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我写作业学长玩我下面作文&把樱桃一颗一颗挤出来不能破

时间:2022-05-25人气:作者:

苏沫感到很不耐烦,过来处理这种事情简直在浪费她的智商和时间,她看向校长:“我昨天放学傍晚的时候在美术室画画,有监控不是吗?况且还有几个同学也在,她们可以为我作证。”

 

不久,那几名在场的女学生便叫了过来给苏沫证明了清白。

 

校长的脸色也沉了下去:“这位女士,刚刚你也听到了,你女儿出了事我很同情,但不能信口开河去污蔑另外一个学生,如果你再无理取闹,我就报警了!”

 

一听他要报警,中年妇女这才有些害怕,“就你会报警啊?我回去也会报警把事情查清楚的!哼。”

 

看她带着女儿狼狈离开,校长才松了口气:“这都什么人。”

 

苏沫耸耸肩,她也不知道瘦高女生为什么这么讨厌她,非要往她头上扣脏水,可能吃饱了撑的。

 

下午,这件事被傅明雪添油加醋告诉了傅家,傅城觉得苏沫真是给傅家丢人现眼,怒意横生的把苏沫叫过来。

 

刚踏进傅家,一个滚着热水的被子摔在苏沫的脚下,哐当一声,四分五裂。

 

傅城一双眸愤恨地瞪着她,脸色气得惨白,呼吸都变得重,“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不好好的在学校上课,偏偏惹是生非!你还以为这里是乡下?任由让你胡作非为!”

 

他甚至怀疑过苏沫根本不是他们女儿。

 

要知道傅明雪从小乖巧讨喜,从不让他们操心,一直以来明雪都是他们傅家的骄傲,而苏沫呢?

 

从小性格就古怪难懂,不服管教,跟明雪简直没有可比性!

 

想到此,傅城眼底越发的厌恶这个便宜女儿,真后悔把她从乡下弄过来。

 

苏沫看向了沙发上依偎着芳蓉的傅明雪。

 

见她看向自己,傅明雪腼腆的笑了笑:“姐姐,有什么事儿你跟爸好好说说,别冲动,爸只是太关心你了才会这么生气。”

 

芳蓉更是恨铁不成钢的瞥了眼这边:“小沫你是一个女孩,成天懒懒散散,不服管制,女孩不应该是像明雪这样乖巧可人吗?在乡下打架被开除也就罢了,来到城里还跟人动手?如果再次被开除,我这张老脸也丢不起了。”

 

越听这些,傅城脸色越是难看,对着站在那里的苏沫吼了一句:“别站在门口!你给我进来!”

 

苏沫看起来没有任何惧意,眉梢一挑,跨过地上的狼藉,直接坐到了芳蓉她们对面的沙发上,似笑非笑的看向傅城:“找我来,就是为了这么一点事?”

 

“一点事?”傅城咬牙切齿的瞪着她,手掌拍在桌面上,砰砰直响,茶具都跟着颤了颤:“你还理所当然的不以为然?小沫,你简直过分!”

 

眼瞅着傅城被气得脸色发白,眼睛红血丝通红,傅明雪很贴心的坐过来给他轻轻拍着后背,柔声安抚:“爸爸你别气坏了身子,有什么事跟姐姐好好说,姐姐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我相信姐姐也不想把您气坏了,对吧姐,你赶紧跟爸道个歉。”

 

傅明雪所作所为在苏沫眼里,可笑又可悲。

 

苏沫站起身,懒散的扫过去:“我有什么错?为什么要道歉。”

 

被那种看透人心的犀利视线,傅明雪心里发慌。

 

好像任何谎言都在那双黑眸下无所遁形。

 

傅明雪面色僵硬:“姐姐是要跟秦家结亲的人,总是这么口无遮拦,咄咄逼人,会被人笑话的。”

 

苏沫挑眉。

 

刚准备说什么,佣人过来对傅城说了句:“老爷,秦家大少爷来了。”

 

傅城一听,脸上的表情都亮了:“快请!”

 

先是一阵轮椅走动的声音。

 

接着那人出现。

他一身黑色西装,清冷俊美的眉眼,矜贵低调的气质,并未因为坐轮椅而减少半分风采的秦大佬。

 

金助理站在轮椅后面,他们似乎已经来了一会了。

 

显然,刚刚的话也被听去了不少。

 

傅城连忙出来迎接,表情转换的极快,瞬间换上了一张笑眯眯的脸:“原来是秦大少爷,幸会。”

 

商场上就是这种模式,秦家势力比傅家大好几个档次。

 

傅城见了秦缀会下意识巴结。

 

说实话,如果不是秦老爷子跟傅老爷子的约定,论门当户对而言,傅家的女儿不一定能跟秦家联姻,傅城也心知肚明。

 

秦缀神情冷淡,眉眼疏离:“傅叔叔不用客气。”

 

傅城见秦缀的眼神看向苏沫,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应该是提前看一看未来妻子的,心中暗喜,站起身对苏沫使个眼色:“小沫,你好好招待秦少爷,爸去吩咐佣人准备准备,晚上留秦少爷吃饭。”

 

傅城把芳蓉跟傅明雪都带走,金助理也退了出去,给他们两人留下单独空间。

 

苏沫就坐在他对面,神情懒散的带着耳机。

 

“秦先生在看什么?”苏沫把两边耳朵塞着耳机摘下来,不悦皱眉,很不喜欢被人这么明目张胆的打量。

 

秦缀收回视线,既不显得轻浮,还让人好感倍生:“苏小姐无需紧张,我只是对你有些好奇。”

 

“好奇?”苏沫换了一个坐姿,漫不经心的把玩着鸭舌帽:“难道你没听说过,好奇心害死猫吗?”

