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用棉签玩弄她的尿孔H^小荡货公共场所H文小辣文NP

时间:2022-05-25人气:作者:

苏沫小露一手就震惊四座,原本还乱哄哄的教室顿时安静下来。

 

所有人震惊的看着她,她却仿佛没事人一般,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觉。

 

萧炎来到苏沫身边,友好的伸出手自我介绍,“美女你好,我叫萧炎!你刚刚转来可能对这边还不是很熟悉,有什么需要随传随到。”

 

苏沫头也没抬,她独来独往惯了不想和他打交道,“你吵到我了!”

 

“抱歉。”

 

萧炎虽然被嫌弃,但心情却很好。

 

他满面春光回到做到,视线却始终不舍得从苏沫身上移开,用手肘碰了碰同桌裴落,“哎,你不觉得这个苏沫很特别吗?不仅人长得好看,性格也够辣,是我喜欢的类型。”

 

裴落仿佛没听到一般,只是他准备翻书的手猛然顿了一下,沉浸在幻想中得萧炎却没有看到。

 

胡丽推门进来,看到趴在桌上睡觉的苏沫,原本还上扬的唇角顿时耷拉下来。

 

她恶狠狠瞪了眼苏沫,随即将手中的教案甩在了桌子上,“我告诉你们,学校是学习的地方,别因为考了一次满分就得意忘形,有些个别的同学已经严重的影响了咱们班的学习风气,希望同学们不要向她学习!”

 

所有人都听出来了,她在讽刺苏沫。

 

但就算胡丽气的七窍生烟,苏沫依旧我行我素的趴在那里。

 

同桌安然见所有人的视线都朝她们这边看来,小心翼翼的捅了捅苏沫。

 

苏沫缓缓睁开眼,寒光乍现。

 

安然顿时抽回手,小心翼翼开口,“你……不要睡了,上……上课了。”

 

胡丽每天进班第一件事,先含沙射影的讽刺一顿苏沫,她都听不下去了,但苏沫却仿佛没事人一般,反而让胡丽满心怒火好似打在了棉花上,非但没得到缓解,反而更加的气愤。

 

“多事。”苏沫冷冷吐出两个字,转头到另外一边继续睡觉。

 

胡丽气愤盯着苏沫,她就没见过这么油盐不进的人!

 

自从苏沫来他们班后,她被气的胸口疼,去医院检查,居然患上了乳腺结节,为了活命,她选择无视苏沫。

 

苏沫这一睡就是两节课。

 

等她醒来时,全班同学不在,她起身伸了个懒腰,一件外套滑落在地,苏沫低头看了一眼,随手捡起看到衣服上挂着的胸牌。

 

安然?

 

苏沫出了教室,看到她们班同学在上体育课,所有人在自由活动。

 

她懒得过去参合,索性去了画室,经过音乐教室时,她看到窗子边的钢琴,漠然顿住了脚步。

 

阳光透过玻璃照射在钢琴上,将她的思绪拉回了几年前。

 

片刻后,苏沫走了进去,坐在椅子上打开了钢琴盖子,白皙纤细的手指放在琴键上。

 

很快,优美的曲调在教室里蔓延开。

 

这是她自创的曲子,道出了她过去十九年的人生,从开始的低沉婉转,到最后的铿锵有力,一曲完毕,她缓缓睁开眼。

 

手机传来震动,苏沫起身到外面去接电话。

 

她前脚刚走,傅明雪悄然出现,她和裴落越好在这见面,商量着几天后联谊的事情,她在音乐教室的储物室里翻找可以用到的东西,却不想看到苏沫弹钢琴。

 

她前阵子刚刚过了钢琴十级的考核,本已经值得骄傲,但和苏沫比起来就小巫见大巫了。

 

傅明雪气愤的握紧拳头,没想到一个土包子居然有这样的水平。

 

她走到钢琴边,回想着苏沫弹过的曲子,她记得不是很清楚,磕磕绊绊的弹奏。

 

裴落来到楼下,被一阵悦耳的琴声吸引,这曲子有别于傅明雪平日弹奏的曲目,他快步上楼准备一探究竟。

 

当裴落赶到音乐教室,看到傅明雪在那里,他微微皱眉,“刚刚……是你在弹琴?”

