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台词

全黄h全肉细节文玩雏女 嗯啊…邻居少妇呻吟浪荡

时间:2022-07-10人气:作者:

墨宝和尘宝同声说了一句,“谢谢!”

然后一前一后的上了车,厉景川坐在车内,手里捏着一杯酒,轻轻摇晃着,他问了一句。

“你们俩要喝果汁吗?”

他的车上有备着果汁,因为小公主有时会坐他的车。

而且都是鲜榨的,佣人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节奏。

墨宝和尘宝互看一眼,都点了一下头,并齐声说了一句。

“谢谢!”

这两小子默契真是实足,长着相同的一张脸,说话也这么同声同气的,引得厉景川多看了他们几眼。

他亲手给两人倒上果汁,递到他们的手里。

墨宝和尘宝安静的在喝果汁,两人都注意到了,小公主今天没来,不是她约他们一起吃饭吗?

原本,两人还想和她商量一下,怎么让她的爹地和他们的妈咪谈恋爱!

尘宝开口问,“厉叔叔,伊伊呢?她怎么没来?”

厉景川想到女儿今天的情况,脸成了那样,精神也不好,不适合见客。

“她有事。”

男人轻啄一口酒,目光在两个小子的身上逡巡,长了一副聪明样,跟他们的妈妈挺像的。

厉景川为了让这两小子对他有好感,带他们去了一个野战俱乐部。

这个地方能射击,能野战,还能吃饭。

厉景川带他们去了射击场,两个小家伙没摸过这样的防真枪,看到这场面,两人都特别兴奋。

尘宝小声道:“哥,我还是第一次射击,好兴奋呀!”

墨宝自然也是,他那双漆黑四处张望着,也是很好奇的样子。

“果然男人和女人是有区别的。”

平时他们的妈咪有时间陪他们的时候,都是带他们去儿童主题餐厅,那些都是小孩子玩的,两人根本不感兴趣。

今天跟着厉叔叔出来,玩的是射击,感受到男人的世界了。

俱乐部的老板亲自过来接待,毕恭毕敬的。

厉景川看出两个小家伙很喜欢这里,于是淡声说了一句。

“把你们的真枪拿出来。”

这个男人穿着黑色风衣,英气十足的,举手投足间的气场十分强大。

尘宝和墨宝一听到真枪,都来了精神。

老板微点了一下头,“当然,厉总来了,我们自然要拿真的出来了。”

厉景川还教两个小家伙组装枪支,他只演示了一遍,两人就能组装了,从手枪,然后到狙击枪,从短的,到长的。

他都只演示一遍,两人都能很快就学会,然后上手。

射击的时候,他们也把所有的枪类都试了一遍,虽然成绩一般,不是很突出,但对于第一次玩枪的人来说,这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成绩了。

两人玩得很爽,吃饭的时候,两人也是真的饿了,一直在低头吃饭。

厉景川看着两个小家伙吃饭的样子,虽然很饿,但吃相却很好看,教养不错。

反正对于厉景川来说,这两小子聪明,机灵,又很有教养,那女人把他们养育的很好。

要是他有儿子,一定要像这两个一样的教育。

想到这里的时候,他从胸口的兜里掏出那枚耳环,手指轻轻的抚摸着。

那个女人,从那夜之后就消失了,把女儿给他之后,也不愿意来看看他和女儿,她真够狠的。

他把那耳环握在手心里,眼底滑过一丝暗色,接着他淡漠的开口。

“你们的妈咪是不是很喜欢听爱国国曲?”

厉景川总算是转到正题上来了,接近他们的目的,完全是为了他们的妈妈。

墨宝和尘宝互看一眼,妈妈爱听爱国国曲吗?

好像不是,她平时都是听抖音歌曲的,不过这个时候可不能这么说,得把妈妈高大的人设立起来。

两人点头,算是回应了他的提问。

厉景川给两人挟了鸡腿,他看出来了,小孩子的喜好好像是一样的,伊伊也最喜欢吃鸡腿。

挟完后,他看着两人。

“东方红这首歌是她最喜欢吗?”

那女人要让他跪着给她唱,大概是很喜欢吧!

但他是绝对不会跪的,她在做梦。

两人头蓦的竖了起来,并不知道这是一首什么歌?

