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敌伦交换第11部分,夫妇当面交换作爱

时间:2022-05-25人气:作者:

苏沫走到黑板前,刷刷刷的挥动几下,‘苏沫’两个大字简直龙章凤姿,十分有力。

 

转过头,视线平静地扫过下面黑压压人头,她语气懒散:“从今往后,我们就是同学了。”

 

在众人眼中的少女,高高的个子,修长笔直的双腿,整个人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慵懒,漂亮的凤眼清透明亮,眼尾微微上挑,透出几分说不出的魅力。

 

跟想象中又黑又土的插班生一点都不一样。

 

平头少年激动不已,用胳膊肘推了推身边的人:“喂,裴落,这女生好正点啊。”

 

然而,裴落看也没看台上一眼,继续专注的看着课本。

 

平头少年叹息,不愧是他们班的学霸,多漂亮的女人都引不起他的兴趣,只有傅明雪应该是个例外了吧。

 

想到这,平头少年凑近了他低声说:“听说傅校花后天会在音乐室练钢琴,你要不要去看看?”

 

裴落终于把注意力从书本上拿出来,抬眸看他,“嗯。”

 

平头少年嘿嘿笑了,果然,学霸对傅校花有意思啊。

 

苏沫被安排在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旁边坐下。

 

当苏沫看过去时,眼镜男冲着她腼腆笑。

 

苏沫知道害羞的同桌在偷看她,她并不在意,而是低头回复刚收到的信息。

 

“沫姐,已经切断了要查你信息的那波神秘组织。”

 

“很好,剩下的不用管了。”

 

黑色迈巴赫停在‘帝豪’门口,一名坐着轮椅的男子被推着直奔会所。

 

华丽包间内,两个衣着贵气的公子哥各搂着女人,当气场清冷矜贵的男人出现,两人收起玩笑,朝他唤了一声:“秦少。”

 

万泽言把怀里女人打发出去,凑到秦少面前,“秦少,你让我查的事情黄了。”

 

秦缀漫不经心的整理袖口,闻言头也不抬,眼尾疏冷:“继续说。”

 

“有人故意切断了我们的消息源,目前没查出对方是谁,但我断定,这股势力从未在盐城出现过。”

 

万泽言想了想,又接了一句:“但我偶然知道,她一星期前曾在养老院出现过。”

 

“有具体地址吗?”

 

“有。”

 

“嗯,下午陪我走一趟。”

 

……

 

苏沫在学校很无聊,放学后,她没回傅家,而是直奔养老院。

 

她第一眼,就看到了苏奶奶手里的东西。

 

千年暖玉。

 

苏沫心里诧异,不动声色的来到苏奶奶身边,蹲下身帮她按摩小腿:“奶奶,今天有人来过吗?”

 

苏老太太笑眯眯的点头:“我差点忘了,今天来了一个年轻人,说把这个东西还给你,喏,这块小玉石还挺好看的,他还说这东西对我的身体有好处呢,可惜了,长得挺俊俏的小伙子,年纪轻轻就坐上了轮椅。”

 

苏奶奶一说,她就知道是谁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玉石暖呼呼的,我攥了一下午,觉得我这手心啊,没有往常那么凉了,那小伙子是谁呀,你认识吗?”

 

苏老太太看起来非常喜欢这块暖玉,简直到了爱不释手的样子。

 

苏沫扫了眼她手里的玉石,垂下眸子说道:“不太熟,一面之缘。
 

苏老太没发现孙女的异样,整个心思都放在了玉石上面,越发觉得这是个好东西,脸上的笑容都敛不住。

 

“奶奶,玉石你收着,上面有个小孔,你穿个绳子戴脖子上,最好贴着心口的位置,对您的身体有很大帮助。”

 

“是吗?这么神奇。”

 

苏奶奶把玉石举高放太阳底下一瞅,可不是么,有个不大的小洞,正好穿绳子:“哎呦我的天呀,还真的有呢,小沫你帮奶奶把抽屉里的头绳拿过来,那个结实一些。”

 

苏沫点头,打开抽屉时,发现了那把复古木梳。

 

“奶奶,这把梳子您用了几十年了,它有什么意义吗?”

 

苏奶奶这才看了过来,想到了很久远的一些事情,幽幽一叹:“也不怕你笑话,这把梳子是曾经我喜欢的一个人赠予我的。”

 

“那个人呢?”

 

苏奶奶情绪眼瞅着低落下去:“奶奶也不知道,这都好几十年了,可能……死了吧。”

 

苏沫直觉奶奶说的这个人不是苏爷爷。

 

苏奶奶跟苏爷爷是包办的婚姻,苏爷爷年轻时吃喝嫖赌,什么好事都不干,最后吸大麻去世了。

 

苏奶奶把梳子拿过来,从梳子小机关那里按了一下。

 

把手自动分成两半,里面夹着一张古旧照片。

 

她拿给苏沫看。

 

上面是个容貌英俊的男人,穿着一身复古中山装,苏沫皱眉,总觉得这人有点面熟。

 

“他曾经救过我一命,后来因为一些事情我们分开了,50多年了,至此再也没见。”

 

苏奶奶长满皱纹的手,温柔而又眷恋的抚摸照片上的男人。

 

苏沫为了不让奶奶沉浸在悲伤里,故意转开话题:“奶奶,我今天去学校了。”

 

苏奶奶果然把注意力拉了回来,满眼关切的问:“是吗?有没有人欺负你?”