 

傅明雪停止演奏,微笑看向裴落,“这不是要开联谊会了吗,学生会那边安排我来弹开场曲,我这几天连夜自创了新的曲子,你觉得好听吗?”

 

裴落眸底染上晦暗之色。

 

也许是是他多心了,毕竟这里除了傅明雪,就没有别人。

 

裴落微微一笑,“很好听。”

 

一墙之隔的画室里,苏沫刚刚结束和兄弟的通话,听着傅明雪跟裴落的对话,眸底染上一抹嘲讽笑意。

 

也许是傅明雪养尊处优惯了,根本就弹不出她的意境来,只是她没想到傅明雪会模仿她的曲子,更大言不惭的据为己有。

 

真是厉害!!

 

兄弟刚刚打来电话,已经安排人手保护奶奶,奶奶是她唯一的软肋,她的安全有了保障,她就可以安心去做事。

 

手机震动了两下,传来短信音。

 

苏沫低头瞄了一眼,看到是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考虑得怎么样了?】

 

她猜到是秦缀发来的,原本很好地心情顿时荡然无存,抓起外套出了画室,准备出去买些日用品。

 

这个时间基本上都在上课,她不想和门卫的保安墨迹,学校后门经常锁着,除了每天运输生活垃圾的垃圾车固定时间进出几次,基本上没有人会去那里。

 

而学校后门外就是商业街,她打算跳墙出去,也省的绕远路。

 

苏沫随手拿了根狗尾巴草咬着,欣赏着学校的风景。

 

不得不承认,高等学府不管是硬件条件,还是生活环境都很不错,就这绿化造景都不是十万八万能够做出来的。

 

“安然,你是不是活腻歪了,你明明知道我和苏沫过不去,你还担心她着凉,把外套盖在她身上?”

 

“是不是我三天不打你,你就骑到我头上拉屎了?”

 

苏沫顺着声音来源来去,就看到王丽娜带着两个孔武有力的女孩,将一个瘦弱的女孩围在中间。

 

“大家都是同学,本来就改互相帮助。”安然低着头,声音细弱蚊蝇。

 

王丽娜就是女流氓,曾经她亲眼看到王丽娜带着一群人把一个女孩给扒光了拍照,她也没想到一个无心之举,就给自己招来这么大的麻烦。

 

王丽娜抬手轻拍着安然的脸,咬牙切齿的看着她,“你让我很不高兴,你说我要怎么惩罚你呢?”

 

王丽娜故作思索的模样吓得安然浑身发颤,眼泪不争气的掉下。

 

苏沫轻咳一声,将口中的狗尾草的随手丢到一边,快步走到安然身前,将她拉到身后。

 

她迎视着王丽娜的眼睛,冷冷质问,“你要干什么?”

 

王丽娜冷冷一笑,“苏沫,我没去找你,你自己倒先送上门了,今天我就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王丽娜挥挥手,身后的两个女孩就走上前来,仰头盯着苏沫,满脸横肉的模样还挺唬人。

 

苏沫将书包丢到安然怀中,扭了扭脖子,一副准备开干的模样。

 

安然急忙拉住她,小声在她耳边提醒,“苏沫,我们还是快走吧,她们两个是校外有名的小太妹,我们惹不起。”

 

安然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平时和这种社会青年很少有接触,她们今天出现在这,估计就是王丽娜联系来专门对付自己的。

 

“你离远点。”苏沫无视安然的提醒,嘲讽的看着王丽娜三人,勾勾手指,“别耽误时间,你们三个一起上。”

 

她的话极其的嚣张,王丽娜三人对视一眼,挥舞着拳头朝着苏沫冲了过去。

 

安然害怕的捂住了眼睛。

 

苏沫非但没有躲开,反而迎着三人冲了过去。

 

她一拳砸在其中一个女孩锁骨下方的胸腔,以她多年打架打出来的经验,打在这里最疼,却又不会给人带来很大的伤害。

 

那个女子直接被她一拳ko,疼得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另外一个女孩没想到苏沫下手这么狠,趁着她后背失手的时候,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就朝着她头上砸去。

 

