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学渣含着学霸的写作业,跟自己的兄弟做了

时间:2022-05-25人气:作者:

七月正是海城最热的时候。

 

霍夜冥站在卧室的落地镜前,深蓝色西装衬在他身上更是显得挺括精神,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气魄。

 

管家从外面敲门进来,“少爷,酒店包厢都预定好了,刚刚也跟宋家那边确认过了,宋小姐的父母会准时到场。”

 

“爷爷呢?”

 

“老爷一早跟朋友去打高尔夫了,晚点直接去酒店,就是……”

 

见管家一脸欲言又止,霍夜冥停下整理西装的动作,问道,“怎么了?”

 

管家小心道,“就是二少爷那边说来不了了。”

 

听到这话,霍夜冥的眉头微微蹙起。

 

管家忙解释,“少爷,您可千万别多想,二少爷绝对不是故意不来的,我问了,二少爷说公司今晚有个项目酒宴,推辞不掉,锦辰去年的业绩又不太理想,董事会那儿一直颇有微词,所以二少爷的压力也挺大的。”

 

“……”

 

“少爷,您……”

 

“我说什么了么?”霍夜冥看了管家一眼,“李伯你是觉得我有多不近人情?”

 

管家面色一僵,忙否认道,“少爷,我不是这个意思,您和二少爷都是我看着长大的,自然不希望因为外界的一些传言,伤了兄弟和气。”

 

“你想多了,外界传什么我没兴趣,他一向对公司上心,不用强求,”

 

霍夜冥并未多解释,自顾自将西装脱了搭在一旁,从衣柜中重新挑了一件,问道,“这件怎么样?”

 

管家回过神看了一眼,心情复杂,“浅色的好一些。”

 

夏安好在公司忙了整整一下午,好不容易才整理好了全部的数据,她急忙将资料打印出来装好,去赶地铁。

 

地铁站里人又多又挤,夏安好被可怜巴巴的夹在人群中间。

 

一到酒店门口,夏安好立马给那个霍总助理打电话,“喂?琳达姐吗,我是来送资料的,我已经到酒店门口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凌厉的女声,“你怎么才来啊,客户都到了,你怎么回事?”

 

“我……地铁上人太多了。”

 

“还地铁?你就不会打个车啊?行了行了,你在门口等着我过去找你。”

 

对方根本没给夏安好辩解的机会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让一下,让一下……”

 

夏安好身形娇小,酒店推餐车的服务员压根没看见她,而等她回过神想要躲避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餐车的一角从她身旁擦过,夏安好被撞的一个踉跄,惊呼了一声,手里的资料便直接飞了出去,天女散花一样散了满地。

 

“呀,对不起对不起小姐,我没看见你。”

 

夏安好摔了个屁股墩儿,跌坐在地上直倒吸冷气,耳边传来服务生手足无措的道歉声,她忍着痛摆摆手,“我没事,我的资料……”

 

看着散在地上的资料,她根本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赶忙爬起来去捡。

 

这要是丢了一张就完了。

 

“小姐,对不起,真对不起,我帮你捡。”

 

“……”

 

此时,酒店门口一辆白色的卡宴刚停下。

 

门口的接待生拉开车门后,宋宜萱拎着精致的包,一身小礼服的出现了。

 

“宋小姐好,”霍家的管家亲自在门口迎接,已经等待了一会儿了。

 

这要是之前,宋宜萱一定受宠若惊,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可自打知道这其中有误会之后,她便一直心绪不宁,如今面对霍家的热情更是心虚。

 

“夜冥和爷爷已经到了吗?”

 

“到了,都在包厢等您和您父母呢。”

 

听到这话,宋宜萱心里更忐忑,“那我们快进去吧。”

 

说着,她转身道,“爸妈,走吧。”

 

宋家二老刚下车,闻言应了一声,宋母十分礼貌的朝着李管家打招呼,“麻烦您了,还亲自到门口来接我们。”

 

管家李伯恭敬道,“应该的。”

在管家的带领下,宋家一家三口往酒店里走。

 

刚进了酒店大门,一道女声便从远处传来。

 

“你们设计部是怎么回事?让你们送个资料来有这么费事么?六点半的项目洽谈,你看看你迟到了多久?”