 

苏沫拉着奶奶的手坐到床边上,然后盘起腿,说:“我跟您讲讲学校的事儿吧。”

 

祖孙俩聊了很久,很晚她才回去。

 

回到公寓,苏沫联系上了‘暗夜’。

 

“沫姐。”

 

“转告那个K组织,明天上午我在切尔西咖啡厅等他,5分钟内不来我就走,过期不候。”

 

秦缀是个时间观念很强,很自律的一个人。

 

在苏沫来到之前,他就已经坐那里等着了。

 

咖啡厅环境很欧美风,温馨静谧的小提亲音乐环绕着,男人一丝不苟的头发,整齐严谨的西装,优雅绅士的举动,成了整个场中的发光点。

 

总有女服务员时不时向他投去爱慕的眼光。

 

苏沫打扮的很随意,白色上衣,黑色裤子,可这么普通的衣服穿在她身上,都没办法挡住她浑身疏离孤傲的气质。

 

秦缀眸光微深,态度温和伸出手:“你好,我姓秦,请问神医小姐贵姓?”

 

苏沫扬眉,内心感慨这个男人就算收敛气势也很逼人,极其敷衍的跟他碰了下:“苏。”

 

一触即松。

 

小姑娘长腿一跨坐下,下巴微扬,眉间似乎有点不耐烦:“看在暖玉的份上,我答应你。”

 

秦缀知道这小姑娘很特立独行,也不在意她的态度,“长话短说,我希望苏小姐能尽快随我去看爷爷。”

 

一句话道出了他的目的。

 

苏沫倒也不矫情,端起桌前的咖啡抿了口,说道:“可以,我只收了暖玉,其他一概不要。”

 

定金也好,尾款也罢,她又不是因为钱才答应的他。

 

秦缀眼底划过一丝玩味,难得的觉得这小姑娘很特别,淡淡的垂下眸子,遮住了眼底的异色。

 

站在复古庞大的宅院内,苏沫有些意外。

 

也是刚刚,她才知道轮椅上的男人就是秦家大少爷,秦缀。

 

也就是傅家人口中要她联姻的人。

秦老爷子的院子里,站满家族旁系成员。

 

苏沫一出现就吸引众多视线。

 

小姑娘漂亮的出奇,走路步伐散漫慵懒,神色平静,眼底蕴含着凉意,竟是透着几分随性。

 

众人都在猜测她跟秦缀关系。

 

苏沫对此并不关注,大步跨入老爷子房间。

 

屋内是各种高科技的治疗仪器。

 

两个医学专家,以及一名眉目英气的女子。

 

他们皆是国际上最有权威的医学教授,尤其是女子,更是温家小孙女,年仅23岁就被世界卫生组织评为最优秀的内科专家。

 

温家跟秦家一向交好。

 

温雨绮从小就喜欢秦缀。

 

圈子人都知道。

 

一位戴着眼镜的医生上前,对着温雨绮说:“老爷子腹中的肿瘤已经扩大,但老爷子年龄太高了,怕是经不起一场手术。”

 

另一个矮胖医生跟着点头:“确实,但如果不做手术,老爷子腹中的恶性肿瘤根本无法取出。”

 

温雨绮低眉沉吟,语气果断,“如果我们三个一起做手术应该会有百分之十的几率成功,但是如果不做,秦爷爷就活不长了!”

 

两医生面面相视,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事态严重。

 

最后,他们同意:“温小姐,我们尽全力配合。”

 

温雨绮点头,打算推老爷子去手术室。

 

苏沫靠在门框上有一会了,听完他们三个谈话,唇角微微一掀,声音微冷:“只怕你们手术还未做完,老爷子就挺不过去了。”

 

声音突然出现,温雨绮扭头看过去。

 

那是个皮肤很白的小姑娘,年纪轻轻的一脸冷漠。

 

小姑娘竟然漂亮的惹眼,温雨绮下意识不喜。

 

她是谁?

 

跟秦缀什么关系?

 

温雨绮皱眉,语气带着敌意:“你一个小姑娘懂什么?就敢在我面前乱说。”

 

不等苏沫说什么,秦缀便冷着脸:“这是我请来的客人,你在质疑我?”

 

眼瞅着自己爱慕了十多年的男人,护着另外一个漂亮小女孩。

 

温雨绮心里别提有多难受。

 

她越发觉得这个神色漠然的小姑娘不顺眼。

 

“苏小姐。”秦缀看着自己爷爷面无血色的样子,眉头紧皱,他看了眼苏沫,眼底带着无声的催促。

 

于是,她便近看老爷子打量一番。

 

苏沫平缓淡漠道:“三天。”

 

一直推着秦缀的金助理疑惑的问了句:“您需要三天时间治疗老爷子吗?”

 

苏沫拉耸着眉眼,打了一个哈欠,神态见尽是说不出的慵懒:“两个小时治疗,三天时间痊愈。”

 

这么狂妄的话,从一个面嫩小姑娘嘴里说出来,谁会信?

 

听完这番话话,温雨绮笑出声,满脸讥讽,“开什么国际玩笑!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你一个还在上学的小姑娘懂什么?就光是一场开腹手术都不止两个小时了,你竟然敢在秦家胡言乱语!”

 

“针灸。”苏沫懒得跟她说多。

 

她懒懒散散的拍了拍肩上背着的药箱子。

 

“胡闹!”温雨绮不屑的哼了一声,“你说的针灸都是些伪科学的东西,你拿这些东西来糊弄秦家?你当我们是傻子不成!”

 

果然,那两名白大褂的医生看向苏沫的神情里充满轻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