安然顿时大惊失色,虽然她胆子很小,但苏沫确实在救她,苏沫有危险,她也不能坐视不管。

 

“苏沫小心。”她朝着苏沫跑去,并高声提醒。

 

苏沫从容转身,扯住女孩的手臂灵巧闪身到她背后,长腿踹在她咯吱窝,手脚同时发力,咔嚓……

 

清脆的骨骼错位声传来,那女孩惨叫一声,胳膊便无力的耷拉下来。

 

安然见状松了口气,仿佛被抽干了力气一般跌坐在地。

 

苏沫挑眉看向王丽娜,一步一步朝她走过去。

 

王丽娜看着她仿佛杀神附体,周身笼罩着凌厉杀意,不由得连连退后,“你别过来,不然我,我对你不客气了……”

 

苏沫看着她胆小模样,嘲讽一笑,“你要怎么对我不客气?”

 

她步步紧逼,王丽娜接连退后。

 

王丽娜慌乱眸底染上一抹坚定,手悄然伸进皮包,从里面拿出防狼喷雾和电棍伺机而动。

 

苏沫从容看着她的小动作,并未阻止。

 

她很享受折磨猎物的过程,看着猎物在希望与绝望之间徘徊,只让她觉得其乐无穷。

 

王丽娜高举防狼喷雾好着苏沫眼睛喷去,苏沫不屑轻嗤,快步上前,一手握住她的手腕稍微用力,王丽娜便疼得手上无力,防狼喷雾脱手而出,苏沫稳稳接住。

 

她冷冷一笑,挑眉看向错愕的王丽娜,随手将防狼喷雾丢开。

 

王丽娜深吸口气咬牙切齿的将电棍伸向苏沫。

 

苏沫灵活闪身,王丽娜还没看清她的身形,手中电棍就落入了她的手中,脚用力踹在王丽娜腿窝上,王丽娜吃痛的跪倒在地。

 

苏沫挑起她的下颚,欣赏着王丽娜眸底的不甘与愤怒,冷冷开口,“你听过一句话吗?叫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她拿着电棍凑到王丽娜耳边,随手按下电棍开光,啪啪的电流声传来。

 

王丽娜吓得浑身僵直,生怕一不小心碰到电棍,遭到电击。

 

“苏沫,我错了,求你放过我。”王丽娜服了软,连连求饶.

 

苏沫用力捏着她的下颚,“道歉有用吗?刚刚安然都怕成那样了,你想过放过她吗?”

 

苏沫虽然刚来不久,但早就打听好了班里的人物关系。

 

她知道王丽娜平时仗着和校外的小太妹小混混有些交情,在学校里简直无所顾忌,就差横着走了。

 

即便别人没招惹她,只要她看不顺眼的,都会拉过去教训。

 

她和傅明雪好的就差穿一条裤子,傅明雪走着善良天使的人设路线,但实际上小肚鸡肠,她看不顺眼的人,多半是王丽娜出头帮她教训。

 

苏沫本不想为难王丽娜,但她和傅明雪关系密切,就犯了她的大忌。

 

“如果你知道错了,就给安然道歉,并且承诺以后都不欺负人了。”苏沫说完,转头看向安然,“你拿手机录下来,要是以后她在犯同样的错误,就将视频投放到学校各处的显示屏上。”

 

王丽娜闻言,恶狠狠看向安然,“你敢!”

 

苏沫手一歪,电棍就刻在了王丽娜的肩膀上,她顿时被电的惨叫。

 

“这世上还没有我不敢做的事,既然你不配合,就不能怪我了。”她的手慢慢下移,电棍随着她的动作来到王丽娜的后腰,“你的肾在这,你说我用电棍电你的皮肤,你的肾会感觉到电流吗?”

 

她语气平缓,但说出的话却让王丽娜胆寒。

 

安然简直惊呆了,没想到有人可以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说出那么让人恐惧的话。

 

她瞬间成为苏沫的小迷妹,按照苏沫的话,打开手机拍摄。

 

王丽娜惊的额头上沁满了细密的汗珠,她相信苏沫说道做到,只能按照她的要求认错。

 

“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欺负同学了,我知道错了,这下行了吧。”

 

苏沫看了眼躺在地上哀嚎的两个小太妹,随即放开了王丽娜,走到安然身边,纤细手臂揽住安然的肩膀,其中的意味十足。

 

安然是她的人,就算王丽娜不服,日后想着报复,也先掂量掂量。

 

王丽娜恶狠狠瞪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气愤的朝地上锤了两拳,余光见两个小太妹哼哼唧唧的惨样,就把心底的气愤都发泄在她们身上。

 

“平时我花在你们身上那么多钱,到了动真格的时候,没想到你们那么没用!”