于是只能点头,完全不敢开口,然后两人低头吃饭,不想露馅。

吃完晚饭后,厉景川还送了他们一人一把防真枪,两人喜欢得不得了,这是妈咪绝对不会给他们买的东西。

送他们到了酒店门口,下车前厉景川说了一句。

“以后欢迎你们到家里来找伊伊玩。”

墨宝和尘宝点头,两人对于厉景川都很有好感,因为今天玩的,都是他们梦想了好久的。

反正这个男人各方面都很不错,他们一定要把妈咪嫁给他。

两人进入酒店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不远处的一个拿着相机的狗仔,正对着他们狂拍照。

墨宝和尘宝坐着电梯去了顶楼的总统套房,刷卡进门。

看到他们的妈咪穿着卡通的睡衣,头发凌乱的,是被她揪的直接竖了起来,还罩了一副黑框大眼镜,整个人看起来邋遢又死宅的模样。

想到美男大叔那英俊帅气的模样,以及那气场,真的是不能比。

“你们两个一下午跑去哪了?”

她的两个儿子完全不用她操心,虽然才六岁,可是已经能生活自理了,更不用害怕被坏人带走,只要他们不去祸害别人就行了。

蓝绾绾喝了一口水,准备再回书房去继续奋斗。

尘宝笑了笑,“妈咪,我们就出去玩了一会,你平时能穿真丝睡衣吗?那样会更美一点。”

说完他把包挂到门口的衣架上,然后就准备去拆自己怀里的那盒防真枪去了。

墨宝也把自己的背包放了下来,“妈咪,以后别再抓头发了,小心会秃。”

蓝绾绾忍不住好笑,这两个小家伙,平时管她管得严,有的时候她不觉得自己是他们的妈咪,反而她更像是他们的女儿似的。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睡衣,很宽松,穿着舒服。

抓头发这件事,她也想改一改,特别是他遇到瓶颈的时候,一急她就揪头发,她也怕自己给自己揪秃了。

“哦!我知道了。”

她往书房走的时候,墨宝跟了进去,给她放起了爱国国曲,还特意找了东方红这首哥。

“妈咪,记得多听听这样的音乐,对你的创作有帮助。”

蓝绾绾听着那前奏,拧了一下眉。

“这两小子,今天好奇怪。”

于是等他们都出去了,她拿起手机拨了阿文的电话。

阿文是她请来照顾两个小家伙的,跟了她三年了。

很快阿文就接通了,“蓝小姐。”

“阿文,今天墨宝和尘宝去了哪里?见了什么人吗?”

一回来就对她一脸挑剔,好像她哪里都不让他们满意似的。曾经这两小子可是妈妈脑残粉,对她哪里都很喜欢,很满意。

阿文:“他们去见了厉景川。”

原本蓝绾绾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在画香水盒子的设计图,听到这话,铅笔直接被她给压断了,在纸上留下了一个洞,她的怒气很盛。

“他见墨宝他们做什么?”

那家伙,之前还报警抓他们,还威胁要起诉。

阿文:“小少爷们没让我跟着,所以后面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阿文住在下面一层的房间,随时待命。

“以后如果他再来找墨宝他们,你及时通知我。”

“好的,蓝小姐。”

蓝绾绾也无心画设计图了,她起身走出了书房,看到两个小家伙在拼枪战,她的眉头微微一拧。

“这枪是厉景川送的?”

一想到他女儿送的车,最后他逼着让她高出四十万的价格给买回去,所以她一看到这两把枪,就觉得他还会再逼她出高价买的。

两人听到她的话,都抬起头来,小脸上的笑意很浓,看得出来他们很喜欢这枪。

“嗯,厉叔叔送的,他人很好。”

尘宝脆声声的说着。

墨宝也点头,“妈咪,他人很帅,对我们也好,你可以考虑一下。”

蓝绾绾不懂,这两小子才见过他一两次,怎么就成了他的脑残粉了。

她拿过那两把枪,然后很严肃的说了一句。

“以后他给的东西都不许要。”

两个小家伙有些不明所以,但妈咪的话,他们是绝对服从的。

“哦!”

看妈咪对厉叔叔的态度,要让她嫁给他,恐怕有点难。

“你们就别想着继承他的家产这种美事了。”

他那么精明,是不可能让你们两小子占一点点便宜的,何况你们跟他没有半点血缘关系。

墨宝和尘宝互看一眼,果然自家妈咪是最了解他们的,把他们的小心思看得透透的。

“你们早点休息!”

蓝绾绾把两个儿子赶回房间,她则换了一身外出的衣服,把两把枪跨在肩上,要及时把他的东西给送回去。

不然到了明天,怕是又得翻倍。

蓝绾绾问了助理,拨打了厉景川的电话出去,很快那边便接通了。

“蓝小姐。”

厉景川的声音明显带着一丝笑意,比起以前那种高冷的声音要温和许多。

“你在哪里?”

