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一夜强开两女花苞:当着全班人的面做

时间:2022-05-25人气:作者:

他抬头看到胡丽对苏沫显而易见的排斥和偏见,又转脸看向面色一如既往平静无波澜的同桌,第一次对自己的老师起了质疑,新同桌真的像传说中那样不堪吗?那些传言到底怎么产生的?

 

到了交卷子时间,胡丽让班长把卷子往上收敛,她坐在讲台上,嘴边上带着冷笑:“如果被我发现有人胡乱答题糊弄老师,我就让她卷铺盖回家,既然不好好写,干脆别念了!”

 

同学们都听的出班主任在警告苏沫。

 

他们下意识去看苏沫反应,本以为会看到一张焦虑不安的脸,结果人家坐姿端正,老神在在,好心情的把玩着钢笔。

 

胡丽偏就看不惯苏沫那股子张狂劲儿,等下被她抓住小辫子,看还怎么嚣张,在班长把卷子送过来时,她冷声道:“苏同学是第一个交卷的,班长就先检查一下她的卷子,然后把评分告诉我。”

 

全班都认为苏沫这次会考砸,毕竟上节课她不在,班长已经做好看一张白卷的准备了,结果发现卷子上的每一道题都都答案。

 

仔细审阅答案后,班长愣住了。

 

“发什么呆?给大家公布一下苏同学卷子的分数。”

 

班长被一催促,下意识抬头看向胡丽:“老师……苏同学……是满分!”

 

全班同学刷的看向苏沫,眼睛一个个亮的惊人。

 

连一向对她不关心的裴落也不由得看向她那边。

 

满分?

 

要知道每次考试第一名都是裴学霸,即便是他也很少考满分,都是在九十七八分左右。

 

苏沫竟然比裴落考的还要好?

 

不可能。

 

胡丽眼睛一瞪,抽回班长手里的卷子一看,脸色顿时僵住。

 

苏沫这才懒懒的抬起眼皮,微微笑了下:“老师,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胡丽准备好的各种嘲讽,如同被堵在了嗓子眼,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下课后,胡丽抱着书气呼呼的走了。

 

眼镜男对着苏沫满眼崇拜:“大佬!以后我就是你小弟,愿意为你鞍前马后!希望大佬罩我!”

 

苏沫笑了笑,“好。”

 

上学是个极其枯燥的事情,苏沫只好把以前的兴趣爱好捡起来,来到三楼美术室,空荡荡的没人。

 

很安静,正合她意。

 

苏沫喜欢画画,但不经常画,黄老先生曾见过她画画,从那之后整天追在屁股后面喊着收她为徒,她对认师傅这件事没多大兴趣。

 

脑海中有了画面,下笔如同神助。

 

可画着画着,原本安静的场地被一阵脚步声打破。

 

美术室对面是练琴室,一帮青春年少的女生聚在一起。

 

“明雪弹得简直太好了,不愧是孟教授最得意的徒弟呢。”

 

“是呀是呀,这么漂亮还这么有才,简直仙女下凡啊!”

 

“裴大少爷是咱们学院的校草,跟明雪站一起,简直就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啊。”

 

马上要到傅明雪代表学校参加钢琴比赛的日子。

 

由于她容貌明媚,温柔可人,又是傅家掌上明珠,对身边同学极其大方,没有讨厌她的,三两半作一团,围在傅明雪身边看她练琴,还时不时吹捧一下。

 

被趋炎附势的女生巴结的傅明雪,只是坐在众人当中,优雅的弹着钢琴,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微笑。

 

也不知是谁小声的嘟囔了句:“听说裴校草班里来了一个很漂亮的女生,叫什么苏沫的,好多男生都把她当成女神,他们还说苏沫比明雪还漂亮。”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沉默一瞬。

 

连傅明雪嘴角的弧度也僵住了。

一个瘦高的女生不屑的冷哼一声:“我见过那个女的,长得也不怎么样嘛,就是白了点,还是个乡下土包子,跟明雪没有可比性。”

 

她一开口,后面人连连附和。

 

“就是就是,乡下小地方来的,能漂亮到哪去?”