 

她朝两人吐了口唾沫,便起身离开了。

 

……

 

苏沫将安然送回了学校前院。

 

经过刚刚的事情,安然知道苏沫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冷漠,相反的,她是个好人,只是她习惯了一个人,不愿意接触别人。

 

安然有些自责道,“苏沫,刚刚谢谢你了,王丽娜不会轻易放过你的,是我连累你了,真对不起。”

 

要不是因为自己,也不会害的苏沫被王丽娜针对。

 

苏沫无所谓笑笑,从安然怀中接过书包,“没有你,她们就不针对我了吗?”

 

从她来到班级第一天,王丽娜就看他不顺眼,就算没以后安然,以后她和王丽娜的大战也不可避免。

 

不过她相信王丽娜会消停一段时间。

 

“……”安然有些惊讶,但想想苏沫说的也对。

 

两人分开后,苏沫去买日用品。

 

她经过打架的地方,发现王丽娜三人已经不在了。

 

不远处的树林里,王丽娜恶狠狠瞪着苏沫的背影,拿出手机打了出去,“虎哥,你能不能找些厉害的人,帮我收拾一个人。

虎哥在怀中女人脸颊亲了一下,张口吃下女主送到嘴边的葡萄,含糊不清的回答:“你知道的我这人做事向来讲原则,只要你的钱到位,我这绝对没问题。”

 

虎哥痞痞的声音传来,王丽娜算是有了底,“虎哥,你开个价吧!”

 

虎哥见有大买卖,随即将怀中的陪酒女推开,示意手下将喧嚣的音乐关掉。

 

“我们老大龙哥不那么好请,但什么活什么价,你先说来听听。”

 

虎哥做事的原则就是向钱看向厚赚,他和王丽娜打交道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知道她有钱的很,他不可能把这么个慷慨的金主推给别人。

 

他之所以这么说,目的只有一个……加价!

 

“我想让你们帮我做一个人。”王丽娜眸底迸射出凶残狠光,低头看了眼垂在身侧的胳膊,狠狠吸了一口凉气。

 

她万万没想到苏沫是个练家子,一出手就将她的胳膊弄脱臼了。

 

“杀人的事你给多少钱,我们都不做。”虎哥皱眉道,没想到王丽娜这么狠,直接要人命。

 

“不是,我只是想你多找几个人陪她睡。”王丽娜谆谆善诱,“那土包子淫/荡得很,说实话她长得还不错,虎哥,又有妞睡,又有钱拿,这么好的活你舍得不接吗?”

 

虎哥摸索着光滑的下颚,唇角勾起期待笑容,“八万,保证做的干净利索。”

 

“成交,我先给你两万定金,剩下的尾款,事成之后你发视频给我,我在给你。”见虎哥同意了,王丽娜松了一口气。

 

她们家有的是钱,十万八万对她来说,不过是几天的零花钱。

 

王丽娜挂掉电话,眼神中迸射出期待神采。

 

“苏沫,我们走着瞧!”

 

……

 

苏陌买好了日用品回到宿舍,刚刚躺下,手机就响了起来,看到校长打来的,随手接了起来。

 

“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嗯”

 

她答应一声起身出了宿舍,几分钟后,她骑着摩托来到办公楼下,潇洒的摘下头盔,整理下衣襟朝着楼上而去。

 

还未到校长办公室,就听到胡丽那极尽讨好的的声音,“王总你放心,等下苏沫来了,我一定好好教训她。”

 

苏沫推门进入,倨傲的环顾四周,最后视线在看到院长的时候停下。

 

她走到院长对面的椅子坐下,冷冷开口,“就这事?”