可是某个女人却并不客气,冷冷的问了一句。

厉景川此时正在景城,景城是S城的一家高级会所,会员制。能进这里的会员可不单单有钱就行,还得有一定的地位。

所以能进景城的人都是非富及贵的。

“我在景城,蓝小姐是要见我吗?”

他话音刚落,电话蓦的被掐断,厉景川微拧了一下眉,这女人一点耐心都没有。

夜烜就坐在他的身边,他问了一句。

“谁还要来?”

夜烜是厉景川的好兄弟,也是S城另一个大家族的掌权人,两人算是S城的领头人物。

“一个女人。”

说罢他唤了一声,“莫凡,去门口接一下蓝绾绾。”

莫凡恭敬的回了一句,“好的,厉总。”

夜烜啄了一口酒,眼底滑过一丝惊讶。

“女人?你特么又能硬了?”

这家伙之前对女人没兴趣,就对伊伊她妈有感觉,所以这么多年,也没见他身边能有个女人。

厉景川双腿优雅的交叠在一起,冷硬的黑西服加上他那立体冷峻的五官,全身透着禁欲的气质。

“我硬不硬关你屁事,你又不能让我上。”

男人之间的对话,就是这样无底线。

夜烜骂了一句,“滚,老子对你不感兴趣。”

半个小时后,蓝绾绾到了景城门口,那奢华雄伟的大门,以及金碧辉煌的门头,无不彰显着它的气派与威武。

蓝绾绾也听过,景城这种地方,就是销金窝,男人的天堂。

她背着两把防真枪就往里面走,被门口的保安给拦住。

“小姐,这里是会员制,请出示你的会员卡。”

蓝绾绾穿着一件淡紫色的风衣,头发扎成马尾,额头上戴了一个与衣服同色系的发带,青春靓丽的,完全看不出她是孩子的妈妈。

唯一让她显得突兀的就是身上的那两把枪,有点滑稽。

可是她根本不在意别人的目光,淡定又从容。

“我没有会员卡,我找人。”

“小姐,那请你让你朋友下来接你,我们这里有规定,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入的。”

蓝绾绾挑了一下眉,规矩还真是多。

她往包里掏手机的时候,门口有人进来了,男人穿着休闲西装,领带半解的挂在脖子上,一副慵懒的模样。

门口的那些人毕恭毕敬的唤他一声。

“二爷。”

厉景轩微微一笑,把车钥匙丢给他们。

“我哥是不是在这里,带我去他的包房。”

说到这话的时候,他的目光停在了蓝绾绾的身上。

“蓝绾绾?”

他的眼底写满了惊讶,有点不敢认的样子。

蓝绾绾看到他的时候也是很惊讶,“厉景轩?”

厉景轩以前和蓝绾绾同校,但不同班,不过这家伙是当时学校的校草,很出名,所以蓝绾绾记得他。

蓝绾绾是校花,所以两人也算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蓝绾绾,你好像更漂亮了!”

厉景轩嘴甜,在美女面前就更甜了。

蓝绾绾笑,“呵,你也更帅了。”

两人互捧完之后,才聊起来这里的事,厉景轩说她带她进去。

两人往电梯走,厉景轩看了眼她背上的枪。

“你这是?来找男朋友算帐?”

这造型,真的是与众不同,很哇塞呀!

蓝绾绾下意识的看了眼自己,“不是男朋友,就是找个仇人。”

“哦,难怪背着枪来。”

这时电梯门开了,莫凡从电梯里出来,刚刚他有点事耽误了一下,没想到蓝绾绾都到了。

“蓝小姐,你到了呀?”

“二爷。”

他看到两人站在一起说话,有些意外。

厉景轩明白了,“你的仇人不会是我哥吧?”

他哥可是从来不沾女人的,他一心在找那位厉景轩未见过面的大嫂,他不可能得罪绾绾的。

莫凡接过话去,“蓝小姐找的就是大少爷。”

“你哥是厉景川?”

说到这里的时候,蓝绾绾的口气明显变了,带着一丝敌意。

厉景轩立马解释,“绾绾,我哥要是得罪了你,那我肯定帮你,我帮理不帮亲的。”

莫凡微拧眉,这二爷一见漂亮女人,就六亲不认了,真为大少爷心寒呀!