 

“说不定身上还有狐臭呢,听说她那种乡下人都不洗澡呢!”

 

“哈哈哈——”

 

她们笑成一团,个个带着莫名优越感。

 

苏沫被这些吵闹的声音搞得没有心思在作画。

 

而且这些女生还在背后将她坏话。

 

狐臭?

 

不洗澡?

 

很好,苏沫生气了。

 

她站起身把门打开,眉头微皱,面露不耐,“如果你们能把讲别人坏话的兴奋劲,用在学习上,想必校长会很欣慰的。”

 

女生们这才发现苏沫就在对面美术室。

 

瘦高女生心虚,下意识反驳:“谁、谁说你坏话了?”

 

苏绕扬眉:“那你紧张什么?”

 

瘦高女生眼睛一瞪:“谁他妈紧张了啊!”

 

随后,上下打量了一下,发现苏沫上下没有一个名牌,全是最普通衣服:“听说你在乡下被人开除过,啧啧,我很好奇,你这样一无是处的人是怎么进宏大的?难不成,是靠着脸蛋,做某种特殊工作才……”

 

在看到苏沫似笑非笑目光下,她莫名胆怯,没敢继续说。

 

她虽然没说完,可所有人也都听出了什么意思,看苏沫的眼光都变的微妙了。

 

看了好一会戏的傅明雪站出来,略微无奈的劝着瘦高女生:“都是同学,你们别这么对待她。”她又把头转向苏绕,柔声道:“你别生气,她们都是我朋友,心直口快,人不坏的。”

 

傅明雪很会扮演好人,这番话让那群学生对她的好感又提升一些。

 

“无聊。”苏沫懒得在这个乌烟瘴气地方待下去,转身就走了。

 

“她真没礼貌。”

 

“就是,明雪帮她说话,连个谢谢都没有。”

 

傅明雪看起来倒像是并不在乎的样子,抬手拢了拢耳边秀发:“她是我的姐,上个月被我爸从乡下带回来的,她……脾气不好,你们以后不好惹她。”

 

傅明雪故意说了这样一句让人乱想的话。

 

众人惊讶。

 

没听说傅家有两个女儿啊?

 

难不成是傅明雪同父异母的姐姐?

 

那不就是私生女吗?

 

傅明雪把她们微妙的反应收入眼底,也知道她们被误导,没有纠正,而是垂下眼帘:“至于她是怎么被开除的,听说好像是跟一个学霸乱搞男女关系……其实姐姐人很好的。”

 

气氛微妙间,走廊另一头过来一个高个子男生。

 

众人看到来人,双眼一亮。

 

“你们看裴校草对咱们的校花多在乎呀,特意来这里看你练琴哦~”

 

同学们挤眉弄眼,暧昧的调笑,傅明雪脸颊一红,捂着脸:“你们别闹了。”

 

裴落的视线一直都在傅明雪身上,停在她面前,一向冷清的面容竟然有些柔和:“累吗?”

 

傅明雪在喜欢的人面前,满脸小女人的羞涩,如同一朵温柔纯美的水仙花,“裴哥哥,我不累。”

 

“给你。”

 

一杯温热的奶茶送到她面前,傅明雪仰起头,眼睛亮晶晶的:“你给我买的?”

 

裴落点头,犹豫了下,视线扫了一圈满脸暧昧的人们,“我是不是耽误到你了?”