 

打眼望去,便看到远处的休息区一个小姑娘正被斥责,看样子似乎是工作上的事宜。

 

夏安好穿着简单的白体恤牛仔裤,从背影也看得出十分稚嫩年轻。

 

“琳达姐,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么?现在资料乱成这样,你说怎么办?”

 

“……”

 

宋宜萱也就是扫了一眼,正好看到了夏安好的侧脸,一颗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脚步一下子顿住了。

 

而她身旁的宋母也正看着那边,“这是怎么了?那孩子被骂的怪可怜的。”

 

宋父也附和道,“是啊,看着年纪挺小的,跟咱们萱萱差不多大的样子,是大学生出来实习的吧?”

 

宋母多看了一眼,眸色微微变了一下,“老宋,我看那女孩怎么有点像……”

 

“妈,”没等宋母的话说完,宋宜萱便急急地打断,拉住了她的手臂,“咱们快走吧,别让爷爷和夜冥等久了,那样不好。”

 

宋母还犹豫着想再看看远处那女孩,却已经被宋宜萱拉着走远,那远处的两道身影被挡在了视线盲区之外。

 

到了包厢门外,宋宜萱这才松开母亲的手,借口道,“爸妈,你们先进去吧,我去趟洗手间,很快就回来。”

 

宋家二老不好让霍家人久等,宋父便点头道,“那你也快些,别耽误太久。”

 

“嗯,我很快的。”

 

等父母一走,宋宜萱立马折返回大厅,站在饰品摆设的屏风后面,一眼便看到了夏安好。

 

她看清了那张脸,那张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就是昨天晚上那个女孩。

 

宋宜萱的后背便冒了一层冷汗,脸色都渐渐白了。

 

海城说小不小,可是说大也不大。

 

不行,绝对不能让她和爸妈相认,也绝对不能让霍夜冥知道他弄错了人,否则自己即将拥有的这一切,就都将成为泡影。

 

想到这儿,宋宜萱手忙脚乱的摸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是我。”

 

“……”

 

“我昨天让你查的那个女孩,你查的怎么样了?”

 

“……”

 

“什么?”宋宜萱握着手机的手登时收紧,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你确定么?她是锦辰的实习生?”

 

电话那头传来男人得意的声音,“我当然确定,查个人而已对我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萱萱,我帮你找到了你失散多年的亲姐姐,就冲着这个事儿,我现在去你家提亲的话,你爸妈肯定不会反对了吧?”

 

“白洛凡,我们俩已经分手了,你要是敢把这个消息走漏,让我爸妈知道的话,你别想再从我这儿捞到一分好处。”

 

“那你什么意思啊?”

 

宋宜萱看着远处的身影,眸色一沉,“我要她离开海城,越远越好,永远都别再回来

酒店大厅里,夏安好被琳达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然后再三的思忖之后,琳达直接决定带她去包厢。

 

包厢在二楼,出了电梯后,夏安好亦步亦趋的跟在琳达身后。

 

这还是她头一次来这么高档的酒店。

 

服务生打开包厢大门后,夏安好低着头,余光看到面前是一个大圆桌,落座的人西装革履,俨然是开会的氛围。

 

夏安好的喉咙都收紧了,连呼吸都不太顺畅。

 

琳达说,“霍总,设计部负责汇报的设计师到了。”

 

“设计师?”男人的声音透出几分疑惑。

 

不知道过了多久,包厢里响起一道清冽的男声,“夏安好?”

 

这声音?怎么有点耳熟?

 

夏安好抬起头,隔着一张大圆桌和两侧众人,她一眼就看到对面坐着的男人,身形挺拔,眉眼俊秀,眼睛里沉着几分微不可闻的笑意。

 

蛋糕店、天台?