他们去了八楼的8888号包房,莫凡走在最后,因为他看到蓝小姐背着厉总给两位小少爷买的防真枪。

大概她过来,也就是来还枪的,想到厉总让她六百万买了五百六十万的车,他觉得情况不妙。

厉总想要让她给小小姐制香,怕是难了。

包房门被推开,蓝绾绾率先走了进去,把那两把枪丢在了厉景川的身上。

“厉总,你的枪还你,我们要不起,怕你明天又把我们告上法庭。”

奢华的包房里,男人坐在正中央的独立沙发上,暗光打在他深邃的五官上,更显得妖冶了。

这个男人长得太过好看,比女人还要美上几分,还好他原本气场够强,男人味十足,不然肯定要被人当成阴柔之人了。

被那两把枪砸在身上,要说不痛是假的,但要说很痛那也是假的。

他抬目光,透过烟雾看向那个女人。

“蓝小姐,这是我送给两位公子的礼物。”

蓝绾绾白他一眼,“不需要。”

说完她转身就要走,厉景轩迎了上去。

“绾绾,我们好多年没见了,好不容易遇上了,一起喝一杯。”

厉景川依然是那副冰山一般的模样,看不出他的情绪来。

但那双深邃的眼睛微眯了一下,旁边的夜烜笑着问了一句。

“这女人,什么来头?敢这样对你?”

要是其他的女人,敢这样对厉总,怕是出不了这扇门了。

厉景川把那两把枪抓在手里,并蓦的起身,大步走向了蓝绾绾,另一只手握住她的手,带着她往外走。

蓝绾绾先是一愣,接着她冷声道。

“厉景川,你干什么?”

这家伙,要拉她去哪里?顿时觉得自己单枪匹马过来找他有点危险,要是他想对她做点什么?她就只有吃亏的份了。

厉景川这时停下步子,“送你回去,我的礼物送出去了,是没有拿回来的道理的。”

蓝绾绾一听,事情不妙,这家伙,是不是又要坐地起价了?

她一把甩开他的手,“你,你什么意思?”

这次又是多少钱?

她回去之后,一定要让儿子远离这个骗子,不然自己赚再多的钱也招架不住呀!

“哥,你别吓绾绾,她不禁吓的。”

厉景轩拉着蓝绾绾坐到了一旁的沙发里,并给她的手里塞了一杯酒。

“喝点压压惊。”

蓝绾绾只是过来还枪的,没打算喝酒。

那个男人简直就是个骗子,总算是看清他的真面目了,他一定是从做骗子发家的。

蓝绾绾气得直接干了,厉景轩双眼微撑。

“唉,你怎么全喝了?”

这可是高度白酒,抿一口就够她受的了。

蓝绾绾下意识的看了眼自己的酒杯,然后挑了挑秀眉。

“怎么?不能全喝吗?”

厉景轩到是没这个意思,他淡淡一笑。

“没事,想喝就喝,还要吗?”

蓝绾绾摇头,“不喝了。”

坐在蓝绾绾对面的男人淡漠的看着,手指间还燃着一支烟。

他抬着高贵的腿踢了踢夜烜,他微抬了一下下颌,意思很明显,让他过去敬酒。

这还是夜烜第一次见他对一个女人下手,刚刚被砸,他也不生气,原来想在后面阴人,有点意思。

于是他起身,端着酒杯走到了厉景轩的身边。

“轩轩,不介绍一下?”

厉景轩挠了挠头,“蓝绾绾,我校友,小学妹。”

然后他又跟蓝绾绾说:“这位是夜烜,夜氏帝国集团的总裁。”

蓝绾绾眼睛腾的一亮,她今天还歪打正着了,竟然能认识夜氏帝国的总裁。

她要在S城的帝国商城里开一间实体店,帝国商城比较高端,很符合她品牌的定位,只不过这店铺却很难租到。

她的人一直在跑,一直还没敲定。

这不,机会来了。

蓝绾绾笑着起身,并且还伸过手来。

“夜总,我是蓝绾绾,很高兴认识你!”