 

秦缀清冷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一下,“猫好不好奇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猫喜欢咬人,尤其是小猫,下嘴又快又狠,抓斗抓不到。”

 

苏沫微微皱眉,怎么这男人的话听着怪怪的,总觉得他的话意有所指:“你什么意思?”

 

秦缀伸出修长的手骨,在她眼前张开。

 

在男人骨骼分明的手腕上,有一个小小的牙印,应该是多年以前的了,如今还是很清晰。

 

他说:“苏小姐6岁时的杰作。”

 

男人语气淡淡,可听在她耳中有点无奈的意思。

 

苏沫愣了下,想了半天,才从遥远的记忆里翻出。

 

当时傅家老爷子还在,他把她从乡下带去了一个地方,当时她脾气不好,像小兽一样,非要往外跑。

 

有个少年想要拦住她,被她一口狠狠咬住手腕上。

 

哪怕都流血了,少年始终没吭一声。

 

原来那个少年是他。

 

苏沫眼皮子动了动,“这么多年,我早忘了。”

 

小姑娘没再继续搭理他,垂眸看着茶杯内漂浮的茶叶。

 

秦缀见她不想承认,微微蹙眉,“你父亲应该已经跟你说过娃娃亲的事了。”

 

苏沫把鸭舌帽倒扣在头上,随意把衬衫的最底下的一粒扣子解开:“你觉得我像是会乖乖听话的人?”

 

秦缀面无波澜,语气深沉:“我知道你不是。”

 

“那你提这个事儿干什么?”

 

“我家老爷子是个很注重承诺的人,对当年约定十分坚持。”

 

她眉梢微扬,“秦先生不用担心,我从来没把这件事放心上。”

 

他抬起眼睛,再看向她的眼睛依旧乌黑浓郁,不过更像风平浪静的海面,仿佛藏着不为人知的东西:“苏小姐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对这场娃娃亲并不反感。”

 

秦缀清逸冷漠的脸上少有的变得柔和,一贯清冷沉敛的眼角,也微微扬起,端的是蛊惑人心。

 

他静静注视着她,竟是莫名其妙的问了句:“苏小姐可有喜欢的人?”

 

“没有。”

 

男人微微笑了,笑声又低又沉,简直勾人,与之前淡漠的样子大相径庭,苏沫突然觉得这男人真的是祸水!

 

“……”

 

但直觉告诉她,应该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果然。

 

秦缀认真的开口,那双深邃的眼睛毫不避讳的注视有些坐立难安的苏沫,“苏小姐,我们交往吧。

苏沫手中的鸭舌帽脱手而出,她诧异抬头就对上秦缀深邃的眸。

 

他薄唇紧抿,耐心等着她的答案。

 

苏沫整了整衣襟将眸底慌乱遮掩,这男人实在太危险,不过片刻之间,再抬头时,眸底带着桀骜的嘲讽。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搞封建社会那一套,更何况,我对你不感兴趣。”她试图和秦缀划开界限。

 

苏沫看人的眼光向来精准,却独独看不透他。

 

她虽然喜欢挑战,但却习惯了严谨的行事风格,如果后续存在不可预知的危险,她情愿回避。

 

秦缀白皙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轮椅扶手,“不要着急拒绝我,我给你足够的时间思考。”

 

那副悠哉模样,仿佛一起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一般。

 

他浅笑着勾了勾手指,金助理便推着轮椅离去,就在经过苏沫身边的时候,他自信一笑,仰头看着她的眼睛缓缓开口,“我看上的猎物从来都跑不掉。”

 

他彻底激起了苏沫的逆反心理.

 

她弯腰双手撑在他轮椅两边的扶手,冷冷凝视着他淡薄的眉眼,随后在他腿上扫过,“话不能说太满,不然迟早丢人现眼。”

 

苏沫瞄了眼不远处朝她挤眉弄眼暗示的傅城和气急败坏的傅明雪,不耐烦开口,“学校有事,我先走了。”

 

她们家的饭即便在美味,她吃在口中也食难下咽,更何况还有秦缀这么个麻烦。

 

苏沫抓起背包离开,顾城试图阻止,却被傅明雪拉住了手腕。

 

傅明雪本以为秦缀是个卧床不起的残废,却不想竟然生的这般英武不凡,整个人都透着成熟气息,就连校草裴落都被瞬间秒杀。

 

她有些后悔当初不答应这门婚事,白白便宜了苏沫那土包子。

 

“秦少爷,饭已经好了,不如咱们移步餐厅?”傅城陪着笑脸询问,俨然没有对苏沫时候的趾高气昂,这可是他的财神爷,岂有得罪的道理。

 

