的心肝脾肺肾好像都抽疼了一下。

疼痛让司邪宸稍稍冷静了些,不!她不敢杀他,那就是在变本加厉的羞辱他。

想到这,司邪宸眼里的杀意非但没有收敛,还更胜了,恍若实质,眼旁的青筋开始突突的跳。

苏曦看他眼角都气抽抽了,觉得有些不对。

连忙看向他的耳朵,原来是没戴助听器,完了,肯定又误会她了。

苏曦连忙掏出手机,打出几个大字【我在给你换衣服】

可举起手机却发现,他已经闭上了眼睛,眼角还在抽抽,太阳穴好像也在抽了。

不行,这误会一定得解开,先……先给他穿好衣服。

苏曦用最快的速度给他穿好衣服,拍了张照,又去他的那些医疗机械箱里找助听器。

给他戴上后,清了下嗓子,用最柔的声音说:“宸爷,我之前把你衣服弄脏了,刚刚在帮你换衣服。”

与苏曦特意打扮的酷酷的外表不同,她的声音是水乡女孩子特有的甜软。

司邪宸听在耳中却觉得异常讽刺,她是发现了什么吧?还是有人跟她说了什么?

苏曦又道,“真的,之前是我小,不懂事,做错了,但是你之前不也总是讥讽我吗?”

“……”他一句也不想听,可恨的是,他现在不能动。只是身上的杀意更加强烈。

“我以后一定不会再欺负你了,要不我帮你按摩?我学的就是骨科,很专业的,你要同意了就睁眼?”

司邪宸在心底冷笑,让她按摩?他恐怕是嫌自己残的不够彻底。

“你要是不睁眼,我就……”说着缓缓朝他靠近。

她还想做什么!司邪宸骤然睁开眼。

苏曦快速的一手扬起手机,一手拿着被换下的衣服,“你看,我五分钟前拍的照片,我真的是在给你换衣服。”

司邪宸重新闭上眼,那又怎么样?他不信她突然转性,一定有什么目的。

苏曦看他逐渐平静了下来,也舒了口气,“那我拿掉你的助听器喽?早些睡,晚安。”

早该拿掉,他暂时想不通这女人莫名其妙搞这一出是做什么,也懒得去想。苏曦将助听器放好,去了洗手间洗漱。

看到镜子里卸掉浓妆的自己,扬了扬眉,这样不是更好看吗?

她之前也是信了苏羽柔的鬼,说她那样打扮更酷更好看。

实际上,她身高不高,才162,鹅蛋脸,杏眼,小嘴,多甜美小清新的长相啊,那样的装扮完全是不伦不类!

只是由于经常化浓妆,脸上闷了些痘,皮肤状态也很差。

这太好解决了,不过是一副药的事……

唉?她突然有了一个赚钱的想法。

苏曦心情颇好的从洗手间出来,在司邪宸的身侧躺下。

前些时间她都窝在沙发上睡,现在自然不会再委屈自己。

再说,她还有一件事没做呢,苏曦朝他靠近了些,伸出一只手为他号脉。

不多时,苏曦猛地收回手,她就说呢,他身上怎么会那么软,原来是周身经脉俱损。

且这种损伤并非是外力所致,而是中毒,一种极为慢性的毒药,症状和由于常年卧床肌肉萎缩差不多。

所以卧床还没一年的司邪宸,肌肉已经萎缩到是正常人躺一年半的程度,每天来检查的医生竟然都查不出什么吗?

苏曦周身有些发冷,她想过他受伤是因为有人迫害,但没想到,这种迫害一直存在。

她可以给他配置解药,但他体内有因为脊柱受伤而下的钢钉,恐怕贸然用药,会害了他。

还是等明天医生来了问一问钢钉的材料,再做打算。

还有,他不能说话,听不到声音,似乎是有人损毁了他相应的神经。

苏曦转身去关了床头的台灯,黑暗中悠悠的叹了一声。

她本来在心底有一丝丝的怀疑他可能是装的,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那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事情比她想的要危险复杂的多,她得提前做好一切打算了,苏曦开始在心底一样样的计划着。

司邪宸睁开眼,目光沉沉,像化不开的浓雾。

刚才她朝他靠近,又移开,是受了谁的指使来探查他的情况?

他就说她今天为什么那么反常呢,原来是改做奸细了。

“叮铃铃……”手机闹钟的响声在苏曦耳边响起。

“啊!!干嘛啊!一大早的!”苏曦烦躁的一把拉过被子盖上头。

另一侧,睁着眼的司邪宸骤然被被子打到了眼睛,脸色瞬间阴沉。

这该死的女人!

铃声还在坚持不懈的响着,苏曦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将手机拉进被窝里。

看到上面显示的“6:00给亲爱的亦南做早饭啦~”

苏曦懵了一会,狠狠的按了结束,给他做个粑粑!

想把手机狠狠的摔出去,但想到她现在的经济情况,又默默的放到了被窝外。

然感觉刚刚睡着,手机铃声又响。

苏曦忍着怒气再次把手机拉进被窝,“6:10,快点起啦,赶不上亦南上班了~”

操!

苏曦猛的将手机砸向墙上,在脱手的一瞬间,又连忙捏住,认命的将所有的闹钟都关了,这才又重新躺回床上。

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苏曦烦躁的抓着头发起身,洗漱过后,去楼下给自己做早餐。

看到司邪宸用的碗后,拿起来嗅了嗅,是有淡淡的药草味。

但司邪宸平时喝的也是药粥,仅凭肉眼看不出,也嗅不出问题。

她得拿去学校检测一下。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