 

“怎么是……”

 

“你”字还没说出口,她猛地意识到这会儿的场合,及时闭上了嘴,却还是一副错愕不已的样子,俨然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隔着桌子,霍言旭看着不远处的夏安好一副懵了的样子,只觉得头一次遇到这么有意思的小姑娘,有趣极了。

 

霍言旭问,“报表是你做的?”

 

夏安好的思绪被拉回来,忙点头,“嗯,是我做的。”

 

“那你过来讲讲吧。”

 

“啊?”夏安好又是一愣,眨着眼愣了半天才回过神,在琳达的眼神示意下,这才小心走了过去,因为心慌还不小心被地毯绊了一下,差点就摔个跟头。

 

霍言旭眉眼一紧,询问道,“没事吧?”

 

“没,没事,”夏安好小心的看了会议桌一眼,因为尴尬而脸涨得通红。

 

在场的人纷纷皱眉,窃窃私语起来。

 

“这是设计部的设计师?怎么冒冒失失的。”

 

“年纪也太小了,设计部什么时候招了这么个小姑娘?”

 

“没见过,是不是新来的啊?”

 

“……”

 

霍言旭咳嗽了一声,包厢里这才渐渐安静下来。

 

夏安好站在霍言旭的身边,紧张的手心都直冒汗,明明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可是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一瞬间更加紧张了。

 

正慌张着,侧目便看到霍言旭的目光,极有耐心。

 

夏安好一下子冷静了不少。

 

她做了个深呼吸,抬起头看向圆桌的众人,“大家好,我是设计部的夏安好,先跟大家说声对不起,我来的晚了点,耽误大家时间了。”

 

说完这话,她朝着众人鞠了一躬,然后才切入正题,“这次的汇报主要是结合这两个季度的市场分析,来判断下个季度的时尚风格趋势,数据结合了市场部和销售部两个部门的调研情况,从上个季度的……”

 

整个汇报的报表内容都是夏安好一个人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也是她翻烂了那一堆资料总结出来的。

 

所有的数据都滚瓜烂熟,根本不用看任何资料也能倒背如流。

 

一开始她还有些紧张,但越到后面便越顺利。

 

“以上是我的汇报,谢谢大家。”

 

一直到说完这句话,鞠躬致谢之后,夏安好才后知后觉的不自信起来,生怕自己刚刚说错了什么惹了麻烦。

 

“啪啪!”两道鼓掌的声音从身边传来,霍言旭抚掌,不吝肯定道,“说的不错。”

 

夏安好心虚的很,也不知道霍言旭这话是鼓励还是真的认同。

 

霍言旭目光平静有力,“虽说还有些不足的地方,但是也有很多独到的见解,年轻的设计师大多不成熟,这是缺点,也是优点,这次锦辰决定海选设计师不就是冲着这个来的么?各位觉得呢?”

 

这话落下,包厢里众人纷纷跟着点头赞同。

 

见状,夏安好这才稍稍松了口气,“霍……”

 

“总”字还没说出口,便听到霍言旭又转头和身边的老总商谈起项目事宜来,根本没有注意到她有话要说。

 

包厢里,圆桌上众人讨论的正热烈,根本没人注意到夏安好这样一个职场小菜鸟在这种场合的惶恐不安。

 

好在她并未等太久,霍言旭的助理琳达悄悄过来,压低声音道,“你可以走了。”

 

夏安好这才松了口气,拿着自己的帆布包小心翼翼的离开了包厢。

 

电梯里,夏安好按下一楼大厅的按键,电梯到三楼的时候停了一下,上来几个外国人,夏安好便往里侧站了站。

 

而此时,三楼的电梯拐角,霍夜冥正和服务生吩咐着什么,声音低沉,“甜点先上,红酒拿窖藏的那瓶赤霞珠。”

 

“是,霍先生。”

 

等吩咐完后,霍夜冥抬起头,正巧看到电梯门徐徐关上,几个高大的外国人身影之间掠过一道熟悉的娇小身影,正局促的往里侧避让。

 

霍夜冥的眸色骤然收紧。