秦缀淡然一笑,“傅叔叔我也还有事,就不留下了,改天有机会我做东。”

 

他开口要走,傅城也不好阻拦,只能笑着送他离开。

 

回去的路上,秦缀依靠着汽车座椅,饶富兴味的眯眼看着街景,眼前尽是苏沫那傲娇的模样。

 

忽然,一辆摩托车疾驰而过,车上的俏丽背影顿时吸引他的注意。

 

他寻着身影看去,竟然是她。

 

“追上去。”他淡淡开口。

 

金助理一脚油门踩到底,追着苏沫而去。

 

苏沫敏锐的察觉他们的尾随,眸底染上一抹嘲讽,笑了笑,伸手朝秦缀竖起了中指,随即拐弯朝着辅路而去,灵活的穿梭在大街小巷,最后彻底消失不见。

 

金助理气愤的拍打着方向盘,转头歉疚的看向秦缀,“抱歉,人跟丢了。”

 

秦缀眸底含笑,这女人彻底的勾起了他的兴趣。

 

他一反常态并没有气恼,反而无所谓开口,“无所谓,来日方长,开车吧。”

 

他依靠着座椅缓缓闭上了眼,一副不想再开口的模样。

 

“是。”金助理发动汽车朝着秦家而去。

 

……

 

苏沫直接回了学校,对于秦缀的提议,没半点兴趣。

 

冷不丁地,电话响了。

 

看到是傅城打来的,她不耐烦的接起。

 

“你大晚上去了哪里,能不能有点廉耻心,你就不能像明雪一样,让我省点心?”傅城威胁的话语透过手机听筒传来,“秦少爷对你有意思,是你修了八辈子才有的福气,你看看你什么态度,直接丢下人就走了!我告诉你,要是因为你坏了我的好事,别说我翻脸无情!”

 

苏沫不耐烦的将手机拿远,狠狠翻了个白眼,毫不客气的回怼,“我就是这样,如果你觉得我不好控制,大可以让你的乖乖女儿傅明雪嫁过去,毕竟,你养了她那么多年,也该是她回报傅家的时候了。”

 

苏沫傅城对她而言,只是生物学上的父亲,仅此而已,他于她没有半点亲情可言,她又为什么要为他将脾气收敛?

 

“你……你个孽障,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白眼狼。”

 

“你对我生而不养,有什么情谊可言,现在公司出问题了,却要牺牲我的幸福来为你的行为买单,你觉得我会心甘情愿吗?不要试图道德绑架我,我不吃那套。”

 

苏沫说完直接挂断电话。

 

她从来不是认命的主,如果不知道对方是秦缀,她还真会答应,但要她和一个那么危险的人结婚,想都别想。

 

她不想原本平静自由自在的生活被打破,每天和秦缀互相猜忌,彼此防备,那样的日子想到就觉得疲惫。

 

苏沫拿出手机给兄弟打去电话,“派几个人去保护我奶奶。”

 

“好。”

 

苏沫骑车回到学校。

 

校长给她安排了单独的宿舍,也免去了和别人得勾心斗角。

 

她的宿舍完全是按照老师的待遇配置,家用电器一应俱全,更是可以自主管控水电,不受约束。

 

苏沫枕着手臂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秦缀志在必得的嘴脸。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不知不觉睡着。

 

早上,她背着包去班级,一路上不少人对她指指点点小声议论。

 

对此她置若罔闻,兀自走进教室,拿出本。

 

“你们听说了吗?她路子很野,昨晚很晚才会学校,有人说看到她站街,你说我们怎么会和这么伤风败俗的人同班?”

 

“你没看到她平时很屌吗?一看就不是好鸟。”

 

耳边议论声不绝于耳,苏沫全当没听到。

 

毕竟,嘴长在人家脸上,她身正不怕影子斜,随他们说去吧,也不会少块肉。

 

突然,苏沫身边黑影闪过,有人快步冲到那几个嚼舌根的同学身边,用力的拍在桌子上。

 

那人冷冷开口,“都给我闭嘴!”

 

“……”

 

苏沫没想到居然会有人为她出头。

 

她放下书包抬头看去,就看到眼睛男萧炎气势凛然的出现在几人身边。

 

“萧炎,你不会因为她长得有几分姿色,就被迷了眼吧?世界上美女千千万,你可把握好了自己,谁知道她有没有什么脏病。”王丽娜扯着嗓子讽刺,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一般。

 

“你他妈嘴巴给我放干净点,都是同一班的学生,别太过分!”

 

萧炎的话并未让王丽娜住嘴,反而更加嚣张,“怎么,你们睡了还是怎么,你这么偏袒她?”

 

苏沫漫不经心的转着手中的笔,一副事不关己的从容模样。

 

但王丽娜越说嘴上越没有把门的,她眸底染上一抹凛冽寒光,手中的动作停下。

 

挥手间,那只笔好似一把匕首带着凌厉气势朝着王丽娜的飞去。

 

王丽娜惊慌躲闪,直接从椅子摔倒跌坐在地。

 

“D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