 

她语气中透着淡淡的嘲讽,仿佛在质疑校长的能力,这么小的事情根本不至于惊动她。

 

胡丽顿时来了精神,起身到校长面前告状,“校长,您看到了吗?她就是这么没有礼貌,平时不把我放在眼里就算了,上课扰乱课堂秩序,不是睡觉就是打游戏,我们班是重点班呀,要是因为她而拉低了班级的平均分,岂不是被全校师生取笑?这次又打架斗殴,直接把王丽娜的胳膊弄脱臼。校长,我实在教不了她,你还是把她调到别的班吧。”

 

胡丽趁机发难,要是苏沫还在她们班,她迟早会被气出乳腺癌。

 

院长挥手示意她安静,起身看向王总,“王总,这事咱们也不能听王丽娜同学的一面之词,以免以偏概全,这事交给我,一定查个是非黑白,犯错的我不会放过,没错的我也不会平白冤枉了孩子。”

 

校长虽然只是校长,但他的身份并不简单,就像有些人明明开着超跑,却闲来无聊去做小区保安或者小餐馆厨师打发时间。

 

校长在国内都是很有影响力的人物,王总见他开口,也不好紧咬不放,点头答应后,恶狠狠瞪了眼苏沫便离开了。

 

胡丽没想到校长会如此偏袒苏沫。

 

诧异之余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校长挥手制止,“你作为教师,当以育人为原则,难道就因为学生顽劣一些,你就要放弃对她的言传身教,如果连个学生都管教不好,你也没有必要担任F班的班主任了。”

 

“……”

 

胡丽没想到,苏沫的去留直接影响到了她职位!

 

每年市里都会评选优秀教师,历届重点班的班主任,几乎没有悬念的会被评选上。

 

别小看这么个职称,她要是被撤职,不再担任F班的班主任,不仅会被同校的老师看不起,她在教育界也算是抬不起头了。

 

虽然胡丽很不情愿,但为了自己的未来,只能将满肚子的牢骚压在心底,“我知道了,要是没事我先回去了。”

 

胡丽转身离开,顺手为两人关上了门。

 

校长看向无聊转着他钢笔的苏沫,满脸的慈爱笑容,仿佛看着自家孩子一般,“到底怎么回事?”

 

他清楚苏沫的性格,要是王丽娜没招惹她,她也不会出手,只是脱臼已经是她手下留情了。

 

苏沫手上动作一滞,挑眉看向校长,“我留意过了,后院有个监控,不出意料应该都拍下来了。”

 

她向来懒得解释,毕竟别人怎么看她,都不会影响到她的生活质量,何必浪费口舌。

 

校长和蔼一笑,对于苏沫更多是无奈,“以你的能力,不觉得在F班有些屈才了吗?”

 

别人不知道她的能力,但校长可清楚地很。

 

别看苏沫不过十九岁,但人生经历却是一般人所不能想象的。

 

“不上学,难道要被那些那家伙纠缠吗?还有,你也打消所有的想法,我不想任何人左右我的人生。”苏沫小脸微微冷下。

 

当初苏沫刚刚提出有想上大学的想法,校长就直接亲自给她送去邀请函,以校长的身份,多少有钱有势的人求着进学校,都没门,这么上赶着她,自然是有所算计。

 

校长被她揭穿,非但没有半点的恼怒,反而笑着道,“你就不能含蓄点?我都一把年纪了,受不得刺激。”

 

苏沫挑眉看了他一眼,嘲讽笑笑,“明白人面前何必自欺欺人?更何况,有我在,就算阎王爷想要你,也得看我放不放人。”

 

校长无奈叹口气,起身给她倒了杯水,“这些年我都被你拒绝的习惯了,听说你前几天去给秦家老爷子治病了,还跟秦缀有了婚约?秦缀能力是不错,但腿是他的硬伤,如果你打算恋爱,不妨考虑一下我孙子。”

 

校长哪肯让苏沫这么个宝贝流进秦家的田里,王丽娜的事情他本就不至于惊动苏沫,叫她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探探她的口风。

 

苏沫双手撑着办公桌,探过大半个身子,盯着校长的眼睛,一字一顿开口,“不管是秦家还是你家,我都不去!”

 

她说完扬长而去。

 

校长无奈叹感慨,“这人太有个性也让人头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