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他在街上用遥控器要我作文_在卫生间被教官做好爽H

时间:2022-05-20人气:作者:

“你明天审讯的时候,承认蓄意谋杀顾白珍珍,就这么简单。”胖女人冷冷说道。

 

“呵,我没有做过,为什么要承认。”顾瑜欢气的吼道。

 

“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娘弄死你再说。”瘦女人一听,朝着顾瑜欢的身体就是一阵猛踢。

 

如果是平时,顾瑜欢还能有还手的机会,此刻她被病痛折磨的根本没有力气。

 

一阵疯狂的暴打后,顾瑜欢奄奄一息。

 

胖女人蹲下身,捏住顾瑜欢的下巴,“味道好受吗?我这姐们最会整人了,而且不留痕迹,你举报都没用的。”

 

顾瑜欢张着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眸光却是一如既往的坚定。

 

“现在打算认罪了吗?如果你点头,痛苦结束,如果你非要杠下去,我们每天晚上都这样打你,打到你点头为止。”胖女人恶狠狠的威胁。

 

然而,顾瑜欢眼底没有一丝的惧怕,仿佛身体根本不是自己的,她倔强的睁大眼睛,果断的摇头。

 

“妈的,我看她八成是个疯子!我……”瘦子说完,就要继续施暴。

 

“等等,留到明天慢慢收拾,要是重伤了不好交差。”胖女人思考了片刻命令道。

 

顾瑜欢忍痛挨到第二天。负责审讯的警员继续昨天同样的问题。

 

顾瑜欢依旧保持沉默,必要的时候就摇头否认。

 

再次回到刑房,还没天黑,瘦女人就忍不住死命的踢打顾瑜欢。

 

“你个贱货,你是不是想被活活打死?”

 

“请你动手吧,打死我。活着实在是太累了。”顾瑜欢有些动摇了。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令她思绪都开始混沌了。

 

靳黎明,是她此生大的劫难吧?她注定熬不过这一劫。

 

她宁愿死,也不愿在靳黎明眼中成为一个杀害白珍珍的冷血凶手。

 

“好,那你去死吧。”瘦女人气的大吼大叫。

 

“住手,你对她做了什么?”顾修远及时出现,大声呵斥。

 

他刚才国外回来,时差都没倒,听闻消息就火速赶来了这里。

 

此刻,他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顾瑜欢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神色安详,仿佛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开门,开门,我要立刻保释她。”他眼眸猩红,有些失控的喊道。

 

一旁的警员皱起眉头,“顾先生,这不合规矩。”

 

“她得了绝症,绝症!我要带她保外就医。”顾修远的大声嘶吼,顷刻间让在场所有人为之一振。

 

顾瑜欢得了绝症,可她并没有吐露半句?而是倔强的跟时间作无畏的斗争。

 

医院里,顾瑜欢睡得很沉。

 

医生给她做了一系列身体检查,不禁皱起眉头,“顾小姐浑身上下,有数不尽的淤伤,病人已经这么虚弱了,还遭遇这些横祸……”

 

“医生,请你……”顾修远说完,声音已经哽咽了。抬起颤抖的手,去抚平女人微微皱起的眉头,又握住她冰冷的手,想让她能够减轻一丝的痛苦。

 

“顾先生,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请你也保重自己的身体。”医生有些同情的看了眼男人。

 

这回,顾修远哪里都没去,公司的紧急电话也不接,他一直守着顾瑜欢,生怕一不留神会永远错过什么。

 

顾瑜欢一醒来,就看到哥哥放大的俊颜。

“哥,你黑眼圈吓死我了。”她一句轻松的话,瞬间打破凝重的气氛。

 

这一回,又是昏迷了多久?是哥哥将她从看守所救出来的吗?她这种人死了,周围的人或许都会轻松很多吧。

 

“瑜欢,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痛?”顾修远迫切的追问。

 

“哥,我很好。倒是你,几天没睡觉了?”顾瑜欢皱起清秀的眉头,用手去触摸男人的脸,满目的担忧。

 

顾修远握住她的手,紧紧的,“你醒过来就好,醒过来就好,我真怕你……”

 

说完,他又开始嘘寒问暖起来。

 

顾瑜欢实在是受不了他的唠叨,索性躲在被子里,“哥,我好困啊。”

 

其实,她是想男人放松下来,休息片刻。

 

“好,那你睡觉吧,安心睡,有我在,谁也别想再将你送进去。”顾修远说的斩钉截铁。他不舍的看了眼女人,然后离开医院。

 

他没有选择回自己的公寓睡觉,而是直接去了素园找人。

 

这里已经开始着手新的装修了,工人们在花园里忙得热火朝天。

 

白珍珍举着遮阳伞,一派悠闲的四处监工。

 

“夫人,角落里有一袋种子,需要放进屋子吗?”一个工匠问道。

 

“种子?呵,八成是顾瑜欢那个女人留下的幼稚玩意吧,给我一把火烧了。”白珍珍果断的说道。

 

顾修远快速的上去,一把抢过种子,“别碰瑜欢的东西。”

 

“哥?呵,又是你?”白珍珍失望的看着男人,她故意让父亲支开顾修远,为的就是能够及时下手。

 