 

怕他又走,傅明雪连忙摇头:“没有,我正好也是小歇一下。”

 

身边同学很有眼色的默默离开。

 

此刻,整个空荡荡的走廊只剩他们俩。

 

裴落清隽的脸上绽开一抹笑容,带着少年的稚嫩,“别站着了,坐着歇歇,我陪你。”

 

两人直接走进了美术室。

 

突然间,裴落视线落在一幅画上。

那是一幅美人鱼的绘画,看得出笔者功底十分深厚,美人鱼被画的十分细致,栩栩如生,给人一种好像要从水里跳出来一样。

 

裴落怔怔看着那副画,总觉得画上美人鱼带着的项链,他好像从哪里见到过。

 

察觉到他的异样,傅明雪也跟着看了过去,只是很普通的一张画,没什么好奇怪的。

 

“裴哥哥,你在想什么?”她轻轻拽了下他的衣服,不喜欢他的注意力被任何东西抢走,哪怕是一幅画。

 

当裴落再看向傅明雪时,她脸上依然是那副明媚的笑脸。

 

“没什么,这幅画挺好看的,水中美人鱼,就跟活得一样。”

 

“是吗?我看着挺一般呀。”

 

他抬起白皙修长的手,握住傅明雪的,眼底带着深深的感叹:“那副画让我想起了多年前,我很感激你救了我,要不然我早就被淹死在游泳池里了,你在我心里就像这个美人鱼,是我生命中最绝望时刻亮起的光。”

 

傅明雪嘴角噙着的微笑僵了下,她低头,不想被发现异常,“裴哥哥跟我这么客气干嘛,当时那种危险情况,换成任何人都会救你的。”

 

裴落摇了摇头,很认真的看着她:“不是谁都肯为了别人犯险,我只知道,你不顾生命下水救了我,那时候你也才十岁,幸好我遇到的是你,明雪,我这辈子都忘不掉。”

 

在那之前,他并不喜欢这个每天跟再他后面的小尾巴。

 

在那之后,他慢慢对她好。

 

现在两人交往,应该是天意吧。

 

傅明雪把脸埋在少年的胸口:“幸好我会游泳,才能及时救了裴哥哥你。”

 

裴落抱紧她,再度把视线落在那副美人鱼上面,一时间竟然无法移开目光:“这是谁画的?”

 

傅明雪脑海间突然出现从美术室出来的苏沫。

 

难道是苏沫画的?

 

不对。

 

她一个乡下的不可能有这么好的艺术功底,她想了想,编了个无伤大雅的小谎:“我看到好几个男生出入过美术室,具体也不知道是谁画的。”

 

“这样啊……”裴落有点失落,却没注意傅明雪沉下来的脸。

 

两人温存了一会,目送着裴落离开后,傅明雪拨通了一个电话,面无表情,声音有点冷:“虎哥,我想让你帮我办点事。”

 

……

 

第二天,学校里都在传瘦高女生放学后被人打了,而她还一口咬定是苏沫做的。

 

没过多久,瘦高女生的母亲就气势冲冲的找来了学校。

 

“我不管!今天如果学校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就去教育局告你们!”长相刻薄吊梢眼的妇女双手叉腰,就像菜市场撒泼耍混的无赖。

 

校长头疼的劝说:“这位女士,你先冷静些,事情还没查清楚,不能确定就是我们学校的人做的。”

 

中年妇女气的脸红脖子粗:“我女儿好端端的被人给欺负了,你们难道还想袒护那个苏沫?反正今天我一定要讨公道,不然谁也别想我走!”

 

很快,苏沫就被前去通信的老师带着来到校长办公室,她神情平淡,只微蹙的眉头透露出她几分不耐。

 

高瘦女生一看到苏沫出现,立刻用警惕怨恨的视线瞪着她:“妈,就是她!昨天用麻袋套我头上踹了我好几脚。”

 

中年妇女看过去,只见那个女生满脸淡漠,漫不经心的散漫模样惹了她的眼,忍不住恨恨瞪着她,“就因为在学校我闺女说了你几句,你就打人?小小岁数你怎么这么坏啊?”

 

苏绕走过去,比中年妇女高半个头:“你能不能动点脑子,如果真是我做的,我会傻到让她知道是我?”

 

中年妇女不依不饶:“我闺女除了跟你发生过矛盾,谁会吃饱了撑的欺负一个学生啊,我看就是你做的,你别不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