夜烜并没和她握手,这可是厉景川看上的女人,他怎么敢碰,这点意识他还是有的。

“蓝小姐,我们喝一杯。”

夜烜主动端起酒杯,蓝绾绾更不客气了,还与厉景轩换了一个位置,坐到了夜烜的身边去。

蓝绾绾还与夜烜互换了联系方式,加了微信。

坐在单人沙发里的男人脱了西装,只着黑色的衬衫,领带也被他给扯了下来,丢在西服上。领口的纽扣开了几颗,露出性感的男性锁骨。

包房里的意大利水晶吊灯明晃晃的打在他眉目清隽的脸上,线条如鬼斧神工一般精致。

他那双漆黑无底的眸子盯着对面的女人,看她巧笑嫣然的跟夜烜聊天,完全不是对他那般冷淡。

于是他抬脚踢了踢夜烜,夜烜立马就懂了。

一杯又一杯的与蓝绾绾喝,蓝绾绾喝了第五杯的时候,头有点晕了。

她还是第一次这样和人喝酒,要不是因为她在S城没人脉,也没势力,想要在这边开店,想要最好的地段,她也就不至于这么喝了。

她水雾朦胧的大眼睛眨了眨,感觉这酒后劲太大了,可能要醉。

旁边的厉景轩看她喝得有点多,于是小声问了一句。

“你没事吧?”

厉景轩忍不住看了眼夜烜,这家伙,平时挺冷酷一人,对女人从来不上心的,今晚他怎么会拉着绾绾一起喝酒呢?

蓝绾绾摇了摇头,“我平时酒量挺好的,今天不知道怎么了?”

才喝了这么一点,就感觉头晕得厉害。

这时厉景轩才注意看了一眼夜烜面前摆的那几瓶酒,才一眼,他就想骂人。

夜烜这家伙,怎么能用这样的烈酒来对付一个女孩?

这种酒,酒精度数有92度左右,平时他们喝的时候都要调一下,不然太烈了,很快就能把人喝得人世不醒。

厉景轩刚要开口说话,手机就响了。

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他女朋友,只能起身出去接电话去了。

夜烜继续拉着蓝绾绾喝酒,蓝绾绾为了不让夜烜有不好的感觉,就只能硬着头皮陪他喝了。

等厉景轩进来的时候,蓝绾绾已经醉得睡着了。

他弯身唤她,“绾绾,你醒醒,我送你回去。”

他刚要扶蓝绾绾起身,厉景川淡声道。

“景轩,你不是有事吗?我送她。”

厉景轩拧了一下眉,她确实有点事,最近新交了个女朋友,现在正发脾气要他去陪她。

好不容易才追到的女人,他还不打算放弃,于是看了眼他哥。

“哥,她是我同学,你要安全把她送到家。”

“你看我是那种人吗?”他长得像坏人?

厉景轩笑了,“呵,哥,我没那个意思。”

像厉景川这样的男人,遇到他的女人都希望他耍流氓,可是他一般都是坐怀不乱,禁欲系的。

“那,哥,麻烦你了。”

厉景轩忍不住又看了一眼蓝绾绾,最终迈步离开。

厉景川扶起蓝绾绾,单手搂住她的腰,她的腰很细,不盈一握的感觉,而且很柔软。

夜烜也有点醉了,这酒太烈,再好的酒量也经不住这么喝。

他挑眉一笑,“阿川,看上了?”

这家伙,从来不近女色,却对这位小姐这么上心,还让他亲自出马帮他,也算是难得了。

厉景川只说了一句,“城东那块地皮算是谢礼。”

夜烜愣住了,这家伙,之前跟他抢地皮的时候那么凶残,多花了1.5亿。现在,就这么送给他了?

厉景川在夜烜错愕的眼神里带走了蓝绾绾,而且还是公主抱给抱走的。

会所里有房间,厉景川的助理已经开好房了,顶楼的总统套房。

厉景川小心的把蓝绾绾放到柔软的大床上,女人却抬起了那双柔弱无骨的手,抱住他的脖子。弯着身的他,弯出了他健硕有力的公狗腰,透着韧劲。

女人抱着他的脖子,这让厉景川微蹙了一下眉,想要摘掉她的手。

抱着他的女人呓语的说了一句。

“难受!”

她竟然用她的脸在他的脸上蹭来蹭去的,并且说着。

“好舒服。”

这女人,喝多了而已,又不是吃了春、药,怎么是这么一副模样?

厉景川侧目看了眼桌上的合同,只要拉着她的手指按下手印,女儿就有救了。

想到这里,厉景川便任由这个女人轻薄他。

蓝绾绾在他的脸上蹭了之后,又对着他的额头,鼻子,眼睛,脸,一顿亲。

亲完后,她终于是松开了他,男人直起身来,满脸的口红印,像个浪荡子。

他一双黑眸盯着床上的女人,她竟然在脱衣服。

长指挑开衬衫的第一颗扣子,接着第二颗,第三颗,露出了胸前雪白的一片,那形状,惹得厉景川喉头发紧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