“啪。”顾修远一个耳光狠狠的扇了过去,“我没有你这种恶毒的妹妹。”

 

“顾修远?你敢打我?你是不是忘了自己什么身份?不过是顾家养的一条外姓狗!要不是父亲没有儿子,会轮到你上位?”白珍珍极尽恶毒的骂道。

 

“不许再伤害瑜欢,我不许你再伤害她!如果你不听,我会亲手宰了你!顾白珍珍,我说到做到。”顾修远拳头捏得嘎吱作响,眼底的痛恨无法形容。

 

白珍珍被男人的样子吓懵了,狼狈的跌坐在地上。

 

“发生了什么事?”下班回来的靳黎明看到跟前的一幕,不由得冷声质问。

 

白珍珍见状,立刻挤出委屈的泪水,“黎明,你要为我做主。哥,他,她说为了瑜欢会杀了我。为什么,我也是他的妹妹啊。顾瑜欢犯了滔天大罪,他都要原谅,而我什么都没做……”

 

靳黎明听闻一切,顿时火烧眉头,他上前狠狠的揪住顾修远的衣领,“请你对珍珍多一分尊重,那么我也会尊重你这个哥哥!”

 

“你们两个,又何时尊重过瑜欢?她可是你的妻子。”顾修远冷冽的反问,满目痛心。他多么想,想自己就是靳黎明。

 

那么,他会将世间最好的,都送到瑜欢面前。

 

“像她这样恶毒的女人,根本不配得到尊重!”靳黎明厉声反驳。

 

“所以,你们就合谋着设计圈套,亲手将她送入监狱对吗?你究竟知不知道,她有多爱你,那一刻就有多恨你。”

 

“是她咎由自取……”靳黎明面不改色。内心深处却被什么狠狠扯了一下,脑海里不禁浮现那天她被铐上手铐时候的表情。

 

安静的可怕,没有任何反抗,眸中却是无尽的冰冷和绝望。

 

“我告诉你们,只要我还活着一天!你们谁也别想再伤害她。”顾修远一把甩开靳黎明的牵制,转身离开。

 

病情暂时稳定后,顾瑜欢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出院。

小八在我的公寓,他一直问你什么时候回去。”顾修远担忧的看着女人。

 

“哥,我回素园,不是还妄想什么,从他送我入狱的那一刻起,我就决定放弃了。”顾瑜欢脸色苍白的说,看起来很平静。

 

无人知晓,她到底经历过什么样的绝望。

 

“那你还回去……”顾修远欲言又止。

 

“我想回去拿回自己的东西,还有母亲的遗物,那些都很重要。”

 

“好,有事打我电话。”顾修远这才将手机交给女人。

 

素园。

 

晚上八点钟。

 

佣人大多数不在,其他都躲在角落里打盹。

 

顾瑜欢有大门钥匙,直接打开进去却发现,原本的装饰风格全部都换了,陌生又冰冷。

 

她难过的看着一切,努力支撑自己往前走。

 

客厅的灯都是关的,想必靳黎明还没回来。

 

顾瑜欢深吸一口气,打开自己的卧室门。

 

白珍珍的一声呻吟,让顾瑜欢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顾瑜欢惊恐的看着眼前一切,多么想,此时此刻,只是一场噩梦。

 

她不是没有想过,只是如今亲眼所见,这样的打击让她险些无法支撑脚下的步子。

 

“靳黎明,顾白珍珍,这是我的房间!是我的房间,为什么就不能换个地方?”顾瑜欢大声的控诉,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淌。

 

这是她婚姻的起点,她珍爱如宝的地方!而此刻,却被他们活生生给玷污了。

 

“黎明……”白珍珍吓得一阵瑟缩,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兔。

 

“顾瑜欢?你能活着出来,就该躲着别再出现了,你是不是很想死?”靳黎明低声咒骂,负气的停下动作起身下床。

 

他被打搅了好事,非常恼怒。

 

“我来拿我的东西,拿完之后,我不会再踏入这个恶心的地方。”顾瑜欢站在那里,冷冷的说道,内心仿若在滴血。

 

多久以前?她还痴傻的要跟他上床,才转瞬的功夫,他就亲手毁了她的幻想。

 

“黎明,我想喝牛奶。你刚刚累坏我了。”白珍珍嘤嘤嘤的说着,满是撒娇的意味。

 

“乖,你等着我。”靳黎明动手穿衣,高大的身影掠过顾瑜欢身旁,脸色骤然一冷,“拿完东西,马上滚蛋。不然,我会忍不住将你再送进监狱。”

 

顾瑜欢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了几下,努力站稳,抹去眼泪。

 

她默默的打开自己的衣柜,想要带走属于自己的东西。

 

然而,她翻找了半天,什么都没看见。

 

衣柜里,摆满了顾白珍珍的睡衣,各式当季的衣裙,极为刺眼。他们还没结婚,她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当上女主人了。

 

“顾白珍珍,我的盒子呢?”顾瑜欢转身,冷冷质问。

 

“什么盒子。”白珍珍左手撑起脑袋,香肩半露,格外性感撩人。

 

“银色的古董首饰盒,你见过的,那是我妈妈留给我的东西。”顾瑜欢有些焦急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